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挥手破联盟
    鄯州与洮州相隔不远,只有六十里间距,闷头赶路一天能走几个来回。

    难得出来一趟,裴旻一行人并不急着赶路,带着游山玩水的性质,往鄯州而去。

    “旻哥旻哥!你再给我讲讲吴起的事迹呗!”

    一路上王忠嗣缠着裴旻让他给他讲吴起的事迹,经过昨天的事情,小家伙对于兵家亚圣有着向往崇拜的个人情绪,大有将他视为偶像的感觉。小小年纪,对于吴起的治军军学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培养孩子从兴趣入手,裴旻见此也乐得指导他这方面的知识,一路上都跟他说着吴起的用兵理念,并且附带吴起个人的英雄事迹。

    吴起一生历仕鲁、魏、楚三国,在鲁鲁强,在魏魏盛,在楚楚兴,确实值得说道。

    王忠嗣听了吴起的事迹,更是将他视为立身的偶像,带着几分嚣张的道:“长大以后我要跟吴起一样,帮助旻哥练一支天下无敌的军队,为旻哥效力!”

    “啪!”

    裴旻一巴掌拍在了王忠嗣的脑袋上,道:“童言无忌,大风吹去!为我效力做什么,应该为大唐,为陛下效力。”

    王忠嗣双手抱着头,嘴里嘟哝着,不敢再说:在他眼里,裴旻如兄如父,养育教育之恩,大莫过天,在他帐下效力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他们一行人过了河州,在龙支县住了一宿,次日方才抵达鄯州。

    鄯州作为陇右大州,与洮州大不一样,来来往往热闹之极,仅是这人口,便远非洮州可比。

    王忠嗣还是首次在骑马逛街,大感有趣,沿途拉着裴旻指指点点,谈笑风生,好不得意。

    裴旻见王忠嗣兴致极高,便对娇陈道:“忠嗣一直闷在府上用功,我真怕他学傻了。难得他心情好,你带着护卫,陪他逛逛鄯州,我独自去见郭公便是。”

    娇陈想着裴旻与郭知运谈着正事,她一个妇道人家在一旁也不好,遂然应诺。

    裴旻独自一人到了节度使的府邸。

    郭知运得知裴旻到来,亲自出府迎接。

    “见过郭公!”裴旻恭恭敬敬的作了一揖,洮州之战,若无郭知运的大义相助,噶宁布的那支军队将会给他带来许多麻烦。虽然有办法解决,但绝不可能如现在这般,赢的漂亮,仅付如此代价。裴旻为人,向来是人敬我一尺,我回一丈。

    郭知运值得他如此一拜!

    郭知运大笑着上前搀扶:“裴刺史无须多礼……”上下打量着面前这比他最小的儿子还要小的少年郎,实难想象。如此少年,竟能布得那般巧妙的局,感慨道:“果然英雄出少年,裴刺史比我想的更加年轻……来!屋里请!”

    郭知运将裴旻领到书房,同时安排下去,让鄯州上下所有有官阶的将校午边赶到节度使府邸陪酒。

    “我们先谈正事,晚些在介绍我军中将校于你认识!”郭知运走到书房的侧面,那里挂着一幅巨大的陇右地形图,将陇右的山川关隘绘制的一览无遗。

    裴旻对于郭知运如此,非但不反感,反而万分赞同。男儿接触就应该直来直往,不搞花花肠子,有事先说事,喝酒正事说完,尽情的喝。

    目光看着陇右地形图,裴旻发现郭知运手中的这幅地图比他手中的那张可要详细的多,即便是单纯的洮州地形图都比不上郭知运这幅详细。

    “好图!”

    裴旻赞叹了声,想着用什么法子,讨要一份来。

    郭知运笑道:“这幅地图是我聘请了十名写实画师,用了两年的时间绘制而成的。有了它,陇右的一草一木,一关一口,皆在我的掌控之中。唯独洮州这个缺口,某用尽一切办法,始终得不到解决。”

    裴旻道:“郭公不是想不到解决之法,是有了掣肘,无能为力!”他的目光落在地图上的石堡城所在之处,在石堡城的那个方位明显有一个小小的黑圈。那黑圈不是用笔画的,而是一次又一次的注意,一次又一次的用手指在上面画圈,千百次后留下的痕迹。不难想象,石堡城是郭知运的心病。

