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佳人来访
    李隆基这话说得是真心实意,当初他将裴旻提拔为侍御史,目的自然是希望借助裴旻的手,帮他稳固政局。

    身为皇帝,李隆基在用人上还是很有能耐的。裴旻为人眼里揉不得沙子,武艺又是出类拔萃,在朝中没有根基,也不怕得罪人,最适合在御史台工作。

    事实也证明,裴旻在御史台的功绩极为出色,连李隆基自己都想不到。

    现在朝中风气大治,裴旻功不可没。

    李隆基也知道御史台确实容易得罪人,当年御史台的标杆人物来俊臣,权势是何等惊人,出入都免不了前呼后应,甚至有皇帝排场,吃东西时安排人试吃,就是怕暗中为人所害。

    裴旻却独来独往,不能不说是御史台历任大员中的异类。

    迄今为止都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李隆基也没有在意。今日事发,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对方为了达到目的,竟然不惜烧了玉真观,简直无法无天,手段防不胜防。为裴旻担心之余,更是盛怒。若连最器重的人都护不住,日后还有谁愿意给他卖命?

    李隆基已然下定决定,即便劳师动众也要将胆敢拿捏虎须的刺客拿下。

    裴旻请命道:“最近御史台并无要事,不如让我辅助长史一同拿人调查。正好我认识一些江湖朋友,或许能够派上用场。”

    李隆基同意道:“朕特许御史台与雍州府衙合力侦办此事。至于……那些江湖朋友,静远还是少与他们接触的好。一群不事产业,不为国效力,又目无法纪的武夫,想着他们朕就头疼。”

    自古侠以武犯禁,李隆基对江湖人士没有半点好感。

    裴旻笑道:“臣本来也跟江湖人没有什么接触,只是陛下送了臣一块‘天下无双’的匾额,不知怎么的,好似犯了江湖人的忌讳,隔三岔五的来找臣挑战切磋。”

    “尽有此事?”李隆基皱起了眉头,对于江湖人士更加的不快了。

    裴旻续道:“臣想这‘天下无双’是陛下御赐的,拒而不战,岂不折损陛下颜面?于是一一接下,来一个臣教训一个。一来二去,臣的名气却打出去了。江湖人以实力说话,他们打不过臣,诸事只能卖臣面子。”

    李隆基听了大笑:“静远真是妙人也!”他反感朝中大臣与江湖人接触过盛,但裴旻这种交往方式却不反对。

    裴旻、玉真公主遇刺这事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李隆基为此还特别下令严查长安所有出入口。传令所有街坊武侯坊丁,让他们注意街坊内的陌生人,尤其是右臂有伤的男子,一律概不放过,严苛彻查。长安虽大,人口纵多,但先贤在建造长安城的时候,早已想到了这点。为了便于管制,他们将长安分成了一百多个街坊,每一个街坊就如一个小镇,里面有类似公安局的武侯铺类似于片警的坊丁。所有武侯坊丁出动,在偌大的长安城找出一个陌生人不容易,但找一个肩膀有伤的陌生人却不是难事。

    皇帝一怒,整个长安都忙活起来。

    裴旻也与雍州长史范宇一同勘察现场。

    范宇对于裴旻为他求情,很是感激,办案极为积极。大有不见刺客揪出来,为裴旻报仇,誓不罢休的架势。

    不过时隔半夜,很多线索都消失了,不太好查。

    “中丞与那贼人交过手,不知可记得贼人的具体相貌,身高特点?”范宇对于一无所知的情况,只能从头查起。

    裴旻摇头道:“我知道的不比长史多,只知他身高大约六尺二,很是狡猾,他的脸上横七竖八的抹了一层黑烟,大晚上的看不清他的本来相貌。”

    范宇愁眉不展的道:“要是昨晚趁势调查就好了,他受了伤,有血迹指认,定然跑不远的。现在血迹怕是止住了,断了线索。”

    裴旻却无所谓的道:“长史没必要有压力,贼人抓得到就抓,抓不到我来扛着。昨夜劳师动众的追捕,或有效果。但是挨家挨户的搜寻,岂不扰民?为了一个宵小,扰的百姓睡不好觉,太不值当了。我可以断定刺客是外地人,又受着伤,还担心他上天不成?现在整个长安都虎视眈眈,他往哪里跑去。”

    范宇闻言不免多看了裴旻两眼,有些肃然起敬,一个上位者等如此在意百姓,实在太难得了。

    裴旻提议道:“长史不如从两个地方下手,一是玉真观,一是附近的坊墙。贼人能够不动声色的点起玉真观的大火,定经过长时间的踩点查探,问问道观里的道士,最近可有眼熟的外地人。或许可以知道他的相貌……他逃跑的时候,各坊都在宵禁,唯有攀过坊墙方才能够逃离危险地。坊墙高六尺,他手臂受伤严重,没可能攀过坊墙而不露痕迹的。”

    范宇眼睛一亮,忙道:“中丞分析的极有道理,宇这就吩咐下去!”

