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异族商贾 集结兵势
    裴旻其实最后一句话是多虑了,主要是他在二十一世纪见多了崇洋媚外的二五仔。那些二五仔总觉得老外的什么东西都是好的,就算是月亮,国外的也比中国的圆。作为一个有着点点愤青思想的少年,最看不惯的就是那种对老外谦卑的跟奴才一样的中国人。

    但是他忽视了现在是唐朝,中国最伟大的朝代之一。在这个时代,中国不论经济文化、艺术医学、工业科技都屹立世界之巅,无可比拟。相对之下,西方的另外一大帝国阿拉伯,除了军事能与大唐相比,其他的几个方面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作为唐人,不论是官员百姓都有着一股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将自己视为天朝上国,而天下诸国为四夷。在这个时代只有崇唐思想,完全不存在什么崇洋。

    鲁钰身为州府长史,兰州第一把手,若在平时要召见几个商人就是派人一句话的事情。现在是非常时刻,他亲自相邀,在他看来已经给足了面子,哪会丢了自己身上天朝上国的风采。

    不过一会儿,阿维叶、萨伏伊、伊里窦在鲁钰的带领下一并来到了店掌柜特地空出来的后院庭院。

    “见过御史中丞大人!”阿维叶、萨伏伊、伊里窦说着蹩脚的华夏语。他们这话一出口,鲁钰憋着笑,有些忍俊不禁。

    裴旻也是挽扼一笑,“大人”这个词在后世电视里烂大街,其实在古代“大人”是不能乱叫的。“大人”在古代的口语称呼是父亲母亲,也只有在称呼父母或者直系血亲尊长能用“大人”。叫裴旻大人,等于认爹。

    瞄了一群文化差异,乱认爹的“儿子”,裴旻让他们坐下说话,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店掌柜给他准备的薄荷茶。

    “在下对你们的国家文化有些兴趣,有时间你们去长安,可以来我府中坐坐,好好聊聊!”裴旻对于伊里窦所在的天竺不感兴趣,但是阿维叶的大食,萨伏伊的拂菻,有着深厚的兴趣。

    大食也就是阿拉伯帝国是这个世界唯一能跟大唐叫板的西方国家。而拂菻则是东罗马帝国也称拜占庭帝国,虽然不及阿拉伯帝国强大,却也是历史悠久的古国,有着独到之处。跟他们接触,能够了解一些西方的情况资讯,还是有着一定必要的。俗话说站得高,看得远。着眼光有多远,成功的路就有多长,在这点上裴旻不落于人后。

    不过现在情况不允许他在这方面细聊,只是随口的那么一提,立刻切入了正题,道:“现在金城遇到了一点危机,我需要借你们的护卫一用。助我迎敌,助我守城,不知你们可愿慷慨相赠?帮我裴旻这个忙?”

    “我愿意!”最先回答的居然是拂菻国的商人萨伏伊,他身上明显有着日耳曼蛮人的血统,金发碧眼,肤色细白,只是体胖如猪,脑袋一个球,身子一个球,一脸商人的市侩,很难想象如此胖的人,竟然能够熬过数十万里的丝绸之路。

    萨伏伊眯着眼睛,搓着粗肥的大手道:“我萨伏伊愿意助中丞大人一臂之力,将两百一十五名护卫,全部交给大人。”

    裴旻想不到萨伏伊答应的如此爽快,大喜过望。

    阿维叶是血统纯正的阿拉伯人,身上有着阿拉伯人相貌的所有特点,高高鼻梁略带弯曲呈小小的鹰勾状,双眼凹深,眉骨高挺,一脸的络腮短须,加上高瘦的身形,小麦色的皮肤,显得很是英武。他意外的看了萨伏伊一眼,道:“中丞大人,窝从大马士革带着窝们的金银、珠宝、海棠、海石榴、海珠、香料、竹布来换取你们大唐的缎匹、绣彩、金锦、丝绸、茶叶、瓷器、药材。这一路上,是十多个万里之遥。那么远的路,盗贼马贼无数,能够安全的抵达,全靠护卫相护。没了他们,窝回不到大马士革。”

    裴旻笑道:“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帮了?”

    阿维叶摇着双手道:“窝不是不帮,只是想要一些回报,值得付出的回报。窝是商人,商人讲究利益。窝的护卫是花大价钱雇佣来的,让他们上战场,需要加好多的雇佣金。赔本的买卖,做不得的。”

    裴旻肃然道:“回报无他,只有我裴旻的友谊。你们在大唐行商,只要不违反我大唐律法,伤我大唐利益。有难处时,可以向我求助。能帮忙我绝不推迟,对于朋友,我从不吝啬援助之手。”

    阿维叶深深看了裴旻一眼,道:“好!中丞大人的友谊无价,窝阿维叶愿意交出所有护卫,换取大人的友谊。”

    裴旻点头道了一声:“多谢!”说着又看向了伊里窦。

    伊里窦一脸的尴尬,犹豫再三惭愧道:“大人抱歉,我只有不足百名护卫,一路西来,贼盗无数,若有折损,恐无法自保。”他的华夏语说的最流利,拒绝的也是最利索。

    裴旻眯眼瞧着他,也知真实原因:吐蕃在西南是霸主,与尼泊尔、天竺交好,伊里窦作为天竺商人,不愿意帮助他们得罪吐蕃情理之中。只是一边看戏,一边赚着大唐的钱?

