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难得糊涂 一起施压
    裴旻执掌御史台,一直牢记御史大夫程行湛的话,御史不是酷吏,御史台的职责是监察预防而不是成为恶名昭彰的酷吏。

    在位的这些日子,裴旻一直避免开台狱,用刑法开路。凡事讲究人赃并获,让人心服口服。

    直到今日今日,马清、孟林的出现,裴旻改变了自身的处事原则。他无法理解二人的思想,也不屑去领会他们的险恶用心。

    对付马、孟这种为了一己之私,为了一点屁大的理由,坐视王海宾以及他麾下的万余唐兵丧命疆场的混蛋毒瘤,不用非常手法,也实在难消他心头之恨。

    对于他们也根本无需讲究什么人道,有什么刑罚,用什么刑罚。

    裴旻初到御史台的时候还觉得来俊臣这千古第一酷吏所创出的刑罚过于残忍,现在却觉得用来俊臣的刑罚对于马清、孟林这样的人,正是物尽其用。

    铁刷子在马清身上梳滑而过,留下了一道道血痕印迹,毛糙的铁尖尖带起一块块皮肉,鲜血淋漓。只是刷了六道,马清已经支撑不住,晕阙了过去。

    “水!”

    到了台狱的刑讯室,这好戏才刚刚开始,哪有想晕就晕阙的道理。

    冰冷刺骨的水扑在了马清的身上,这是特地从地窖里找来的冰块融化的冰水,刺激性极强。

    马清还没有昏够十息,已经给泼醒,看着面前的裴旻,眼中有着痛恨愤慨,更多的却是惊惧。

    “先给他治伤!”裴旻很是大发慈悲,看着马清血淋淋的脊背,挥了挥手。

    马清朦胧着眼睛,看着渐渐走近的巡按,脑中泛起了不好的预感:看着他们手中湿漉漉的厚布,又看一人手中的木桶里传来“沙沙”的声音,惊骇的大叫起来:“不要,不要,裴旻,你不是人……啊……”他还没骂完,已被凄惨无比的叫声代替。

    一名巡按将木桶里的东西倒在了马清的后背,成千上万只个大饱满的蚂蚁,惊慌失措的在马清血淋淋的背上爬着,厚布重重的盖了上去!

    厚布沾满了盐水,盐水消毒,而蚂蚁有抗炎生肌的功效!

    以盐水消毒,以蚂蚁生肌,正是治疗铁刷子造成伤害的不二妙法。至于蚂蚁惊恐下乱爬乱咬以及盐水对伤口的强烈刺激性,就不在考虑之内了。

    但看马清脸红脖子长,吼叫的嗓门沙哑,眼珠子都要暴眶而出,便可知他现在的感觉是如何的酸爽。

    这也是御史台的可怕之处,御史台的刑罚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管再严酷的刑法,都不致命,而且都有医治的方法。同时医治的方法却也是一种惨绝人寰的酷刑。

    “裴中丞!”

    裴旻看着马清的惨样,感慨来俊臣真是酷吏中的标杆人物,在这方面实在厉害。想着因为他而死的王海宾以及那万余忠魂,心中大有畅快之意。

    听有人叫他,寻声望去,却是侍御史萧嵩。

    大步走了出去,裴旻拉着萧嵩走远一些,道:“不会那孟林就招了吧?”他看见了萧嵩手中拿着一份供词。

    萧嵩眼中难掩怒火,颔首道:“招了,才尝试了两种刑具,就扛不住的招供了。不只是坐看胜负那么简单,他们是无视将领,杀害传令使,是精心预谋的惨案!”

    裴旻心中早有如此预感,尽管他只有马清、孟林坐看胜负的考证,可心底一直觉得传令使死的有些巧合。比起两位传令使分别让吐蕃游奕巧合射杀,更相信是人为可能性大一点,只是没有实据。接过萧嵩手中孟林的证词,一字一句,看的他怒火上涌,几乎气成了关公脸:孟林的原因竟然是嫉妒,仅仅是嫉妒就因为马清的挑拨而选择按兵不动,导致王海宾阵亡,一万儿郎葬身疆场……

    萧嵩恨道:“马清、孟林可恶之极,罪该万死!中丞,假若孟林招供的是事实,那马清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用孟林的供词,可以打破他的心理防线,让他早日招供。如果孟林推卸责任,供词不实。也可以从马清身上找到突破口,得到实情。”

