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求人不如求己
    今日一早,裴旻在娇陈的伺候下,穿戴好了官服:这种穿衣服都要人伺候的日子,裴旻最开始好不习惯,但是娇陈在这方面特别的坚持,执意如此。

    裴旻呕不过她,也乐得享受,长时间下来,也习惯了这种神仙日子。

    前些日子,娇陈未至,每天早上都忍不住念她一回。

    现今得她侍奉,心情舒畅。

    “在家等我!”裴旻在娇陈的额头上轻轻一吻,道:“今天除了接见龙家少爷并无大事,与他说好洮砚之事,为夫就来陪夫人去街上逛逛!”

    “好!”娇陈应了一声,送他出门去了。

    裴旻身为洮州刺史,直接居住在刺史府衙,往府衙办公,只需从后院走到前院不过百步之遥。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些距离,裴旻问起了长史顾新龙家在陇右的地位,笑道:“龙姓,这姓氏当真少见!”

    顾新颔首道:“龙姓,是古老的姓氏之一,少皞氏、太皞氏之裔多以龙为姓,倒不是有心与真龙相近。不过龙俊的龙,却不是源于少皞氏、太皞氏。而是来至于西南夷的蛮族,刺史可听过古滇四大豪族?”

    裴旻点了点头,道:“汉武帝时,大将军卫青开发南疆,募豪民为官,以夷制夷。黔北境内的夷汉大姓有龙、傅、尹、董、谢等家族,公孙述时,大姓龙、傅、尹、董与功曹谢暹保境为汉,为大汉立下了不少的功劳。”

    “刺史大人博学!”顾新夸赞了一句,拍了个小小的马匹,道:“后来汉光武皇帝遣吴汉入蜀,大屠成都,龙家根基受到了威胁,迁移到了陇右,在陇右立足!直至今日,他们情况与彭家相差不大,都是年代深远的家族,一样没有撑起家族的优秀人才,靠的只是名气支撑。龙家的情况要比彭家逊色许多,发展前景不甚如意。族中几乎都转为商贩,以行商为业。不如彭家,一直坚持着仕途,以读圣贤书为上。”

    士农工商!

    这是历朝历代都免不了的地位阶级,这点唐朝也不例外。尽管朝廷风气开放,鼓励各个使国来唐朝做贸易,有着极好的经商环境,对商人阶级虽然不是很重视,但是也没有明确提出反对。但律法对于商人的排斥,一样是存在的。

    在唐朝商人不可为官,“工商之家不得预于士”这是死规矩。

    龙家转入商籍,意味着断了自己的出仕之路。

    顾新续道:“许是家族受到孔孟思想的熏陶,龙家为商以信誉第一,非是那些为了点滴利益不择手段的商贾,有着良好的声望。洮州缺粮,龙家为了百姓生计也是多番奔走。若非龙家拒绝私底下高价将粮食卖于其他豪绅,而是选择交由官府。洮州撑不到彭家事发,更不可能撑到刺史的到来。若真到那一步,卑职只能冒大不为选择放任百姓,自行外出觅食了。”

    裴旻也暗自庆幸,好在自己当时当机立断,斩杀彭,为洮州取得了三千石粮食,一但顾新宣布放任百姓外出,洮州将会成为无人死州,那时想要恢复生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洮州更有可能为吐蕃占据,成为军事基地。

    两人正商讨间,下人来报:“龙俊求见!”

    “快,请他进来!”裴旻一招手,亲自迈步下堂迎接。

    龙俊是一个三十出头,个子小小,带着几分精明干练的人物,见熟悉的顾新跟着一个丰神俊朗的少年身后,不用介绍也知来人身份,带着几分受宠若惊的道:“见过裴刺史!”

    “不必多礼!”裴旻笑道:“某还要谢过龙少东家对洮州城的贡献。”

    龙俊作揖道:“龙家以正道从商,行本份之事,当不得裴刺史一谢。”

    虽然已经改行做了商人,但裴旻看得出来,龙俊身上的儒家风气,却一点未变,心底估摸着龙家还有出仕之心。

    让他龙俊入内说话,开门见山的道:“龙少东家,今日某找你来是有事托付!”

