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河东柳家自从秦末柳安迁入山西后,在地方上已有不小的名号。但也只是不小而已,并没有发展起来。直到西晋永嘉之乱后,石勒、王弥、刘曜等率大军攻入京师洛阳,迫使晋朝衣冠南渡后,柳家方才趁势繁盛起来。尤其是南北朝时期,柳氏杰出人物层出不穷,活跃于政治舞台。其中迁至东眷襄阳的柳氏以柳元景、柳世隆为核心,在南朝政坛上登上权力高峰,盛极一时。

    只是柳家终究根基不实,跟五姓家族,裴谢家族,不能同日而语。南北朝之后,再无杰出像样人物,家族势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是柳家人,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一直以千年家族自居。

    柳齐物初来京城,哪里识得裴旻,只是让裴旻一言道出父亲身份,心底有些惶恐,暂且退去。可心中实在难以割舍佳人,暗地里多番打探。想着若对方可欺,怎么也要插上一足,与之争一争。却不想打探出裴旻与娇陈的婚事,才知道那个少年,竟然是长安风头正劲的御史中丞裴旻,不免惊恐非常。

    裴旻深得帝宠,长安有谁不知,即便他父亲跟裴旻都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何况是他?

    柳齐物世族子弟,以家族为上,纵然万般不舍,只能暂且将心思藏在心底,将事情告诉了他的父亲。

    柳范听闻却不屑一顾,笑道:“竖子能耐我何?”

    他对自己这个才华横溢的儿子满意之极,认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争风吃醋,何错之有?

    一连十日,无风无浪,柳齐物方才松懈下来,认为裴旻不过是信口开河,哪有真本事。想着梦中佳人即将嫁入裴家,寝食难安,不愿就此放弃,往来与屋舍前,只盼一见。

    柳范本是让柳齐物安心,自己不敢大意,但这一连十日,毫无动静。

    柳范也觉得自己疑神疑鬼,不在上心。

    这日柳范起得晚了,昨夜老家友人来访,一时兴奋彻夜长谈,直至五更天方才睡下。

    一个不慎,险些误了上朝时间!

    柳范来不及吃早餐,只是抓了两个饼,心急火燎的梳洗策马赶往皇城。

    当天柳范遭受御史弹劾:当街疾驰,马上吃食,有违官员德行,损害了朝廷大员在百姓面前的形象!

    李隆基也下了判决,流外出官,调离京城。

    柳范自然叫屈,但是无一人理会他!

    此事并没有引起风浪,就如一颗石子调入大海中一样……

    并非是裴旻权势过人,无人敢为柳范求情,而是柳范确实错了!

    为官者,德行最为重要,需在百姓面前竖立良好形象,唯有如此,才能统御万民。

    柳范连犯两错,御史台并没有告错,事实俱在,谁会为他讲理。

    裴旻得到御史台传来的消息,随手让人将档案入库,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说他公报私仇,不算错,但他不屑干栽赃嫁祸之事。只是安排了御史,盯着他柳范而已。

    柳范若不犯错,绝不会有今日之过!

    他自己不小心,又怪的谁来?

    今此一事,裴旻也隐隐心悸御史台的力量,寻求外放的心思,更加重了。

    十月十一,迎娶娇陈的日子终于到来。

    裴府上下张灯结彩,裴旻穿着大红的新衣在门口迎客。

    他的喜讯早已传出去了,这吉庆日子一到,各路贺礼便如潮水般涌至。

    最先抵达的是长安武林人士,他们大多败在裴旻手上,也皆服裴旻的剑术,多多少少都送上了贺礼,其中自然是吴轩的贺礼尤重。不过除了吴轩,大多与裴旻接触不深,多是礼到。吴轩则带着他的儿子,一并登门祝贺。

    吴远早已视裴旻为心中偶像,再次见到真人,激动不止。

    阿维叶、萨伏伊两大商人带着金城中一起患难的雇佣兵一并来了,他们身为大商贾,出手更是阔绰。

    朝中五王也派人送上了贺礼,还有几位宰相,但毕竟是纳妾,而不是娶妻,都只是送来了贺礼,本人并未亲至。

    “贺老哥!张老哥!”裴旻眼尖,远远瞧见了贺知章、张旭远远行来。

    贺知章的到来,在他意料之中,但是张旭却不同了。

    张旭游历天下,以阅历来磨练自己的书法,早在半年前以离开了长安去巴蜀游历了。却不想能够赶上他的婚事。

    贺知章虽未得裴旻之助,但是长安谁不知他是裴旻的老大哥,无人敢打他注意,一直官运亨通,在礼部混的如鱼得水。一大车的礼物,一时半刻都卸载不完。

    裴旻躬身相迎。

    张旭道:“老哥哥我一穷二白,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字了!”他从怀中取出一副字帖,作为贺礼,递给了裴旻。

    裴旻笑道:“张老哥的字,才是最好的贺礼!”他迫不及待的将字帖摊开,却是诗经中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十二字草书。

    “谢张老哥吉言,老哥这字意境又提升了!”

    张旭笑道:“此次出游,略有收获。我在秦川古道听路人说旻弟即将成亲,想着定有美酒,马不停蹄的来了,可别让老哥失望!”

    裴旻拍着胸口道:“这还用说,我这里特地给你留了陈年贡酒,这次回来,别急着走,喝完了再说。”

    张旭立刻道:“贺兄,晚上我就住这了!”

    裴旻大笑着,亲自将二人请入府中。

    随后裴旻又接待了御史台的同僚。

    最让裴旻意想不到的是就连李隆基、高力士都送来了贺礼。

    李隆基亲书“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八字立轴,特命高力士送来,并且参加此次婚宴。

    裴旻大感意外。

    他却不知道,昔年早曲江花船上,李隆基与娇陈合奏配上他的剑舞,让这位喜欢乐舞的皇帝,激动的高呼知己。

    李隆基向来感情用事,对于裴旻、娇陈的结合,视为真正的“男才女貌”,是以特别修书来贺。

    邀约前来的官员个个都为李隆基的这封亲书给惊呆了,若裴旻娶得是妻,以李隆基对裴旻的宠爱,做到这点并不以为怪,但他是纳妾,却得李隆基如此对待!娇陈可说是千古一人。

    申时一刻,吉时已届,号炮连声鸣响。

    娇陈的花轿从府侧门入,纳妾并无拜天地一说,花轿直接进了内堂,正是入了裴家的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