    郭知运注意到了裴旻的目光叹道:“裴刺史果然是明白人!石堡城,贼子占据了这战略要地,等于控制了我鄯州的大门,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们连追击都不可能。情况比洮州更加凶险……鄯州的战略意义远比洮州重要。只能将重心放在鄯州,没有多余的兵力支援洮州。亏得裴刺史破了局,了却了我一桩心事。只是吐蕃贼心不死,据我得到的消息,赤玛伦那个厉害的老妇人,为了对付我们大唐,派出了三位使者,分别前往大食、突厥、突骑施商讨同盟之事,意图并力对付我们大唐。四国夹击,风雨欲来。”

    裴旻怔了怔,似乎历史上没有这么一出,还是自己不记得了,不免道:“真的假的?好大的阵仗,好大的手笔!”

    郭知运颔首道:“假不了,是西域传来的。安西都护吕休璟是我好友,他截获了吐蕃使者,缴了他们的书信。此事昨日已经传向长安,裴刺史在来的途中,没有得到消息,并不意外。”

    裴旻露出凝重之色,细细一想,联系上下,却又是一笑,道:“老妇人想的是挺美的,只可惜,有些异想天开。”

    郭知运惊愕的看着裴旻,不明所以。

    裴旻自信满满道:“大食、吐蕃、突骑施、突厥四国围攻,听着骇人,其实就是纸老虎,不足为据。”

    “此话怎讲?”郭知运表情急切。

    裴旻道:“四国毫无疑问,大食最强,论及军事,即便是我大唐当前也要逊色一筹。但是据我所知,大食国正处在对外扩张状态。西方他们的埃及总督穆萨·伊本·努塞尔率兵渡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伊比利亚半岛,正在全力进攻西哥特王国。而东面穆罕默德·伊本·卡希姆率大食军南下远征天竺。北方穆阿维叶一世正在与拜占廷皇帝立奥三世较劲。拜占廷有神器希腊火,想要取胜,并不容易。而我们大唐在高宗时期,阻击大食于帕米尔高原后,大食一直未有继续向西域扩张的动向。”

    “大食有向西域扩张之心不假,但是他们多线作战,拿不出多少兵力。即便受吐蕃邀约,能出动的兵马也是有限,不足以撼动西域,可以无视!至于突骑施的苏禄可汗,与我大唐关系不错,且不闻他会不会应老妇人所求,就算他为利益所动,我们也可以张仪连横政策对之。据我所知,拜占庭跟突骑施关系密切,两国多次一起对付大食。针对难缠的突骑施,大食人还称之为‘抵顶者’。拜占庭与大食是宿敌,我们与之交好,他们是求之不得,突骑施岂会没有顾忌?”

    “至于突厥,嘿嘿,不是我小觑他们。他们的可汗老糊涂了,势力日衰。两年前,葛逻禄等部首领至凉州降唐。十月,原西突厥十姓部落胡禄屋等部至北庭都护府归降。降唐的十姓部落前后共一万多帐。一年前默啜可汗的女婿高文简、与跌都督思太,吐谷浑大酋慕容道奴,郁射施大酋鹘屈颉斤、苾悉颉力,高丽大酋高拱毅等率领一万余帐,脱离突厥,来我朝边境归附,同年秋,默啜进攻九姓铁勒。九姓首领思结都督磨散等也跟着降我大唐。突厥早给默啜弄的七零八落,即便他答应老妇人的邀请,也不敢真的对我大唐用兵。”

    “还有吐蕃!”裴旻撇了撇嘴道:“他们入侵我大唐,损兵十万余,现在咽喉又让我卡着,能有什么气候?”

