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抛个诱饵
    怀抱佳人,裴旻但觉樱唇柔软,幽香扑鼻,一阵意乱情迷。

    在后世上大学时,裴旻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倒也不是纯小白菜鸟。但娇陈的美,即便后世电视电影屏幕上的那些大明星都未必比及得上,更别说是他人。

    娇陈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只觉得脑子一懵,但觉于理不合,心却渐渐软了,带着几分生涩的回应着,心中胡思乱想,想着若裴旻忍不住,想要了自己,自己是给呢,还是不给?

    裴旻亲吻了娇陈,**大动,却没有得寸进尺。

    换做开放的二十一世纪,裴旻哪里会顾忌那么多,早已挺枪上马,干个痛快。

    古代却是不同,他与娇陈虽然互定终身,但名分未定,共处一室,以有瓜田李下之嫌。若再白日宣淫,与他而言,倒是无妨。可娇陈毕竟是个姑娘家,裴旻是真心爱她怜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而给她留下不好的话柄。

    娇陈见裴旻适可而止,知他敬自己,更是高兴,将脑袋轻靠胸膛,说着贴心的情话。

    裴旻把玩着娇陈柔顺的发丝道:“等会我去教坊司,将你的户籍取来消了,选个良辰吉日,再让媒婆来与你定下契书,只是有些委屈你了……”

    娇陈抬起头来,说道:“裴郎待妾身如此,何来委屈一说。”

    古人在礼教上尤为严苛,只有明媒正娶的正室才有婚书字约,纳妾是有字约,但不是婚书,而是契书。所谓契书,就跟主仆的契约差不了多少。

    裴旻虽觉委屈了娇陈,但这个时代就是如此。就算是皇帝,也不能贸然的挑衅礼法规矩,何况是他。

    娇陈却毫不觉得委屈,比起那些连契书都没有,随手给富贵人家送人的“姐妹”,她以很满足了。

    两人温存近乎大半时辰,娇陈见时近正午,留着裴旻吃午饭。

    裴旻也想尝尝娇陈的手艺,笑着应了下来。

    裴旻自小到大都没有下过厨房,也没去凑热闹,只是看着忙碌的娇陈,心底有着一股温馨的感觉。

    不过小半时辰,娇陈以做好了简单的四样小菜,有鱼有肉还有新鲜的蔓青、韭黄。

    裴旻在娇陈期盼的目光下,逐一尝了尝菜式,味道尚可,比不上裴府里聘请来的厨师,却也咸淡适宜。有了爱心加成,裴旻也不吝啬赞美之言,吃的极其痛快。

    饱餐过后,裴旻没有在娇陈家中多呆,先去了一趟锦绣坊,拜谢了热心相助的紫沁姑娘,若无心细的紫沁发现了杀手谢的行踪,事情定会闹得不得收拾的地步。

    裴旻为人处世向来是人敬三分,我还一丈。紫沁帮他大忙,这恩情不得不还。

    紫沁看着面前的裴旻,心底游移不定,好一会儿才道:“公子好意,妾身心领了。原来是有一事,想要公子相助,可现在锦绣坊遭逢危难,妾身却走不开了。”

    原来经过昨日一事,锦绣坊死了一个胡姬,雍州府衙的介入,还有薛王李隆业给挟持,各种情况一起发生。上面是避讳不言。可下面却一味的捕风捉影,将事情吹嘘了格外严重,有着各种夸张的版本。尤其是锦绣坊这些年因为有第一名伶娇陈坐镇,又有紫沁、小青、红玉这些多才多艺能歌能舞的台柱,在平康坊中独树一帜,日进金斗,早已引得同行眼红忌妒。

    这锦绣坊有难,难免落井下石。娇陈又恰逢其时的退隐,雪上加霜。

    紫沁作为仅次于娇陈的台柱,她也想与娇陈一样,给自己赎个自由身,在锦绣坊挂了名。趁着年青,找个可靠的人嫁了。

    只是她跟娇陈不一样,娇陈本是良人给卖到青楼的,有自由赎身的权力,而她是家人犯罪,给贬为官妓,没有自主权,需要有一颇有地位的人,帮着跟教坊司说个情。昨日特地让娇陈通知裴旻,也存着这个私心。

    裴旻了解因由,对于紫沁不免生出些许敬意,颔首道:“紫沁姑娘有如此义气,旻深感敬佩。旻在长安略有薄面,若真有什么事情,可以请人至我府上寻我,能够相助之处,绝不推迟。”

    留下了这个承诺,裴旻直接前往了教坊司改了娇陈的贱籍。以他现在的权势,本是派人说一句话的事,如今他亲临,教坊司哪敢怠慢,直接批了下来。

    裴旻不懂黄历,托人算了一算,十月十一为黄道吉日。

    想着还有十六天时间,足够通知亲朋好友与酒宴的准备,裴旻便定在了这一天,裴府上上下下喜气洋洋,都为主人的婚事忙了起来。

    长安第一名伶即将嫁入裴家,成为裴家人,此事也渐渐传扬开来。

    长安登时哗然!

