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裴旻轰炸式的营销手段
    长安,作为大唐经济文化交流的中心!

    早在贞观年间,长安的人口已经突破百万,成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破百万人口的大都会。

    发展到今时今日,长安人口已达一百七十余万。在封建时代,人口就是生产力。大唐人口繁盛足以反映了此时此刻大唐的总经济实力独步于世界。

    这日长安上下突然盛行了一首脍炙人口的诗句。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平凡的语言,唱出雄浑豁达的主旨,气势流畅,一气呵成。

    七言绝句是这个时代最流行的诗句,王昌龄的这一首《出塞》诗,以雄劲的笔触,对当时的边塞战争生活作了高度的艺术概括,把写景、叙事、抒情与议论紧密结合,在诗里熔铸了丰富复杂的思想感情,使诗的意境雄浑深远,既激动人心,又耐人寻味。

    明代诗人李攀龙甚至推奖它是唐人七绝的压卷之作,杨慎编选唐人绝句,也列它为第一。

    不过此时此刻,这首《出塞》的作者却非是七绝圣手王昌龄,而是在洮州戍边的裴旻。

    这首诗传到长安,引起了整个长安的哗然,以最短的时间轰动长安周边。

    裴旻武艺超群,文采风流,早已世人皆知,但对于他的文采,众人虽认可,却并不足以令人震撼,发人深省。因为不论是《锦瑟》还是《竹枝词》都是以情爱为上。

    惆怅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优美的“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固然引得多愁善感的青楼女以及众多大家闺秀的共鸣,却不为大众所接受。

    《出塞》却不同了!

    洮州的困局牵动人心,裴旻放弃长安的荣华富贵,自荐前往洮州困苦之地戍边。伟岸的形象,早已为世人称道。

    现在立足洮州的裴旻又做出“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这样气概非常的诗句,显然是怀着无上的勇气,以及将吐蕃挽扼于境外的决心。

    伟岸的形象配合豪迈的诗句,让离开长安的裴旻,再度成为长安风口浪尖上的人物。

    只要有一点文化素养的人,莫不让诗中的意境以及裴旻的气魄所感染,对他赞誉有嘉。

    李隆基听得这首《出塞》也觉得热血沸腾,亲自在朝堂上称赞裴旻的“盖世豪情”,让文武向裴旻效仿学习!

    在堂下的姚崇听着满朝文武的赞美,心中莫名的泛起无力之感,暗想:“这走都走了,还阴魂不散!”

    此时此刻并没有任何人意识到裴旻要干什么。

    在这之后,又有几首裴旻的诗句流传开来!

    《洗砚诗》:

    自洗洮州绿,闲题柿叶红。

    一尘空水月,百念老霜风。

    钝菊凄犹蕾,颠桃艳己丛。

    干流千万变,谁实主鸿濛。

    《洮石砚》:

    鹦鹉洲前抱石归,琢来犹自带清辉。

    芸窗尽日无人到,坐看元云吐翠微。

    又有诗云:

    旧闻鹦鹉曾化石,不数鸊鹈能莹刀。

    县官岁费六百万,才得此砚来临洮。

    玄云肤寸天下偏,璧水直上文星高。

    辞翰今谁江夏笔!三钱无用试鸡毛。

    短句:

    玉屑名笺来濯锦,风漪奇石出临洮!

    一首接着一首!

    虽然下面几首诗句,远不及《出塞》那么有名,但是有了《出塞》这七绝第一的佳作打底,就算其他诗句的质量一般,也为世人所接受。

    毕竟再如何出色的诗人,哪怕是李白、杜甫也做不到首首诗句都有惊世骇俗的佳句名言!

    一首惊世骇俗的《出塞》,在加上此前的《锦瑟》、《竹枝词》足以证明了裴旻在诗坛里的地位。对于他的诗句,即便质量中等,也有人为之追捧。

    只是追捧之余,众人又觉得莫名其妙,几乎每一首诗句都在赞美“洮州奇石”、“洮州石砚”,但是洮州砚是什么东西,没一人知道。得裴旻如此称赞,向来诗少而精的他,一口气写了四首诗句赞美。

    裴旻就在洮州,洮州砚,难道是洮州的砚台?

    何曾听过洮州有砚台?

    就在众人好奇茫然的时候,在大唐传来了一则对应的消息:五日后,长安东市,洮水奇石店举办了一个大型的洮砚展示活动,活动要求“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有一技之长者,方可入内”。

    这个消息传出,在短短的瞬息间传遍了长安。所有文人墨客都让这一连串的组合拳打的头晕目眩,不知所以。

    但无一例外,心中对于那神秘的洮州石砚充满了好奇。

    好奇心,人皆有之!

