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今后只为一人而奏
    对于娇陈,裴旻一开始就存着一点点的爱慕之心:那秀丽的姿容,无双的琴技,足以让任何男子为之倾倒。

    只是他以事业为重,作为二十一世纪人,也不想那么早结婚。古代又没有恋爱一说,感情一事也就耽搁了。

    但是经裴母的催促,又跟娇陈有了深入的接触,对于这位身怀绝技的佳人,好感大生,渐渐从爱慕转为了喜欢,愿意与之共度一生。

    今日两人相处,气氛适当,时机也是到位,这才有了求娶之事。

    娇陈应答的如此爽快,实在让裴旻心中欢喜。

    迫不及待的回到府邸,让管家宁泽准备锦帐、绸缎,明日便交予娇陈,也将此事告诉了裴母。

    裴母已经劝了裴旻好几回了,得知他终于行动,自然高兴万分。

    至于娇陈的身份,裴母倒是没有在意,反而满意之极:一方面她自己也是歌姬出身,深知个中的身不由己。再说娇陈还有长安第一名伶的头衔,才子配佳人,本就是天造地设。

    裴母喜道:“那我儿打算什么时候迎娇陈姑娘进门,纳妾宴是大办还是小办?”

    裴旻毫不犹豫的道:“当然大办,不怕娘亲笑话。孩儿确实倾慕娇陈姑娘,不愿委屈了她。择个吉日,请些亲朋好友,好好热闹热闹。”

    裴母自没意见,笑道:“大办也好,为娘正好闲得慌,喜宴娘亲自把持,安排下人操办。吉日我儿看着选,记得找个媒婆订契,礼法不可废。”

    “孩儿明白!”裴旻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格外高兴。

    跟母亲商议了纳娇陈的细节,裴旻方才离开裴府,往御史台去了。

    御史台里雍州府衙的范宇已经等候多时,两人一左一右坐在堂上,展开对杀手谢的审讯。

    最初杀手谢还出于对自身职业的操守,决口不吐一字。

    结果御史台的刑法一上,杀手谢一刻钟也没坚持住,大叫着“招供”!

    杀手谢道:“是左羽林大将军赵成恩!”

    原来杀手谢早年受过赵成恩的恩怨,彼此并没有断了往来。杀手谢利用赵成恩隐藏行踪,赵成恩养着杀手谢排除异己,各取所需。

    赵成恩见裴旻死咬着他们不放,狠下心来鱼死网破,即便死了也要上裴旻这个垫背的。

    杀手谢本不愿意接这个单子,只是赵成恩许诺的金钱丰厚,利动人心,最终栽在了裴旻的手中。

    裴旻、范宇也没将杀手谢如何,而是将审讯结果联名上报了李隆基,由李隆基抉择。

    不过两人一致认为杀手谢死罪已定,只是为他求一个死法而已。

    果然如他们所想的一般,李隆基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旨意:腰斩杀手谢,同时赐死赵成恩流放岭南的儿子以及贬为官妓的妻女,彻底灭了赵成恩一脉。

    至于荒唐的李隆业给李隆基痛骂了一顿,给勒令闭门思过。

    裴旻将杀手谢的案件整理清晰,封存入库。

    想到了还在大牢里关着的萨伏伊,裴旻特地找上了李隆业,细问萨伏伊到底犯了什么罪。

    李隆业给李隆基训斥的一脸郁闷,没有正面回答裴旻这个问题,反而问起了杀手谢的事,问他是否受了酷刑。

    裴旻带着几分夸张的道:“御史台的酷刑还用怀疑,那杀手谢原本还存着操守道德,一字不说,给我打的皮开肉绽,筋骨糜烂,叫的哭爹喊娘。那是一个凄惨,什么老底都说了。”

    李隆业听了心情大好,也不跟萨伏伊计较了,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贿赂本王,害得本王被擒,本王不与他计较,随静远处置就是。”

    裴旻要的正是这个答案,想到与娇陈的婚事,顺便向李隆业发起了邀请。

    李隆业一脸欣羡,感慨道:“也只有静远的才学,方能抱的美人归,我给三哥禁足,是去不成了。静远放心,这礼一定到。”娇陈名动长安,风靡万千贵胄侠士,李隆业作为花丛老手,也在其中。虽然早已看出裴旻与娇陈的关系,断了追求之念,但想着倾慕已久的佳人,即将嫁人,不免惆怅。

    离开薛王府,裴旻直接回府去了。对于处理萨伏伊一事,他先不急着处理,打算关个几天,让那个来至于拜占庭的商人大贾受点苦,好便于行事。

    这一回到府中,裴旻就问宁泽准备的如何了:虽然管家宁泽沉稳持重,可事关终身幸福,难免有些患得患失,亲自过问。

    裴旻屡立大功,奖赏丰厚,家底殷实。锦帐、绸缎皆是常见货物,宁泽看出裴旻对娇陈的重视,特地去东市购得,皆是蜀中绸缎,江南锦帐。

    裴旻一一查阅,见数量无错,方才真正放心,坐等明日来到。

    几乎一夜无眠,裴旻细数三百声报晨鼓,整理好衣装,带上约定好的五十重锦帐,百匹绸缎,直往平康坊去了。

    **********

    平康坊!

