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很快就不是了
    裴旻兴高采烈地的来赴娇陈之约,这来到近处,却听有人向娇陈表白。

    这娇陈的魅力,整个长安几乎无人不知。裴旻此并无异议,在情感这方面他做不到大气,却也不至于小气的将所有欣赏爱慕娇陈的人视为敌人。

    这夫人魅力越高,也显得他越有能耐!在这方面,他不在乎别人的嫉妒。

    但是对方死缠不放,还说什么“若他有我对姑娘这般情谊,柳某绝不纠缠”,一副自己是情圣,他人都是渣渣,只有他的情感是真,他人就是虚情假意的态度,就不能忍了!

    裴旻心中已将娇陈视为自己的夫人,一个外人振振有词的质疑他们的感情?

    柳齐物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裴旻,不由心中一震。

    他自诩俊迈非凡,然而见眼前来人,却顿时生出邹忌见徐公之感。彼此外貌相差不大,但是身上气势完全不能一概而论,眼前这人神情豪迈,英风飒爽,身上即有文人的英气也有武人的气概。

    柳齐物想着来人先前那话,心中不免嫉恨,道:“你就是娇陈姑娘所说之人?”

    “应该错不了!”裴旻眯眼笑着,带着几分得色,能得美人亲睐,确实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柳齐物想着娇陈那倾世容貌琴艺,心中实在难以割舍,道:“娇陈姑娘天仙中人,唯有当世俊杰才有资格配得上她。却不知兄台有何能耐,能得娇陈姑娘爱慕?”

    裴旻脸色一变道:“我说我擅长什么,然后你提出跟我比试,比输了就是我没有资格得到娇陈?证明你有资格?你配嘛?凭什么?这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你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自以为是的蠢货,不知天高地厚,往鼻子里插大葱,在我面前装相?”

    他下了马,一步一步的走向柳齐物。

    柳齐物给气得面色阵青阵白,他确实存着这个意思。裴旻说的是“未过门”也就是只有一个约定。以娇陈的身份,在大户人家肯定是做不了正妻的,是妾还是妾侍这个柳齐物不清楚,但是纳妾过门,只是一个简单的形式。连这简单的形势都没完成,可见两人定情之日并不远,就在这几日间。

    他有机会插上一脚!

    想着自己出生河东柳家,又有一个尚书右丞的父亲,此次进京,还能博取个好前程,前途无量。同辈人中,有几人可比?

    给裴旻戳破不说,竟还挨了一套谩骂,实在难堪。

    柳齐物自持教养,气得说不上话来。

    他身旁的书童,却不堪主人受辱,挡在柳齐物的面前,指手画脚的骂道:“我家主人出身河东柳家,年少俊杰,有才有貌,父亲还是当朝尚书右丞,你又是什么东……啊!”他话没说完,人已经倒飞了出去,带着他身后的柳齐物一起重重摔在了地上。

    裴旻收回了脚,想了一想自语说道:“河东柳家,尚书右丞,我记得是柳范吧!”说着他冲着柳齐物一笑道:“尚书右丞,好大的官威,吓死我了。不过……很快就不是了!”他说着不理会地上的两人,推篱笆门走进了院子。

    柳齐物成了他家书童的肉垫,摔得七荤八素,本想反抗,但听裴旻的话,心中徒生不祥预感,竟不敢再说了。

    裴旻敲开了娇陈的屋门,让下人将锦帐、绸缎搬进了屋子。

    “娇陈姑娘!”裴旻扫去了心中点点不快,今天算的上是个好日子,没有必要为了跳梁小丑扫了兴致,看着精心装扮的娇陈,较之原来更美上三分,想着能与如此佳人共度一生,实是莫大福分,说道:“锦帐、绸缎我带来了,却不知你我的约定,是否有效?”

    娇陈看着一重重精美的锦帐,一匹匹华丽的绸缎,笑颜如花道:“当然有效……”说着轻轻一拜,道:“见过裴郎!”

    她是第一名伶,论生活物质,大家闺秀豪门千金都未必如她。她想要什么,需要什么,自有倾慕她的人自愿奉上。眼见之高,较之宫中见惯珍宝的公主都未必不如。天下锦帐,最精美莫过于江南,天下绸缎,最华丽莫过于蜀锦。

    裴旻没有敷衍,而是以最好的锦帐、绸缎认真对她,娇陈只有满心欢喜。

    想着外边的柳齐物,娇陈道:“不知他会不会给裴郎带来什么麻烦。”

    裴旻情不自禁的握着娇陈的双手,笑道:“有麻烦的是他们,不碍事的。以后你主内事,我负责外事。这点鸡毛小事,何须你来操心。”

    娇陈猛地摇头道:“这话裴郎不可乱说,这家有家规,妾身即入裴家,侍奉婆婆,服侍郎君等份内之事,自然承担。内事唯有正妻有资格做主,就算裴郎再如何宠爱妾身,也妄不想因为妾身而闹得家中不稳,给裴郎增添麻烦。”

    “我不说就是了!”裴旻看着一本正经的娇陈“噗嗤”笑道:“想不到你还是个贤妻良母!”

    娇陈听着高兴,她本就是个小女人,想要有个温馨的家。与她而言没有什么比“贤妻良母”更好的赞美了,“不知郎君何时带妾身去见婆婆?”

    裴旻怔了怔道:“这个我还没想好!”

    娇陈闻言却是一震,低下了头,眼泪扑簌簌的如珠而落。

    裴旻柔声道:“怎么了?”

    娇陈低声道:“可是婆婆嫌弃妾身?”

    “哈哈!”裴旻听了大笑,明白过来,轻轻给她抹去了泪珠道:“你以为我娘嫌弃你嘛?我记得早与你说过了,我娘也是歌姬,没什么见不得人。在我眼中,没有高低之别。娘亲是世上最好的娘,我喜欢的人,她老人家,怎么会不喜欢?娘亲特地说了,你是她的媳妇。礼不可废,要选择一个吉日,找媒婆上门订契,约好日子迎你入门。还要请上亲朋好友,摆一桌宴席呢。宴席都是娘亲亲自操办,哪里会嫌弃你。只是我没看好日子而已……”

    娇陈更是感动,纳妾并不是什么大喜之事。若对方良家人,或许会叫上亲朋好友,摆个酒宴什么的。纳的是青楼女,大多酒宴也不摆,直接从后门抬进门了事。她万万没想到裴旻、裴母会如此待她。

    裴旻伸臂抱住她,道:“记住了,嫁给我,是让你享福的,可不是受罪的。”说着向她樱唇上吻了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