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封疆小吏 老妇人的威胁
    洮州是李隆基的心病,自他掌握大唐实权以后精简官员,任用贤臣,大唐国力经济发展迅速,军事上也大破吐蕃的十万大军,一切势头大好。

    唯有洮州,如同污点一般,让他极不自在。

    如今裴旻为他扫除这污点,心中畅快,不言而喻。

    这心情好,出手自然大方,李隆基道:“裴刺史守土扩疆有功,姚相,你以朕的名义给刺史下一到晋升旨意,改广恩镇为军镇,加封裴刺史为镇将,神策军入住广恩镇,并且扩军两千。其缴获所有物资,归由神策军、洮州自信调配。至于建设广恩军镇所需之钱物,皆由户部一概承担。”

    李隆基的话音方落,群臣一片哗然。

    虽然以裴旻的功绩,足以升任这镇将,但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郎,成为军镇之首,实在有些骇人。

    姚崇心中徒生些许担忧,以广恩镇的战略意义,升级为军镇理所当然,裴旻的能耐,镇将也当之无愧。

    只是姚崇心底明白,李隆基确实有明君风范不假,但自身并不具备战略目光,他如此安排,只是单纯的器重裴旻而已。他是以个人感情做出的如此决定,而不是依靠军事目光。他有点担心,对于军事全然不了解的李隆基掌控不了军事这方面的用度。

    一个皇帝可以不精通兵事,不精通政治,但是不能不懂,不了解,不然是非对错,好坏与否都分不清楚。

    李隆基在政治用人上,水平极高,可军事这方面的水平,说是一般都是赞许。一但对于军事方面,用度失当,与国绝非好事。裴旻为人方正,满怀壮志雄心却无野心,如此器重,倒是无妨。万一另有野心之辈,得到相同的器重,那就不妙了……

    不得不说,姚崇确实厉害。他已经察觉了李隆基能力上的巨大缺陷,也是因为对军事全不了解,所以历史上李隆基才会凭借喜好指挥,听信监军的瞎话,将一个个与国有功的名将葬送,导致安史之乱的出现。

    若非姚崇性子独断专权,秉性容不得人,他的成就绝对不只历史上这点。只可惜人无完人,姚崇的肚量心胸,注定了他的未来。

    李隆基的任命传到广恩镇,裴旻也有些发愣。

    镇将的地位等同于刺史,起源于十六国时期的北魏,为了防御柔然族的南下,北魏将军事要冲的驻军及其家属和所管人口与一般平民分开,称为“镇民”,辖区称“军镇”,长官称“镇将”。镇将负责军镇内的军事和民政,实行军事化管理。

    若说节度使是封疆大吏,而镇将则属于封疆小吏,在军镇中有着绝对的统治权,有主动用兵,调兵出战的权力。最为关键还是拥有任命军镇官员的权力,并且无需特别上报,更无须受兵部的审核。若有人才,可以直接军中提拔,实际权力,比上之前,大上不少。

    “果然外放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裴旻兴奋的接下了圣旨,心中思量,看了一眼不远千里前来传旨的太监孙六,笑道:“孙内侍,一路幸苦!回头替我跟高内侍问好,我让人准备了这里的特产烤全羊,内侍不妨痛快吃喝,再回长安不迟。”

    李隆基器重太监,人所共知。也并非所有太监都如高力士一样,忠心不二,不恋权贪财。以致地方官员对于各路太监视如洪水猛兽,生怕受到谗言,各种贿赂。

    裴旻这里却不存在如此问题,热情款待,意思意思就是了。贿赂什么的,他想给,孙六未必敢要。

    孙六受宠若惊的道:“谢刺史厚爱!在下一定转达!”太监嚣张的原因是地方官员不得恩宠,太监才能在李隆基面前颠倒是非。裴旻在李隆基心底的地位是高力士之外的第一人,孙六哪敢在裴旻的面前嚣张。

    让下人带着孙六下去,裴旻对着与他一同接旨的封常清道:“常青!看来我要失言了!”

    封常清一阵错愕,不明所以。取得了广恩镇之后,裴旻便将封常清叫来了广恩镇。他是洮州刺史,洮州的内政还离不开他,广恩镇又至关重要,唯有封常清镇守,他才能够真正放心。

    裴旻笑道:“当初我说此战得胜,便上表你的功绩,任命你为洮州司马。现在却要失言了……封常清听令!”

