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以一敌二 顺丰镖局
    好在他们意识到还有一个外敌存在,并未交起手来。

    “待我替我弟子报仇,再让你心服口服!”矮壮师兄言罢,手中铁铲霍霍挥动,身随铲进,已铲向裴旻。

    高个子师弟哪愿意将这表现的机会给师兄抢去,叫道:“师兄,你武艺不行,别在外人面前丢人现眼!”说着双钩挥舞,左右连环进击。

    裴旻在一旁观战多时,早知这对师兄弟绝非寻常武馆之主,若是一人,他以刀法或可应对,但两人合击,绝非等闲。

    斜身闪过矮壮师兄的铁铲,裴旻扑到高瘦师弟身前,白光耀眼,他手中的唐刀,横砍而至。高瘦师弟原本觉得他们师兄弟二人一起迎敌,能够胜的轻松自在,却不想对方来势如此快捷狠辣,绝非自己以往所遇之敌可比,心底不由得一寒,赶忙闪身而退。

    这高手交锋,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遇上裴旻这样的人物,他心生轻敌之念,纯粹是自讨苦吃。

    裴旻见有隙可乘,刷刷刷刷连砍四刀,全是进手招数,势若飘风,迅捷无比。

    高瘦师弟忙挥钩招架,连退了五步方始稳定身形。这时他下盘以是不稳,已然退无可退,横过双钩,呼的左右齐出,正是他转守为攻的杀手锏之一。

    裴旻却不架而退,转身迎向了矮壮师兄。

    高瘦师弟叫道:“来人扎手,不可轻敌!”

    矮壮师兄一脸肃然,口中叫道:“要你多言!”他们师兄弟同拜一人为师,自小打到大,对于彼此的武艺了解非常,高瘦师弟起手便给压制,焉能不知这突然杀出的神秘人能耐了得?手中铁铲,陡然向前推出,点向裴旻胸口。这铁铲兵刃本来甚为沉重,但他出手举重若轻,招法灵动,直如一柄长枪。

    裴旻叫了一声道:“妙极!”

    唐刀施展剑招,轻轻一荡,以四两拨千斤之术,荡开了铁铲,从铁铲的空隙中着着进袭,施展大杂烩剑法中的越女剑势,以极其刁钻的角度,刺向了对方的胸膛。

    裴旻的武技路子与常人不同,他是以悟为上,在实战中历练,通过实战吸取经验,以提升自己的能力。每一次实战,与他而言都是不小的提升。在长安,他几乎将整个长安城的江湖名宿都打了一遍,经验之丰,绝非当初初出茅庐的菜鸟可比。

    他这一手将太极的以慢打快与越女剑法的快捷刁钻融为一处,足见剑术已达收发随心的境界。

    矮壮师兄早已全力施为,却不想对手招式之诡异,慢快转换只在一念之间,防不胜防,不禁心下骇然。他的武艺本走迅猛一路,这时心下一怯,功夫减了几成,变成了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劲风袭来!

    裴旻心知高瘦师弟再度杀到,长笑一声,舍了矮壮师兄,又迎向了对方。他为人并不好斗,但是他的功夫就是在比斗中来的。对方功夫越是高强,对他助臂越大。就如当初的秦川第一剑客罗烈,那一次苦战,直接让他的实力成倍提升,以至于打遍长安所向无敌。

    现今遇到遇到两位招法诡异,武艺又高强的师兄弟,自然要越打越是起劲,大呼痛快。就像喜爱美酒之人喝道了陈年佳酿,喜好收藏兵器之人遇到了神兵利器一般。

    矮壮师兄、高瘦师弟却越打越是心惊,两人素来低调,名声不显,但拜得名师,实力非凡。遇过不少敌手,纵然一人不敌。两人齐上,一个双钩刁钻,一个铁铲迅猛,互补不足,纵然实力再强,也败于他们,无往不利。

    可是今日遇到的这个壮汉,威猛非常,不过与他们年岁相仿,可一套刀法,包罗万千,时而刚猛,时而刁钻,时而快捷,时而缓慢,一招一式皆妙不可言。以一敌二,竟然死死的将他们压制住了,凶悍如此,实所罕有。亏得是他们师兄弟一起御敌,若单打独斗,怕是早已惨败。

