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不会降龙十八掌的乔峰
    彭府!

    “见过彭东家!”姚州长史顾新带着几分卑躬屈膝的深深作揖。

    彭受宠若惊的上前搀扶,道:“长史大人何至如此?”

    州府长史,地位崇高。在唐朝诸多州府的刺史皆由亲王遥领或者悬空,州府长史大多是州府第一把手,就如当初的金城长史鲁钰便是如此。

    姚州地位特殊,安置了刺史,顾新的地位要略逊一二,却也是姚州第二把手。而彭只是地主豪绅,名气虽高,却无官无职。两人的地位完全不能以道理来计。

    顾新这般大礼,彭受之不起。

    彭眼中有着一丝戏虐,面上却一脸震撼道:“顾长史折煞了。”

    顾新负责姚州民生,粮食由他管制。吐蕃毁田杀民这一毒策,过于狠辣。州内诸多百姓皆靠朝廷救济。现今朝廷的接济粮草给毁,周边州府一时间也筹备不出多少粮食。新的支援需要从关中运来,远水难救近火。

    如今城中百姓多以稀粥果腹,目前勉强能维持生计。继续这般下去,稀粥都没得喝了,生民之困,已到极处。

    顾新看着一个个百姓,心中实在不忍,决定促成归拢粮食这一政策,将全城粮食聚在一处,平均分发州府百姓,共同度过如此难关。

    这政策的施行,首先要得到地方豪绅的支持。为了姚州百姓,顾新放下自己州府长史的身份,逐一拜访姚州的豪绅。

    顾新为民如此,感动了部分有着良知的豪绅,透露了彭家中有粮这一事情。

    向豪绅低头,顾新心底也很是憋闷,可为了州府内的百姓,一切委屈都忍了。

    顾新道:“听闻彭东家府上有余粮,州府意欲以高于双倍市面金额向东家征收。”高价贩卖粮食是罪,但州府高价征收,却在礼法之内。

    彭脸色一变,道:“顾长史听何人说的?现在州府蒙难,我等身为大唐子民,在这危机时刻,理当同心协力共渡难关。若我府上有粮,早已开仓放粮,接济百姓,何须顾长史如此乞求!”

    顾新面色有些难堪,忍气道:“那彭东家对于归拢粮食,可愿支持?”他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以然决定若彭再三推辞,就算陪上自己的官职,也要跟彭正面刚一刚。

    岂料彭应答的极其爽快,道:“家国有难,自当支持长史所求。府中所有粮食,皆由顾长史调派。”

    彭的“通情达理”让顾新心生不祥预感。

    在彭的带领下,顾新来到了彭的粮库,看着几乎空空如野的粮库,心底泛起无力的感觉。

    送走顾新,彭脸上泛起了嘲讽的冷笑:通过送礼的方式,他一石米可以卖二十倍以上的价钱,两倍,打发叫花子呢!

    同一时间,裴旻也走进了姚州。

    不过此刻的裴旻,并非裴旻本人,而是一个面貌粗狂的北地大汉,三十来岁年纪,浓眉大眼,高鼻阔口,有着一张四方的国字脸,比起本来面貌的俊迈,现在虽跟英俊无缘,却也是英气勃勃的豪杰。

    那日与裴母说道娇陈精于易容术的时候,裴旻就想到了这事,他的身份特殊,有很多事情,无法亲自出面处理,需要一个或者几的个身份,便于行事。这有娇陈在,别说一个,就算是个二十个五十个都不是问题。

    以他在朝中的地位,伪造一个身份,弄一份履历,不要太过容易。

    随时随地都能弄出一个有着官方证明的人物,便于他行事。

    现在他的名字叫做乔峰,就是天龙八部里的乔峰,是他最喜爱的小说人物之一。连相貌都是根据他的模样让娇陈伪装的,只可惜他不会降龙十八掌,不然就是一个乔峰二号。

    以一份真实的过所,化名乔峰的裴旻走进了萧条的姚州城。

    他特地乔装来此,是为了在接任之前,以一个寻常百姓的身份,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好在继任的时候,对症下药。

    姚州城本是中州,借助河西九曲地的便利,畜牧业发达,也是大唐少有的养马地。但因河西九曲落入吐蕃之手,姚州优势不再,又受到吐蕃袭扰,渐渐沦为下州。近年来,九次受到吐蕃袭击,城中萧条更甚。若非官府死押着过所不放,禁止百姓豪绅迁途,情况更加严峻。

    裴旻也想不到姚州情况严峻至此,心底有些沉重。以他的战略眼光已经看出姚州对吐蕃的战略意义,就算姚州对于大唐而言属于鸡肋之地,也不能由之被吐蕃夺去。

    心中想着,裴旻打算先去城中酒馆看一看,听听贩夫走卒之声。

    看着远远就瞧见的酒字招牌,来到近处却见酒馆大门紧锁,门口的杂乱,可见酒馆已有好长时间没有开张了。

    裴旻逮着一个路人道:“这位兄台,请问这酒馆为何大门紧锁?城中可还有酒肆?”

    路人逮着几分菜色的看了裴旻一眼,道:“这位豪杰是外地来的吧,这姚州连吃得粮食都没有了,哪里有余粮酿酒,城中所有酒馆一年前就关门了。”

    裴旻这才发现姚州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更加严峻,问道:“城中可还有粮店?我要买些米粮上路……”

    路人道:“你去街角的龙家米行瞧瞧,他是我们姚州最大的米行,要是连龙家米行都无余粮,姚州真的完了。”

    路人的脸上充满了对未知的担忧。

    裴旻道:“兄台放心,大唐在,姚州完不了。”

    在路人的指使下,裴旻走向了龙家米行。

    还未入得店中,便听坐台店家道:“顾长史,您太客气了。在商言商,我东家已经说了,生意不能亏着做,也不能昧着良心做。店中余粮不多,只要长史支付朝廷所估的最高价便可。只是……就算小店将所有库存米粮拿出来,也只能维持一两日,还需另谋他法。”

    顾新带着几分惨笑道:“能坚持一日,便是一日,还请告之你们东家,希望他能够尽快购得粮食,说什么,也要支撑到朝廷的支援。”

    店家苦笑道:“东家这些天一直未此事奔波,只是附近州府粮店,受到了恶意清扫。他磨破嘴皮子才购得这点粮食。”

    “可知是谁?”顾新语气中带着点怒意。

    店家道:“东家怀疑是彭东家!”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