    人类的天性就是对于未知的东西有着追求之心,洮州石砚的神秘感挠的所有人,心中痒痒的。

    这越是难以见到的东西,越是渴望一见!

    裴旻的名气外加洮水奇石店刻意营造的神秘感,结合在了一起!

    几乎所有对自己的才学有信心之人,都有前去一看的**冲动。

    长安!

    贺知章骑马行在上朝的路上,瞧着面前一个熟悉的身影,喝道:“包兄!”

    包融回头见是贺知章,喜道:“贺兄!”

    包融是润州延陵人,才华横溢,与贺知章、张旭、张若虚齐名,号吴中四士,如今在朝当任集贤直学士。

    同为吴中四士,包融与贺知章的关系,自然匪浅。

    包融道:“融正有事想问你呢!”

    “可是关于洮州石砚的?”贺知章捻须而笑,裴旻与他的关系,人尽皆知,已经不止一人问他到底洮州石砚是什么东西,得裴旻如此重视。

    “当然!”

    贺知章摇头道:“不瞒包兄,某也不知。也就是五日,不如我们约好同去?以我们的才学,不至于通不过考核吧?”

    包融笑道:“正有此意!在叫上张兄、贺兄、邢兄、万兄?”

    他口中的张兄、贺兄、邢兄、万兄,分别是张若虚、贺朝、万齐融、邢巨,俱是吴、越之士,以文词俊秀驰名于京都。

    贺知章作为裴旻的好友,已经猜到裴旻的用意,当然愿意辅以一臂之力,应声叫好。其实就算没有这层关系,他也忍不住要去看一看。作为一代书法名家,贺知章对于砚台也有一定的钟爱!

    此外在太极殿的门口!

    张九龄也在跟自己的好友赵冬曦说着洮州石砚这事。

    张九龄才智过人,直言敢谏深得李隆基的器重,如今以是政坛上又一新星,“洮州石砚未现世而天下知,裴刺史当真好手段。子阳兄,何不与我同去看看?”

    赵冬曦笑道:“自然愿往!”

    不只是长安,即便洛阳也有诸多人心动。长安、洛阳水路发达,这西都、东都之间联系密切,相互往来也就是几日功夫。

    洛阳酒肆!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王之涣念着《出塞》,大有感触,道:“裴刺史年岁与我相当,不论功名还是诗坛,皆取得如此成就!枉我虚活二十余载,却一事无成,自当与之看齐。”

    一旁的方刚成年的王昌龄也露出向往之色,道:“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这是何等的豪气!”他却不知这《出塞》是他十年后的成名之作,只觉得裴旻诗中大意,与他的心声融合,热别崇拜!

    王维叹道:“娇陈姑娘,能嫁于如此英雄,真令人高兴。”他口说高兴,心中却一片伤感。

    王之涣、王昌龄、王维皆是少年英杰,在洛阳相遇,三王相互引为知己。

    王之涣、王昌龄都是边塞诗人,胸中豪情万丈,对于《出塞》这种澎湃的诗句,有着极深的感触,成为了裴旻的小迷弟。

    而王维性格多愁善感,他少年神童,才华早显,十五岁便上京城应试。年纪轻轻的他做得一手好诗,工于书画,甚至还有超凡的音乐天赋,有着非人之才,成为京城王公贵族的宠儿。在一处聚会中,听得娇陈的天籁之音。小小年纪情窦初开,心中有着点点奢望。

    只是这个念头还未滋生,娇陈以嫁给了裴旻。

    王维心中惆怅,得知裴旻如此了得出众,心中不免五味杂陈。

    王昌龄道:“裴刺史多次在诗中称赞洮州石砚,我们也去长安一探?一起去看看热闹?”

    王之涣眼睛一亮,道:“大善!”

    王维优柔寡断,见两位好友都一致认同,也未拒绝,算是默认了。

    一时间几乎长安洛阳,乃至于关中河南的文人墨客都将目光聚集在了长安东市一家叫做“洮水奇石店”的商铺。

    洮砚在裴旻地毯势的广告轰炸下,未现世而动天下。

    五日时间一晃而过!

    就在洮砚展示活动开启的这一天,小小的东市汇聚了无数名动一方的士林文士!

    什么贺知章、张九龄、包融、王翰、李颀、丘为、王之涣、王昌龄、王维都聚在一起……

    若洮砚浪得虚名,今日之后,名声将会臭不可闻,跌落谷底。但是作为中国三大名砚之一,洮砚下墨强于端,弱于歙,发墨强于歙,弱于端,可谓综合了两者的特点,自有所长。何况用于展览的十余块砚台都是老坑挖出来的精品,远非寻常端砚、歙砚可比,用过之人,莫不交口称赞!

    洮砚短短的半月间,名动天下!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