    眼下两人虽落下风,但也非转眼间即能分出胜败。这高手比武,战局瞬息万变,只要有一招一式发挥超常,或者对手偶有疏忽,大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师兄弟面上交恶,心底确实互相贯通,皆明白彼此所想,沉着以对。

    娇陈早已来到近处,她早听闻自己的夫君剑术天下无双,在长安所向无敌,也见他在对付吐蕃细作时候的砍瓜切菜,但并未真正见他跟高手较量。此刻见夫郎神威大震,威风凛凛,只瞧得芳心乱跳,念道:“这就是我的一生依靠。”

    至于其他武馆弟子早已看花了眼,他们身在小小洮州眼见不高,只以为自己的师傅当世了得。此时此刻见裴旻的武艺,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均想:“却不知他开不开武馆!要是也开,拜入他的门下,定好过目前。”

    若让矮壮、高瘦两位师兄弟知道他们弟子此刻的想法,保不定气晕过去。

    裴旻自知长时间比斗下去,于己不利,晃身欺到高瘦师弟面前,右手刀往他面门斩去。高瘦师弟向右急闪,同时手中长钩,攻向裴旻的腰间,同一时间,矮壮师兄的铁铲也向裴旻后心刺来。

    裴旻受到两面夹击反而嘿嘿一笑,背心是他故意露的破绽:他右手顺势而下,搭在长钩之上,左手平移将刀鞘贴在了铁铲铁棍处,双手同时施展借力用力,以力打力的技巧,

    拍的一声大响!

    长钩、铁铲相交!

    他两人武功一师所传,功力相若,但铁铲的重量远胜长钩。

    高瘦师弟长钩脱手而出!

    裴旻在两人惊愕间,一刀指向高瘦师弟的咽喉,左手施以绞字诀,直将矮壮师兄的铁铲搅落于地。

    师兄弟二人先后一呆,矮壮师兄忍不住长叹道:“我们输啦!”

    高瘦师弟道:“咱们今天输的太惨,丢了师傅的脸,不知他老人家会不会晚上找我们,抽我们屁股。”

    裴旻也未说话,只是笑着将他们的兵器拾起,还给了他们。

    他并没说什么安慰的话,却以笑容告诉他们,他经历了一场美妙精彩的切磋。

    裴旻的友善之举,反而让师兄弟二人大感惭愧。

    矮壮师兄道:“兄台的刀法绝妙,刀中又含着剑招,妙不可言,我沐琮输得心服,崆峒武馆,依约关闭!”

    高瘦师弟也跟着道:“我沐璘也输得心服,正宗的崆峒武馆,也依约关闭!”

    “你……”

    见两兄弟又有吵起来的意思,裴旻忙道:“两位误会了,在下乔峰,并无开武馆的意思。只是见你们门下弟子冲动的打杀起来,不想闹出人命,这才出手干涉。”

    沐琮、沐璘你眼望我眼,见自己的弟子多多少少皆有些伤痕,有一人甚至给破开了肚子,也不免震撼,对着门下弟子就是一通痛骂,将弟子教训的跟孙子一样。

    骂够了,方才上来道谢。他们师兄弟既无丝毫骄矜之意,更没有任何矫揉做作之态。一方面输得心服口服,另一方面也是由衷感激裴旻制止了事态发生。

    江湖,就是以实力说话的地方,实力强,得到尊重,理所当然。

    不过裴旻看的出来,沐琮、沐璘品性不差,输了就是输了,并无任何异样情绪掺和其中。

    裴旻道:“二位勿怪某多管闲事,你们师出同门,武艺又相辅相成,既然同开一家武馆,何必划分彼此?引发无谓争端?”

    沐琮道:“还不是那裴刺史做得怪!”

    裴旻听了一脸无辜,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沐璘道:“就是,本来我们师兄弟好好的,一人在一县发展,都开着崆峒武馆,看谁发展的好,两不相干,结果那裴刺史好端端的将两个县并在了一处。这一山还容不得二虎呢,一县哪里容得下两家崆峒武馆?”

    听他们这么一说,裴旻还真觉得是自己的过错了,不免问道:“那你们为何不并在一处?”

