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薛讷挂帅 说话艺术
    多年未经历战事,老一辈的宿将一个个都以病故,如今满朝文武,论及军事水平,无一人能与郭元振相比。

    何况郭元振与吐蕃打了半辈子的交道,吐蕃军神论钦陵都死在他的离间计之下,也无人有资格与他论吐蕃军事。

    尽管裴旻在这之前,已经安排下去,李隆基还是下达了一模一样的旨意。

    薛讷的名声在外,而且军中资历最老,虽是白身,但关键时刻,充当三军统帅是绰绰有余的。李隆基也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召见薛讷的旨意。

    打仗并非安排统帅拟定方案就可以了,还要调集兵卒,招募劳役,整备粮草。

    唐朝这个机构,在李隆基合理的调派下,运转的极为神速:吏部负责调派官员,户部负责招募运送粮草的役夫,兵部整备战马兵器,工部负责强弓劲弩,刑部负责督战队,六部的六个部门完全运转。

    一个个任命由李隆基与各位宰相拟定之后,颁布下去。

    这是新皇执掌大权以来遇到的第一个挑战,没有一人敢在这个时候敷衍了事。

    六部齐心,效率神速。

    薛讷接旨来到太极大殿时,偌大的殿堂只有几位议事的宰相了。其他人都分配到了任务,授命而去。

    “草民薛讷,拜见陛下!”薛讷须发花白,但人却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声音有若洪钟一般。

    李隆基大笑道:“将军别来无恙,周有姜太公,蜀汉有黄汉升,我大唐却有薛慎言,将军能战否!”

    薛讷毫不犹豫的道:“上山擒虎,下水缚蛟,当然能战!”

    李隆基颔首肃然道:“好,薛将军,朕令你以白衣摄左骁卫大将军,陇右防御大使,率我大唐虎贲迎击入侵贼寇……”

    “臣,遵旨!”薛讷给贬为白衣,蛰伏大半年,等的就是这个机会,眼中闪着无尽战意。

    李隆基道:“此次领兵,将军,有什么要求?”

    薛讷抱拳道:“回陛下,路上高公公以跟末将说了情况,臣与郭相的意见一致,皆认为吐蕃此来,以试探我大唐实力为主,并没有真正决定放开手脚与我们一战。若吐蕃得胜,他们后续大军将会源源而至,侵吞我大唐疆域。若败,则固守青海湖另谋他图。想要逼退吐蕃大军并不难,可臣认为逼退算不得胜。吐蕃嚣张跋扈,侵我疆域,不大破敌军,如何彰显我大唐威严?”

    薛讷的话说道李隆基的心坎里去了,这是他执掌大权的第一仗。他甚至有效仿昔年魏明帝曹睿昔年事迹,亲自出征,以振军心,厉声道:“薛将军之言,深合朕意。朕要的是大胜,而不是退敌。”

    薛讷道:“洮州相对贫瘠,地理位置与吐蕃有利。他们早有谋取之心,对于此地,他们不会过于掠夺,以免以后不好控制。我们得到的消息太晚,想要救援洮州已来不及。臣以为可以暂且放下洮州,拉长吐蕃大军战线。诱使他们进入我军腹地,战而胜之。”

    李隆基并不是很懂军事上的东西,听得似懂非懂,但见郭元振、姚崇等人并无异议,也知薛讷分析的却有道理,道:“破敌一事,朕全权委托将军,一切自由将军定夺。”

    薛讷续道:“若渭源军马场退的及时,没有给吐蕃捞的足够利益,兰州便是他们唯一的目标,兰州的压力会成倍上升。故而兰州是否守得住,是此战能否大胜的决定因素。只是兰州军马疏于战阵练习,若无智勇良将坚守,恐怕难以承受压力。唯一庆幸的是御史中丞裴旻亦在城中,臣举荐裴旻全权负责兰州军事,以确保兰州不失。”

    李隆基皱眉道:“裴卿,能担此重任?”他知道裴旻文武双全,再处理事情上很有一手,却不知裴旻通晓军事。兰州的重要关乎全局,让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总揽军事,他实在放心不下。

    郭元振笑道:“陛下大可放心,裴中丞于军事一道,很有天分,论及战略远见,老臣尚有些自愧不如。”

    薛讷也道:“中丞与我学习兵事,接受能力极强,闻一知二。举贤不避亲,臣觉得他足以当此重任。”

    李隆基正待说话。

    姚崇突道:“中丞终究年少,臣担心他经验不足,如昔年赵括事故……”

    他此话一出口,李隆基神色也略显犹豫。

    郭元振毫不留情面的道:“姚相多虑了,若说兰州将官有善战将士,倒也无妨。皆无上阵经验,彼此有何区别?至少中丞的干略,我等知晓,而兰州将官一无所知。”

