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拥美入怀
    道士这一招又急又狠!

    裴旻心思皆在李持盈身上,却不想对方竟然对他下手。

    待他察觉过来时,想要闪避却也来不及了。

    就在匕首临身的瞬间,裴旻轻轻踮脚,身子微微后移!

    道士势在必得的一刺,竟然刺不下去了。

    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匕首竟然刺在了裴旻挂在腰间的长剑上,这反应这冷静的判断……

    道士心底忍不住一颤。

    裴旻虽然凭借过人的反应,避开了这一击,但是道士匕首传来的力量,依旧让他身子向左偏移了两步。若是常人受到如此袭击,勉强稳住身型都是不易。但裴旻自幼习舞,身子的柔韧性由胜女子,在还没站定的时候,剑已经出鞘,扭着身子挥剑刺向了道士。

    道士见裴旻的剑闪电横削而来,刺出的剑却予他一种难以抵挡的感觉,心中骇然。这习武之人,讲究身心一体。裴旻下盘不稳,依旧刺出如此凌厉剑招,实在匪夷所思。

    道士念及他连续击败关中各路好手的战绩,心知裴旻盛名之下,确实名副其实。在这种情况下,对方刺出的剑自己都难以抵挡,正面交锋绝非他三两招之敌。他是刺客,一击不中,不愿纠缠,后撤逃跑。

    “哪里走!”

    裴旻稳住身形,正欲追击。

    道士果断转身手中匕首飞射向了李持盈。

    裴旻见匕首快捷迅猛,以他的剑术要击落这飞来的匕首并不难,但是他追击受阻,道士定然跑出了玉真观,消失无踪。可若不救,李持盈岂不命悬一线?

    电光火石间,裴旻以做出了决定,将手中的秦皇剑甩向了道士,自己身形急退,一把将李持盈拉在怀中,避开了匕首的射击。

    道士听到背后劲风袭来,赶忙侧身躲避。

    秦皇剑带起一片血迹,从道士的右臂上擦了过去。

    道士的突然刺杀与裴旻的反应回击,不过短短的几瞬。

    常人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道士直接冲进人群,一阵推搡,将救火的道士百姓,推得大乱,逃出了玉真观。

    裴旻放开了李持盈,秦皇剑也顾不得捡,想要去追。道士、百姓乱成一团,挡住了他的去路,延误了点点时间。来到玉真观门口的时候,刺客已无踪影。大晚上的,也不知从何处去追。想着救火要紧,又担心会给调虎离山,转身返回了观中。

    李持盈有些惊魂未定,这一连串的惊变就在她眼前发生。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惊险之事,惶恐间却有些小小的兴奋,拍了拍尚未成型的胸口,心道:“好在有他,不然真要去陪道家的老祖宗了。”想着自己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跟异性男子如此亲昵的接触,俏脸儿不由得有点微红。

    裴旻拾回地上的秦皇剑,回到李持盈的面前,作揖道:“情况危急,公主勿怪!”

    “无妨无妨,中丞也是为了救本宫……”说到这里,李持盈眉头倒竖,怒道:“究竟是谁,竟如此大胆,敢对本宫、中丞大人动手!”

    裴旻莫名的摇着头,看了滔天的大火一眼,晚上的刺杀更加印证了他的想法。

    这火绝对是有人故意纵的,目的是制造混乱,当目的是什么?

    是他?

    还是玉真公主李持盈?

    道士先对他下手不假,有可能知道他的身份,在那种情况下,只有杀了他,才能对李持盈动手……不然以他的武艺,想要在他面前杀人,没有人做得到。

    不过李持盈现在还是一个小姑娘,人畜无害。

    杀一个身份如此高贵的人,若非有强烈的目的,谁会动手?

    想到这里,裴旻有八成把握相信对方的目标是他:杀手故意焚烧玉真观,大晚上的逼他现身。

    裴府就在玉真观隔壁,玉真观失火,作为朝中大臣,坐视皇帝的亲妹妹陷入危险,他若不现身少不得受到指摘。只要他出现,面对纷乱的救火现场,杀手潜伏救火人群中,暗中找机会行刺。

    这刺杀计划,当真可谓巧夺天工。

    裴旻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为了他才烧的玉真观,这布局也实在大了,精妙非常。若非他事先察觉出一点点异样,没有直接投入救火中,跟救火队员混迹一起,而是担心李持盈的安危,恐怕此时此刻已经深受其害。即便有所准备,也是千钧一发!

    裴旻走向射在墙壁上的匕首,轻轻的拔了下来,在火光的映照下,闪亮的匕首上明显摸着一层干瘪的固体,带着灰黑色,在鼻头嗅了嗅,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李持盈也好奇的走到近前,瞪着大眼古怪的看着他。

    裴旻道:“这匕首上抹了毒,对手是想致人于死地。”

    李持盈怒道:“混账东西,我要告诉皇兄,让他将刺客大卸八块,五马分尸。”

    裴旻淡淡笑道:“公主放心,有我在,没人伤的了你分毫!”