    龙俊毫不犹豫的道:“裴刺史请说!”

    裴旻道:“某已经为洮州定了可行政策,需要一可靠的商家协助销售,以带动洮州的商业氛围,将洮州发展成为我大唐的边塞重镇。顾长史说陇右所有商家,唯有龙家信誉最佳,可以托付信任。”

    龙俊迟疑了会儿道:“不知裴刺史想要做什么?”

    裴旻道:“洮水石的特点,龙少东家久居陇右定然清楚,某也不多说。为了洮州经济,州府有意推动洮水石的开发,开采河中砂石,以作砚台、观赏假山等工艺品。这一切都以安排妥当,只差一条商业渠道,互惠互利。此事若成,不只是对洮州,对你们龙家也有莫大好处。”

    龙俊看了裴旻一眼,心中游移不定,好半响才道:“裴刺史照拂好意,龙家心领。只是龙家以米行为主,并未有涉足他业的想法,请恕鄙人无法当此重任!”

    裴旻表情变得有些难堪。

    顾新忙道:“裴刺史一言九鼎,此事对于你们龙家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龙俊想了想,再次拒绝道:“鄙人有愧裴刺史期望,万分惭愧!”

    “好吧!”裴旻看了龙俊一眼,道:“裴某也不为难你,你先退去吧!”

    龙俊躬身而退。

    顾新左看右看道:“卑职去找龙少东家说说?”

    “不用!”裴旻道:“强扭的瓜,不甜!龙家不愿意信我,多说无益!这利益就在眼前,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一个商人还找不到?”

    龙俊拒绝的理由是不愿意跟官方合作,担心官方取得盈利后,落井下石,令得龙家白忙活一场。

    龙俊的心思,裴旻能够理解,但他身为大男儿的信誉受到质疑,实在令他心头不快,想着要不是那日在龙家米行听到店管家的那番话,他也不会选择给龙家,还给那么多好处,却不想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顾新有些纠结的看着裴旻,欲言又止。

    裴旻摆手道:“你放心,我裴旻不是心胸狭隘之辈。买卖不成仁义在,不会因此针对龙家的。此事需尽快落实,还得物色一个可靠的商家才是。你先去处理百姓迁居的安排,让我好好想想!”

    顾新放心的告辞离去。

    裴旻想了好一阵子,都想不出陇右有那个商家能够当得起大任。

    实在想不出来,念及与娇陈的约定,回到了内堂。

    洮州地广人稀,身为军事要地,却也有似模似样的八景:什么莲峰耸秀、冶海冰图、朵山玉笋、石门金锁什么的。

    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莲峰耸秀,作为西崆峒莲花山胜景,相传莲花山集华岳之险,黄山之奇,青城之幽,峨眉之秀于一身是广成子羽化之地,充满了传奇色彩。

    娇陈早有游玩之心,等候多时,见裴旻行来,欢快的迎了上去。得到近处,见他想着心事,忙道:“裴郎可是公务繁重?莲花山就在这洮州,又不会跑,哪天去不是去!”

    裴旻摇头笑道:“与此无关!约好的事情,岂能反悔?”他知自己这位夫人心思细腻,若不将事情说明,怕是游玩也不会有兴致,将龙俊拒绝他的好意细说。

    “岂有此理!”娇陈听的秀眉倒竖,愤愤不平的道:“裴郎一言九鼎,是世上最可信的大丈夫!那龙少东家,实在有眼无珠。”

    “哈哈!”裴旻笑着拉着娇陈的手,亲了口道:“夫人说的对,是他有眼无珠,我们犯不着为他一个没眼珠子的人生气!带上易容的用具,玩我们的去!”

    娇陈颇为不好意思的道:“已经准备妥当了。”

    裴旻拉着娇陈往后院走去。

    娇陈还在思量龙俊之事叹道:“妾身倒是识得不少豪商大贾,只是他们多是贪婪逐利之辈,也不敢跟官府有过多的来往。”

    裴旻道:“这商人逐利,天经地义。只是我不愿这等好事白白便宜了那些满脑子肥肠的商人而已,看来也只能便宜……”他话还没说完,突然怔怔的看着娇陈,好半响才道:“夫人,为夫刚刚心生一念,你看看可不可行!依照我大唐法律,为夫不可从商。但是乔峰却是可以,为什么要便宜那些商人,为夫一人饰演两角,自导自演反而便于操作,不用担心有个意外。”

    娇陈自然知道乔峰是裴旻的另外一个身份,怔怔的道:“这样算不算违法?”

