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杀就一个字
    顾新再次听到“彭”的名字,皱眉道:“新之前也听说彭府家有粮,可是他府上粮库确实仅有点点余粮。我特地偷偷查问过彭家佣人,他们也证明彭东家近日也是以稀粥果腹,府中确实粮食吃紧。”

    店家道:“那草民就不知道了,对方买粮时刻意掩饰了身份,东家也只是猜测而已,”

    裴旻在屋外听到此处,心中记下“彭东家”三字,悄然离去了。

    几乎不需要怎么打听,在姚州一说起“彭东家”,必然是指城东豪绅彭。

    夜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黑夜中的彭家星火点点,一道黑影矫捷的翻墙而入。

    裴旻一身黑衣,直往彭家主屋潜伏而去。

    他没有来过彭府,却知道一点。古代大户人家的整体布局固然千变万化,但是主屋的方位都是一样的。作为主人房必然是坐北向南的朝向,吸收着晨间的第一缕阳光:这种布局风水叫做“紫气东来”。

    古人迷信,对于风水堪舆之术,深信不疑,在裴旻的印象中所有富贵人家的屋舍莫不是如此,鲜有例外。

    果然如他所想的一般,偌大的彭府走的也是“紫气东来”的格局,一栋与众不同的屋舍很快出现在他的视线……定是主人房无疑。

    这第一次做这偷鸡摸狗的勾搭,裴旻特别谨慎,一路小心翼翼,生怕给人发觉。

    沿途避开夜巡的家丁,来到主人房的庭院,却发现整个庭院漆黑一片,竟然没有家丁巡夜,主屋大门前的石灯笼都是黑的。

    裴旻眼睛早已习惯了黑暗,谨慎的轻步靠近屋舍,隐隐约约间听到了点点细语轻声。

    偌大的屋舍唯有右侧的房间透着光亮,他担心自己的影子倒影在窗口,不敢贸然的学电视里一样,沾湿手指点破窗纸窥视屋中情形,在离窗外三尺左右的距离,贴耳细听:却听一个妇人道:“还要,奴奴还要一碗。”

    又听一低沉的声音笑道:“瞧夫人这急样,又不是不够你吃。夫人跟了我彭,什么时候亏待你了。”

    妇人娇笑道:“郎君说得是,只是奴奴这今日就喝了几碗清水粥,实在饿的慌。郎君真有本事,能买到那么多的大米。”

    听得此话,裴旻露出一丝冷笑,握了握腰间的唐横刀,知道自己没来错地方,只是妇人似乎不知道彭是幕后人,是彭没有说,还是真的不是他?

    今日听到顾新与店家的对话,裴旻初来乍道也不知彭是否真的有问题。

    只是现在他的身份是一个江湖豪杰,江湖人有江湖人的行事方式,没有那么多忌讳,是与不是,自己亲自探一探便知真假。

    果有收获。

    裴旻继续听下去,那个自称彭的声音传入耳中:“就算姚州所有人饿死,也饿不死你我。不过夫人这手艺要好好学学,这菜不是咸就是淡,真不好入口。”

    那妇人是一阵的尴笑:“奴奴自小就跟着郎君享福,哪里下过厨房,要不我们让秀儿给我们做?”

    “不行!”彭断然拒绝,又过了会儿他的声音再次响起:“事已至此,也不瞒夫人。这些米粮早在去年,我已暗中收购。现在风声越来越紧,顾新那田舍汉盯着呢。非常时候,不能露出半点破绽。我连守夜的人都遣散了,就是担心有个意外。这是国难财,利益丰厚,也实在危险。”

    妇人颤声道:“这么危险,不会掉脑袋吧?”

    彭慎重道:“岂止掉脑袋,灭门都是轻的。”他的语气特别严肃,显是打算告诫妇人。

    裴旻听得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他看不见屋里的情形,但听声音,应是妇人手中的碗筷吓得掉地了。

    彭压低了声音道:“你怕什么,就凭我彭家在陇右的实力,就算顾新州府长史,又能耐我何?没有真凭实据,他有胆子动我?你没见他今日找我的样子,哪有半点往日的高高在上。哼,自命清高,愚昧可笑。”

    裴旻想起今日顾新那憔悴的面庞,暗想道:“等会见到我,希望你还能说出这话。”

    又听妇人道“不,不是!”妇人说话都有些不利索,战战兢兢的声音传来:“奴奴想着这下厨实在太累,一时嘴快就跟秀儿说了府中藏着些粮食,奴奴真不知道这般严重……”

    “妇人误事!”彭大怒低喝。

    妇人心慌之下,恶向胆边生,狠声道:“不能因为一个贱婢累了我们,找个借口,将她杖杀了,就跟当初的莲叶一样。”

    裴旻想不到这妇人也如此狠毒,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时彭说道:“夜长梦多,现在你就去将她叫来!”

