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裴老虎来了
    裴旻这里是惊喜,文武群臣就震撼了。

    李隆基出手实在太过阔绰。

    历史上的募兵制因为首创,有着不可抗拒的未知性。以至于第一次募兵所招募的多是流氓地痞。各路边帅对于所募之兵,不屑一顾。

    而李隆基用之补足十六卫,直接导致中央军**丛生,战斗力每况愈下,形成了外重内轻的局面。

    有了这前车之鉴,裴旻特别注意招募兵士的质量。特地超额招募二十万,为的就是将浑水摸鱼的都切除出去。

    因故此次募兵规模之大,质量之优与历史上名相张说所施行的募兵制几乎不能同日而语。几乎将关中陇右凉州一地的优秀兵才洗劫一空。

    诸多边帅莫不眼红,纷纷上书要求,将募兵制推广于边陲镇兵,以强化边兵实力。

    李隆基补充中央军所剩下来的万余人更为诸多边帅所“窥视”。

    李隆基直接拨了半数给裴旻组建新军不说,还拨给了他五千军马。

    要知道军镇中赤水军的规模最盛,有一万八千之数,但他们的军马不过六千一百二十三匹。

    神策军不过六千,却有军马五千匹,这军马的普及率,整个大唐就没有一支军队比得上。

    裴旻也知李隆基的优待,高声道:“臣绝不负陛下厚望!”

    李隆基的优待还不止如此,他还特许裴旻在兵部权力未交接之前,自行调拨兵部库存器械衣甲。

    裴旻哪里会客气,直接自申请自许可衣甲唐刀六千份,步卒长矛两千,骑枪五千,强弩劲弓三千,箭矢弩矢若干。

    看着拿着清单都心疼的兵部司库,裴旻很温和的笑道:“所有装备都要全新的!”

    别说旧货,翻新的他都看不上。

    回到府上,裴旻叫上娇陈一起到裴母处将自己升任洮州刺史的事情告诉了两人。

    刺史属于地方大员三品官,掌握地方军政,而裴旻此前的御史中丞、兵部尚书都是四品官,严苛的说裴旻是升官了。

    裴母早年生活在河东,与裴家闹翻之后住在了东北幽州,此前未来过关中更不知洮州在什么地方。只以为裴旻是单纯的升官,喜不胜喜的道:“太好了,还记得当年裴家几个子嗣为了一个县令的位置争的头破血流。我儿直接就当上了三品刺史,成了地方大员。”

    娇陈见多识广,知道其中定有缘由。但她何等聪慧,笑道:“以郎君的才学本事,别说刺史,就算当个节度使也不为过。”

    裴母也觉得有理,见爱子越来越有出息,母怀大慰。但想到即将就要与裴旻分别,又有些许伤感。

    裴旻道:“娘亲放心,洮州离京城不是很远,快马也就是几天的事情。娘亲要是真怀念孩儿,来个消息,孩儿立刻回来相见。”

    裴母道:“你当娘是三岁孩童?外臣未得传召,如何进京。”

    裴旻左右瞧了一眼,悄悄的道:“娘还不知道吧,孩儿这夫人身怀绝技,远不是表面漂亮这么简单。”

    娇陈风情万种的看了裴旻一眼,彼此认识的时候还不觉得,成亲之后才知道自己这位郎君嘴上就跟抹了蜜糖一样,各种羞羞的情话层出不穷。

    裴母讶异的看了娇陈一眼。

    裴旻将娇陈的易容绝技告诉了裴母,还特地说了娇陈助他擒拿杀手谢的事情。

    裴母本就对贤惠娇陈很是满意,又听她能助爱子立功,更是拉着娇陈的手道:“旻儿以后就交给你照顾了,有你在,娘也放心。”

    裴旻本想让娇陈留在长安照顾裴母,但听裴母如此决定,也未拒绝。他跟娇陈虽然结婚了近乎一年,但他们一个年轻力壮精力旺盛,一个千娇百媚柔情似水,几乎是夜夜笙箫,过着是没羞没臊的生活。

    这真要长时间分离,裴旻心底还真有那么一点不舍。

    看着娇陈,裴旻突然生出了一个念头。

    此后几天裴旻都在忙于职位的交接,御史台的工作还好。萧嵩有足够的能力资历接替御史中丞的职位。

    这位由他一手提拔出来的侍御史,固然比不上他得李隆基器重,但是有他在御史台近乎两年的根底支持。除非他给姚崇这样的大员恶意针对或者自己失策放了大过,足以安逸的干上几年。

    至于几年后的事情就看萧嵩自己的造化了,毕竟他不能照拂萧嵩一辈子。

    关键还是兵部的事情,郭元振大病初愈,精力不济。募兵制在细节上几乎是他一人总揽,如今他要前往洮州就任。这方面的东西必须要妥善的安排下去。

    **********

    长安南城区。

    长安城人口早已超过百万,因为皇城府衙都汇聚北方,人口稠密也尤为严重。

    长安城北寸土寸金,城南却格外稀疏。在一处毫不起眼的民舍,一个农民打扮的人推门而入。

    屋里只有一个民妇,就如寻常的夫妻一样,在农民进门的瞬间,热情的端上了一碗水。

    农民接过却不喝,在一旁的桌子上写道:“得到可靠消息,裴旻即将出任洮州刺史。”

    农妇看得此话,脸色不由的微变。

    长安人口众多繁杂,除了关中本地百姓外,四方商人学者不计其数。

    混进几个宵小杂碎太过容易。

    冯源在长安的势力让裴旻连根拔起,吐蕃不得已重新安排细作潜入长安。

    这对农民夫妇就是先驱,只是一切从零开始,他们来长安半年,并没有探得有效的情报。

    裴旻即将出任洮州刺史,在上流人士中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他们却刚刚得到消息。也可见裴旻对于吐蕃情报网伤害之大,时隔一年都没有缓过气来。

    农妇看着已经抹去的字迹,心中有些惶恐,有一种老虎来了的感觉。

    裴旻崛起不过短短两年,可就在这两年里连番坏了他们的大事。

    他们的赞普都知道了裴旻的名字,在吐蕃颁布了悬赏令:若能取得裴旻头颅,赏千金,晋封千夫长。

    洮州对唐朝犹如鸡肋,对吐蕃却是战略要地。只要吐蕃取得洮州地,以河西九曲地输送兵源。上可劫掠廓州,下可进击狄道截断丝绸之路。

    连续的失利,吐蕃士气低落。为了挽回颜面,对于此次的谋划行动势在必得。

    却不想竟得到裴旻调任洮州的消息。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