    “卑职在!”封常清本能的应了一声。

    裴旻道:“命你为镇副录事,我不在时,全权处理广恩军镇一切事物,你言如我令!”此战能够步步为营,封常清的带来的情报功不可没,加上这半年的练兵之劳,升任军中第二把手,理所当然。

    封常清激动的挺起了胸膛,只觉得眼眶有些湿润:他生长在竞争更加残酷激烈的西域,若他只想当一个百姓,安逸生活自无问题。可他的目标是名将大帅,一个身材矮小面貌丑陋还跛着脚的人,在茫茫西域无可靠的后台,要想成为将帅,几乎是痴人说梦。一路而来,他受到的无数白眼嘲笑,到了今时今日,都值得了。

    “末将绝不辜负镇将信赖!”声音洪亮,掷地有声。

    裴旻拍了拍封常清的肩膀,对于这位倍受磨砺,却始终百折不饶,一往无前的名将,显是十分器重关怀。

    “江岳!我封你为神策军参将,与封常清一并镇守广恩军镇!”裴旻笑着看向江岳。

    江岳也道:“镇将放心,末将定会与封录事并力,守好广恩军镇。”

    “哈!”裴旻道:“有你二人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今日便回洮州,那边就翼德一人,对于他,我可不放心!”

    封常清、江岳一并笑了起来。

    封常清想到城外的那些吐蕃俘虏,问道:“那些俘虏应该如何处置?”

    裴旻笑道:“我留着有用,你每日用些谷糠吊着他们的命就是,会有人来找你谈的,到时候让他来洮州寻我!”

    *********

    逻些位于青藏高原的中心,自松赞干布带领吐蕃崛起,逻些一直是吐蕃的都城。

    此刻逻些王宫重臣百官齐聚。

    原本欺吐蕃赞普赤德祖赞年少的大臣,现如今一个个低耸这脑袋,大气也不敢喘一个,对于高高在上的老翁,他们显然是忌讳莫深。

    “蠢物,皆是蠢物!”

    老翁一脸苍白的怒斥着吐蕃的文武百官,她一个上了年岁的女子,在朝堂上痛骂吐蕃百官,吐蕃百官便如孙子一样。

    她叫没庐氏*赤玛伦,在吐蕃是一个传奇人物,有另外一个称呼,叫做吐蕃武曌。这个称呼一点也不夸张,赤玛伦出生于没庐氏,是松赞干布父系的一支亲属,属于吐蕃最上等的贵族。她是吐蕃上上任赞普芒松芒赞的王后,现任赞普赤德祖赞的奶奶。

    芒松芒赞死的突然,他的夫人赤玛伦果敢的秘丧三年,以一女子的身份,处理吐蕃国政,稳定吐蕃政局之后,才公布芒松芒赞的死讯,辅助自己的儿子都松芒波杰登上赞普之位,并且协助他治理吐蕃。

    都松芒波杰极其好战,在攻占南诏的时候,突然病死途中。赤玛伦再次摄政,辅佐年仅一岁的赤德祖赞即位。

    赤德祖赞太过年少,导致吐蕃内部权臣,怀有异心,赤玛伦协助赤德祖赞扫平内乱的同时还促成了大唐、吐蕃的再次结盟,并且设计从大唐手中夺取了河西九曲地。不过与武则天不同,赤玛伦并无称帝的野心,一心将自己的孙子赤德祖赞辅佐成才。

    作为吐蕃的太皇太后,赤玛伦的威望远远高于赤德祖赞,也得吐蕃的重臣百官信服,即便给骂的狗血淋头,依旧没有任何怨念,反而露着喜色。

    赤玛伦坐在赤德祖赞的身侧,道:“老身上了年岁,身体不适,意图安享几年,多活几载。你们这群蠢物却干得什么事,这是想要将好不容易得来的河西九曲地拱手让人?隆朗赤,你怎么说?”

    大臣隆朗赤羞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赤玛伦道:“意图培养年轻一辈的将领是好事,可将重担全部压在新一辈人身上,可想过他们承受的起?”

