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陌刀之威
    “哧”的一声!

    李嗣业先行发动了攻击,手中的陌刀刃划开了长空,在空中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霸烈的刀风四溢,气流大作,好似要将空气切克开来。这刀未至,劲风已经扑面而来。陌刀似乎已经跟他那伟岸的身躯合为一体,血肉相连。刀就是人,人就是刀。

    这一刀若劈在实处,哪怕是山石也要裂成两断,何况是人!

    裴旻神色肃然。

    接还是不接?

    裴旻略一迟疑,果断探出了自己的长剑,意图再次施展四千拨千斤之法,长剑横消,转剑侧身,连消带打。

    这陌刀将的一刀之威,若不亲身体验,哪里知道厉害?

    “当!”

    刀剑相交!

    裴旻这一招攻中有守,守中有功,是他根据太极原理,自悟出来的剑招。借助长剑的侧面轻轻一擦,以力牵引,管教对手无从发力。不仅可将对手的攻势力道化于无形,随后顺势发出的反手一刺更可出其不意。用来对付招大力沉却速度迟缓之辈,向来无往不利。

    但此番进攻之人的力量无与伦比,李嗣业这一刀的霸道迅捷,难以形容,竟有一种山崩地裂,海啸冲岸的威力。尽管裴旻事先知道厉害,只是兵刃侧面轻轻擦捧,仍然给他带来了火山喷发般的冲击力,震得全身肌肉一僵,虎口瞬间破裂,秦皇剑竟然把握不住,脱手飞出,飞出丈余之外。

    这就是神通大将李嗣业的力量!

    裴旻一脸震撼,陌刀在手的李嗣业,实力竟然提升了足足一倍。陌刀,这大杀器,将他自身的力量优势完全发挥出来。

    面对那种摧山裂石的巨力,任何抵抗都如螳臂挡车,不堪一击。

    以弱克强,以柔克刚,在李嗣业这位陌刀将的力量面前就是一个天大笑话!

    裴旻亲自见证了这个笑话,也暗笑自己作死,竟然尝试硬接李嗣业那人马俱碎的力量。

    结果不言而喻,尽管他以尽可能的估算李嗣业的一刀之威,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到最后还是发现自己小觑了李嗣业。

    看着李嗣业,眼中炙热更胜,有如此力量,才无愧是史上第一的陌刀将。

    见仅是一合,裴旻便抵挡不住,娇陈、王忠嗣都忍不住惊呼出声,尤其是见他虎口迸裂,血流而下,更是有些惊慌失措,意图上前探查。

    “别上来!胜负还没定呢!”裴旻右臂犹自发麻,即便他及时撒手弃剑,依旧给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令其短期间内,右臂不能动弹,可他眼中战意不减,反而露出了兴奋的神采。

    李嗣业一招得手,正想见好就收,但见裴旻身上那不减反增的气势,便知还未结束。

    李嗣业攻势再起,陌刀舞成一个黄圈,夹着着万均之势,拦腰横扫。

    陌刀扫过之处,地上竟然形成了一股小小的龙卷风,卷起了地上的灰尘,力量恢宏之极……

    裴旻脚下纹丝不动,身子却不可思议的后仰而去,腰身与膝盖平齐,呈现一个倒数字七的模样,他手不撑地,仅凭腰力与自身的柔韧性,做到了这点。

    陌刀从他面前扫过,劲风从面前刮过,隐隐作痛,竟是刮面如刀,迫得他难以睁眼。

    腰部用力,向后倾斜的裴旻,居然不等直起身形,上半身以往左侧偏移,他的秦皇剑飞向了一旁,左手以剑鞘为剑,自下而上,以刁钻诡异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向了李嗣业的右胸!

    李嗣业招大力沉,也意味着不够灵活。

    面对这诡异的一剑,无从抵挡,只能侧身避开要害。

    李嗣业蹬蹬的后退了两步。

    一呼吸,只觉得肺部隐隐抽痛,那一剑威力不小,若利剑在手,只怕以受重创。

    “好!”王忠嗣拍掌大叫。

    娇陈也渐渐安心下来。

    “再来!”裴旻站直了身子,反手剑鞘悟了一个剑花,正是越女剑法。

    李嗣业再度近身上前,手中的陌刀再次以无双威势斜刺劈来。

    已经吃过亏的裴旻,早已放弃了与李嗣业硬碰硬的打算,脚法灵动,脚尖一点地,一个空翻,避开了李嗣业的攻击长剑如影附形,狂风骤雨的往李嗣业杀去。

    越女剑法是天下最诡异刁钻的剑术,出剑的套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面对李嗣业的胜利,草圣剑、斩虎剑法在他面前全无用处,但是越女剑法却正好克制,有着奇效。

    李嗣业不够灵活的弊端,面对快诡的剑术,一时间给杀的连连后退,勉强稳住身形。

    李嗣业叫苦不迭,只觉得裴旻灵活的如泥鳅一样,自己完全碰不着他,而对方的剑鞘却能常常出现在他最难受的地方,逼得的攻也不是,守也不是,难受之极。

    猛然一刀,又度落空!

