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布局展开 连战连捷
    玛尔巴此时此刻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如今他身旁只有六百余众,虽在人数上依旧占据着点点优势,但不论体力士气都远远不及,真打起来有败无胜。

    败局已定,玛尔巴只能想着如何带更多的人回去。

    “千夫长小心!”

    就在此时,跟随在身后的一名骑兵策马加速,疾冲到他身后!

    “噗”地一声,一箭透胸而过!

    玛尔巴回头眺望,只见他的亲卫长突睁着双眼,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再次眺望一眼唐军的距离,虽未到一箭之地,但彼此的间距已是越来越近了,唐军显然有个优秀的射手,无视了如此间距。

    忽高忽低的声音瞬间接近,又有一箭射来,玛尔巴怒喝一声,奋力挥舞长矛挡开了利箭。

    因为箭羽的干扰,他的速度不可避免的迟缓下来,唐军已经接近一箭之地。

    “可恶!”玛尔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又度中了诡计。咬紧牙关,勒停战马,一声忽哨,率领士兵掉头向裴旻领的追兵杀了过去。

    单纯的跑,已经跑不掉了,与其给追杀,作牛羊一样屠宰,不如忽然反冲,杀他个措手不及!

    裴旻见玛尔巴指挥骑兵,反冲而来,收回了牵制的弓箭,眼中也有一丝赞许,设身处地一想,换做是他,也会做如此决定。

    秦皇剑跃鞘而出,叫吼道:“吐蕃贼子侵我疆域,杀我百姓。身为大唐兵士,岂能容忍,给我杀他娘的!”

    神策骑军怒吼一声,熟练的策骑加速。

    裴旻的小栗毛早已跟他形如一体,只是微小的操作,以知主人心意,猛然加速,一马当先的越众而出。

    四根长枪向裴旻刺来,裴旻人借马势,秦皇剑只是一挥,刺来的长枪,应声而断,人马交错间,四颗斗大的脑袋冲天而起。

    神策骑也与吐蕃兵猛地撞击在了一起,随着兵刃碰撞的声音响起,大块的鲜血和尸体从马背上落在地下,在马匹的践踏下成了肉泥。

    毒龙一般的巨矛瞬间点向裴旻的胸口,玛尔巴眼中透着狠厉之色,在当前的败局中,唯有擒贼擒王杀了对方的主将才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裴旻一剑杀四人,招还未收回,反手剑鞘连消带打,拨开了巨矛,右手长剑趁势搭在巨矛上,直削向下,逼得玛尔巴只能撒手弃矛,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秦皇剑自下往上一挑,击打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玛尔巴脑袋一懵,栽倒下了马背。对自己的武艺极为自信的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一招就给击败了。

    几乎没有任何的悬念,五百神策骑轻而易举的便将吐蕃败卒杀的落花流水。

    看着绑缚在面前的玛尔巴,裴旻眼中露出戏谑的笑容,他之所以手下留情并非怀着悲天悯人之心,而是要让他亲眼见一见寇入大唐的下场!

    “我乃吐蕃勇士,士可杀不可辱!”看着裴旻的笑容表情,清醒过来的玛尔巴露出了不祥的预感。

    裴旻用沾满了鲜血的剑背,如扇耳光一样的拍着玛尔巴的脸道:“你们是贼寇,不是勇士!哪有一招都接不下的勇士?”

    玛尔巴涨红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裴旻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心寒胆落。

    “对于你们这些贼寇,杀了你们,实在太便宜你们了。我要让所有吐蕃贼寇知道,想要入侵我大唐疆域,可以!前提必需要做好挫骨扬灰的心理准备!”裴旻笑着说着:“另外在带你去看一场好戏!”他说着,领着神策兵士卒,压着玛尔巴一干俘虏,竟往河西九曲走了过去。

    玛尔巴心中不祥的预感更胜,只是他想不明白,裴旻何来的兵卒!

    西行不过里许地,一名斥候从后方赶了过来,跟裴旻禀报道:“裴刺史,王君毚将军已经全歼另一路的吐蕃骑兵,正在原地休整驻扎。”

    “全歼?太好了!”裴旻舞动着拳头,问道:“快来跟我说说,怎么打的!”洮州最适合骑兵奔驰,想要全歼吐蕃游骑兵可不容易。

    原来此次大战固然由裴旻一手策划主导,郭知运只是负责从旁协助。但作为陇右节度大使,郭知运不想堕了自己的名号,让一个后生晚辈,抢了所有风头。派出了河源、积石、振武三军的所有骑兵队凑齐了三千骑卒出战,并且分别作两千骑乘河曲战马的突击骑兵,一千骑乘北地马的追击骑兵。

