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以一当百 名将常青
    彭死了!

    彭家夫妇给人杀于府中,瞬间传遍了洮州。

    就在顾新分身乏术的时候,他收到了一封神秘来信:信中隶数彭发国难财一事,还道明了粮食所藏之处。

    顾新有爱民为民之心,处事也尤其果断,立刻兵分两路,一路控制彭府,捉拿参与涉案者,一路去来信所述的张家客栈地窖,果然从地窖中收出了三千斛粮食。

    洮州的缺粮危机,立刻得到了缓解。

    裴旻见顾新应对得体,显现出了非凡的干略,可以大用,甚是高兴。

    又在城内闲逛了会儿,裴旻换了一身打着布丁的破旧衣服,前往府衙门口。

    瞧着一个个面黄肌瘦,等着发放食物的百姓,裴旻热心的跟他们聊着,了解他们的担忧,听听他们的心声。

    若此刻裴旻的身份是洮州刺史,问得的答案,毫无疑问是一套感谢,感谢朝廷无偿救济他们等等场面话,小民的智慧注定了他们面对官员带着几分警惕之心,不敢说实话。

    现今裴旻与他们混迹一起,同为一类人,相互说话闲聊,自然无所顾忌。

    虽然朝廷能够救济他们,保他们吃喝无忧,百姓也心怀感谢,但言谈中却有充斥这小小的私人情绪:一些手工业的百姓还好,那些有着田地的农民百姓,情绪就尤其严重,言谈中充满了对吐蕃的痛恨,对朝廷无作为的不满,对故土的难舍,对前景的担忧。

    他们以耕种为生,却成了无业游民,依仗朝廷的救济为生,民心不稳,也在情理之中。

    听了诸多百姓心声,裴旻离开了洮州。

    来到洮水河畔,正想引马做饭,突然下游一片哗然,人喊马嘶,八十余名吐蕃游骑正追杀着十数位衣衫褴褛的牧民。

    吐蕃游骑兵相互呼喝射箭,态度嚣张,仿佛将这洮州地视为自家领土。

    裴旻见了大怒,不由分说,纵马上前,唐横刀握在手中,直接向吐蕃游骑兵杀了过去。

    “嗖嗖嗖”的稀稀落落的箭羽铺面而来,裴旻探身向前,以刀使剑招,剑光在身前马前闪过,不但将迎面射来的箭矢全部格挡了下来,还将射向马头马身的箭矢一并接下。

    看着这神乎其神的技巧,吐蕃兵人人嘴里都可以塞下个鸡蛋。

    这格挡箭矢,需要超凡的眼力勇气,却也不是没人做到。但如裴旻这样,连人带马,一并护着,却从未见过。

    不理会吐蕃游骑兵的震撼的表情,裴旻不给他们集合射击的机会,直接切入了吐蕃游骑兵中,手中的横刀起手将当先的一名吐蕃游骑兵的脑袋削了下来,一刀挥出,第二刀毫不停歇,斜劈在第二人的肩上,那人立时鲜血飞溅,倒下马去。

    裴旻为了掩饰身份,给自己配了一把横刀。横刀是大唐兵士的主战刀,刀身笔直,中正不阿,既有剑的王者之风,又有刀的霸者之气。横刀在手,他既可以施展剑招也能辅以刀法,可谓万全。

    但刀的真正威力在于劈砍,真以剑法舞刀,威力大减,恰好裴旻身怀的斩虎剑法以斩击为上,对于斩击技巧,极有心得,结合剑法中的劈砍招式,东拼西凑的弄出一套以斩击为主的刀法。

    对付真正的高手,这套刀法或许相形见绌,但对上吐蕃兵卒施展出来,却是大放异彩。

    他左冲右突,在吐蕃游骑兵的惊呼声中,挥刀砍削,大呼酣战,杀的吐蕃游骑兵,一时间只有捱刀送命的分儿。

    吐蕃游骑兵见裴旻凶猛,凶悍的他们顿时放弃了追击的牧民,围着裴旻来杀!

    若是在大唐,这般围杀,裴旻还会忌惮一二。

    因为为了对付江湖高手,唐初军神李靖根据诸葛亮的武侯八卦阵特别创了对付江湖人的合击阵法。

    裴旻曾见过宫中的兵卒演练,确实进退有序,攻守之间相辅相成,攻守兼备,各有精微奥妙之处。他没有亲自尝试过,却知一流好手,陷入阵中决计有死无生。

    吐蕃游骑兵却没有这个能耐,他们意图将不知天高地厚的裴旻围困起来,乱刀杀死。

    裴旻却哪能如他们所愿,左突右杀,就是不给吐蕃游骑兵围杀的机会。若有人阻挡裴旻的突杀的步伐,或可阻止他的脚步,偏偏他刀法凶悍,剑术更是精妙绝伦,无人挡得住他,根本合围不住。