    他这话说得大有针锋相对之意,姚崇是开元名相不假,然他自身的权力**极强。执掌宰相权柄之后,意欲将庙堂之事,一言而决,对于先天政变的从龙功臣极为排斥,魏知古、张说两位宰相已经先后因他而给挤出庙堂。对于姚崇,郭元振戒心十足。

    姚崇微微一笑,不再多言。

    便在这时,洮州的军情,终于传来。

    吐蕃十万大军入寇,他们兵分三路,一路攻占洮州,一路奔驰往兰州,一路杀向渭源。三支军队同时进兵,行军速度极快。

    “岂有此理!”李隆基即便不通军事,也能看出所以然来。这贸然分兵,本是用兵大忌。但吐蕃就这么分兵了,可见吐蕃大军压根就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将陇右一地,视为了自己的后花园。

    薛讷、郭元振却互看一眼,眼中皆看出了彼此的庆幸,亏得有裴旻的当机立断,不然以吐蕃骑兵的进兵速度,渭源军马场必受劫掠无疑。

    李隆基也想到了这点,毫不犹豫的道:“着令御史中丞裴旻兼任陇右防御副使,知兰州刺史,暂领兰州军政,抵御吐蕃大军。”

    “谢陛下!”薛讷扬声道:“末将比不负陛下期望,不破吐蕃,誓不回朝。”

    **********

    裴旻一行百余骑,从早上一直奔行至凌晨,方才抵达兰州治邑金城。

    对于兰州,裴旻是早有耳闻,从小时候的兰州拉面到后来的兰州烧饼,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在他们那个时代就没有不知道兰州的人。

    不过现实中,裴旻还是第一次来到兰州。

    在朦胧的月色下,金城就如一个巨大的野兽屹立在山脉之间,金城之所以有这个名字是因为群山环抱,固若金汤,因此取“金城汤池”的典故,命名为金城。

    见金城上下寂静,城头依稀闪过守兵巡逻的声音,全无征战之象,裴旻知吐蕃大军未到,心下喜慰。来到城下,报上名姓,要求入城。

    巡逻守兵做不得主,负责城防的将官也不敢冒险,一时间磨磨唧唧,竟不给他开门。

    等了半个时辰,将官分别找了兵曹参军、户曹参军、司功曹参军、府胄曹参军最后还找到了长史、司马那里,上上下下管事的找了一个遍,他们一通合计,方才开打城门将裴旻迎入城中。

    “长史鲁钰、司马谢静、兵曹参军杨云、户曹参军范晨、司功曹参军袁旭、府胄曹参军齐瑞见过裴中丞……”兰州金城里的管事官员几乎都齐备了。

    一般而言,州府最高的长官是刺史,但在唐朝大多刺史是亲王遥领的,他们并不在任上。州府真正地位最高的是长史、司马,他们也给称为“上佐”,唐律规定:凡刺史缺员或为亲王兼领时,上佐可代行州事。然而上佐并无具体职任,不亲实务。州府真正的实权掌握在诸曹参军手上,他们分掌州府的军政、财政、刑法、农田以及户粮诸事务。

    虽等了半个时辰,但职官权官意外都到齐了。

    裴旻看着他们,正想让他们依照指示,做好一切迎敌准备,转念一思,又觉得不可。要是面前的这些是懂得随机应变的明白人,一切都好说话。从他枯等一个小时的经历来看,这些人很明显属于那种不懂得变通,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知干死事的官员。

    现在吐蕃入侵的消息还没有传达,自己又无权命令他们,他们没有义务听自己的安排。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们拒不听命,裴旻也毫无办法。可事情却又等不得……

    先前在外边等候的时候,裴旻特地借着火光夜色,端详金城,发现如今的金城,早已不是什么金城汤池。随着疆域的广阔,丝绸之路的开启,金城从军事要冲演变成了经济走廊,成为连接西域关中的必经通道。这城池的性质改变,管理的制度也随即而改。兰州金城已经给打造成了商业都市,防守什么的早已忽视,不负金汤之固。必需准备充分,才能抵御吐蕃大军。

    心念电转,裴旻将身上的那张吐蕃密信,递给了众人,道:“我以得消息,吐蕃出兵洮州,不日即来金城,需好好准备才是。”

    几人都看不懂吐蕃文,面面相觑不知应该信不信。

    裴旻耐着性子道:“不管是真是假,至少做些必要的准备,不然金城落陷,祸及家人,问罪少不了,成为大唐的罪人,遗臭万年,岂不愧对列祖列宗?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嘛!”

    说话是一门艺术,聪明的人面对不同的人,会说不同的话。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