    听着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裴旻闪身走到门侧,横刀已经出鞘在手。

    屋门打开,一个妇人身形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在她转身意图关门的时候。

    裴旻捂住她的嘴巴,轻快的横刀抹向了她的颈脖。

    听这妇人说话,裴旻便知她非善类,下手毫不留情。

    悄然走进屋里,借着里屋的微弱灯火,裴旻来到了右侧的屋外,悄然望去,却见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在屋子里来回渡步,神态有些焦虑,口中不住的低声自语,颇为事情有了变故烦躁。

    突然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往门口这边看来。

    裴旻不在迟疑,箭步上前,由带鲜血的唐横刀架在了彭的颈部。

    彭只来得及喊了一个“你”字,所有的话都憋在了喉咙里。

    看着血淋淋的刀,彭也知发生了何事,心中隐隐作痛,惊恐中带着几分怨恨的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大汉:妇人再如何误事,终是他所爱妻子。

    裴旻轻轻地移动着手中横刀,刀锋划过,一丝鲜血渐渐溢出。

    这一下彭瞬间老实了,动都不敢动一下,口中哀求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听说你府中有粮食,……大爷已经几天没吃饭了,赏我几口?”裴旻的刀在彭的颈脖处来回滑动,他用的力量极其精准,伤其肤而不割其肉,一条条的血印溢出。

    彭只觉得自己喉咙给割了五六道口子,死亡的恐惧让他面无半点血色,冷汗直冒,如雨而落。

    “饶命,好汉饶命!我给,要什么,我都给你!刀,刀拿开,求您!我府上有大量的珠宝首饰,好汉可以全部拿去!”

    裴旻见彭扯开话题,以珠宝诱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刀锋一转,在他的右颈部割开了一道口子,血徐徐流出,只是瞬间已经侵染了他的肩膀,顺着衣领渗入肌肤。

    彭惊骇的张大嘴巴,却又不敢大叫,泪珠滚滚而下,一股骚臭味传出,居然吓得失禁了。

    裴旻悠哉悠哉的道:“放心,我没伤着你的颈部经脉,血还能流一会儿。还有一个时辰……”他话说完,又在彭的左颈相对的地方割了一刀,方才道:“现在只有半个时辰了!时间宝贵,珍爱生命,请如实回答问题……”

    血一点点流着,生命一点点的消逝!裴旻不疾不徐的说话。

    彭哪里忍得了,叫道:“好汉快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

    裴旻道:“粮食……你藏在在哪了?”

    彭闭眼道:“姚家酒馆酒窖!”

    裴旻问道:“有多少……”

    “三千斛!”

    裴旻故意将问题说的很慢,彭为了节约时间,回答的极为迅速。

    “为什么藏在哪里?”

    “姚家人跟我有隙,没人想得到我会将粮食藏在对手酒窖里。”

    “有多少人看护?”

    “就六人,都是我彭家子弟。”

    “放火要烧了多久?”

    彭突然睁开了眼睛,带着几分兴奋的道:“几个时辰都烧不完,我可以帮忙,只要好汉饶我不死,小弟定能在姚州百姓发现之前,将所有粮食点燃,让他们没得抢救。”他看到了真正的一线生机,话说的极为流利。

    裴旻道:“你倒是足够机警,竟然猜出了我的身份。时间应该足够,我派人去姚家酒馆酒窖去看看,若你说是真,我也不为难你。”

    “好汉过奖了!”彭媚笑道:“其实彭某人一直看好吐蕃大业,愿意为吐蕃大业出力,先前是我记错了。粮食不是在姚家酒馆的酒窖,是在张家客栈的地窖。”

    裴旻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道:“就知道你不老实……”他说着唐横刀一挥,将彭的脑袋砍了下来!

    彭的脑袋就如皮球一样,滚到了桌子底下,致死他还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对彭手上粮食感兴趣的只有两拨人,一路是大唐朝廷,一路是吐蕃。

    朝廷是为了救济姚州百姓,吐蕃的目的自然相反。

    与大唐而言,彭是发国难财,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活路的,但是吐蕃不一样。吐蕃巴不得大唐多些如斯奸商豪绅,抓着他的把柄,可以利用,自然有活路可走。

    裴旻唯有让彭误以为他是吐蕃那路人,才能真正套得粮食真正所藏地。

    对于这种发国难财的畜生,裴旻觉得让他多活一刻都是浪费空气,下手全无顾虑!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