    裴旻给了萧嵩一个大拇指,利用马清、孟林两人的私心,通过彼此的信任崩塌而套出实情。这是审讯的基本,也是最实用高明的手段,只是……

    裴旻无动于衷的道:“你可知我为何要直接动刑?刑罚是一种手段,是最底下的手段。代替刑罚的手段有很多,要让马清、孟林招供,不一定用刑罚。我有不下五种法子在不动刑的情况下,逼出实情。每一种都比动刑高明,而我选择了最笨的一种。”

    他这不是吹牛,最简单的方法,他已经想到了。娇陈与他关系不错,又身怀易容绝技,只要让她出手分别易容成马清、孟林的模样,让他们相互猜忌,相互揭短。彼此的信任崩塌,稍微暗箱操作,就可以套出一切。完全不需要粗鲁的动刑。

    但是人难得糊涂一次,对付马清、孟林何必用这么高明的办法?

    最愚蠢的死办法才最适合他们!

    拍了拍萧嵩的肩膀道:“难得糊涂,懂不?孟林招了,马清没招,这供词也未必全真,也许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地方,这不下狠手,孟林是不会如实招供的。”

    “明白!”

    裴旻说的这么清楚,萧嵩哪里还不懂他的意思。

    裴旻这明摆着是存着泄愤的心思,将孟林、马清往死里招呼,根本就不是为了供词而严刑拷打他们。想着孟、马二人的所作所为,若根据常理而行。招供,上报,然后朝廷惩处,这一套程序下来的惩罚,相对他们所作所为,实在太便宜他们。

    “难得糊涂!难得糊涂!”

    萧嵩念了两遍,回头去找孟林麻烦了。

    **********

    奉天军营!

    比起裴旻十数人的御史台囚车队!

    薛讷大军的行军速度要慢上几倍。

    在裴旻入京,展开针对马清、孟林审问的时候。薛讷才领着大军,抵达奉天军营。

    此时此刻,白道恭几乎都要急疯了。

    找来杨楚客、康海源、李昌、马卫、赵成恩、秦义礼等人,一起商议。

    他们这群人不是大将军就是将军,都有一个特点,是唐隆政变、先天政变而晋升的功臣。

    “老康,你这是害苦我了!”白道恭哭丧着脸。

    康海源长吁短叹,道:“我哪知道马清那小子如此胆大妄为,拿着鸡毛就当令箭。只是让他给王海宾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天高地厚,哪里想到,他竟干出这种胆大妄为的事情来,将我们逼到如此境地。”

    李昌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两人道:“现在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裴旻那小子有点玄乎。不按常理出牌,他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擒拿马清、孟林,定有把握。进了御史台,哪有不招供的可能。什么时候招供,不过是时间问题。一但马清招供,我们在场的几个都有份参与,没一个跑得了。必需想个办法,将事情压下来,不能让裴旻继续查下去……”

    李昌说的是大实话,可就是这大实话,让他们全无办法。

    裴旻是长安的风云人物,他的脾性以及事迹,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的。

    水火不侵,是朝堂里的官员私下形容裴旻的处事风格。

    在他执掌御史台期间,不论是谁,只要犯在他手里,没有一个跑的了。

    越想众人越是心悸,想着自己今日的地位,眼看就要烟消云散,无人可以接受。

    秦义礼咬牙狠道:“只在不行,我们……”他比划了一个杀的手势,一脸的的阴狠。

    他话音一落,却见几人都用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秦义礼细细一想,脸上一红,才想起裴旻是李隆基亲自册封的“天下无双”,虽说是李隆基自己一人之意,可目前为止还真没人能够打赢他。他的剑术武艺是公认的厉害高明,且不说从哪里找能打的赢他的刺客。就算找到,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裴旻若有个三长两短。以他在李隆基心底的地位,龙颜盛怒之下,谁受得了?

    他尴尬的一笑,忙道:“我这不是急的上头了嘛!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相对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我们不好过,他也别想好受。”

    赵成恩眼中也露出了一丝阴狠,道:“小秦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非常时刻,用非常的办法。我认识一人,他或许能够派上用场。在逼不得已的时候,他想我们死,我们先让他死!”

    几人互望了一眼,算是默认了。

    杨楚客这时突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这身在官场,关系至关重要。我不信裴旻真有那个胆子,将我们所有人都一起关进他御史台的台狱!”

    白道恭、康海源、李昌等人眼中一亮。

    他接着狠声道:“我们党派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就我们在座的几人,足够让他忌惮三分。若我们将朝中的人一起联合起来,一起向他施压。我就不信,二十几个四品以上的大员,一起向他施压,他还有胆翻天?”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