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这才是杀人!
    乞力徐此刻再无当初的从容,看着面前的焦土战场,数日未合眼的他,眼珠里全是血丝:向金城发起进攻已经是第四天了。

    整天没日没夜地交战,姑且不论死在攻城中的同袍,光是被他亲自下令处死的兵卒就已经超过了一千人。

    就算吐蕃再凶悍,面对这吃人的攻防战场,也忍不住为之胆怯而退。

    杀自己的同胞并不好受,但在战场上必需狠下这个心来。不然人人不敢上前,这仗更加没得打。

    这些天他用尽一切办法攻城,多次攻上城楼,然而面对唐军顽强的防守,最终都是功败垂成。

    看着往城下倒着火油的唐兵,火把随即从城楼上抛下,堆积的尸体陷入火海之中。

    望了望城楼上那个血衣少年,心底泛起黔驴技穷的感觉,只能期待晚上的妙棋了,不然真的无计可施……

    时近凌晨,外面一团漆黑。

    七十余道黑影缓缓的在西城街巷齐聚,他们鬼鬼祟祟的摸着夜色往西门赶去。

    吐蕃四天没日没夜的进攻,唐军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就连巡逻兵卒衙役都给裴旻安排上了城楼,再打下去城里的壮丁即将是他的目标。也因如此,整个金城巡逻的兵士不足二十个,黑影移动的非常迅速嚣张……

    连续四日的苦战,唐军上下早已疲乏不堪。裴旻的指挥很细腻,细到分毫。西门是吐蕃唯一不进攻的城门,为此他将苦战一天精疲力尽的兵卒安排到西门休息驻守,同时将西门养精蓄锐的兵卒调来东门城守。如此保持了将士体力的轮换,也免除西门无兵守给偷袭的危险。

    这般调换,恰好给了他们可趁之机。

    在这最嗜睡的时间里,西门苦战一日的将士定睡得跟猪一样,他们能够轻易的将城门夺下,让城外潜伏的吐蕃兵士入城。

    想着这唾手可得的大功,络腮大汉谢宏心底一阵激动。

    突然!

    走在最前头的谢宏顿住了脚步,警惕的看着周边,暗叫了一声:“不好!”

    “这么晚了?这是去哪?”黑影中裴旻笑着从墙角走出,在他身后的是百名持拿长枪弓箭的唐兵。

    火把逐渐亮起,红光充斥长街。

    谢宏意图向后逃窜,却见不知何时,肯德里克领着雇佣兵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谢宏铁青着脸,看着一步步逼近的裴旻,脸如死灰:“是伊里窦出卖了我?”

    裴旻摇了摇头笑道:“不是别人出卖了你,是你们自己蠢!”

    谢宏双眼茫然!

    裴旻笑道:“杀人,怎么杀的?这样杀的……”他说着,手腕轻轻一抖,秦皇剑脱鞘而出,半空中长剑在手,劈向了最近的一个吐蕃细作。

    他说杀就杀,没有半点犹疑。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已经人头落地。

    他冲进人群左劈右砍,出手如狂,一时间便如冲入羊群中的猛虎,眨眼间就给他杀了八人。

    谢宏看的心惊胆战,他并未真正见过裴旻的精妙剑法,只是听说他打的肯德里克无还手之力,知他功夫了得。但却哪里想到厉害至此。给他杀的七人中,多是这些年吐蕃超募的各国勇士。无一弱手,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技艺在身。可是裴旻忽东忽西的乱砍乱杀下,竟然无一人能挡,都给他以更快、更猛、更狠、更精的招数杀了。

    谢宏并非胆怯怕死之人,但看着瞬息间杀了八人又从容而退的裴旻,却也忍不住心生惧意。

    “这才是杀人!”裴旻似模似样的又重复了自己的话:他最厉害的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剑术,杀人的技艺。

    比起杀人,整个金城没有一人有他厉害!

    他在第一天第一次用雇佣兵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劲。雇佣兵是在刀口上讨生活的人物,对于杀人,理当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能一刀杀死,不留第二刀,才是真正的雇佣兵。

    然而伊里窦雇佣的那些雇佣兵有一部分表现的特别奇怪。他们在战场上不痛下杀手,明明有能够一剑毙命的机会,他会莫名的踢一脚出去。这让纵观全局的裴旻很是费解,联系到伊里窦卖的天竺香,产生了怀疑。

    天竺香确实很受长安商人以及上流人士的喜欢,但是天竺香的利润并不高,是生活常用品而非奢侈品。

    如伊里窦这样的印度大商,冒险走一趟丝绸之路,不卖天竺钻石、天竺神油这些奢侈品,却卖天竺香?不能说匪夷所思,却也不太符合商人逐利的特点。

    任何一点出现,裴旻都只是奇怪,不会怀疑,但是两者一起出现,就不得不让他注意了。为此他特地留心了很长时间,发现大多手下留情的“雇佣兵”多是身形不高,却四肢粗壮的人物。矮壮正是吐蕃人的相貌特点。

    诸多意外加起来就不是意外了。

    为此裴旻特地安排听得懂吐蕃话的人盯着伊里窦,果然察觉了猫腻,先一步探知了他们的行动。

    不在墨迹!

    裴旻呼喝了一声“杀!”

    前后弓手松开了弓弦!

    一轮劲射过后,裴旻当先冲杀了过去。

    毫无悬念的屠杀,不过短短的半刻钟,百余人全数杀尽。

    谢宏似乎怕了裴旻,不敢外裴旻这便突围,死在了肯德里克的剑下。

    看着肯德里克将长剑抽出谢宏的身体,裴旻给了他一个大拇指:虽然这家伙先前有些傲慢,但是他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在这死守金城的这几日,帮了大忙。

    肯德里克不以为意的咧嘴一笑:能得裴旻这样的勇士称赞,他也觉得荣幸。

    西方人对于这种荣耀,看的特别重要。

    马蹄声响起,杨云策马来到近处道:“裴副使,一切都准备好了!”

    裴旻抹去脸上向下滴落的血迹,却意外扯下了一块硬邦邦的血块,疼的他龇牙咧嘴的道:“走,他们想要玩,我们就陪他们玩,先来个请君入瓮,在来一个关门打狗,瓮中捉鳖。”多日的杀伐,将他的杀心完全激发,眼中都是嗜血的光芒。

    向西门走着,看了一眼手中的血块,脑中却只有一个念头:此间事了,要好好洗个澡:敌人溅射在他身上的血迹都结成壳,跟胶水一样的黏在身上。

    在这盛夏时节,他已经足足四天四夜没洗澡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