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贤惠夫人:白富美
    千呼万唤之下!

    娇陈一身青衣从花轿上走下来!

    深青色的大秀外袍,配上素纱的连体衣,辅以围在腹前的蔽膝,加上娇艳如花的面容,十足东方古典美女的模样。

    宾客大赞,连裴旻也看花了眼。

    这个时代的婚礼习俗与他记忆中的大不一样,在他记忆中的新娘应该是头罩红盖头,身披大红喜服,凤冠霞帔。事实上那是百年以后的事情。

    唐朝的喜服是深青色,以青为吉色。在唐朝若真有红红火火的结婚庆典,不用怀疑,一定是穿越者!

    青在这个时代誉为东方之春色,娇陈一身青色的婚纱,亲和不失典雅,娇美不失贤淑,登时将一旁裴旻的风采完全盖过去了。

    这也是漂亮女子的最大优势!

    裴母还是第一次见娇陈,她并不嫌弃娇陈的身份,但是担心自幼在青楼长大的娇陈将青楼的风气带入裴家。如今见娇陈身上全无青楼女子的那种妖媚妖娆,反而有着一股小家碧玉的贤惠感觉,喜上眉梢。

    依照习俗,此时身为妾身的娇陈,应该要向公婆正妻行礼敬茶了。

    裴旻并没有正妻,娇陈直接敬茶裴母。

    裴母高兴的连连称好。

    娇陈见裴母亲和,就如裴旻说的一样,心头大石,终于落下。

    纳妾的礼节极其简单,拜了母亲之后,娇陈便入屋舍等着洞房了。

    裴旻虽然有些猴急,但一屋子的宾客却也不能不招呼,耐着兴致留下来陪酒。

    “高内侍!”裴旻走到高力士面前,“您代替陛下而来,让旻惶恐之极,这第一杯酒,敬皇上,愿我大唐山河万代隆昌!”

    他痛快的跟高力士喝了一杯!

    “第二杯,敬内侍!旻与内侍,同殿为臣,常受照拂,以此酒聊表谢意!”

    高力士依旧谦逊回礼。

    裴旻也不意外,高力士这种人不受任何的拉拢,他的心永远向着李隆基,与之平和相处才是跟他交往的方式。

    他跟附近的御史台的官僚相互敬酒后,走向了贺知章、张旭。

    “两位老哥哥,这酒可入得了口?”

    贺知章正想说话。

    张旭抢先道:“太可惜了!”

    裴旻一时不解。

    张旭轻声道:“这好酒藏着我们私下喝就行,何必取悦大众,暴殄天物!”

    裴旻悄悄地说:“老哥放心,好酒藏着呢!”

    张旭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苏晋,这位是焦遂,都是饮中豪杰。”

    苏晋、焦遂先后举杯道贺。

    苏晋一脸消瘦,面色带着几分营养不良的黄色,焦遂则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裴旻自知他们身份,饮中八仙其二:苏晋是一个虔诚的佛教信徒,长期斋戒,不吃肉食,但酷爱饮酒,一边坐禅一边豪饮,豪气干云!至于焦遂,也是一个了得人物,他是一介平民,说话都不利索,不敢大声,但是五斗酒下肚之后,焦遂就会如文曲星下凡一样,高谈阔论,滔滔不绝,没几人说得过他。

    “老哥的酒友,就是我裴旻的酒友!今日是旻喜庆之日,不能陪二位畅饮。后日我请两位酒兄,喝个痛快!”

    裴旻从头到尾,百余宾客都敬了个遍。

    凭着贺知章、张旭练出来的酒量,百杯酒下肚,裴旻除了憋得慌,没有别的异样,依旧健步如飞,游走各处。

    前来参加宴会的宾客都忍不住咋舌。

    这灌新郎本是喜宴的一大特色,但是裴旻如此豪饮,反而让宾客望之生畏了:没将新郎灌倒,自己搭了进去,可是不美。

    也因如此,裴旻从容的撤出了主战场,走向了后院。

    婚礼,最开始是叫昏礼!

    黄昏之礼,不论娶妻还是纳妾,都是在傍晚举行的。这陪完宾客,已经是星火点点的晚间了。

    踏着轻快的步伐,裴旻推开了房门。

    坐在床间的娇陈带着几分娇羞的迎了上来,从桌上端起一碗醒酒汤道:“酒喝多了伤身,裴郎先喝了这碗汤暖暖肝胃。”

    裴旻端过醒酒汤,缓缓喝着。

    娇陈绕至裴旻身后,轻巧的将他外衣除去,这十月天的夜里算不上闷热,甚至有些凉爽。但裴旻喝了许多的酒,酒意上涌,难免燥热,内裳都湿了。心细的娇陈已经发现了这点,将他笨重的礼服逐一卸下,让他舒适一些。

