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关门打狗 移祸江东
    金城西门,三千吐蕃骑兵悄无声息的聚集,人衔枚马裹蹄,借着夜色的掩护,潜伏在了半里之外,一双双眼睛都带着几分惊惧的看着金城。

    金城巨大的轮廓就如同猛兽一般,短短四天,吞噬了他们上万同胞。

    他们不擅攻城,却也不是没有打过攻坚战。可没有一场攻坚战跟金城一样难啃。

    韦卜矢咬牙切齿的看着金城,轻抚着脸上的伤疤,狞笑着看着,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凶残。他是吐蕃的万夫长,也是攻城的第一先锋军。四天下来,麾下的九千六百余兵卒,拼的只剩下了一千三,几乎全部埋葬在金城城下,给烧成了焦炭。

    吐蕃的军制跟大唐不一样,吐蕃军政一体,军民合一。身为万夫长的韦卜矢等于是个地主,好比突厥的小部落的首领,他的兵就是他自己的百姓。阵亡战死,是不会将他的建制补满的。虽不会摘去他万夫长的头衔,但他的实力却跟千夫长没有什么两样了。

    若不是乞力徐见他可怜,用自己的兵给他补满了三千,这一次的机会都轮不到他。

    对于金城,韦卜矢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血债血偿!

    乞力徐早在两天前已经下达了劫掠屠城的命令,只有屠城,才能让阵亡金城城下的吐蕃勇士得到安息。

    一……

    二……

    三……

    韦卜矢看着西门城墙附近燃起的三个火把堆,灯笼大小的眼睛,充满了嗜血的光芒,唿哨一声,三千吐蕃骑兵缓缓的逼近金城,待达三百步时,猛地扬鞭策马,冲进了西城。

    马蹄踏过木吊桥,穿过了城门!

    韦卜矢呼吼咆哮:“大将已经下令,破城三日,想怎么杀,就怎么杀;想怎么抢,就怎……”

    砰!

    韦卜矢的吼声还没有落下,话还没有说完,身子却腾云驾雾的飞起,一头撞在了内城的城门上,硬生生的撞死了……

    韦卜矢喜好肉食,有着严重的夜盲症,内城的城门是漆红色的,在这漆黑的夜里并不显眼。他只以为内应已经打开了所有城门。面对禁闭的城门,他毫无顾忌的猛冲了过去,战马及时止步,而他确在大意下,给惯性带的凌空飞起……

    主将硬生生的撞死在了眼前,茫然的吐蕃突袭兵尚未反应过来。

    身后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盛满火油的瓦罐枯枝从城楼伤抛下,形成了一道火墙。

    在火墙的映照下,吐蕃兵顿时发现周边城楼布满了弓箭手,吊桥也在这时缓缓的拉起……

    一座城的坚固与否,不在于城墙有多高厚,而是瓮城设计的是否精妙。

    尽管金城年久失修,可在八百年前,金城是大汉的边塞,瓮城是完全依照金城的地形地势造就的。也是因为有瓮城的存在,裴旻方才有机会请君入瓮,关门打狗。

    给困在瓮城里的吐蕃兵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他们生不出翅膀飞上城墙来,只能拥挤在一处,被动的射箭等死。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吐蕃兵一个个死在唐军的弓箭之下。

    “打扫战场!”裴旻不知还要坚持几天,箭矢这些器械能省则省,能回收绝不浪费,顿了顿道:“记得将所有尸体全部焚烧,烧的干净一点。”他再次强调了烧尸体这件事情:小心驶得万年船,每一次大战结束,他都会耐心的嘱咐一遍。

    在他的记忆里有过这样的战例:南北朝时期的一次笼城战,因为守军对尸体处理的不到位,导致瘟疫弥漫,整座城二十万人口存活下来不足四千。

    裴旻用兵细腻,决不允许这种惨事发生在他眼皮子底下。

    **********

    夏日的早晨来的极快!

    还未到卯时,天以蒙蒙亮。

    金城西城还无动向,也无一兵一卒回报,乞力徐焉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高举起拳头,想要发泄,却又缓缓放了下来。

    事已至此,再气也是无用,小小金城,他以六万强攻,十倍之数,损兵两万五千!这难堪的战绩,乞力徐从军三十年都不曾打过。

    休整了小半夜,太阳跃出了地平线,彩光照拂战场……

    乞力徐再次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喊杀声惊天动地,吐蕃兵士潮水一般向金城卷过去。

    看着屹立不倒的金城,乞力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金城必需拿下,已经折损了两万多兵士。他们用生命填满了护城河,将城垣上的守军给他们拼了大半,现在退缩如何对得起这份牺牲?”

    就在攻城战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乞力徐突然得到了一则消息!

