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血战邢水
    裴旻一剑斩下最后一个登城的吐蕃兵士后,高吼道:“投掷手,倒油!弓箭手,点火!”

    滚烫的油自城头浇下,接着落下来的是点燃的火箭和干草,城下顿时变成一片猩红的火海。

    因为登城的缘故,吐蕃兵卒都聚集在城下,扎堆在一起。

    一些身手敏捷的吐蕃兵士得以幸运的连滚带爬地躲开,但避免不了大多人被裹在里面,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五百多尚存余力的士兵冲出火海,全身着火,挣扎着往回逃,他们中的有些人因此被城头弓箭射倒,有些人跑到一半就力竭倒地,任火焰将全身包裹,活活烧成灰碳。

    战场上弥漫着一股焦臭味道。

    对面城楼下的火海,吐蕃总算停止了攻势。

    裴旻也得以松了口气,他也没有想到吐蕃会有如此一手,那一个个精心训练的登城兵,登城攀爬云梯的水平跟寻常兵卒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一骨碌的就上了城头。

    不过好在他有他的过墙梯!

    在吐蕃登城的那一瞬间,他第一时间将雇佣兵调了上来。

    雇佣兵在守城战中并没有多少用处,他们个人单兵战斗力确实强悍,可说起配合听命远不及唐兵。守城需要的是配合,而不是个人战斗力。因故雇佣兵一直在瓮城附近待命,等候调派。

    吐蕃军登上了城墙,这才是体现雇佣兵价值的时候。

    裴旻不愿疲乏的唐军多做牺牲,直接将雇佣兵调了上来。

    雇佣兵也体现了他们单兵战斗力的素质,跟恶狼一样,将登上城头的吐蕃登城兵都丢下了城头。

    城头一片欢欣鼓舞,士气大振。

    大火渐渐熄灭,此时攻城器械尽毁,吐蕃固然兵多将广,一时之间也难以组织像样的攻势。裴旻也得以松了口气,抓紧时间填肚子,嘴里咬着炖羊肉,目光却落在雇佣兵上,若有所思。

    **********

    陇州邢源邢水之畔。

    吐蕃万夫长毕佛鹭赤着身子大马金刀的坐在河边巨石上,就一个裤衩,浑身湿漉漉的,显然是刚从水里钻出来。

    “这鬼天气!”毕佛鹭粗暴的用手打着扇子,嘴里骂骂咧咧。

    千夫长泰伯也忍不住道:“大唐朝什么都好,就是太热了……要人命……咦,那是什么?”他手搭凉棚,只见远远几名吐蕃游骑跑了过来,手中高举一旗,打着他们吐蕃特有的旗语。

    “是只自己人!”毕佛鹭看明白了旗语的意思,挥手让游骑近前说话。

    “毕佛鹭大将!”来骑行了一个军礼道:“拉纳千夫长希望得到大将的帮助,大唐先锋军已经过了岐州雍县,正往邢源行来。”

    毕佛鹭闻言大怒,马鞭当头就抽了过去。“啪”地一声,来骑只觉得自己的脸颊传来撕裂般的剧痛,连着耳朵里面跟着抽疼起来,脑袋一晕,站立不稳,不由自主地重重跌倒。

    “他娘的,拉纳吃什么的。这才几天,唐先锋军就过了雍县。元帅的要求是一天不能五十里,这都百里了。”毕佛鹭武艺超群,凶暴桀骜,在吐蕃有一个绰号“秃鹫”,对上谄媚,对下却是粗暴,动辄打骂,从不讲道理。但是凶猛好战,战功却是彪炳,很得吐蕃元帅坌达延的器重。

    来骑早有被打的心理准备,也不敢摸伤口,挣扎着爬了起来道:“唐先锋军很是厉害,他们有八千人,拉纳千夫长袭击了三次,没占到半点便宜,折损了不少兵马。”

    “呸!”毕佛鹭不屑的吐了口唾沫:“唐将再厉害,能够厉害到哪去?别给自己无能找借口……”这些天他游奕于陇州,扫荡村县,雁过拔毛,也有点点收获。那些居城而守的唐兵没有一个有胆子出来一战的,对于唐军,他现在的打心底的鄙视,一脚踹开来骑道:“看着心烦,让他来与我汇合,老子就去会会那个‘厉害’的先锋骑,看看有多了不起!”

    **********

    潘氏县。

    王海滨看着陇州的地形图,心底盘算着一些事情。

    “王哥!”一员年轻的小校大步走到王海滨的近前道:“桥已经修葺好了,可以供大军路过。”

    “干的好!”王海滨将地形图收了起来道:“我们直接走邢源,沿着源水而上……”

    小校脸上欲言又止,很不服气,又不敢说。他叫张澜,原来是丰安军一个混吃等死的小卒,但是受到王海滨的影响,成为了一个有雄心壮志的少年,是王海滨的副手。在他眼中王海滨有勇有谋,时是当世数一数二的盖世英雄。

    只是这几天他心底实在憋屈,吐蕃连续袭击了他们三次,皆没有讨得好处。这三次都有明显的追击机会,可是王海滨反常的都制止了他们,明明他们擅长近距离拼杀,却非要让他们以北马骑弩游击,任由吐蕃从容退去。

    王海滨拍了拍张澜的肩膀道:“急什么,那点肉怎么够我们吃的?等着吧,接下来才是一场硬战。”

    张澜看着自信满满的王海滨,低呼道:“王哥这是想将吐蕃游奕军一口吞了?”

