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神兵天降 诡诈无常
    玛尔巴经验丰富,知道必需尽快下决定,不然两不讨好,马鞭指着任飞道:“你确定对方都是采石工坊的工人,没有唐军混在其中?”

    任飞呆了呆,见玛尔巴的鞭子又要抽打下来,忙叫道:“没有,没有,我确定没有,都是老面孔,没有生人,除非唐军在是半年前就潜伏进来的。”

    玛尔巴看着跑得越来越远的百姓,叫道:“阿奇,你领着两千兵卒渡河追击,记着,尽可能的杀伤对方百姓。一但遇到不可估量的情况,立刻撤退。我这里给你挡着唐军,放心追击便是!”

    顷刻间玛尔巴已经下了决心,他劳师动众的来此。要是一无所获,回到吐蕃,还不坐实了“大雪猴”的称号。唐人也不过是一个脑袋,何惧之有?

    对付百姓,让副将阿奇便可。

    他自留下来对付可能出现的唐军。

    由此也可看出玛尔巴确实无愧吐蕃骁将,经验丰富。他并不能确定当前这个情况是不是唐军的诡计,但事情已经跳出意料之外,不管有没有诡计都必须防上一防。

    这兵马渡河,最忌讳的是给敌人半渡而击,玛尔巴亲自留下,正是为了防止唐军使用如此战法。

    唐军可用之兵,不过六千神策军。噶宁布截击孙周之地选的是最适合骑兵奔驰之处。唐军不可能不闻不问,也不可能派步兵截击。唯有两千五百的骑兵可用,数量也不会少于一千五。如此一来,唐军来援的兵卒将会是一千骑卒以及三千五步卒上下。

    唐军若以骑卒来袭,他们两千骑兵占据绝对优势,若是步骑来袭,他们能够轻易进退。假如唐军将骑兵都调去截击噶宁布,来的是三千五步卒,那就再好没有了。在洮州这适合骑兵奔驰的土地,不辅以天时地利,寻常步卒不可能是骑兵的对手。玛尔巴有足够的把握,用手中的两千骑兵击破唐军的三千五步卒。

    各方各面玛尔巴都有思量,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阿奇已经领着两千骑兵开始渡河了,看着已经渡过一半的兵士,而神策军军营方向毫无动静,玛尔巴突然觉得是自己多虑了,那个裴旻不过二十几岁年纪,上过战场的次数手指的数的过来,怎么可能有如此精妙的布局。

    他正如此想着,突然有人惊呼道:“那是什么?”

    玛尔巴一直注意着神策军的方位,此刻听见惊呼,才将目光往洮水上游望去,这一望之下顿时张目结舌:上游那宽阔的河道上竟浮现着大大小小数十条黑影,此时正以极快的速度,向渡河的吐蕃兵猛扑过来!

    黑影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百十条木筏。上面人影重重,显然都是神策军的士兵!

    很显然!兵书上传授了他半渡而击的知识,却没有告诉他们神兵天降的说法!

    “怎么回事?唐军怎么可能有如此多的竹筏?”玛尔巴失声惊呼,他怎么也想不到唐军竟然会顺流而下,但他已经无从多想,嘶声裂肺的喊道:“撤,退回来!”

    只是两千吐蕃军已经深入洮河,受到水阻力的影响,岂是说退就能退的了得?

    但他毕竟久经战阵,此时面临危机,竟是略微慌乱之后转而镇定,扬声大喝道:“快快去掩护百夫长,所有勇士给我射向对面竹筏,他们在竹筏上无处可躲,就是我们的箭靶……”

    在他的安排下,吐蕃兵士在水里的后撤奔逃,在岸上的尽皆取出了弓箭,准备等着竹筏上的唐军进入射程,好给在水里的同胞例行掩护。

    玛尔巴已经取出了自己的弓箭,眼瞧着唐军即将进入射程,突然对面的唐军在竹筏上前面的兵士向后移动了两位,露出后面上满弩箭的士兵!

    江岳想到了那夜吐蕃猖狂的袭击者他们的粮队,致使上司阵亡,整个粮队受到贬黜。若非裴旻出手相救,此刻只怕他还在岭南跟蛇虫为伍,脸露狰狞之色,高喝道:“射!”

    漫天的弩箭越空飞去!

