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英雄之殇
    狄道,夏风死寂!

    坌达延、乞力徐已经聚兵一处,站在西南面一处较高的丘陵向战场俯视,两人久久无言。

    坌达延十三岁与父亲从军,上阵杀敌,今年四十三岁,乞力徐十四岁从军,今年三十八岁……

    两人一个从军三十年,一个二十四年,水里来,火里去,历经大小战役不下百次……

    对于尸骸遍野的惨状,他们早已见怪不怪。

    但今时今日今刻,他们两人的眼中只有震撼:看着给大军围困在中间的那员唐将,眼中透着一丝丝的惧怕。

    金城在裴旻的指挥下固若金汤,攻城吐蕃军若算上先锋骑的阵亡,他们付出了两万七的代价,依然没有啃下金城。游奕军损失惨重,三路游奕军对上王海宾没有讨得一点好处,还折损了的万余兵士。若非他们吐蕃早已效仿突厥,养成的打不过就跑的习惯,伤亡只怕不指这个数。

    正是裴旻、王海宾的出色表现,吐蕃的全盘计划彻底破灭。

    坌达延、乞力徐都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并不是英雄,尤其是在军事上这种做法更是等于将兵士性命视为儿戏。不但无脑愚蠢,反而会祸害大局。

    因此坌达延、乞力徐都决定在第一时间撤军,撤的果断决绝。

    但是他们想不到唐军竟然识破了他们的意图,面对他们的撤离,唐军大将王海宾竟然毫不迟疑的在第一时间展开了追击。

    坌达延最初不打算与之纠缠,边战边退,只想甩开王海宾,免得浪费时间。可王海宾却吃死了他们,不顾一切的猛杀追击,卯足了尽力将他们死死咬住,追逐了一整夜,从大来谷追击到了狄道。

    坌达延知道无法善后,若不击溃追击之敌,他们无法安心撤退。又发现王海宾只有万人不到,前来追击的并非大唐三万前军,仅是王海宾一支队伍。

    坌达延后悔莫及,大晚上的他辨不清敌军的数量,错失了先手。也当机立断,调集兵马与王海宾拼杀起来。他们有近乎两万的兵,兵力是王海宾的两倍。本以为能够凭借人数的优势将王海宾击溃,从容撤军。

    却不料王海宾凶悍非常,在人数如此劣势下依旧与他们杀的难舍难分,任凭他用尽各种办法始终无法将之击溃,相互胶着。直到日上当空,乞力徐切入战场。

    从金城退兵的乞力徐,手上还有三万三的兵卒。三万有生力量的加入,敌我的人数比例瞬间拉大,吐蕃军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将王海宾残余的四千兵卒死死分割包围。

    以五万兵围杀四千,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王海宾的表现震撼住了他们。在兵力如此悬殊之下,王海宾居然强行撑住了,不断的左突右杀,将他们足足拖延了一个时辰!

    看着犹做困兽之斗的王海宾,坌达延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薛仁贵!大唐的传奇战神!

    大非川之战,唐将郭待封自持身份,不愿听主帅薛仁贵号令,一意孤行,擅自行动,率领粮草辎重出击,意图争功。让吐蕃军神噶尔钦陵军抓住战机,一举歼灭了唐军的后勤辎重队,致使唐军辎重、粮草尽失。薛仁贵因故陷入无险可据,无粮草供应军需的死地,被逼困守大非川,最后被噶尔钦陵四十万大军逼得决战。

    当时噶尔钦陵视唐军为瓮中之鳖,不值一哂。却不想困兽中的薛仁贵好似疯魔了一般,在绝对的劣势下,依旧杀的吐蕃上下胆寒,逼得噶尔钦陵约和而还。

    虽然那一仗大唐败得极惨,是唐朝开国以来对外作战中最大的一次败绩。但是困兽中的薛仁贵,给当时年轻的坌达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就如今日的王海宾!

    大唐尽有如此多的英雄豪杰!

    看着咆哮中的王海宾,一时间坌达延神情恍惚:以为大唐好欺负,谁料战役一打响,瞬间就冒出了裴旻、王海宾这样的英雄豪杰。天晓得坐拥万万人口的大唐里,有几个裴旻、几个王海宾,大唐真的是吐蕃能够力敌的?

    “唉!他撑不住了!”乞力徐看着战场,看着被万军包围的王海宾,心中竟然是五味杂陈,没有半点胜利的欣喜。

    坌达延缓过神来,看着王海宾身旁的兵卒越来越少,眼中也露出敬意!

    真英雄,不只是自己人,就连敌人都会为之动容。

    王海宾看着周边皆是敌军,大笑一声,没有悲壮,只有一往无前的豪气:“儿郎们,还有力气的,跟我冲!”他巨大马槊所指之处,正是敌势最盛的地方。那里一定有他的同袍,而是数量不少!