    郭知运傻傻的看着裴旻,见他神采飞扬的分析着大势局面,口中滔滔不绝,竟有一股天下大势,尽在胸中的感觉。

    瞬息间,郭知运突然觉得眼前的裴旻跟记忆中的一人重合了,这种感觉在他记忆深处也在一人身上看到过,那就是他最早的顶头上司,礼部尚书,检校右卫大将军,文韬武略集于一身的闻喜公裴行俭。

    裴旻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郎,竟然有着儒将裴行俭的器略,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郭知运好半天方才反应过来,叹道:“裴刺史年纪轻轻,这见识,不可谓不高明。”

    裴旻笑道:“这也是机缘巧合,我认识两位分别来至于大食、拜占庭的商人,商人逐利,对于战事特别敏感,他们知道的特别清楚。”他此刻也在庆幸,若不是结识了阿维叶、萨伏伊,不会有今日的从容。

    郭知运随着笑道:“如此一说,突骑施、突厥确实不足为虑,只是……”他又奏起了眉头道:“大食、吐蕃若合力攻打西域,西域也将承受莫大压力。”

    “不可能的!”裴旻毫不犹豫的道:“吐蕃远处青藏高原上,这高原给了他们便利,也给了他们大大的不便。比起大食国,吐蕃对西域的渴求,更胜一筹。他们不会帮助大食攻取西域的,就算出兵,也只是是做做样子。那老妇人还是有点能耐的,相信不会做出前门驱虎,后门迎狮这为人作嫁的蠢事。”

    青藏高原的高原反应是吐蕃天然的屏障,要是没有这个屏障,大唐早就除去这心腹之患了,哪里留得到今时今日。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现在的青藏高原,道路难行,寻常人根本受不了,也极少有商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登高原做生意。吐蕃的经济也因此一直拖着吐蕃发展的后腿,他们更需要西域发展经济。攻打陇右的主要目是切断大唐与西域的联系,他们好趁虚而入。

    这一点,裴旻早在最初,已经跟郭元振、薛讷探讨过了。

    郭知运略有所悟。

    裴旻说道这里,有些口干舌燥,忍不住道:“郭公,都来了这么久了,一杯茶也不上?”

    郭知运这才想起来,他们说的太投入了,连基本的待客理解都没顾得上,匆匆忙忙的叫了一杯茶水来,当然是薄荷味。

    裴旻也顾不得烫,喝了几口道:“何况郭公别忘记了,这吐蕃都出招了。我们有焉能在一旁看戏?”他说着目光瞧着石堡城,道:“郭公有没有兴趣一起并力,将石堡城给夺了?”

    郭知运眼睛一亮,笑道:“当然有兴趣!”顿了顿,叹道:“只是石堡城不好攻打,我多番出兵偷袭,皆无效果。”

    裴旻当然知道石堡城不好打,在他的记忆里为了拿下石堡城,哥舒翰以死伤数万的代价才将其攻下。想要正面强攻,实在不是明智之举。他也没有想着用强攻,用数万将士的命换取一座关隘。

    “郭公你看!”他手指着吐蕃的河西九曲地道:“这块风水宝地接连着鄯州、廓州、河州、洮州乃至叠州,也就是说只要河西九曲地一日在吐蕃手上,他们想打哪儿,便打哪儿,自由出入我大唐境内。杨矩这个奸细,实在罪该万死。虽然我将广恩镇攻了下来,以广恩镇为军镇,挽扼住了洮州、叠州的压力,但只要大军来袭,洮州、叠州一样会有可能陷入危机。我觉得只要河西九曲地在吐蕃手上,仅靠防守是绝对不行的。不怕让郭公知道,夺取广恩镇只是我战略计划完成了一半,还有后续收尾的事情没做呢。”

    经过之前的言论,郭知运对裴旻的能耐已经有了深切的了解,此刻听他夺取广恩镇,还不是战略的终结,带着几分麻木的震惊道:“你这是想连河西九曲地一并拿下来?”但他的神色间却有着些许不以为意。

    裴旻颔首道:“郭公高见,虽然现在看来,不大可能。但是这确实是我最终的目标,不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时半会,我们拿不下河西九曲地。”

    河西九曲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要想在草原立足,没有强大的骑兵作为后盾是不可能的。

    唐军在骑兵这方面,目前还远远不是吐蕃的对手。这点裴旻有自知之明,也看的清楚明白。

    “那?”郭知运不解的看着裴旻。

    裴旻笑道:“河西九曲是我大唐的疆域,我们掌控不了,焉能让吐蕃轻易拿在手上?我早已决定,以广恩镇为踏板,效仿他们吐蕃,不断的袭扰河曲之地,一方面练兵,一方面要他们知道,想要在我大唐的疆域安逸放牧,做梦,将他们逼往青海湖方向迁移。若一切顺利,嘿嘿,这其中可操作的事情就多了。面对河西九曲地,以攻代守,远比死守更有效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