    裴旻毫不犹豫的道:“那你可以走了!”

    说着他看着阿维叶、萨伏伊两人道:“不管什么原因,今日你们帮了我。回到长安,必有回报。你们现在立刻将护卫聚集起来,我马上带走。还有你们的马也顺便借给我,晚边就归还你们,每借我两匹,我多还一匹。”

    阿维叶、萨伏伊毫不犹豫的回礼,退下去了。

    阿维叶将他与裴旻的约定告诉了家奴塔西姆。

    他们主仆说的自然是阿拉伯语。

    塔西姆苦着脸道:“主人就那么信任裴旻?”

    阿维叶摇头道:“我不是信任他,是不能不信。我不了解他的为人,不指望得到他的友谊,可绝对不能成为他的敌人。在我最初表露不愿的时候,他非但没有生气,而是笑了。这种能在生气的时候笑出来的人,绝对不能得罪。我们是商人,在他们的地盘,和气才能生财。只要有钱,雇佣兵哪里都招得到。不能为了一点小利益,丢了大利益。你看着吧,那个天竺的商人肯定会受到报复的。”顿了一顿,他眼中闪着一丝惊喜的光芒道:“如果真的得到裴旻的友谊,那真是再好也没有的事情。你快点去安排,将雇佣兵的佣金提高,让他们听裴旻的安排。”

    相比阿维叶的冷静理智,萨伏伊则夸张的多,回到自己的屋里笑个不停,全身的肥肉笑道不住甩动。

    “父亲,发生了什么好事?”萨伏伊的儿子哈克罗一脸迷茫的看着他的父亲。

    萨伏伊道:“伟大的耶稣庇佑着他虔诚的信徒。主,知道父亲的难处,特地安排了他的使者将那群贪婪的佣兵招去了。可以为父亲省下一大笔的钱财……”原来萨伏伊在拜占庭帝国的日子并不好,阿拉伯人的崛起,几乎占领了拜占庭所有的南部地区。拜占庭帝国失去了许多土地,但国力并没有减弱,反而增强了。因为战争让拜占庭拧成了一股绳,不再那么混杂了。他们的帝王希拉克里昂的制度得以顺利的实施,留将全国希腊化。先后打赢了伦巴底人、斯拉夫人以及波斯人。

    希腊化的拜占庭极度排外,萨伏伊身怀日耳曼蛮人的血统,很受排挤。萨伏伊不愿回日耳曼老家,不愿意放弃丝绸之路的利益,也向往传说中包容一切的大唐,特地举家来大唐立足,改东方为起点,与拜占庭做生意。他是不打算返回拜占庭的,到了大唐的地界,随行的护卫对他来说已经是累赘。少一个等于少付一人的佣金。也是因此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裴旻的要求,他是巴不得手上的雇佣兵死的干净。

    不一刻,阿维叶、萨伏伊的雇佣兵护卫已经集合就绪。

    裴旻见他们队形凌乱,毫无章法,但每一人身上的那股勇悍杀伐之气,却明显可见。这种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群体,他们散发的气质,与常人有着明显的差别。在他们中原这种雇佣兵并不常见,可是在西域在阿拉伯、拜占庭这些地方,雇佣兵是非常常见的。他们依靠勇力,以战为生,活着的时候有钱有酒有女人,死了就是腐肉黄土,连埋葬之所都没有。

    毫无疑问的是这些在死亡线上搏杀的雇佣兵很强,每一个人都有着超凡的单兵搏杀能力。

    裴旻领着五百五十一名雇佣兵回到了金城南城门的瓮城,杨云已点了八百骑兵,倒不是找不出善骑的兵卒,而是实在凑不齐千匹战马。

    裴旻综合了一下手上因有的资源,将八百骑兵裁减至四百,剩余的四百匹军马分给没有马匹的雇佣军。两相一混合,即形成了他当前拥有的最强骑兵战力:一百六的豪门护卫,四百金城骑卒,五百五十一名雇佣兵,一千二的兵势。

    “足够了!”

    裴旻看了看时间,心底估算着吐蕃先锋骑兵的速度,笑对杨云道:“三千吐蕃先锋骑,可敢随我去将他们灭了?”

    杨云有些惊惧,但见裴旻年不过弱冠,地位又远在自己之上,他尚且不惧,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高声道:“有何不敢!”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