    隆朗赤支支吾吾,叹道:“老臣错了。”

    坌达延、乞力徐见政敌吃瘪,忍不住一笑。

    赤玛伦又道:“坌达延、乞力徐,你们有什么好自得的?胜败是兵家常事!我吐蕃军神也曾败给大唐的黑齿常之,只要报得了仇,雪得了耻,依旧是勇士。你们倒好,输了一战就当起乌龟来了?是给两个毛小子吓破胆了?”

    坌达延、乞力徐同样躁红了脸,齐声道:“老臣惭愧。”

    赤玛伦道:“唐人有一句话,知耻而后勇,知道惭愧就要想着法子雪耻。老身不信,我吐蕃的百战勇士,还抵不过一个断奶没多久的娃儿?”

    赤玛伦用那几乎睁不开的眼睛,扫视了文武百官一眼道:“我吐蕃自赞普松赞干布起,经历过多少磨难,那次不走了过来?越来越强,成为北可匹敌大唐,西可与大食争锋的西南霸主?一两次失利,算不得回事……大唐已经有再次崛起的气象,不可力敌,只能智取。隆朗赤,由你安排,派遣使者,分别前往黑衣大食、突厥、突骑施联系同谋之事。黑衣大食意图染指西域,突厥谋求北地河朔,突骑施意在凉州,他们定会与我们并力对付大唐。四周皆敌,我相信大唐不会不敢轻易发动兵事,攻取我们的河西九曲。”

    隆朗赤高声领命。

    “黑衣大食、突厥、突骑施与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但不是一心。也不能将希望寄托他们,坌达延,你率兵驻入河西九曲,一方面防止裴旻小儿再动脑筋,一方面想法子将广恩镇夺回来。只有保证河曲地不失,我青海湖才不会受到威胁。”

    坌达延用力的捶着胸口保证。

    “艾雪特,给你一个任务,前往广恩镇,去见裴旻。我吐蕃的勇士,可以死在战场上,不能给他如此羞辱,让他讲些规矩,善待我吐蕃勇士。不然他怎么对待我吐蕃勇士的,我们就如何对待我们手上的唐人俘虏!”赤玛伦怒睁这双眼,显然给裴旻的手段气到了极处。

    **********

    洮州临潭!

    裴旻领着十名护卫并不张扬的回到了洮州,在他进入洮州的那一瞬间,路过的百姓毫无先兆的一拥而上,大声的欢呼喝彩。

    “裴刺史!”

    “裴刺史!”

    “裴刺史!”

    ……

    他们叫着裴旻的名字,眼中有着激动狂热,让吐蕃人欺负了足足一年,裴旻此次酣畅淋漓的大胜,让他们一吐心头恶气。

    更加热情的百姓甚至特地跑回家将早已准备好的鲜花往他身上洒去。

    在百姓的拥簇下,裴旻如英雄一般的来到了洮州府衙,直到将他送至府衙门口,百姓这才满足散去。

    他入城动静入城之大,顾新、李翼德早已得到了消息,在州府衙门相候,看着几分狼狈的裴旻,暗暗发笑。

    裴旻尽管有些狼狈,心底却是格外舒畅,能得百姓如此爱戴,说明他这个父母官当的尤其称职。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吧?”裴旻在广恩军镇待了十余天,落下了不少的政务。

    顾新道:“别的事情没有什么,只是那些牧奴,还有掠夺来的牛羊,还没有妥善的安排。”

    裴旻早听说了李翼德的收获,这时给了他一拳道:“好样的,我的李参将!”

    “李参将?”李翼德反应有些慢,半响才喜道:“俺这是升官了,嘿嘿,谢裴刺史……”说着又是一阵傻笑。

    裴旻对着顾新道:“所有牧奴,不管是什么身份,只要愿意在洮州生活,都可以入籍洮州,并且租借他们公母羊维持生计。所有耕牛,你分离出来,上缴给朝廷,洮州不适合农耕,没有农耕的必要。三万三千头羊,要全部留下,如今洮州危机已解,可以发展畜牧了,畜牧业将会是我洮州未来的第二产业。至于军马,你选五百匹出来,我要赠给郭节度使,他的高义相助,理当投桃报李!”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