    沐琮道:“我崆峒夺命门以夺命铲称雄,入门弟子,自然要以习夺命铲为主。”

    “胡说!”沐璘气恼道:“崆峒夺命门最厉害的明明是夺命双钩,几时轮到夺命铲了,要想在江湖上闯荡,学夺命双钩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

    “你……”

    见他们又要吵起来,裴旻总算理清了缘由,

    师兄弟二人虽拜得同一师傅,却分习不同武艺,艺成之后,意图开武馆为生。但是两人因为武艺不用,在授徒上起了分歧。因故一分为二,彼此各居一县,不相往来。但是裴旻却将两县合并,导致了两家相同的武馆聚集在了一处。

    双方有了利益瓜葛,衍生了如此争斗。

    在这非常时期,裴旻对洮州的治安管理的很严,师兄弟二人不敢在县里动手,约到县外的一处废园。

    其实至关重要的还是因为经济原因,俗话说“富不学文,穷不习武”虽然这不是绝对的,但大体上并没有错。

    洮州现在情况如此,真正的大户就算未逃,也做好了逃跑的准备。谁有闲功夫练武?至于百姓,更不要奢望,他们自己都难以果腹,何来的余钱习武?

    面对这种情况,每一个习武的弟子都是延续武馆的命根,少收一个徒弟,意味着武馆可能出现经济断链而倒闭。

    对于本就为数不多的徒弟,沐琮、沐璘都视若珍宝,他们自然不愿意见到自己的弟子跑到对面去。

    这难以启齿的因由,两人虽为言明,裴旻却看得出来,心中一动,道:“二位,我有一想法,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沐琮、沐璘对打赢他们的裴旻极为敬重,抱拳道:“兄台但说无妨!”

    裴旻道:“乔某的夫人精通商道,已经与洮州裴刺史达成了协议,打算在洮州开设一家洮砚工坊,以生产洮砚。二位想必知道,洮州境内并无安定。大唐虽然太平,山林间依旧有一些宵小为祸。我意欲开设一家镖局,为货物的运送护航,却不知二位是否愿意出力?此外工坊也许护卫维护安定,需聘请好手相护。有了收入,你们便能安定的发展武馆,武馆越大,我镖局的人手也越充足。二位意下如何?”

    沐琮、沐璘你眼望我眼,大为意动。

    镖局一词出现在清朝,镖师之鼻祖,应当为山西人神拳张黑五。但在此之前,已经有一些散户受商人聘请保护商队,如同西方的佣兵,但又不同佣兵,没有官方的认可,算不上正规的行业。

    因此也有侠以武犯禁一说,便是因为武林中人大多不事生产,游手好闲,没有正当的职业,不能为国家带来利益。

    沐琮、沐璘听明白了裴旻的意思,眼中泛起了异样的光辉。这有了正当的收入,他们就能潜心教学,不是漫天哭求弟子,为那一点点的拜师费而争破脑袋。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天攘攘皆为利往!

    这有了利益的接触,沐琮、沐璘纷纷拉着裴旻,热情非常。

    沐琮更是脱下自己的衣服,铺在地上,让裴旻坐下细谈。

    这组建镖行一事,裴旻并非临时起意,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今日与行脚商贩摊贩闲聊,得知他们最大的问题是货源,而货源不足的原因是洮州境内不安。

    不只是吐蕃,还有一些流氓地痞也趁着乱局,背地里袭击商人牟利。

    对于这些人,裴旻抓一个杀一个,但是流氓地痞杀不胜杀,谁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就算事后抓到,也改变不了有商人给袭击的事实。

    若有一个镖局,与商人互惠互利,对于洮州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尤其是洮砚即将生产,这洮砚属于高档奢侈用品,沿途更需要妥善护卫,有自己人护送,安全许多。

    裴旻将镖局的经营方式与沐琮、沐璘细细说明。

    三人一致商定,由裴旻出钱出谋,他们出人出力,在洮州开一家镖局。

    至于镖局的名字,沐琮提议崆峒镖局!

    这个名字一出,沐璘立刻同意!

    但给裴旻一票否决,改为顺丰镖局!

    沐琮、沐璘打不过裴旻,又不及裴旻有钱,只好默认了这个名号!

    裴旻丝毫不知,他这无心的举措,给他未来带来了何等的便利。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