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裴旻的手段:彭家亡了
    裴旻看着一个个写的“冤”字的彭家人,看着一脸方正,倚老卖老的彭老太公,表情越发的森冷。

    在潜入彭家之前,他特地打听过彭家的情况。

    彭并不是彭老太公的直系后人,属于彭家的偏支。彭老太公对他有无印象都是未可知之事。不存在长时间接触,深知他的为人,为他的假象蒙蔽这一事情。

    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英雄之后,也会有败类子孙!奸佞的后人,也可以是英雄。

    彭老太公活了一大把年纪,吃过的盐比一般人的米还多。以他的见闻见识,怎会不知道这个粗浅的道理?

    彭老太公真的就百分百确信彭是无辜的?对一个交情不深的彭家后辈袒护至此?

    裴旻绝不相信彭老太公会如此“伟大”!

    裴旻看的出来,伟大并不在乎彭的死亡,彭家子孙以万计,死一个旁支,老人家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他是在乎彭家的声誉。

    彭家的子孙在国家危难之际,恶意收购米粮,无视地方百姓死活,背地里高价贩卖,赚国难钱财。洮州现今的情况牵动陇右上下的心,此事一但传扬开来,彭家的声誉必然受损。

    彭老太公为了家族的名誉,竟然胆大妄为的颠倒黑白,意图动用家族的威势,逼迫地方官员,强行给族中败类洗白。

    裴旻淡然的道:“彭老,你说当今圣上任何?”

    彭老太公显然也听过裴旻的名号,微微颤颤的起身道:“当今圣上少年英杰,除韦后武氏,诛杀太平,立志改革,乃一代明君。就是地方官员无作为,与贼人勾结,同流合污,祸害一方,致使地方不得安宁,坏圣上英明,还请新任刺史明鉴!”他说话犹如洪钟震响,唾沫横飞。若非裴氏身形高大,彭老太公上了年纪弓着脊背,那唾沫星子还飞到他脸上来。

    看他一脸正义,义愤填膺的模样,裴旻已然知道,老家伙为了家族的名誉,已经是魔怔了。

    道理不可能讲的通的!

    裴旻道:“儒家有三纲五常,三纲又以首纲为重。儒家,主张仁义,更有名言,‘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不患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陛下深知国家的治乱,取决于君臣百姓是否一心,各安其职。是以自从陛下当国以来,维护‘礼治’,提倡‘德治’,重视‘人治’。儒家以忠君爱民为第一要务,你们一个个自许圣人徒孙,却威逼朝廷,迫使官府仁政无法顺利实施,罪大恶极!”

    “我……”彭老太公想要说话。

    但是裴旻岂会给他说话的机会?

    作为状元郎,裴旻对于儒家的学说也是信手而来,怒视着面前的八百余人,喝道:“旻新上任不久,不知到底怎么回事。但是旻一路而来,只见田地荒芜,民有饥色。洮州本是茂木丰茂是殷实富庶之区,但眼前饿殍遍野,生民之困,已到极处。这一切都是吐蕃贼人为祸,为了帮助洮州渡过难关。陛下将洮州之患,视为头等大事,为之寝食难安!”

    “你……”

    “为了洮州百姓,陛下在旻来之前,再三叮嘱,说洮州情况恶劣,以百姓安定为上。特下旨意,免除全州三年赋税,在未能自给自足之前,一切粮食用度,朝廷一律承担。陛下爱民如子,将洮州生计,挂怀在心。你们到好,阻挡在在府衙门前,妨碍官府救济百姓。若累得百姓饿死,你们就是杀人凶手,若是因此导致百姓暴动,你们就是始作俑者……”

    裴旻越说越厉,声音更是宏亮震响,让八百彭家人,面色相继大变。

    “我……”彭老太公“你你你,我我我”的就是说不出话来。

    裴旻道:“依照我大唐‘唐律疏议’记载,百姓无视法度,破坏官府次序,轻者杖十,严重者杖五十!你们所作所为,重中之重,来人,将所有闹事者,全部给我拿下!杖打五十……”

    他这一声令下!

    周边六千兵卒在江岳的指挥下,将八百彭家人都包围了起来。

    李翼德、封常清刚刚继任,在兵卒的调派下,远不及江岳顺手。

    “你,你敢!”彭老太公憋了半响,终于能够说话了,但场面已经完全失控,早已出乎他的意料!