    娇陈的心情与裴旻相差无几。

    裴旻在长安风头之盛,名望之高,又何逊她这第一名伶?

    文武双状元,文采风流,剑术无双,又是从龙之臣,国之干吏,人人称道!

    如此俊秀人物,早已是长安万千少女心中良人。

    细细说来,娇陈与裴旻接触的次数并不多,但每一次接触都给她留下深刻印象。

    曲江大宴时的文采,泛舟湖上的剑舞,大雁塔前的剑书,北上游玩时无意间的肌肤之亲,还有擒拿吐蕃细作时的果决,知道吐蕃来袭时的男儿担当,一切的一切都不由自主的吸引着她,心目中的英雄良伴莫过如此!

    只是哀怨身份低微,没有奢侈多想,娇陈万万想不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心中的最佳良伴突然向她求婚,想着裴旻明日便会依约而来,欢喜无限,同样是一夜无眠。

    对着铜镜,看着有些微肿的眼圈,不免暗暗心慌,向来极少施粉彩打扮的她,细细的勾眉点唇,用心打扮起来。

    足足在镜前细细装扮了大半时辰,娇陈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忽然想到自己兴奋过了头,竟然忘记给花菜浇水了,慌忙找来瓢桶,至院外给蔓青、韭黄浇水。

    这些花菜都是她自己种养的,以她的经济收入,完全不必如此疲累。但娇陈渴望有个家,正因为这种渴望,她才特地搬出锦绣坊给自己买了一套小院子,过着自己的生活。

    “娇陈姑娘!”

    娇陈突听有人叫唤,放下手中活计,却见篱笆外站着一个青年公子,他一身华丽衣饰,配上俊俏的容貌,称一句丰神俊朗,毫不为过。

    娇陈皱了皱眉,这间屋舍是她的家,她最反感有人来这里打扰她。不论是谁,来到这里扰她清静,都不会给他好脸色。

    但她今日心情实在欢愉,不愿动气,只是颔了颔首,算是回礼。

    青年公子深深作揖,道:“在下河东柳家柳齐物见过娇陈姑娘,齐物至江南调至京师,听闻姑娘姿容才艺俱佳,昨日有幸一睹,听得天籁,惊为天人。斗胆求得姑娘住处,特来拜会!”

    娇陈道:“柳公子好意,妾身心领。只是妾身心有所属,望公子见谅。”她说着径直回的屋中,关上了屋门。

    柳齐物登时傻眼,他出身河东世家大族,父亲柳范官至尚书右丞,本人样貌洒脱俊逸,诗咏精绝一时,在江南的才子中堪称折桂,自视甚高。前日来得京城,正逢月中娇陈弹奏之日,一见之下,顿时无法自拔,沉迷其中。想着自己丰采俊迈,定能得佳人亲睐,抱得美人归,不惜以重金求得娇陈住址,一早前来求见,来个琴瑟和鸣。却不想直接拒之门外,还给告之心有所属,一时间哪里肯信,叫道:“娇陈姑娘,齐物爱慕之心,天地可鉴。愿以一曲司马相如的‘凤求凰’,以表心意。”

    他一招手远处躲着的家丁捧着一方古琴上来。

    柳齐物也不嫌弃地脏,直接坐在了地上,双手摆放在古琴上,深深的吸了口气,想着史上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拨动了第一根琴弦。

    “铮!”

    待他准备拨动,第二根琴弦的时候,屋里却也传来了一声“铮”响。

    柳齐物呆了呆,竟然弹不下去了。

    屋里的那声琴音,打乱了“凤求凰”的节奏。

    他强忍着干扰,硬着头皮拨动第二根琴弦,屋里立刻传来一声音响,再次打断柳齐物的节奏。想要再拨第三根弦,却发现意境全毁全消,完全弹不下去了。

    柳齐物悲愤道:“娇陈姑娘何至如此!表白的心迹的机会也不于柳某!”

    娇陈的声音从屋里传来“琴音名唤斩相思,娇陈从今日起,琴曲只为一人而奏,还请柳公子自重。”

    柳齐物囔囔自语:“斩相思,斩相思!”半响才回过神来,激动道:“究竟是谁,有那福气得娇陈姑娘如此亲睐?却不知他是否真心相对?若他有我对姑娘这般情谊,柳某绝不纠缠!”

    屋里静寂无声。

    屋外却有一人道:“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你对我未过门的夫人有多少情谊?”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