    他兵器所指的方向,就是全军行动的方向!尽管此刻他身旁只有二十余人,依旧是兵士冲刺之处……

    他就像一道闪电,勇猛地楔入敌群之中。

    到处都是晃来晃去的人影,根本无虚去看对方的容貌,除了身后尺寸之地,四面八方皆是敌人!

    但凡是面向他奔来的骑兵影子,迎面便刺。丈八长的马槊左右盘旋,左挥右挑,如披瓜斩菜一般,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

    四根长矛一齐刺向他来,王海宾看也不看马槊纵横飞舞,转瞬之间,那四骑连人带马倒在地下,被他抛在了脑后。

    **********

    张澜的马早已在乱战中死了,面对人山人海的敌人,他跟一群不知名的唐军围成一圈,背靠背地跟数倍于己的吐蕃兵拼杀。

    敌人带给他们的压力越来越大,衣甲上溅满了自己和敌人的鲜血,伤痕累累。

    一刀劈向面前的敌人,张澜发现自己猛力的一击,竟然只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红印,只将对方劈晕了过去,让自己人践踏而死。

    没有任何迟疑,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把全新的刀。

    五把,还是六把?

    张澜早已记不清自己砍卷了多少把战刀,反正一地的兵器,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只是他们的人越来越少,尽管他们仍在勇猛地搏斗,形势已近于绝望。

    正在他们撑不住的时候,忽然一骑突破层层吐蕃兵,强行杀了进来。

    张澜头晕脑涨,勉力睁开眼睛,看清楚了来人,竟是……王海宾,他一手持马槊,另一手高举迎风飘扬的大唐旌旗,全身上下就跟在血海里捞出来一样,气势威不可挡。

    “王哥!”张澜大叫了一声。

    王海宾笑道:“你小子命大,还没死,杀了几个!”

    张澜道:“不知道,够本了!”

    王海宾回手一槊,戳死了一名意图偷袭的吐蕃兵,将手中的大唐旌旗插在地上,道:“够本就行!今日无法善终,那就一起赴死吧!小澜,拿着旗,跟在后边,你我不死,大唐旌旗不倒!”

    他话音方落,已经催动战马,向前杀了过去。

    张澜高吼了一声,高高擎起大唐旌旗,跟在了王海宾的身后,其余兵卒接受感染,汇聚在王海宾的身后!

    张澜看着哪咆哮奋杀的身影,脑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辈子跟了他,不亏!

    奋勇中的王海宾突然从马背上摔了下去:那给染成红色的黑马早已精疲力尽,双腿一软,将王海宾摔了出去……

    张澜闭上眼睛,泪珠滑落,手中旌旗,插在了地上!

    抽出了刀……

    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他不死,大唐旌旗不倒!

    山丘上坌达延、乞力徐看着那倒下的大唐旌旗,伤感的下了撤退的命令。

    突然!

    乞力徐对头高吼:“苍天,何其不公!如此英雄,你让他生于大唐,为宵小所害?何不让他长于我吐蕃,成就一世英明!”

    他并不知道详细情况,但是一个昼夜,唐军前军左右翼两万人,竟无一援兵,个中缘由,哪里还需细说!

    “走吧!”坌达延知道时间不多了!

    王海宾以不足一万的兵卒,强行托住了他们半昼一夜,给他们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看着远处烟尘滚滚,坌达延更是心急火燎。

    **********

    同为前军的孟林、马清终于一起抵达了战场,看着满地尸海,两人的眼中竟有一丝快意。

    马清愤然大吼:“天杀的王海宾,就为了贪这小小的功劳,累得我大唐上万将士给你殉葬?你就不怕,受天谴嘛!”

    他早已跟知情人士串通商议好了,不是他们不支援,是他们不知道。是王海宾贪功冒进,为了独揽大功,擅自追击吐蕃大军,为吐蕃大军所困。等他们天明时,得到消息,率兵前来支援,一切都晚了。

    孟林也刺红了眼睛,咆哮道:“兄弟们,看看、看看,这都是吐蕃贼子造的孽!你们能忍受贼寇杀了你们的同胞,从容离去?”

    万千兵卒哪里知道详情,见同胞血肉模糊的惨状,一个个都起了敌忾之心,粗着嗓子吼道:“不能!”

    孟林手中长枪直至南方,喝道:“既然不能,随我杀上去!”

    两万兵卒同仇敌忾,化作一道洪流,冲向了吐蕃撤退的方向。

    他们不只是要诬蔑王海宾贪功冒进,致使丧师万余,还要窃取王海宾的战果……对着撤退的吐蕃军展开了猛烈的攻势。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