    李持盈脑中浮现先前裴旻那潇洒从容的一剑,笑道:“本宫信你。”她看了一眼越发旺盛的大火,心底意外的没那么怕了。

    辅兴坊位于安福门,只隔着一个掖庭宫,离太极宫很近。

    玉真观失火一事,很快传到了李隆基的耳中。

    李隆基派出了军队要来救火,还特地让高力士带万骑将李持盈接回宫里去。

    比起武侯、坊丁、家丁,军队显然更有效率。虽然扑不灭烧起的漫天大火,却限制住了火势的蔓延。

    火烧的太旺,仅靠这个时代的灭火水龙是难以扑灭的,只能限制它蔓延,烧的无可再烧,自行消亡。

    裴旻见军队来了,也不去凑热闹,适才他伤了刺客,打算看一看周边可有什么痕迹。只是天色太暗,往来行人又多,无从寻找,转了一圈,只能放弃。

    “裴中丞!”

    裴旻回到玉真观,眼尖的高力士先一步看到了他的身影,大声叫唤。

    “高内侍!”裴旻上去问好。

    高力士道:“中丞这是去哪了,陛下请中丞入宫问话呢!”

    裴旻道:“想去找找贼踪,只是一无所获。等我换件衣服,这一身面圣不雅。”

    高力士拉着他道:“无妨,陛下急着召见,不会怪罪的。”

    裴旻知这天下没有人比高力士更加了解李隆基,跟着去了。

    一路来到太极宫偏殿,裴旻老远就听李隆基在痛骂一人。

    在高力士的通传下,裴旻步入殿中,一眼就见一人战战兢兢的跪伏在地,竟然是老熟人,正是不久前卖他面子的雍州长史范宇。

    想来也是,雍州长史负责长安的治安责任是“纲纪众务,通判列曹”。这玉真观失火,朝中大员公主遇刺,可不是小过,足够范宇吃一壶的了。

    李隆基高坐案上,玉真公主在一旁站着,看着走进来的裴旻,面有几分得色,想来没有少向李隆基抱怨。

    “臣裴旻拜见陛下!”

    裴旻作揖行礼。

    李隆基道:“静远不必多礼,朕还要向你道谢呢。若不是你救了玉真,朕……不知如何面对上皇!”李隆基重视兄妹情义,这说道此处,恼怒的对着范宇道:“又是失火,又是遇刺,朕当真不知道这天子脚下,治安竟如此不堪。”

    裴旻想着范宇的相助,道:“陛下,此事臣觉得不能完全归罪范长史。这起火与刺杀过于巧合,臣怀疑这是精心策划的人为事件,并非是意外。”

    “怎么说?”李隆基脸色更冷,意外还能推托是不小心天灾,精心策划的,更加不能容忍。

    裴旻答道:“臣问过最先发现着火的道士,这火灾不是彻底燃起后才蔓延开的,而是先蔓延开后,再彻底燃烧起来。只有在有助燃物的情况下,才会有这种情况。若臣所料不差,这大火只是幌子。目的是制造混乱!好便于他们行事……”

    李隆基寒声道:“究竟是何许人,竟然这番算计,跟玉真有什么仇怨?”他看了身旁的李持盈一眼道:“十妹可得罪了什么人?”

    “哪有!”李持盈委屈的道:“十妹一天到晚的听老道士念经,哪有空闲得罪人。”

    “这个……”裴旻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道:“以臣的估计,公主是无辜受累了,刺客的目标应该是微臣。刺客再如何狡诈,也不可能算到玉真公主会出现在火场。但是臣的府邸就在玉真观隔壁,玉真观有事,涉及公主。臣不可能坐视不理,一定会出现。以臣的武艺,杀手刺客想要对臣刺杀得手,绝非易事。然在救火现场,人来人往的情况下,臣为大火吸引住了心神,会露出破绽。事实,刺客也差一点点得手……”

    李隆基深深的看着裴旻,眼中有着小小的自责,长叹道:“苦了静远了!”

    裴旻笑道:“陛下何出此言,宵小手段,不成气候,只是波及了公主,臣心底惭愧。”

    李持盈笑道:“烧了好,可以不用听大胡子老道念经了。”

    “玉真!”李隆基低喝了声。

    李持盈眯着眼睛,不说话了。

    李隆基道:“只要静远无恙,百座玉真观烧了,朕也不心疼。有道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但对于这种宵小,却防不胜防。日后遇到此事,不必身先士卒。静远是因为国事而陷入险境,朕必追究到底,予你个交待。”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