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求贤 国难财
    兵部,裴旻正在做着最后的交接,事情已经差不多了。

    为了安全起见,他决定将自己对募兵制的认识以及应该注意的事项统统写下来。免得自己不在,历史上募兵制的弊端提前显现。

    “裴侍郎,你请的人到了!”

    大多人都习惯的叫裴旻裴中丞,但是兵部上下都是以侍郎呼之。

    “快,请他进来!”裴旻放下手中毛笔,走下堂去迎接。

    “罪人江岳拜见裴中丞!”江岳一身布衣,神色有些狼狈。

    他们负责运送粮草,结果所有粮草给吐蕃游骑兵烧得干净。

    责任追究下来,州刺史杜宾客都难辞其咎给撤了刺史之位。现在以知刺史的名义暂领刺史事物,等裴旻接任。

    一州刺史尚且如此,何况是负责运送的江岳一行人?

    江岳给判罚充军西域,就在即将将他押送往西域的时候,突然一人带来了兵部的命令,赦免了他的罪,将他领到了长安,带到了兵部。

    到了兵部,江岳才知道是裴旻在关键的时候亲自上疏为他求情,才得到了皇帝的特赦。

    “江队正何罪之有!”裴旻让江岳免礼,道:“是我应该向队正赔礼才是,我兵部疏忽,险些错怪良臣。”

    兵部有四个部门,其中职方司负责武职赏罚。依照规定,职方主事赏罚之后会将结果交由兵部侍郎过目。

    但是兵部侍郎有两位,裴旻在例行职位交接,赏罚之事由另外一位侍郎过目决定了。待他后来看到档案的时候,为时已晚。

    诸事已定,裴旻只能向李隆基求情,求得了特赦令。

    裴旻的话让江岳有些感动,道:“不管怎么说,粮草全部给吐蕃烧毁这是事实。”

    “但是跟人比起来,粮草固然值得可惜,却也不值得一晒!”裴旻毫不犹豫的道:“我看过你们描述的辩词,你们在黑夜中受到未知数量的吐蕃游骑兵袭击。这有心算无心,在那种情况下,反败为胜的可能几乎等于零。”

    “你要是不站出来,吐蕃射乱你们阵形后,再来一个冲刺,结果就不只是毁粮那么简单了。你能指挥着粮队以正确的应对方法,保住了七百多条鲜活的生命,这是功劳,不容抹杀。”

    江岳看着裴旻,心底有着小小的感动。这罪背负的委屈,好在还有人能够理解他。

    裴旻待着几分期盼的道:“从你的应变指挥上我看得出来你懂得兵法战术。我现在是神策军军使,即将往洮州担任刺史,眼下我正缺人手,要不要在我手中任职?”

    江岳心中有些悸动,高声道:“罪,卑职愿意。”

    长安城东!

    王小白怀揣薪俸回到了家里,现在还是正午,看着早早归家的儿子,王父愕然道:“我儿今日为何早归?”

    王小白道:“孩儿刚刚辞去了御史台的工作!”

    王父大急道:“这是为何?”

    御史台今非昔比,在裴旻执掌下,御史台为世人接受。王小白也因受到重用而得到街坊邻居的尊敬,薪俸福利都很不错。

    在王父看来,御史台是个铁饭碗,可以干一辈子的职业。辞职,简直不可思议。

    王小白道:“中丞大人今日离开了御史台,孩儿也不想待下去了。”

    王父大悟,王小白有今日全靠裴旻提携看中,跟随裴旻也是很好的出路,道:“你是打算跟裴中丞去洮州?”

    王小白摇了摇头,坚定的道:“中丞让孩儿去帮他,可是孩儿文不成武不就,实在无法给予中丞多少帮助,准备出去历练一番,等孩儿有了一技之长,再去洮州。”

    **********

    洮州。

    一年之内,吐蕃九次入侵。如饿狼一般的吐蕃游骑兵来去如风,他们杀百姓毁田地,弄得人心惶惶。

    进入十月,本是万物丰收的季节,洮州野外却空无一人,万物寂寥。

    洮州彭家此刻莺歌燕舞,热闹非凡。

    彭看着堂下一众陪笑的洮州富户,皱眉道:“你们是何等居心?想要将我置于死地?”

    彭姓是陇右地界发展了千年的一大姓氏,与五姓世家不同。彭家并不是世族门阀,族中并没有出现决定性的大人物,抬起他们的家族。

    但是他们安安稳稳的发展,族中子弟遍布陇右各州,深入百业之中,隐隐约约的形成一股不小的势力。

    彭的祖父在百年前立足洮州,一直是洮州最上乘的豪绅,在洮州名望极高。

    吐蕃恶意针对洮州,毁田杀民。在洮州人心惶惶的时候,很有商业头脑的彭看到了商机。

    陇右并不盛产粮食,各地城乡几乎是自给自足,鲜有余粮。

    去年吐蕃入侵,将洮州田地毁去,今年又派游骑兵袭扰,洮州已经两年田地无粮,洮州必定缺粮。

    想通这点,彭动了发国难财的念头,不动声色的将周边的粮食悄悄的收购入库。

    果然如他预料一般,洮州毫无疑问的陷入了粮荒。各处米店已经断粮,似乎老天也助他,吐蕃烧毁了大唐支援洮州的粮草。

    如今整个洮州,只有他彭家有粮,全城百姓富户都没有多少粮食,几乎家家户户都已稀粥果腹。

    知道彭府有粮,跟彭家关系好的富户纷纷上门愿意高价购买。

    但是《唐律疏议》有一条规定:诸市司评物价不平者,计所贵贱,坐脏论;入己者,以盗论。

    唐朝官府每十天会根据时事评估物价,若商贩卖生活必需品超过评估物价,将会受到严重惩处。

    彭若高价贩卖粮食,等于触犯大唐律法。

    一富户高声道:“彭兄哪里的话,我们是这种人嘛!”

    彭笑而不语。

    一人道:“听说明天是彭老爷的寿辰,我出三十匹锦缎做贺礼!”

    彭作揖回礼道:“谢张兄美意,彭某必定回礼!”

    其他人会意,一个跟着一个送上了贺礼。

    彭很用心的将一份份贺礼记了下来,改日还礼。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彭将一个个眼高于顶的富户送出去,算着自己取得的利润,想着府中藏的巨数粮草,忍不住笑出声来。

    至于百姓死活,与之何干!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