    “我去打盆水来!”娇陈还没等裴旻应话,已经出门去了。

    回来的时候,她端着一盆凉水,盆里还有一块布巾。

    裴旻正好喝完醒酒汤,见娇陈意图脱去他最后的内裳,有些不好意思,打算自己来。

    却不及娇陈手快,先一步替他开打了纽结。

    看着裴旻一身结识的肌肉,娇陈原本就红润的肌肤泛起了点点羞红,这也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与男子有着肌肤之亲……

    见佳人如此,裴旻心底也有小小的得意,穿越来时的他因为生活条件不好,帅则帅矣,但身躯有些细瘦,偏带一些娘气。如今他以是朝中重臣,吃穿不愁,又不挑食,荤素皆吃,加上持之以恒的练武,宽肩细腰,全身肌肉浑圆匀称,恰到好处,对女子有着不小的杀伤力。

    娇陈一点一点的为他擦拭身上的汗迹,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后来想着这是自己的丈夫,一辈子能够依靠之人,脸上的羞意渐渐淡去,反而带着几分甜美的笑容,细心认真。

    体贴的娇陈让裴旻大为感动,也许在这个时代的女人多是附庸,但是家中有娇陈这样的女人。家中的一切,包括他的母亲以及未来的孩子,都不用操心。

    何为幸福?

    简简单单的开心,就是幸福!

    裴旻转过身子,一把将娇陈搂在了怀中,轻轻托起下颚,凝视了那精细的面庞,情到深处,低头亲吻了下去。

    好半响两人方才分开,额头却对着额头,没有分离,裴旻突然低低笑着。

    娇陈看出了那笑容的不怀好意,轻轻的道:“我先去了衣裳。”

    裴旻却抓住了她的手道:“刚刚夫人伺候了为夫,现在轮到为夫伺候夫人了!”

    说着不理会娇陈,将她剥的白白净净,一起倒向了床榻……

    随着娇陈带着疼楚的闷哼,完成了少女到少妇的进化!

    裴旻不忍娇陈第一次多受征伐,并没有无度求取,抱着她说了半夜的情话,相拥而眠。

    一大早,裴旻带着娇陈跟裴母请安。

    裴母拉着娇陈说话,直接将裴旻丢在了一边。

    裴旻见他们婆媳关系融洽,也没有在一旁干扰,去演武场晨练去了。

    王忠嗣骑着小马在校场商奔驰着,手中的方天画戟虎虎生威的左突右冲。不过短短的大半月,这小家伙已经掌握了基本的御骑之法,天赋强悍的惊人,已经小小的展露史上那位手握三十万大军,配四镇帅印,坐镇大唐万里疆域的第一名将风采。

    见到裴旻,御骑来到近处,下马拜道:“旻哥!”

    “乖!”裴旻点了点头道:“别一味的注重武艺骑术,兵法韬略也很重要。战阵交锋,武勇确实占据极重比例,但决定胜负的关键,往往还得依仗谋略。尤其是现在,我们的敌人也领悟了兵法,想要战胜他们,在兵法谋略上必需要比他们领悟的更加透彻才行。”

    “明白!”王忠嗣认真的点头,记在心底。

    练了一早上的剑,裴旻洗去身上汗迹,走向裴母的住处。

    婆媳两人还在闲聊,见裴旻到来,裴母笑道:“好了,娘放人了……免得旻儿嫌我啰嗦。”

    裴旻忙道:“孩儿岂敢,只是担心娘亲饿着,叫娘用膳来着。”

    三人吃了早餐,裴旻与娇陈拜离裴母。

    裴旻拉着娇陈的手道:“可以安心了?”

    娇陈不住点头:“婆婆慈祥,也很有本事哩,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妾身都说不过她。”

    裴旻笑道:“那是当然,要没有点本事,我爹怎会为了娘亲跟裴家闹翻?”

    娇陈道:“婆婆说道这事的时候,有些遗憾,她还是想回裴家的。”

    裴旻颔首道:“这个我知道,夫人放心,娘这个愿望为夫会帮他实现的,只是现在不是时候。现在的裴家,未必好过,我的位子越高,主家就越难熬!要不了几年,裴家必有异动。”

    娇陈见裴旻以有了主意,也不细问。

    忽然,她想到一事,道:“裴郎,你让一些人去我府上,将妾身藏在地窖里的钱财运来吧。那边没人,别让人盗了去。”

    裴旻怔了怔,很敏感的察觉了娇陈用了一个运字,好奇的问了一句,“有多少?”

    娇陈道:“不多,也就九箱,大多都是不值钱的通宝,珍宝手势也就一小箱!”

    裴旻有些傻眼了,问道:“那一箱有多大?”

    娇陈双手在面前画了一个大圆道:“也就这么大!”

    裴旻惭愧了:他凉国公、御史中丞兼任忠武将军三个官衔皆有俸禄:食实封、月俸、力课、亲事帐内课等加起来,年薪两万石米左右,折合后世人民币来说三百万上下……貌似比不上娇陈的一个通宝箱!

    娇陈竟是传说中的白富美!难怪能给自己赎身!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