    裴旻这一声令下,不只是彭家人吓得六神无主。

    一旁想看裴旻如何解决今日事情的杜宾客也吓的打了一个哆嗦,道:“真打?”他看着一群哭哭啼啼的老弱妇孺,也不免有些惊骇。

    类似事情,他有想过:但是八百彭家人,不只是一个个的壮丁,还有许多的老弱妇孺。

    就如彭老太公一样,他身子骨确实健朗,但板子一打下去,别说五十杖,五杖都承受不住,保管一命呜呼。还有那一个个少儿小孩,细胳膊嫩腿的。他们哪里懂事,都是无辜的,给他们来了伤残,于心何忍?

    “要不,算了!裴刺史,此事从长计议!”杜宾客对继任他位子的裴旻并无恶感,反而带着几分关心:因为他曾是薛呐的部下,在幽州的时候就是了,十几年的关系。裴旻与薛呐的关系,人所共知。杜宾客想着裴旻的前景,实在不愿他的政治前途上留下杖杀老幼的污点。

    见一个个人高马大的兵卒,将他的族人一个个压下。看着乱作一团,哀嚎成片的族人,彭老太公厉声道:“苍天无眼,奸佞为祸!今日我彭柏,宁死不屈!为了公道正义,死又何妨?”

    他毫无畏惧,这心有家族大义,何惧一死。舍生成仁,何其快哉!

    彭老太公见裴旻“蛮横”至此,盛怒之下,起了一死成名的心态。

    裴旻哪里看不出彭老太公的心思,岂会如他所愿,冷笑道:“我大唐以仁孝治国,念诸多罪人年事已高,年长者其子代罪守法。子不教,父子过,年少者,其父代罪。”

    彭老太公脸色大变,脑袋一懵,竟然晕阙了过去。

    同时!

    裴旻道:“我曾执掌御史台,在我御史台有一句话,叫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今日之事,我还不明缘由,但是若有知道详情者,如实道明真相,我以人格当保,免去他所有杖责。”

    说着裴旻不在犹疑,愤然下达了杖打的命令。

    八百根烧火棍不好找,但是裴旻从兵部讨要来了两千步兵长矛,长矛以硬木制成,充当烧火棍正是物尽其用。

    鸦雀无声中,六百彭家人被按倒当堂杖责,只听见“扑”、“扑”的声响。

    哀嚎惨叫声连片传来。

    五十军杖刑同小可,杖刑打的可不是屁股这肉多的地方,而是脊背。

    一但脊背是人体最坚硬又最脆弱的骨骼之一,但是一但受损,几乎没有恢复的机会。

    一下一下,血肉淋漓!

    少年幼儿看着自己的父母给按在地上受刑,哭的是呼天叫地。

    年长的父母看着爱子爱女,给打的遍体鳞伤,也纷纷跪地求饶。

    一下又一下!

    “扑”、“扑”的声响不觉,可是哀嚎声却是越来越小,大多人都哭喊哑了嗓子,体弱的更是直接给杖杀了……

    到了此时此刻,无人在怀疑裴旻的决心魄力,都知道他是来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我说,我说!”一个壮汉看着身旁濒死的夫人,看着已经哭晕的爱子,哭嚎着叫着道:“我知道情况,我知道情况!”

    裴旻挥手制止了所有人的杖刑,让人将那壮汉拖到了跟前。

    壮汉挣扎着抢上一步,跪在当前大声道:“裴刺史,求你饶过我的夫人,我将我知道的都说给你知晓。”

    裴旻道:“我说话算话!”

    壮汉叩首道:“草民彭槐,是旭日车行的掌柜,负责陇右部分运输行业!我知道详情,彭所购得的粮食都是我帮他运的,是彭家三爷找到的我。”

    他坐拥车行,生活本是幸福美满。一日彭家三爷彭俊颖找到了他,让他负责一匹粮食的运送,给我利润尤其丰厚。

    彭槐本是彭家人,帮助族人本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何况彭俊颖出手阔绰,没有理由不帮。

    彭槐并不知彭俊颖的意图打算,直到彭东窗事发之后,方才知道他运送的竟然是恶意囤货,发国难财的粮食。

    彭槐哪敢啃声,又得彭俊颖、彭的警告,彭槐更将此事憋在肚子里。

    为了迫使洮州官府放弃追究,本事无辜的他特地带了两字来示威。

    彭槐哪里料想的到裴旻下手如此狠辣,他二子五十杖刑都记在了他们夫妇的身上,那是足足一百杖刑,是要将他们打死的节奏。

    年轻的爱妻,因为他的缘故,活活给杖杀!