    王海滨摇了摇头,笑道:“我可没那么心大,三路吃不了,两路还是可以的……我们也没那么大的脸,让他们三路来对付我们。”

    黎明。

    邢水之畔!

    初升的太阳羞羞答答地露出了半张脸,夏季的清晨,天地间也是一片夕白,无风无雾,甚至有些闷热!

    马蹄踏地那沉重杂乱的声响,好似战鼓一般震响邢水,使得邢水水面不住抖着涟漪。

    骑兵们策马急速冲了过来。尽管只有四千人的先头部队,但松散的阵容、滚滚的烟尘和巨大的呐喊声,使得他们看上去宛如洪水般波涛汹涌。

    王海滨眯着眼睛,对着张澜道:“依照计划行事!我去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我骑兵出战之后,这里就交给你了。”

    张澜拍着胸口,一脸刚毅。

    王海滨大手一挥,随着沉闷密集的战鼓声急促地响起,阵头数以百计的旌旗摇动起来,两千精骑呼啸着迎了上去。

    两支先头部队闪电般靠近!

    王海滨唿哨一声!

    两千骑兵匍匐在马背上,瞬间加速冲锋。

    几乎同一时间,吐蕃骑兵的箭羽已经袭来。

    呼啸着的箭矢声回荡在整个战场上,王海滨率领的先头部队先一步冲出了箭羽的范围之外,只有不到百人中箭。事先做了防范,中箭兵卒大多都在背心,他们有皮甲护身,虽受伤,却不致命,依旧有一战之力。

    一轮箭羽下来,王海滨的骑兵竟然只折损三人……他们是运气不好,战马受到了重创,以致于摔倒在了地上。

    王海滨的骑兵皆是河曲战马,河曲战马最大的特点爆发力强,短距离冲刺,天下无双。

    以吐蕃骑射之精,面对王海滨的骑兵竟然来不及射上第二轮。

    几下呼吸的功夫,唐军精骑狠狠地楔入吐蕃骑兵之中,大块的鲜血和尸体从马背上落在地下,随即被无数战马踏成了肉泥。

    两支骑兵队的撞击,唐军以摧枯拉朽的的优势占据了主动。

    王海滨双脚一磕马腹,手中马槊起手一挫,巨大的马槊洞穿了前面的一名吐蕃兵的胸膛,单手将他抬了起来,猛地向前一甩,竟将前方六七骑兵给砸下了马背。

    远处毕佛鹭面色难堪的看着战场,脸色抽动,骂道:“拉纳该死……”他得到的消息是唐军骑兵骑得的北地马,奔走如飞。这哪里是北马,明明就是河曲马!

    河曲马爆发力远不是他们游奕军注重游击奔袭的军马可以比拟的,这比突击,他们游奕军,怎么可能是骑着河曲战马的唐军对手。

    没有任何迟疑!

    毕佛鹭喝道:“泰伯、莫尔,你们各领五千骑,左右迂回,将唐军后面的六千步卒给我灭了,将他围住,老子要跺碎了他!”

    随着他一身令下,万骑左右迂回,宛如旋风一样席卷过河岸和草地,迂回杀至唐军军的阵头。

    三百步、二百五十步、二百步、一百五十步……

    两支军队渐渐聚在一起!

    突然一个个吐蕃精锐骑兵,莫名滚在了地上,从马背上摔下来,哀嚎着哭叫着。

    他们滚过的地方,一片鲜血淋漓,绿色发的草地上黑黝黝的铁蒺藜冒着猩红的血腥。

    射!

    张澜恶狠狠的看着已经乱作一处的吐蕃骑兵,舔了舔嘴唇!

    四千手握强弩的唐军,扣动了括机。

    王海滨听到身后凄惨的叫声,高声对自己的一手练出来的兵士喝道:“将士们,跟着我向那个方向冲锋!”

    说着用长枪一指,那边正是吐蕃大纛所在。

    铁蒺藜是在他出击以后洒下的,他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撤退”这两个字。

    要不死,要不冲!

    挥动巨型马槊,王海滨咆哮着催马向前,强自分开吐蕃军血肉的波浪,秋风扫落叶一般的破开了重围,直指吐蕃大纛!

    邢水一役,王海滨以八千唐军血战一万三吐蕃游奕军,大破其众,陇州、岐州二州,不见吐蕃游奕军一兵一卒!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