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高义 纠结
    鄯州都督府!

    裴旻请求支援的消息已经传到了陇右诸军节度大使、鄯州都督郭知运的面前!

    面对裴旻的出兵请求,郭知运犹豫一二,一时竟不能决定,将心腹王君毚叫到跟前商议。

    王君毚闻讯不满叫道:“郭公才是陇右节度大使,那裴旻何德何能,竟敢指使郭公?简直没将郭公放在眼里……”

    郭知运右手握着拳头,不住的张开合拢,心底更为迟疑。

    郭知运是薛讷、郭元振之后崛起的朝中宿将,身长七尺,猿臂虎口,壮勇善射,最善徒手搏击,年轻时便以徒手击毙十一劫匪而补秦州三度府果毅。此后又以战功累除左骁卫中郎将、瀚海军经略使,又转检校伊州刺史,兼伊吾军使一路官运亨通。

    去年吐蕃大将勃坌达延、乞力徐等率领十万大军兵临洮州,郭知运率领步卒在攻取洮州收复失地上立下赫赫功绩,仅次于薛讷、裴旻、王海宾三人,因此升任冠军大将军,兼任临洮军使,进封太原郡公,后又晋封为陇右诸军节度大使、鄯州都督。

    现在的节度使还比不上天宝年间,军政大权一把抓,有地方藩镇的苗头,不过权力也已经是极大了。郭知运的陇右诸军节度大使负责陇右的疆域边防,统临洮、河源、积石、莫门、白水、安人、振武、威武、宁塞、镇西、宁边、威胜、金天、曜武、武宁、天成、振威等军和绥和、平夷、合川守捉,驻军,共计六万五千人,军马一万匹。

    裴旻所在的洮州依照道理而言,也属于陇右地界,在郭知运的管辖范围之内,那么神策军理应受到他的管制。

    但由于李隆基对于裴旻的特别优待,特别信任,并没有将神策军划为陇右诸军之中,成为独立在陇右境内的一直孤军。

    唐朝的府兵制已经败坏,各地的府兵兵源远远不满足地方上的调任,有着极大的空缺。陇右军依照道理而计,确切的满员兵额是七万五千人,但是各地的冲折府给不出那么多的兵额,所有戍边兵卒都存在着不满员的情况。这不满员也就罢了,各地的冲折府为了完成兵额任务,将地痞流氓老弱病残等都计算在内,用他们来戍守边疆。

    地方军兵源不足,又有部分拖后腿的,真正能战的兵士并不多,这也是这个时代边兵疲弱的原因。

    大唐与吐蕃已经撕破了颜面,陇右作为主战场压力极大,对于裴旻募集的那十一万勇士,郭知运垂涎三尺。

    李隆基以其中十万填充中央军,郭知运不敢跟皇帝抢人,对于余下的一万志在必得。

    却不想裴旻来了一个截胡,一口气吃掉了其中六千,以神策新军的方式驻入洮州,执掌洮州的军政大权。

    抢了他的东西不说,还在他的权力范围之内,分了一本羹。

    尤其是神策军仿佛是亲娘养的,军备一色全新,还有五千军马,要知道他整个陇右十七军三个守捉,共计七万五千兵额不过一万匹军马,裴旻神策军六千兵额,五千军马……

    就连他这个节度使都眼红,何况是各地军使?

    林林总总加起来,郭知运对于裴旻并无好感,反而有着点点的不爽!

    思前想后,郭知运道:“裴旻在信中言语诚恳,倒也不是没将某放在眼里。某虽不喜欢他,但这国家大事,却不能因私人感情而定。裴旻此人却有过人之处,或许他真能破局也不一定,君毚,你准备一下。别给我陇西军丢脸!”

    王君毚是郭知运一手提拔起来的,见他主意已定,也不再多说高声道:“末将领命!”

    得到郭知运愿意配合的消息,裴旻心中也松了口气,笑对左右道:“郭公高义,无愧我大唐柱石!”

    他不是不知道郭知运对他有着一定的成见。只是这种事情解决不了,除非他选择当一个老实听话的小孩,将神策军并为陇右诸军之一,让郭知运瓜分他的力量,不然神策军孤立在外的存在,就是郭知运心头的一根刺。

    这人皆有私心,郭知运不想裴旻在他的权力范围内,分一本羹,裴旻也不可能为了顾及郭知运的心情而委屈自己。

    得知孙周之事,裴旻改变计划布局,在是否向郭知运借兵这一点上,他犹豫再三。最终他选择了借兵,他相信大唐的将军不可能都是白道恭、赵成恩、孟林、马清这些无耻之徒。更愿意相信郭知运就算有私心,也不会枉顾大义。

    果然!