    迎接他的却是连环六剑……

    “柝柝柝!”六剑只有三剑音响,可见速度之快!

    李嗣业手脚慌乱,终架挡不住,给剑鞘透入中门,在心脏处轻轻的点了一点。

    这一招裴旻没有用上劲力,李嗣业却知道若他真用上力,哪怕是剑鞘,自己也有丧命的可能。

    从先前比试中,他已然看出裴旻在力量的运用上如火纯情,劲力收发自如。若他暗劲内吐,直入心脏,下场不言而喻。

    “我输了!”李嗣业抱拳道:“刺史武艺超绝,剑术精妙在下佩服!”

    裴旻笑着将秦皇剑拾取过来,道:“你的万斤神力也让我大开眼界,与你比力气斗巧劲,皆是自取其辱。有你在,我便放心组建陌刀军了!”

    李嗣业动容的看着裴旻。

    裴旻笑道:“陌刀军是我一早便想成立的军队,只是陌刀将难求,事情也一直耽搁着。有你在,陌刀军的统帅,舍你其谁?”

    李嗣业见裴旻满身喜悦,终于确认他是真心诚意的欣赏器重,忙将手中的陌刀插在地上,深深的作揖道:“李嗣业定不辜负刺史所望。”

    “好!哈哈!”裴旻大笑着道:“我让人整备酒食,我们好好的喝几杯。”

    见事情说完,娇陈上心拉着裴旻受伤的右手心疼的道:“让我看看……”

    虎口迸裂,算不得大伤,已经不再流血了。

    娇陈还是小心翼翼的用手绢,将他的伤口包好。

    李嗣业能够解开心结,投入麾下,裴旻实在高兴,拉着李嗣业饮酒庆贺。

    李嗣业非常好酒,只是囊中羞涩,平时都喝一些廉价酒,而且不能喝多,只能解解酒瘾。

    如今面对裴旻让人买来的二十斤上号的中山酿,哪里熬得住,豪爽的一口一盅,大叫“好酒”。

    裴旻让贺知章、张旭灌得,也有不小的酒瘾,只是平常浅尝即止,并不喝多。在这高兴时候,却是海量尽显,跟李嗣业你来我往,不亦乐乎。

    李嗣业想着自己在武功上打输了,定要在这酒桌商找回场子,交杯的更加勤快。

    裴旻哪里看不出他的心思,来者不拒,你来我往,二十斤酒尽皆下肚。

    李嗣业只喝的脑袋发蒙,见裴旻脸不红气不喘,淡定自若,只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少有如此大喝大饮的时候,哪里比得上裴旻久经酒场。跟裴旻拼酒量,就如裴旻硬接他陌刀一样,那是一个自不量力。

    在鄯州住了一夜,裴旻翌日一早跟郭知运辞行。两人又针对彼此的看法,简单的交流了一下意见,返回洮州去了。

    一回到洮州,裴旻立刻落实陌刀军建立的事情。

    正好李隆基扩充了神策军的编制,多给了两千个名额。

    第二波募集的长征健儿也已到位,许是裴旻是亲妈生的,这调配给他的兵卒质量都很不错,精气神十足。

    将其中通晓骑术的四百余人,拨给李翼德的骑兵队,一些身形不合格的分配到步卒。余下一千四百人,尽数交给了李嗣业,让他组建陌刀军。

    裴旻军中并没有陌刀,为此他特地向朝廷调拨。

    李隆基对裴旻格外器重,兵部又是裴旻第二个家,在军械的安排上,同样拥有亲儿子的待遇,要求方刚上达天听。

    李隆基、兵部已经安排妥当,将库存的陌刀调拨了下来。

    见裴旻雷厉风行,李嗣业即是感动又是兴奋,拍着胸口道:“刺史放心,只要给卑职半年时间,卑职定给您训练出一支不亚于李靖麾下的那支陌刀军。”陌刀最早便是大唐军神李靖发明的,为了对付突厥骑兵而给军中步卒配备的兵器。为了发挥陌刀的真正威力,他还特地针对陌刀军的特性,发明了一套独特的战法。

    这种战法早已失传军中,但李嗣业的祖上是跟着大唐战神李靖扫北的陌刀卒长,祖父又是跟着苏定方征西突厥、平葱岭的陌刀小校,几代皆与陌刀有着密切的联系,有着陌刀军的训练方式以及战术布阵。

    李嗣业自小便有从军之心,对于陌刀的招法战法都研究透彻,自信自己带出来的兵,不会输给李靖。

    “我信你!”裴旻对于李嗣业的话,只回了他这三个字,给了他自由自足训练的权力。

    李嗣业更是感动,操练起来特别卖力。

    裴旻几乎可以想象,要不了多久,一支雄赳赳气昂昂的陌刀将将在他的手上诞生。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