    “什么!”乞力徐失魂落魄的看着面前的传令兵,身子晃了晃,险些从马背上摔下来,吃力的道:“唐军已经过了渭源?逼近大来谷?怎么可能?”

    传令兵惨然道:“唐军先锋大将王海宾骁勇无比,连破拉纳千夫长、豪岐千夫长、毕佛鹭大将,令我军损兵近万。在王海宾的率领下,三万唐军前部长驱直入,直逼大来谷。”

    乞力徐彻底傻眼了,尽管实力悬殊。攻坚战打成这模样,他还可以找借口说吐蕃兵不擅攻城。可是野战都打输了,哪里有借口可找?

    “王海宾,哪里冒出来的?”裴旻还好说,文武双状元,在长安很有名气。王海宾,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记忆中有这么一号人物!

    传令兵道:“是丰安军军使。”

    乞力徐实在想不到毕佛鹭、拉纳、豪岐三员吐蕃勇将,竟然败给了一个小小的军使,让一个小小的军使打的落花流水。

    “坌达延大帅可是要我退兵?”乞力徐已经猜测到传令兵来的用意,满嘴的苦涩。

    唐军先头部队已经逼近大来谷,要不了多久,他们的主力大军也会赶至。到时候,他们想走也走不了了。而且此次入侵,他们点兵十万。其中一万留守洮州,攻打金城,他带来了六万兵,大来谷那里现在只有两万,败局已定。

    若撤的及时,他们占领了洮州,算得上不输不赢。若撤不及时,大军溃败,洮州跟着危险。再给唐军反夺回去,可就输惨了。

    “撤!”

    念及于此,乞力徐也体现了一员宿将知进晓退的决断,下达了撤军命令,在下达撤退命令的同事,叫来了心腹做好殿后工作。

    “退兵了!”

    “退兵了!”

    “退兵了!”

    ……

    千言万语,此刻在金城城楼上就汇聚成了这三个字。

    浴血奋战的将士们高呼着,拥抱在了一起,有的甚至留下了泪水。

    为胜利而喜,为守住自己的家人而喜,为自己能够活下来而喜。

    裴旻看着如潮水后撤的吐蕃军,看着准备拔营而走吐蕃大军,心头的大石终于落地:吐蕃军这种以伤换伤,以死换死的打法最不明智,却也最难应对。虽然只是短短四天,可是于他而言就跟经历了半个月一样,六千可用的兵卒受伤的且不说,阵亡的就超过一半。

    为了补充兵源,他已经安排壮丁百姓做短暂的训练,决定让百姓登城防守。幸亏还没有走这最后一步,吐蕃退的正是时候。

    “副使,退兵了,我们守住了!”杨云高兴的如同一个小孩,经过这些天的实战,他进步的极快,在指挥兵卒上,以不可于昔日同日而语,“要不要我们追上去!想要跑,没那么容易!”

    裴旻看着已经打出胆气来的杨云,高兴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追击不及,对方的指挥经验老道,不是易于之辈。安排殿后是必然的,我们现在哪有实力与他们野战!老老实实的休整才是上策。”

    杨云看着一个个大喜过后累得如死狗一样瘫在地上的兵卒,遗憾道:“可惜了,还想再得一份大功。”

    “哈哈!”裴旻笑道:“守住金城,斩杀两万余吐蕃兵士,以是不小的功劳了……不过你说的对,有功劳不捞怎么行,好好休整,蚊子再小,也是肉。”他看着一步步撤退的吐蕃军,眼中细细盘算着。

    “副使!”

    裴旻正琢磨着琢磨捞一笔。

    鲁钰押着伊里窦走上了城头,“这混蛋藏在猪圈里,现在才抓着。”

    裴旻冷笑的看着伊里窦。

    伊里窦给那冰冷的目光一触,全身颤抖如大神上身,面色青紫。

    “别怕,别怕!”裴旻笑着道:“多亏了你,我才能多宰三千吐蕃贼子,这有你的功劳。”说着他不顾伊里窦身上的猪粪气味,勾搭着他的肩膀将他死死搂着。

    伊里窦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眼中露出了求生的**。

    裴旻笑着对城楼上的唐兵道:“还有力气的,跟我一起喊,好走,不送!”

    在他的指挥下“好走,不送!”

    四字响彻天地!

    伊里窦一时间不明白原因,转念一想,却明白过来,高声咆哮,想要挣扎,却给裴旻死死的搂着,动弹不得。

    吐蕃人听不懂中原话,裴旻不管,但是吐蕃大将一定听得懂。

    “不要觉得我狠,也别跟我说什么祸不及家人!跟你险些害的我金城满城皆屠相比,我够仁慈的了!”裴旻说着手上劲力越用越大,活活的将他勒死了。

    他相信若乞力徐或者别的认识伊里窦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以为伊里窦跟唐军串通的。

    要报复,就让他们报复去吧!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