    裴旻在长安的名望太高,他白手起家,一路立功无数,早已成为有志少年的目标,万千少女心中的理想伴侣,而娇陈风靡长安,第一名伶也非是等闲,同是京师子弟相争追捧的对象。

    两人的结合,虽是郎才女貌,却也引起了不小的非议,当然大多都是羡慕嫉妒之言。

    男的羡慕裴旻的艳福,女的羡慕娇陈的运气。

    眼瞧着良辰吉日的来临,裴旻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匆匆忙忙的来到了御史台,让王小白将萨伏伊提上堂来。

    萨伏伊突受无妄之灾,还不知什么情况。他在李隆业抱着胡姬胡天胡地的时候,也找了姑娘相陪,压根不知李隆业遇险一事。莫名被李隆业揍了一顿,然后给关进了御史台的监狱。糊糊涂涂的坐了好几天的牢,叫囔冤枉之余,肠子都悔青了:原以为大唐长安是他的梦想之地,发家致富的梦幻之所。却不想是龙潭虎穴。

    萨伏伊在王小白的押解下,魂不守舍的来到御史台大殿。这还没来得及迈步入殿,以见殿内高坐着的裴旻。

    看着裴旻,萨伏伊登时如见了再生父母一样,连滚带爬的叫喊着:“中丞大人,救命呐!萨伏伊冤枉,无辜,大人救命……”他自小出生在商人家庭,家底殷实,他自己又甚有商人天赋,生意越做越大,成为拜占庭最大的商贾,与拜占庭的高官勾结。官商相互,欺行霸市,过着奢靡的生活。御史台牢狱十日游,让这个过惯美好日子的大商,度日如年。

    裴旻走下堂来,扶起萨伏伊道:“你也真是,好好的正当商人不做,跟刺客勾结一起。”

    萨伏伊泪眼蒙蒙的依旧处于懵逼状态,只能大叫冤枉。他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解释都不知怎么解释。

    裴旻夸大的将事情跟萨伏伊细说。

    萨伏伊这才明白缘由,他无意间的巴结竟然令一个王爷为刺客挟持,威逼当今皇上,只吓得冷汗直流,神色恍惚。

    裴旻见差不多了,再恐吓下去,指不定将他给吓傻了,说道:“幸亏我在陛下面前有些份量,你在金城帮过我大忙,我也信你是无辜的。为你说了不少好话,要不是我从中周旋,你这个脑袋,早就保不住了。”

    萨伏伊缓过神来,不住磕头拜谢。

    裴旻扶起他,安抚了他的情绪后,问道:“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萨伏伊迷茫道:“小的也不知道,本想着在长安开一间珍宝店,做着丝路上的生意。听说大唐的官员跟拜占庭的官员一样好收买,来到这里才知道传言都是假的。大唐的官比拜占庭公正的多,不收我的财宝。连一个好的店铺也盘不下来。”

    裴旻笑道:“你听过希腊火嘛?”

    萨伏伊讶异的看着裴旻道:“当然听过,要不是希腊火,拜占庭早就给阿拉伯人灭了。”他是一个狡诈的商人,瞬间明白了裴旻救他找他的意思,心底活络了起来,想着怎么借此机会,得到更多的便利,沉声道:“中丞大人可是想要希腊火的配方?这真不容易,据我所知,希腊火的配方都掌握在皇室工匠手上,想要接触他们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裴旻面色冷了下来,拍了拍萨伏伊的肩膀道:“收起你多余的心思,在我们大唐,有能力的才有资格讲条件。你现在用我们的话就是刀板上的鱼肉,只有恁人宰割的份……”

    萨伏伊登时冷汗直流,想不到自己的意向,瞬间就给识破了。

    裴旻不给萨伏伊讲条件的机会道:“我可以助你在长安立足,不过你别想我会给你多大的帮助,只是一个店面而已。一但你在我大唐行违法之事,第一个收拾你的人,就是我!你要是有本事,通过你在拜占庭的关系,将希腊火的配方给我弄来,我可以保证,你将获得你想要的一切商业上的便利。弄不来就当我们不认识,给你的店面,权当是我谢你在金城之战对我的支持!你可以走了!送你一句话,有本事,就来找我吃肉,没本事自己吃屎去!”

    裴旻看着萨伏伊远去的身影,笑了起来:他看得出来,这个萨伏伊不是一个正当的商人,自己抛给他的肉,他不可能不动心。

    能不能得到希腊火,裴旻不是那么在意。

    黑火药的价值远在希腊火之上,只是科技这玩意,掌握的越多,越是有利。若能得到,有什么理由,不争取一下?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