    王君毚并未有选择让噶宁布做完劫袭商队的戏,直接选择在噶宁布急行奔驰中发动袭击。

    噶宁布一路奔驰,阵型不稳,不成建制,王君毚以逸待劳以一千骑兵猛然袭击,将噶宁布的千余骑兵杀的大乱,其后又有千余骑兵迂回杀至,形成夹击之势。

    噶宁布哪里战的过,只能仓皇败退。

    这个时候,擅于追击的北地骑兵发挥了妙用,他们一直养精蓄锐,将所有入侵的骑兵逐一歼灭。

    “打的漂亮!”裴旻听斥候说及缘由,眼睛不由得一亮,郭知运能够成为陇右节度大使确实有本事,王君毚作为他的左膀右臂,表现亦是精彩,战术打法运用的如火纯情,令人赞赏。

    “你跟郭知运不是有间隙,他怎么会出兵相助?”玛尔巴也在一旁听了报告,此刻一脸的震撼,隐隐约约已经看破了裴旻的下一步计划,心若死灰。

    裴旻心底来气,一马鞭抽在了玛尔巴的脸上,在他那鞋拔子大脸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鞭痕。他跟郭知运并没有正面交恶,只是因为权力分歧,有着看不见的矛盾。玛尔巴连这点都知道,可见对大唐的情报渗透做的极妙。

    不过玛尔巴那一脸的震撼,让他心底有些得色,笑道:“就凭你们的雕虫小技,还想算测人心?异想天开!”

    玛尔巴再次无言以对,苦涩道:“如此一来,你手上还有两千骑兵不知所踪,此刻想必已经深入河西九曲地深处了吧!”

    到了此时此刻,裴旻也无继续隐瞒的必要,笑道:“当然!抢了我们大唐的东西,让你们加倍还来,才是道理。”他蔑视的瞧了玛尔巴一样,若他真以为自己的布局,仅限于此,那就大错特错了。

    正如裴旻、玛尔巴所说,李翼德已经领着两千骑兵深入了河西九曲之地。

    对于游牧民族,中原人一直有着一点误解,认为他们以肉为食,所以身强力壮。

    其实不然!即便游牧民族再精通放牧,也不可能违背自然繁衍孕育的法则餐餐杀羊宰牛的。否则以羊三年两胎,一次两三只的特点,就算是一百万头羊,也不够十万人吃一年。

    游牧民族的百姓只有在待客或者牛羊老死的时候,才会食肉,其他时间多是以羊奶配上些许青稞米为食。

    羊奶天天皆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因故对于后勤,游牧民族的压力极小,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他们的致命落点离不开羊群。异族大军集结之处,必有羊群所在。

    吐蕃并非正宗的游牧民族,但不妨碍他们也有如此特点。

    玛尔巴、噶宁布集结了五千骑兵,意味着在离洮州不愿的地方,有一支规模庞大的羊群。

    李翼德已到吐蕃营地一里之外,瞧着几乎没有什么防御措施的营地,这位燕云大汉,高喝道:“目标敌方营帐,全军突击。”

    吐蕃兼容大唐与游牧民族的文化,倒不是真的不会布设营地。只是这河西九曲之地,一望无垠,皆是草地,根本不见树林的影子,哪有多余的木材让他们修建营寨?

    两千神策骑兵在草原上飞速的奔驰向敌方大营。虽然人数只有两千人,但那滚滚的烟尘和巨大的呐喊声,使得他们看上去宛如洪水般波涛汹涌……

    吐蕃人早已发现了李翼德的大军。

    “呃嗷”刺耳的号角声,从敌方大帐中传出!

    一群吐蕃士兵策马迎击上来,弯弓射箭,虽然他们箭术精妙。但经过日夜训练的神策军,早已做足了避箭的训练,举起左臂上宽大的护腕护住头面,加速冲锋。只要脑袋不中箭,他们身上的锁子甲能够将箭矢的创伤减至最低。

    留守营地的吐蕃兵不过一千五,还有部分是妇孺,零零散散的箭羽根本造成不了实质性的伤害。

    两军距离一口气拉近到五十步。

    一位满脸横肉的异族大汉手里拿着一个狼牙棒,领着八百骑兵冲了上来,嘴里咿咿呀呀的叫着。

    李翼德笑道:“说什么鸟语,燕人李翼德再此!”他听裴旻说过《三国演义》对于张飞的出场宣言特有感觉,也学了过来。

    巨大的丈八蛇矛枪,猛地刺向了异族大汉。

    与当初那个只是粗通拳脚的猛士相比,现在的李翼德学了初唐猛将尉迟恭的枪法,一枪刺出带动着涌动的气流直冲异族大汉的面门。

    兵器交错!

    只听当的一声!

    狼牙棒竟然冲天飞起,丈八蛇矛直接捅进了异族大汉的胸膛,将他的尸体挑起来,砸向了他身后的兵卒,威不可挡!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