    玛尔巴嗔目结舌,手足无措:唐军的劲弩天下无双,伏远弩射程高达三百步,远在弓箭之上。

    这洮水河边,完全无隐藏躲避之处,刹那间,追魂夺命的弩箭穿过一个个吐蕃兵的身体,有的甚至一箭就洞穿了两三人。

    在河畔的吐蕃兵一片片的倒在了地上,鲜血聚集成小溪,流入河中。

    “咬住他们,不要松懈!”江岳冷静的指挥着,其实不用他特别下令,久经训练的强弩手们也会整然有序地层叠发射,令弩箭一波一波,几乎毫无隔断。

    只是五六轮,河岸上已经没有多少站着的吐蕃兵了,绝大部分的吐蕃兵都给射杀的胆寒,卧趴在地上,向后爬着。

    “改目标,往河里射!”江岳见河畔上竟无以站立着的人,果断将目标改向了河中心的吐蕃兵。

    万弩齐发之下,洮水都染成了红色。

    玛尔巴也趴在地上,不敢起身,看着面前的这一幕,欲哭无泪。

    唐军的叠射之法,并非无敌。他们与大唐打了百年,对于唐军的战术皆有研究了解,被万弩叠射之法缠住,就算骑兵速度再快也难以挣脱罗网,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拼着损失冲过去和唐军肉搏,这样弩箭的威力也就无从发挥了。

    但是唐军一个个的都在洮水河上,借助着地利,他们根本无处近身。论及对射他们的马弓怎么可能比得上伏远弩?

    在这洮河上唐军近乎无敌!

    “撤!”玛尔巴欲哭无泪,领着剩余的兵卒,任是匍匐着爬出了伏远弩的射程。

    “跳水,撞过去!”江岳再度下达了命令。

    先头的唐军一个个“噗通”、“噗通”的跳进了洮河!

    他们空出来的竹筏,凶悍的撞向了水中的吐蕃兵。

    竹筏的最前沿竟然早给削成尖刺状!

    尖锐的竹筏借助这水流的冲力,冲向了在河水中挣扎的吐蕃兵。两厢交触人马一并撞翻,猩红的血液在河面上蔓延。

    本来就在奔逃中的吐蕃兵受到如此猛烈的冲击,登时断裂成了好几节。

    凶悍的神策军一拥而上,这水中的骑兵,比步卒都不如,粗长的骑枪根本挥动不起来,而轻便的唐刀不论是在水面上高举着劈脑袋,还是水底下阴招猛刺都是游刃有余。

    玛尔巴并未真正撤走,他还想搏一搏,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救一救水中的吐蕃兵。

    但是江岳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始终有八百名伏远弩手在竹筏上各就各位,只要他们一近身,绝对讨不了好!

    玛尔巴就如此看着,看着自己手下的勇士,一个个惨遭屠戮,心如刀绞,忍痛道:“撤!”

    这一回他是真的撤了!

    **********

    玛尔巴撤退的消息传至,三里外的一处隐蔽丘陵。

    “孙子有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封常清看着身前的裴旻,感慨道:“裴刺史用兵果然深得其中的三昧,布局之广,料敌之明,卑职是心服口服!”

    裴旻闻言笑道:“常清谬赞,为了这一战。你在河西九曲地受了大半年的苦;其后,我又筹划半年,这点水准都没有,那还打什么仗,不如回家种田是了!好戏,才刚刚开始!”他说着,让身后的五百骑兵都在马尾巴处捆绑上树枝,高声道:“常清就等我凯旋的消息,此战得胜,我举荐你为州府司马!”

    他一挥手,呼喝着五百骑兵向玛尔巴追杀过去。

    州府司马,仅次于州府长史的第二把手,封常清瘦小的身躯,徒然一震,高声道:“卑职恭候刺史凯旋!”突然间他有些深恨,为何自己如此矮小又破了腿,不能跟着裴旻一起奋勇杀敌。

    玛尔巴此刻已经无从他想,至于噶宁布那里,他只能听天由命。

    唐军准备的如此充分,那边必然安排了应对之法,身在困局中能跑一个是一个,顾不了那么多了。

    忽觉身后有异,却见不远处尘土飞扬,显然有大股的骑兵队正飞速向他们这里靠近,粗略估计也有两千余骑……

    左右一瞧,身旁不过一千五百余众,心叫:“不好!”他们今日一路奔驰,从河西九曲地杀进了洮水直抵采石工坊,这一路上分毫不歇,战马体力消耗巨大,速度大受影响,如此下去非给追上不可。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玛尔巴下令化整为零,四散而逃。

    正如李世民对异族的评价:见利即前,知难便走,风驰电卷,不恒其阵。以弓矢为爪牙,以甲胄为常服。队不列行,营无定所。逐水草为居室,以羊马为军粮,胜止求财,败无惭色。

    可当玛尔巴真正看清追击上来的唐军数量时,险些一口老血喷出口腔!

    唐军就五百人,竟然将他们吓得化整为零,硬生生的打散了自己兵力上的优势!

    都说唐人狡猾,用兵诡诈无常,套路防不胜防,直到今时今日,玛尔巴才意识道:他所学的那点兵法,不过是皮毛而已!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