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希腊火
    裴旻与阿维叶向长安官邸走去。

    一路无聊,阿维叶向裴旻说了肯德里克早年的一些事迹。

    肯德里克的父亲居然是拜占庭帝国的将军,用他们这里的话形容就是将门之后。

    “当初阿拉伯人袭击拜占廷,肯德里克的父亲博克斯霍尔是埃及总督,阿拉伯人人多势众,博克斯霍尔抵挡不住,向拜占廷皇帝立奥三世请求援兵,但并没有得到得恩准。拜占廷皇帝打算放弃埃及,博克斯霍尔不幸战死。肯德里克的母亲不愿意回到冷血无情的故国,带着肯德里克投降了阿拉伯人。肯德里克不愿意给阿拉伯人效力,当了雇佣兵。肯德里克是个正直勇敢无私的勇士,忠于自己的信仰。只要答应过的事,誓死都会做到。”

    “难怪!”裴旻大悟道:“就觉得在金城城楼,肯德里克会自动出现在一些关键的地方。原来是将门之后,通晓兵事。”

    正说间他们已经到了长安府衙,府衙最高级别的长官是雍州长史,得知裴旻的来意,二话不说下令放人。

    中国由古到今都是人情社会,裴旻是李隆基跟前的红人,又是御史台的长官。只要不是大过大错,没有人会不卖裴旻这个面子。

    肯德里克的罪,充其量也就是捣乱市场,陪些钱关了三五六七日到顶了。至于斗殴不斗殴的,关中本就武风盛行,对于私下里切磋比试,只要不殃及池鱼或伤及人命。官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不算事。若不是他们在西市捣蛋还砸了铁匠铺,没人会理会他们。

    “中丞,那个吴轩要不要一并放了,还是收押着?”雍州长史笑的格外欢愉,能卖裴旻个面子,他心底实在高兴。不指望御史台假公济私给他方便,一些无心小过,有裴旻这个面子,御史台或许会放他一马。运气好,给裴旻留了好印象,在皇帝面前提提,官运就来了。

    裴旻一听,竟也是老熟人,笑道:“一并放了吧,该陪的,让他们如数赔偿。也不是什么大事,用不着收押。”

    吴轩在雍州武林中有一定的名望,刀法还算精湛,属于准一流好手,在藏龙卧虎的长安,排不上名次,胜在为人豪爽,急公好义,有赛孟尝的美誉,名望极高。那个吴远就是他的儿子……

    不多时,肯德里克、吴轩一并给放了出来,两人相互瞪着,一副还没打够的模样。

    雍州长史来到二人身前道:“这切磋比武并不触犯我大唐律法,但毁店扰民却是不该。裴中丞为你们说项,本官也念你们初犯,不予追究。回头补上铁匠铺的损失,案子也给你们消了,此事就此作罢。”

    肯德里克、吴轩面上一喜,若非必要,谁愿意坐牢,一起来向裴旻道谢了。

    裴旻问起打斗的原因。

    肯德里克瞪着吴轩道:“是他,想抢我的刀!”

    吴轩不甘示弱的回瞪道:“是你挑衅再先!”

    ……

    他们一人一句的斗着嘴,只差没打起来。

    裴旻也从他们的争辩中,知道了缘由:都是因为文化差异。

    吴轩是用刀行家,对于宝刀非常钟爱。肯德里克的赤刀是吐蕃火焰山中特有的赤铁矿经西域名匠锻造的。固然比不上裴旻的秦皇剑,却也是少见的利器。

    吴轩看的眼热,想着看看有没有机会将它买下来。

    而肯德里克见吴轩打他宝刀的注意,没有给他好脸色,说了一句:“只有我有资格拥有它!”

    吴轩便觉得肯德里克这胡人瞧不起他,要向他挑战,而肯德里克以为吴轩要强抢他的刀,轰轰烈烈的打了起来,直接将铁匠铺砸了。

    裴旻苦笑不得的解释原因。

    肯德里克、吴轩这才知道闹了一个大乌龙。

    裴旻道:“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今日之事,就如此了了。一起去我府上喝酒,我府中可是有上好的御酒,本打算留给我张老哥的,破例拿一坛出来,晚上不醉不归……”

    古代应酬,酒是必需品。

    鲜有人不好两口,听有好酒,还是御赐的,吴轩、阿维叶眼中都泛着光。至于肯德里克反响一般是因为他不在御酒是什么酒,他的华夏语只在入门级别。

    裴府!