    裴旻越想越觉得可行道:“违什么法,夫人不说谁知道?何况为夫也不是干违背良心道德之事,只是为了便于洮州的治理发展,将一切掌控在自己的手上而已。”

    娇陈并未迟疑太久,颔首道:“裴郎觉得可行,应该错不了。”

    裴旻心思活跃起来,道:“如此一来,可要动用夫人的嫁妆了。为夫的俸禄,远不足打通一条商业渠道。”

    娇陈对此毫不在意:“妾身早已说了那些东西算不得嫁妆,裴郎随意取用就是。”

    裴旻摇头道:“也是,自家人不计较许多。只是该细分的,还需细分清楚。分摊利润的时候,夫人占大头。干脆商行的主事人填写你的名字,为夫有些时候难以两顾,有夫人看着,也是放心。”

    娇陈见裴旻大胆放心的将重担托付,更是开心,颔首道:“裴郎放心,妾身一定努力做的最好。”

    裴旻心头大事解决,开心的抱着娇陈,道:“夫人真是我的贤内助!”说着对着她的樱唇亲吻了下去。

    你侬我侬了半响,裴旻方才带着娇陈潜出了后院,走进了州府后院的一栋豪宅!

    这豪宅是裴旻特地为了安置“乔峰”、“阿朱”这两个身份而购买的。

    离州府后院只隔着一条无人的街巷,很方便他们身份的互换。

    娇陈熟练的在裴旻脸上打理着,不过短短的一刻钟,裴旻那精细帅气的脸庞变成了一个英伟豪迈的北国大汉,最后细心的将胡子给裴旻黏上,完成了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即娇陈坐在铜镜前,问着裴旻有什么要求。

    裴旻想了想道:“随意画一个,不过要漂亮一些的,最好有一定的容貌特点。毕竟是珠峰商行的女东家,还是我的结发妻子,哪能是寻常女子?”他用着乔峰的语气说着。

    娇陈听了心中难免暗喜,想了想随意画了起来。

    裴旻还是第一次见到娇陈在他面前施展易容术,以往都是在他脸上施为,往往不知不觉中就将他变成另外一个人了。现在见她在自己脸上施展易容术,才发现那手段的当真可用“神乎其神”四字形容。

    因为没有特定的模样,娇陈是任意伪装。

    裴旻看着渐渐便可模样的娇陈,心底意外想起一个人来:王祖贤!

    娇陈这无心易容的容貌,五官修饰的竟然有三分像王祖贤!

    要知道王祖贤可是未来裴旻幼年时期心中的女神,那聂小倩美得惊艳的跟仙子一样,心血来潮之下,带着几丝兴奋的指示着娇陈!

    “鼻子在高一点……”

    “眉毛再粗一些,微微上翘……”

    “嘴巴稍微大一点,鼻子再挺一些!”

    “对!对!就这样!”

    他根据记忆指挥着娇陈修饰起来。

    花费了好一番功夫,娇陈竟乔装成了那记忆中的女鬼,不说完全相像,至少也有八分味道。

    “真像!”裴旻忍不住咋舌一句。

    娇陈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忍不住吃味道:“像什么呢!”

    裴旻马上道:“昨夜我做了一个梦,就梦见夫人现在的样子。无巧不巧,夫人给自己乔装,也乔装成了这模样,你说我们夫妇是不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不等娇陈说话,他立刻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娇陈身为第一名伶,文化素养是何其出众!

    瞬间感悟了诗中的意境,眼神有些迷离!

    “裴郎!”

    裴旻看着面前王祖贤版的阿朱,心中虽然怪异,却也满意之极,“咳”了一声,道:“正事要紧!”说着,他将阿朱的身份户籍证明,交给了娇陈,让她记被下来。

    娇陈俏脸而一红,嗔了他一眼,接过了自己的新身份。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