    他手中的唐横刀化作一道闪电似的白芒,朝四、五枝朝他刺来的长矛劈砍过去。横刀映射着正午阳光洒下的光辉,更添其不可抗御的声势。

    吐蕃有骑兵本是人人悍勇如虎豹,可裴旻向他们疾劈而至时,只觉得耳鼓贯满了横刀破空而来的呼啸声,接着手中一轻,待发觉手中只剩下半截长矛,大骇欲退时,已纷纷溅血堕地。

    斩虎剑法以横刀的姿态施展出来,固然少了许多轻灵变化,威力却平白大了许多。

    裴旻直接从头杀到了尾,斩杀了十八人,形成了对穿。

    不带任何犹豫,裴旻一拉缰绳,掉转马头,再次向吐蕃游骑兵中杀了过去。

    吐蕃游骑兵都让裴旻的勇悍镇住了,一时人仰马翻。

    原本慌忙奔逃的牧民,见裴旻单枪匹马将吐蕃游骑兵杀了一个对穿,士气大振,在其中一人的呼喝下,竟也调转了马头,赶来支援。

    他们张弓射箭,舞刀拼杀,也是骁勇非常。

    裴旻一夫当关,诸多牧民又是悍不惧死,吐蕃兵进又不得,退又不能,乱成一团。

    裴旻才不管吐蕃游骑兵的死活,向死里猛杀,两相合力,杀的吐蕃游骑兵溃散而逃。

    裴旻穷追不舍,又杀得五六人,随手将手中的横刀丢射而出,贯穿一名吐蕃兵的胸口,翻身下从地上又捡过弓箭又射杀了两人。见吐蕃残余游骑兵跑得甚远,方才放弃追击。

    慢步上前,裴旻取回自己的横刀,用地上的尸体的衣服抹去剑上的血迹,收刀回鞘。

    见那些牧民迎了上来,裴旻闻着他们身上的粪便臭味,堵着鼻子道:“你们是吐蕃人,还是我大唐子民?”

    其中一个瘦弱矮小丑陋长得类似于猴子的牧民似乎腿受了伤,一瘸一拐的出来道:“我们多是大唐子民,是给吐蕃人抓去牧奴,趁着吐蕃人不备,夺马跑出来的。本来有五十几人,给杀的就剩下我们了。”他哭丧着脸,这一次的出逃计划是他安排的,但他想不到吐蕃游骑兵嚣张至此,为了追杀他们,有胆子深入洮州府邸。若不是杀出裴旻这样能够以一当百的豪勇之士,他们十有**就给游骑兵杀的全军覆没。

    裴旻也知吐蕃、突厥等异族部落,人口短缺,他们经常以俘虏充当牧奴,给他们圈养牲口,吃住都在畜生栏里,过着非人的生活。

    他们并非是完全针对大唐,但毫无疑问大唐人口众多。牧奴中大半都是大唐百姓,这点毋庸置疑。

    看着一众牧奴,他们头发又脏又乱,散发着霉烂与酸腐的难闻臭气,叹道:“你们收刮一下,这些吐蕃兵士身上有什么可用的钱物,都回家过活去吧。”

    其他人一哄而散,大手大脚的收刮着尸体。

    那个如猴子一般的跛腿牧奴却一动不动的看着裴旻,作揖道:“在下蒲州猗氏封常清,见过这位英雄,敢问英雄高姓大名,今日大恩大德,封常清不敢忘却,有朝一日,我封常清封候拜将之时,定当百倍偿还恩情。”

    他的面貌实在寒颤人,细瘦、斜眼、矮小、手长、脚短,加上一身的恶臭,实在让人讨不得喜。但是他口气极大,区区一个逃跑出来的马奴,却坚定自己将来一定能够封侯拜将。

    裴旻没有任何轻视,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的“猴子”,知道他这是自信,不是狂妄!

    封常清,又一个大唐名将!

    在他的记忆里,封常清因为外祖父因犯罪被流放到安西充军,而孤苦无依的他跟着外祖父在西域成长,在外祖父的指导下,封常清学识广博精深,深通用兵之道。但是因为他瘸腿长的又丑,不得他人赏识,年过三十后,仍然默默无闻。

    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封常清百折不饶,毫不气垒的意志,得到了高仙芝的器重,从而成为高仙芝的左膀右臂,与高仙芝一起成为大唐在西域的双壁。

    高仙芝此人堪称名将,但他性格有着极大的缺陷,而封常清有才学,办事果断且治军极严正好弥补高仙芝的不足,两人在西域并力,打出了大唐的威势。后来封常清得罪了高仙芝,两人形同陌路。

    后世有人分析,若封常清、高仙芝不闹矛盾,与阿拉伯帝国的怛罗斯之战大唐未必会败。

    当然这都是事后诸葛亮,做不得数,但毫无疑问,封常清是这个时代少有的将才之一。

    想着自己,现在是乔峰的身份,裴旻心中忍不住吐槽一二,只能笑道:“你一刚刚从吐蕃逃出来的马奴,口气不小!”

    封常清却道:“这是自信!”

    裴旻赞道:“大丈夫有着自信,也不是坏事。我听说信任的洮州刺史、神武军统制裴旻急缺人才,你或许可以去试试。你若真有真才实学,我相信在他麾下,定有你用武之地。”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