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拿了我们的,一次性翻倍吐出来
    “你确定对方叫孙周?是鄯州孙周?”

    裴旻看着顾新,有些不可思议。

    顾新现在对裴旻佩服的是五体投地,一切都如裴旻预料的一样,洮砚、洮水石的推广,带动了洮州的整体经济繁荣。在免税政策的刺激下,各行各业的行情都有了显著的提升,洮州的长街充满了人气。这有利可图,诸多行脚商都会选择来洮州逗留一二,洮州可称欣欣向荣。

    唯一不足的是洮州缺乏真正的大商,倚靠飘忽不定的行脚商维持杂货的供应,显然不及真正立足于县内的杂货店稳定。

    顾新最近就在劝说熟识的商贾,让他们尽快开业,但给他的莫不是“再等等”的答复。

    重新开一家一定规模的店铺,需要投入大量的本金,在吐蕃危机未真正解除之前,真正的商人不敢冒这个险。

    近日却传来了一个好消息,鄯州不知名的商人孙周意图在洮州的治邑临潭开一间大型杂货店,特别来找他商议店面福利的问题。

    顾新得此消息,可高兴坏了,多方奔走,亲自领着孙周派来的人走街串巷寻找店面。决定了之后,他将此事汇报给裴旻知晓,却不知为何裴旻的反应特别古怪,问道:“是鄯州孙周,刺史怎么了,你您是认得他?”

    裴旻想了想道:“你可见到他本人?”

    顾新摇了摇头道:“没有,是他的管事!他本人没来!”

    裴旻道:“若是我认识的那个孙周,此事必有蹊跷!”

    他与孙周接触不深,但是对那个曾给予他一定帮助少年郎的才智还是有着一定印象的。当初他给孙周送去奖赏银钱的时候,孙周就曾表示要回鄯州老家,买几亩田地,好好用功读书。他看的出来,孙周有心仕途。这有心仕途的人,就不可能从商,断自己后路。

    哪怕孙周自觉仕途无望,作为一个读书人,他应该将自己的希望寄托于下一代,而不是断了自己以及儿女出仕的机会。

    给孙周的奖励足够让孙周当一个小地主,衣食无忧,若发展的好,甚至有可能成为地方豪绅,也无可能给逼得走投无路而弃文从商。

    “或许是意外?或许有别的什么原因?”顾新找着借口理由,他负责政务,军务上的事情,并不知道,只要为洮州好,哪管蹊跷不蹊跷。

    裴旻笑道:“我从不信意外,事出妖孽,必有因果!这孙周脑子灵活,也许他是想借此告诉我什么也不一定!这样吧,你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谈怎么谈,余下的事情就别管了。”

    裴旻当即安排人去鄯州调查一下情况,果然察觉了异样。

    孙周深居浅出,但他身旁始终有人护卫随行,享受着自己都不曾拥有的待遇。孙周并不是什么大人物,何须如此保护?

    裴旻随即又了解到孙周曾失踪过一阵子,联系上下,再从吐蕃畜牧汇聚一事上来分析,如何察觉不出应由?

    封常清上表给裴旻的破敌之策里,将吐蕃在河西九曲地的情况写的极为细致,裴旻犹如设身处地一样。在那一刻起,他已经开始布局破吐蕃之法,采石工坊甚至可以说是为诱敌所设,只是偏带发展经济而已。

    他的全盘计划唯一不可抗拒的是不知吐蕃何时来袭,有着点点被动,掌握不了先手,时间有些吃紧。

    孙周这一出现,无疑是告诉他吐蕃出兵的时间,完美的弥补了计划的缺陷。

    裴旻想通前后,当即赶到神策军营,将封常清、李翼德、江岳召集商议。

    听了裴旻的假象,封常清、江岳瞬间明白,齐声道:“声东击西!”

    “不错!”裴旻手指着地图道:“他们的总人数在五千左右,而我们神策军就有六千之众,在加上洮州本有的千余人,在人数上他们占不了便宜。他们的性质是袭扰,而不是与我们硬碰硬的打一架。神策军营离采石工坊是有一定距离,却也没有给他们很多的时间。憋了那么久,调集了五千人,换做是我,肯定不甘心小打小闹。只要将我们军营离的两千五神策骑调走,他们就能在这里大闹一场……”

    他说着在采石工坊处画了一个红圈。续道:“所以,我们要因时制宜!首先将神策骑调出军营,先潜伏于莲花山脚,在吐蕃进兵的前一天夜晚,深夜行军赶往洮州与河西九曲交界的这片无人山林,依计行事,其他的不变。”他手指随着话移动到一处隐秘地。

    “这样一来,我们的人数兵力会有些不足!”封常清最先跟上裴旻的节奏,看破了关键:“吐蕃皆是骑兵,洮州这开阔地最适合骑兵冲杀袭射。在这片土地上,对付游骑兵唯有骑兵才可能取得优势。采石工坊我们可以用洮水的优势克服,但他们诱敌这骑兵,那又如何对付?”

    裴旻道:“这点我已经想过了,确实抽不出人来。不过我可以向陇右诸军节度大使、鄯州都督郭知运借兵,他负责陇右的安危,有贼人在陇右为非作歹,他岂有不相助的道理?何况他昔年是我太公的部下,有这层关系,我想他不会拒绝的。只是如何将两千神策骑兵调离军营不给细作发现,这倒是一个问题。”

    在长安裴旻就感觉吐蕃细作内奸玩的溜,到了洮州更是有这种感觉。

    面对那些没有节操的流氓地痞,那些贪婪的奸商,吐蕃毫不吝啬钱物,将之收买为自己的眼线。在他之前的几位刺史,防不胜防,主要原因就在于此。

    神策军是正规军,吐蕃手伸不进,但是军营附近偶尔会有一些神秘人出没。有些让他们杀了,有些藏的深,并没有杀绝。真要调两千离营,肯定会给发现。

    裴旻沉吟了一会儿,眼中突然一亮,笑道:“有了!翼德,你从今天开始,以练习长距离奔袭为由,每天调兵出营。出以密集的锋矢阵,回来两千以松散的雁行阵,往返余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兵卒调离出营。”说到这里,他猛地拍击案几,喝道:“这一次我要让吐蕃赔了夫人又折兵,抢了我们大唐的东西,让他们一次性翻倍吐出来。”

    “是!”封常清、江岳、李翼德斗志昂扬的应着。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