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裴旻趁着实力得到了所有人的敬重,在饭馆里与他们打成了一片。虽然大多人都听不懂他的话,但是一同吃喝,对着角力、比手劲获胜的雇佣兵们比手势称赞,还是很够交流的。

    一群雇佣兵们也喜欢跟裴旻这样的勇者接触,一顿饭吃下来,不能说是尽得人心,却也向众人展现了他的人格魅力。

    裴旻大胜吐蕃先锋骑,打出了自己的声势,证明了他的水平与能力。

    鲁钰、谢静、杨云、范晨、袁旭等人对他也有了信服之心,诸事都与之商量。尽管表面上鲁钰、谢静依然是金城的第一、第二把手,可稍微了解情况的人都清楚真正决策者是幕后的裴旻。

    在吐蕃未达之前,裴旻绞尽脑汁的布置金城的防线,进攻用的强弩炮石、铁蒺藜、滚木,防守用的沙土、水袋、麻搭都准备齐备。同时还强征金城里的所有铁匠、木匠、泥匠,开始为兵士锻造武器,修护弓弩,修葺加固城墙,为了即将到来的大战,做了充分的准备。

    吐蕃前军在击溃先锋骑后的第二天抵达了金城城下,有了先锋骑的前车之鉴,这批前军特别谨慎,数量又在一万五之间。裴旻也知一不可二,老老实实的藏在城中,并未出战。吐蕃前军也很识趣,面对严防死守的金城没有做任何挑衅的举动。规规矩矩的安营扎寨,等着后续大军到来,一并攻城。

    裴旻也知考验即来,所谓临阵磨枪,不块也亮,认真的反复巡察四门城墙,看看有无疏漏之处。

    不过吐蕃大军没等来,却先等来了朝廷的任命。

    李隆基的任命书重要紧急,是采用最高传令速度传送的。沿途各个驿馆,轮流护送,一刻不停,应该仅落后吐蕃前军半日时间。

    “凉国公、御史中丞裴旻,智勇绝伦,智擒吐蕃细作,探得重要军情,朕倍感欣慰。今日吐蕃番国,行不义之师,犯我疆域。特令卿知兰州刺史,领陇右防御副使,镇守金城,以御来敌,扬我国威。”

    简单的任命诏书,送至裴旻手中。

    同时在一旁接旨的还有鲁钰、谢静、杨云、范晨、袁旭一众金城官吏。

    “信使辛苦了!”裴旻双手接过任命书,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奋,心底的大石终于落下。尽管他凭借努力,取得了鲁钰、谢静、杨云、范晨等人的信服。但是这权力不握在自己手上,以他自身喜欢掌控全局的嗜好习惯很是别扭,时不时的担心任何一人掉链子。现今却不虚了,谁敢掉链子,直接严惩罚下,主动权尽握手中。

    传令信使客气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道:“这是防御大使给防御副使的密信……”

    裴旻伸手接过,见印泥完好,拆开了密信,见密信字迹,已然猜到如他所想的一样,这防御大使就是薛讷。

    大事来临,薛讷这种经验丰富的国之宿将是没有任何理由不重新启用的。

    密信中并未说事,只是写了短短的《周易新注本义》卷三:二十一几个字样。

    《周易新注本义》是薛仁贵留下来的兵法,能够看懂这几个字的,在陇右目前只有他裴旻。薛讷这是担心传令信使遇到危险,将密信收了去。

    《周易新注本义》卷三:二十一说的是诱敌战,若敌不可破,诱使出击,切勿强攻,徒伤兵士。

    薛讷显然是与他想到一块去了,都打算利用金城为诱饵,削弱吐蕃的实力,蚕食他们的力量,从而抵定胜局。

    看了一众金城官吏,裴旻笑道:“陛下任命我太公薛讷为陇右防御大使,率领二十五万大军正在前往金城的路上。太公乃是我大唐战神薛大将军的长子,与大将军一样智勇兼备。区区吐蕃小儿,岂是对手。你们放心便是,只要我们守住金城,功劳定是不少。”

    他说这话的含义一是宣扬薛讷,二是表明他是薛讷的义孙,给他们一种薛讷是不会放弃金城,一定会尽快赶来支援的假象,以提升他们的坚守细心。

    果然裴旻吐露的消息让一众官吏大喜过望,均想:裴中丞与薛讷关系如此密切,这爷爷哪有不来救孙子的道理,同时也暗自庆幸,好在当时没有犯傻,得罪了裴旻,不然如今他手握兰州军政生杀大权,他们岂有好日子过。

    裴旻笑嘻嘻的看着鲁钰。

    鲁钰让他瞧得心底发怵,想着自己似乎没有得罪他,不应该找自己的麻烦吧?

    裴旻道:“记得那个天竺商人?”

    鲁钰心头大石落下,笑着颔首道:“自然记得的!”

    “记得就好!”裴旻眯起了眼睛,道:“我要没收他所有的货,你说有没有正当的理由?”

    鲁钰毫不犹豫的道:“当然有!如他这种商人,有心挑错,没有一个跑得了。随便找一个理由,都能将他的货给扣了。”

    裴旻笑道:“蛮老练的嘛!”

    鲁钰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忙道:“副使说笑了,这种事若让商人们知道,绕过金城不入,对我们可是一大损失,凡事不能做的太绝。但是那天竺商人确实有几分可气,副使想要整整他,卑职还是很支持的。若副使愿意,将他擒拿下狱也有足够的理由。”

    裴旻识趣的看了鲁钰一眼道:“人就算了,我等着他上门来求我呢。当初问他借不给,现在就让他送上门来吧。雇佣兵的战力不错,多一百个战力,何乐不为。至于跟他的账,事后可以慢慢的清算。鲁长史,现在就去办,我是迫不及待的要看商人那市侩的嘴脸了。”

    鲁钰毫不犹豫的领命去了。

    其余人也相继告退。

    裴旻看了看自己的手,握紧松开握紧松开,登时觉得这大权在握的感觉真的不错。不用瞻前顾后,事事还要考虑别人的心情。

    本就有着几分气傲的他,面对一群能力在他之下的人,还要考虑他们的感受,着实不爽。现今飞上了枝头,那种随心所欲的感觉,委实有些痛快。

    伊里窦想不到裴旻会一下子成为兰州的主宰,更想不到他报复来的如此之快。

    面对强权,伊里窦只能哭着脸,将百名雇佣兵送到裴旻手中……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