    李隆基赏给裴旻的是杏花村的正宗汾酒。

    汾酒经过慢火一烧,带着杏花味道的酒气,充满了整个大殿,让人垂涎欲滴。

    吴轩高举着酒杯道:“裴中丞,你算是半个江湖中人,多余的话,吴某不想多说。今日你出手援助的恩情,吴某铭记在心,日后若有差遣,水里来,火里去,我吴轩绝不揍一下眉头。”

    裴旻回敬道:“举手之劳而已,吴兄也说了,裴某是半个江湖人中。江湖人行事,义气为先,相互帮助,本是分内之事,不必挂怀。”

    肯德里克固然释怀了吴轩强抢他宝刀一事,但心底怨气犹在,不想弱于人后,让吴轩比下去道:“中丞大人,我肯德里克也欠你一个大恩,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可以直说。”

    裴旻眯起了眼睛,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听说你是总督博克斯霍尔的儿子,精通兵事。我看的出来,你的刀盾是战场杀敌的技巧。以佣兵度日,实在屈才,不如你投我大唐,我举荐你去我太公手下任职,为我大唐效力如何?”说是去投薛讷,实际是让薛讷帮他养将。现在他还没有外放,将肯德里克丢给薛讷,让他熟悉大唐的军制,等到时机成熟,再跟薛讷要回来。

    肯德里克呆了半响,有些意动。他是斯巴达的后裔将门之后,斯巴达人都是在战场上体现自己的价值,通过战场杀戮来淬炼自己的武力,而不是当一个佣兵印证自己。只是西方目前只有两大国家,一个是抛弃他父亲的拜占庭帝国,一个是杀他父亲的阿拉伯帝国。这两个帝国都不是他投效的对象,至于其他的小国弱国没有前景,不是依附在两个大帝国之下,就是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看不见未来。肯德里克也只能当一个佣兵度日,通过佣兵的杀戮,来打磨自己。他往返西域多次,对于大唐帝国还是听过许多的,知道大唐心胸开阔,有很多跟他一样的番将,成为大唐帝国瞩目的基石。若能在大唐立足,也是一件好事。

    没有过多的犹豫,肯德里克道:“好,我答应中丞大人,等我将阿维叶送回大马革士,立刻回来。”

    阿维叶让肯德里克不必要在意合约。

    肯德里克坚持道:“斯巴达的后裔从不为了利益违背自己的承诺!”

    裴旻笑道:“无妨,重信守诺,在我华夏也是高尚美德。肯德里克不为利益所动,值得喝一杯。”

    江湖人重信守义,吴轩也高举酒杯道:“是条汉子,我也敬你一杯。”

    裴旻宴请阿维叶、肯德里克只要是想了解一下关于阿拉伯帝国、拜占庭帝国的情况,在酒酣耳热的时候,也将话题往那边引。

    阿维叶、肯德里克一个是商人一个是佣兵,没得有什么爱国情操,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阿拉伯帝国最初是部落联盟的酋长,经过近乎百年的扩张,结构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成为了如唐朝一样的神权君主,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官僚体制。他们在百年里四面扩张:

    东路军进军中亚内陆草原地区,一路所向披靡,直到在帕米尔高原西部与大唐的西域和吐蕃西部和西北部边界的兴都库什山脉相接壤。

    南路军攻入印度河流域,征服了印度次大陆西北部的大小邦国。

    西陆军消灭了拜占庭帝国在非洲北部最后的驻军,占领从突尼斯直到摩洛哥的广袤土地,并且跨越直布罗陀海峡远征西班牙,征服了西哥特王国。

    北陆军攻取了拜占庭帝国的大片疆域,甚至兵临首都君士坦丁堡城下。

    听着大食国四面开花,裴旻心底难免悸动,这东西两大帝国,终有对决的时候。历史上唐朝是败了,这一次绝对不会!

    阿维叶道:“拜占庭本不是阿拉伯人的对手,不过拜占庭人有一神秘的武器,特别厉害,能喷射十数丈的火焰,还能在水上燃烧。阿拉伯人的水军,全军覆没!拜占庭这才免去灭亡的危险……”

    裴旻听到这里,心中却是一动:“希腊火”三个字脱口而出。

    阿维叶、肯德里克都惊讶的看着裴旻。

    阿维叶道:“想不到在遥远的大唐,也听过希腊火!”

    裴旻颔首点了点头,他当然听过,在后世读世界历史的时候,特别了解过“希腊火”这神奇的液体武器。

    拜占庭人用希腊火多次击退了阿拉伯大军,而阿拉伯大军又用希腊火多次击退欧洲十字军。在黑火药没有广泛使用的时候,希腊火可以说是第一化学武器。

    在他的记忆里,希腊火的关键成分的关键石油,他们华夏向来不盛产石油。在这方面的研究,也确实逊色一筹。

    这能够喷射十数丈火焰的高科技,得想法子弄来才行!

    裴旻心底琢磨着。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