    两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即将丧父丧母成为孤儿!

    想到此处,彭槐心如刀割,哪里还在乎什么彭家不彭家的,为了两个将他拖下水的“彭家人”,害死连累自己的妻儿,实在太不值当。

    没有任何犹豫!

    彭槐道:“张家客栈早在一年半前就关门了,张家人迁途到了长安生活,是我派人将粮食搬运至张家地窖的。”

    彭槐的话,让滚在地上哀嚎的彭家人气得义愤填膺,哇哇直叫。

    彭家三爷!

    裴旻不知是何人,身为裴家人如何不知?

    彭家三爷彭俊颖是彭老太公弟弟的孙子,是彭家直系血脉,虽然不是彭老太公的孙子,但是由彭老太公一手带大。

    不但彭为了自己的利益发国难财是真,还牵累到彭家的直系血脉。

    “胡说八道!”彭老太公不知何时已经醒过来了,看着彭槐说着实情,他急得眼睛刺红,轮着手中的龙头拐杖就往彭槐的身上招呼着。老家伙下手极狠,竟是以龙头拐杖的尖锐处打向彭槐的脑袋。

    “岂有此理!”裴旻一把抓住彭老太公的拐杖,一扯一推,直接将彭老太公手中的拐杖夺了过来。

    彭老太公一下受不住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裴旻双臂用力,直接将手中拐杖折为两断,厉声道:“老人家,旻敬你上了年纪,不愿也不屑跟你动手。你再倚老卖老,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见彭老太公还想挣扎着起来,裴旻直接让人将他的手脚绑住,顺便连带嘴巴,一起封住了。

    封常清这时走了上来道:“裴刺史,看来这老家伙未必是完全不知情!我估计,他也许早就知道彭俊颖是主谋之一……”

    聪明人行事,无需言语讨论配合。封常清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送来了神助攻。

    裴旻颔首道:“我也觉得如此,不然这位正义无私的‘老太公’为什么会迫不及待的堵在洮州的府衙门口,甚至不惜干这干涉仁政,目无君上的事情?还不是为了逼迫府衙放弃对彭的调查,不惜出动八百余人,免得真相大白牵累彭俊颖?在这真相即将揭露的时候,企图杀人灭口?”

    他们的对话声音很大,直接让挨了毒打的庞家人听在了耳中。

    瞬间彭老太公多年经营的光辉形象崩塌了,尤其是那些真正无辜给蒙骗的人,想着彭老太公为了掩盖彭家直系的罪行,不惜将他们搭进去,实在太过可恨,气得怒骂连连。

    彭老太公“呜呜呜”的挣扎,可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彭老太公其实是冤枉的,他并不知道彭俊颖也牵扯了进来,只是单纯为了彭家的声誉,号召彭家人逼迫府衙给他们一个公道,当然少不了受到彭俊颖的挑唆。

    彭槐见彭老太公意图致人于死地,更无顾忌,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裴旻让他将他的带到一旁,与他们妻儿汇合。

    彭俊颖并未出现在人群中,裴旻直接以洮州刺史的名义让封常清修书给鄯州刺史,让他缉拿彭俊颖归案。

    余下的彭家人这才想到明哲保身,一口一个骂着彭老太公,墙倒众人推莫过于此。

    裴旻却没有饶过他们,下令继续行刑。

    在哀嚎声中,又有知情人举报。

    裴旻如约免去他们的杖刑,所有知情者一个个的冒了出来。

    一些实在没有牵涉其中的,为了免去刑罚开始将一些彭家封藏已久的丑事说了出来。

    裴旻也免去了他们的杖刑。

    彭家,一个大家族,焉能没有黑历史,一个个爆料人抖着不为人知的丑事。

    彭老太公彻底傻了,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彭家亡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