    裴旻自持身份,并未亲自去调查。

    他相信有雍州府衙的步步紧逼,再有李隆基的全面搜索,不出三日,刺客必定落网。

    他要做的只是等消息,然后亲自出马,将贼人抓进御史台,让他尝试一下御史台台狱的滋味。

    果然不出裴旻所料,他提出的两点皆有收获。

    玉真观最近大半月,确实有一人频繁出入求道拜神。任何一家道观都不会拒绝虔诚的信徒,所以并不以为意。而辅兴坊的南门坊门,颁政坊、布政坊、延寿坊皆有攀爬过的痕迹,其中延寿坊的南坊门因为年久失修还塌了,引起了武侯的注意。

    “这么说,贼人是往南方跑了?”裴旻若有所思。

    范宇却道:“是障眼法,我亲自去看了实处。坊墙倒塌的方式不对,真是年久失修受不住一人之力而垮塌应该是小范围的事情,但不远处的坊墙也跟着裂开了缝隙。贼人百密一疏,大黑夜的他看不清,自己露了破绽。他想将我们往人口稀疏的南方引去。”

    “大隐隐于市!”裴旻赞叹看了范宇一眼,能够当上雍州长史,负责长安数百万人口的治安,果然不是等闲之辈:“我们来猜猜贼人会躲在什么地方?”

    “兴道坊、崇义坊、平康坊!”范宇毫不犹豫的锁定三个街坊。兴道坊、崇义坊一个是道教汇集之所,一个是佛教聚集之处。古人迷信,对于神佛有着极深的敬畏之心,对于这两处都不敢过于放肆的细查。而平康坊是三教九流汇聚之所,每一家青楼妓馆皆有一定的背景,也不可能一间屋子一见屋子的细查。毕竟有可能一推门,看见某某大员不堪的模样,不管的武侯还是坊丁都吃不了兜着走。

    裴旻笑道:“都让你说了,那我就锁定平康坊吧!”

    “宇这就去安排!”

    看着范宇远去的身影,裴旻登时觉得不要三天,贼人将会无所遁形。

    ***

    “公子,屋外有一书生求见,说她知道贼人的下落!”

    裴旻怎么也没想到,就在当天的午后,他便得到了刺客的消息。

    “快请他进来!”裴旻大喜过望。

    宁泽请入堂内的是一个很普通的书生,身高一般,长相一般什么都很一般的人物,属于大街上一抓一把大把的类型。唯一可取的地方唯有那双眼睛,特别明亮灵动。在那普通相貌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裴旻看着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就如此普通的书生却莫名予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哪里见过。

    作为一个武者,裴旻对于他的直觉有着盲目的自信,不由盯着书生眼睛眨也不眨,尤其是书生那双眼睛。

    书生似乎给他盯得很不自在,悄然垂下了眼帘。

    裴旻让宁泽下去,又看了他一会儿。“哈哈!”突然大笑起来道:“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娇陈姑娘!”

    书生抬起头怒道:“中丞大人这是羞辱在下嘛!我堂堂七尺男儿,将我说成姑娘!”他面色生怒,唯妙唯俏,声音也是低沉的男声。

    一瞬间裴旻真以为自己错了,但是想到他们对刺客方位的锁定,那熟悉的感觉还有那对迷人的眼睛,肯定得道:“巧夺天工,娇陈姑娘的易容术当真是巧夺天工。是你,错不了。”

    “裴公子,这是如何看出来的!”书生泄气一叹,声音变成了悦耳的女声,正是娇陈的声音。

    娇陈带着几分不甘心的看着裴旻,自她易容术大成,多次乔装成形形色色的人物,游玩长安。从未露出破绽,给人发现。却不想今日竟然给裴旻看穿了。

    “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我就觉得是你!”裴旻待着几分调笑的说着,再度打量娇陈的乔装,心底忍不住赞叹,若不是他事先知道娇陈身怀易容绝技,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竟然能够乔装成如此平凡的人,还能改变自己的声音。

    裴旻的调笑让娇陈有几分娇羞,目光中又有几分幽怨。

    只是娇陈如今的模样,实在有些东施效颦,惨不忍睹。

    裴旻咳了一声道:“娇陈姑娘,我们抓贼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