    郭知运答应了他的请求,在国家大义面前,私人的矛盾,不值得一提。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

    这一日风和日丽,春天的阳光格外明媚,春姑娘展开了笑脸,透过早雾,洒向洮州大地。

    辛勤的劳动人民开始了每一天的工作,洮州的大多百姓已经习惯了新的生活方式。

    比起以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他们更加喜欢现在的工作方式。

    每天工作四五个时辰,十日休一天,还有额外的加班费用。每月结算工钱,以通宝计算,实实在在。不像以往,老天不作美,担心收成不好;老天作美,又要担心米粮降价卖不出去,还要担心交不上税,各种麻烦事。

    现在只要踏踏实实的干活,每月得到的通宝足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还能存下一点。买买衣服,喝喝小酒,比起下田耕作,实在是好上太多。

    张三就是改头换面的其中之一,最早进入采石工坊的那一批工人,因为干事勤快认真,担任了小组长,每月比同行多十几个通宝,生活更不用说。最主要的是,他的儿子给安排到了制砚工坊去当学徒,只要学出来,那就是门手艺活,未来更不用担心了。

    小民的思想尤其简单,家和万事兴!

    家好,一切都好。

    所以张三很珍惜现在的日子,认真勤恳的工作着。

    这天也是一如既往的出现在洮水之畔,指挥着遍布河畔挖取奇石的百姓,将一块块原来无人问津的东西,当做宝贝一样拾取收纳。

    “咚……”

    “咚……”

    “咚……”

    忽然张三耳中听到了震耳的钟鸣声,一下一下,急促响亮。

    张三脸色骤然剧变,将手中的事务,丢弃于地,高声道:“吐蕃来了,快,跟我渡河,跑到对岸去!”

    只要是采石工坊的管理人员,都会经过内部的培训,传授一些紧急应变的知识。

    采石工坊的中央有一个高楼,楼上有一口大钟,大多人都觉得大钟是提醒上下班的。只有管理阶级的人才知道,大钟主要的用处是示警,用来提示吐蕃来袭。为了避免百姓听了钟响,直接混乱奔逃,特别叮嘱此事只有几位管理知晓。

    吐蕃一年之内九入洮州,在州内烧杀劫掠,无恶不作,百姓对他们闻风丧胆。只是近半年来,在裴旻的治理下,洮州风气大变,吐蕃也没有来袭,渐渐的让百姓放下心来,不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如今听吐蕃来袭,那血淋淋的记忆重新涌上心头,哪里还顾得了手上的事情,惊慌失措的往河里跑了去。

    管理自然不只有张三一个,他们都经过特别的训练,呼喝着招呼百姓往河里跑。

    春天的洮水并不湍急,除了个别地方,水位最高不过正常人的胸口,趟渡并不困难,也不会有生命之忧。

    哗啦啦的千百人下水,激起大片浪花。

    一个个的百姓工人蹚过了二十丈的洮水,紧张恐惧让他们体力消耗的极快,个别体力不支的瘫倒在了河对岸,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空空无野的对岸,一种给戏耍的感觉涌向了心头,叫道:“他娘的,谁说吐蕃来了,耍我们嘛!”

    闻声的百姓相继顿住了脚步,吓得三魂去了六魄的,也直接开骂了起来。

    便在众人莫名之际,远处尘土飞扬,吐蕃骑兵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百姓工人们这才知道非是有人戏耍他们,而是吐蕃来的慢了!

    那些叫骂的百姓也不敢多言,直接往反方向跑去了。

    玛尔巴杀到采石工坊,看着空空无人的工坊,又看着对岸密密麻麻的百姓,口中叽里咕噜的一套咒骂,他怎么也想不到唐人跑的如此快,一骨碌的就渡河了。

    “千夫长,千夫长!”泼皮任飞连滚带爬的来到玛尔巴马前,他的怀里装的鼓鼓的,在混乱的时候,他独自一人喜滋滋的收刮了工坊,得到了不少宝贝。

    作为吐蕃在采石工坊的眼线,任飞没少透露采石工坊的情报给玛尔巴。

    玛尔巴见任飞贪婪的模样,一马鞭抽了过去,喝道:“到底怎么回事?”

    任飞给抽得七荤八素,险些栽倒在了地上,吓得跪地告饶道:“这不关小的事,是你们来的太慢了,早在一刻钟前,这里已经得到你们来袭的消息,都逃到河对岸去了。”

    玛尔巴看着越跑越远的百姓,彻底的傻眼了,以百姓逃跑的速度,他们现在追击,完全来得及,只是这渡河追击,风险不小。

    玛尔巴也精通汉人的兵法,知道有一招叫做半渡而击!

    追不追,玛尔巴纠结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