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谋害 双生姐妹
    李隆基对梨园极为重视,梨园现在人才不少,但是缺少镇得住场面的人物,黄幡绰算是一个,但拍板、参军戏只能说是乐曲小道。真正的煌煌大道是琴瑟筝筑琵琶萧笛,是诗歌吟唱。

    若李龟年真有说的那么厉害,定然是梨园一大台柱。

    李隆基现在自认为是梨园崖公,有心将梨园推广发展,对于人才是渴求备至,听李龟年的事迹已有心邀请他来长安,再听黄幡绰如此说来,闻言更是大喜,道:“这般人才,理当为我梨园所有。黄卿,你速速将他邀来,朕要亲自会一会他。”

    黄幡绰见李隆基兴致高昂,只能陪着笑,应诺下来。

    李隆基随手叫来一个太监,让他送黄幡绰出宫。

    黄幡绰有些浑浑噩噩的离开皇宫,梦游似地来到了青龙坊的豪宅。

    梨园位于长安城东南隅曲江池畔,一般而言,梨园弟子皆居住在梨园中,但黄幡绰如今深得帝宠,身价百倍。与之交往的多为上流人士,早已不将自己视为贱业戏子,自不愿意住在梨园,跟一群“戏子”混迹一起,在青龙坊置办了一套豪宅。

    青龙坊位于曲江池之北,大慈恩寺之南,依靠黄渠,地理位置绝佳,是长安景色最优美的地段。周边大多都是豪门大商,能够体现身份地位。

    来得府中,黄幡绰得知好友戚清来访。

    戚清是长安最具盛名的大商,家财万贯,家产围绕洛阳、长安两地开枝散叶,遍布关中河洛,待人大方,出手阔绰,正是黄幡绰的大金主之一。

    这青龙坊的豪宅本是戚清的避暑府邸,半卖半送给了他。

    面对财神爷,黄幡绰只能打起精神,往会客厅与之见面。

    “戚兄!”黄幡绰有力的叫了一声。

    “黄兄,你看我带了什么好东西!”戚清本等的极不耐烦,听得黄幡绰的声音,立刻变了模样,笑脸盈盈的上前:“龟兹古曲,以此曲献给皇上,定能获得更多的恩宠。”

    黄幡绰闻言,双眼泛光,龟兹是西域大国,在秦汉时期,已经存在,一直到贞观二十二年,唐军灭龟兹才因此消亡。龟兹古来是丝绸之路塔克拉玛干沙漠北道的重镇,宗教、文化、经济等极为发达。龟兹人艺术细胞极其发达,不但拥有比莫高窟历史更加久远的石窟艺术,还擅长音乐,龟兹乐舞便发源于此。

    相比华夏朴实的雅乐,西域风气开放,属于流行俗乐的龟兹乐舞造诣远胜华夏。

    李隆基酷爱俗乐,对于龟兹乐舞极为推崇。只是龟兹国灭,而唐朝又看不起粗俗的俗乐,古曲失传极多,能得龟兹古曲,讨得李隆基的欢心,那是毋庸置疑的。

    接过戚清的曲谱,黄幡绰认真观看,登时大失所望:曲谱是好曲谱,但却是筚篥,他对于琴、筝、横吹、箫都有涉猎,唯独筚篥不精。恰恰李龟年极精筚篥,想到李龟年,黄幡绰心情跌落谷底。

    戚清作为赫赫有名的商贾,最擅长的便是察言观色,见状心底微沉:他对黄幡绰好,并非没有所求。自古官商一家,家财越多,越须要大官庇佑。戚清在长安洛阳都有极高的人脉,但他野心不限于此,还要更近一步,意图打通隋唐运河,将生意通过运河发展到扬州江南,甚至川蜀成都。

    长安、洛阳的蛋糕早已在这几百年间瓜分的差不多了,只有一点点蝇头小利,早不再戚清眼中。

    远在东南的扬州、西南的成都,最近发展的势头极好,正是两块最肥美却又无人下手的蛋糕,若能抢的先机,将长安、洛阳、扬州、成都四大都会连成一起,他戚清那就是真正的富可敌国了。

    只是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在进军扬州、成都之前,他需要将自己打造成无坚不摧的猛龙。现在他手中的人脉,还不足以做到这点。需要重新搭建,黄幡绰便是他看中的最关键的棋子,作为一个能够直接面见当今圣上戏子,一个能够得常常出入王孙府邸的戏子,背后的潜力太大,只要抓着这个宝。还差人脉不足?

    也是有着这层利益关系,戚清对于黄幡绰一掷千金,甚至助他收集各种古曲琴谱,助他愉悦李隆基。

    见他情绪异常,立刻问道:“黄兄,这是怎么了?”

    黄幡绰苦笑的将李龟年的事情告诉了戚清。

    戚清皱眉道:“李龟年当真这般了得?黄兄在舞乐上的造诣,竟不如他?”

    黄幡绰无力道:“仙师曾说,文有文圣,武有武圣,兵有兵圣,工有工圣。但乐至今无圣,龟年是百年来,最有机会超凡入圣的曲中俊杰。论真才实学,某真不及他!”

    戚清也是无语,文圣孔子、武圣姜子牙、兵圣孙武、工圣鲁班,能有潜力与这四人相比,常人如何是对手?

    看着面色有些灰白的黄幡绰,戚清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他视黄幡绰为棋子,但是这个棋子却不受他控制,对于他而言有太多不可控制力。若能借此机会,抓住黄幡绰的把柄,就能将他控制手中,成为真真正正的一枚棋子。

    “你甘心嘛?李龟年你比不上,他若出现在圣人面前,以圣人对音律的喜爱,李龟年必然比你更加得宠。你现在的一切都会是他的,荣耀、钱财、地位,一切的一切,都将离你远去!”

    黄幡绰脸色苍白,大汗淋漓而下!

    甘心?

    他岂能甘心!

    “不……不至于如此吧!陛下对我,还是极为器重的。”他的声音都在发颤。

    戚清冷笑道:“那是因为在圣人眼中,你是第一。要是他知道第一另有其人,你又算什么?能在史上留名的永远是第一,不是第二!”

    黄幡绰想着在李隆基开办梨园之前,他在大街小巷讨生活,给一群喜好玩押男宠的贵胄子弟,当做男(ji)省视,登时恶向胆边生道:“决不能让李龟年坏了我的前途!”他恶狠狠的看着戚清道:“戚兄,你人脉宽广,能否帮我此忙?”

    戚清沉默了好一会儿,道:“就交给我处理吧,黄兄信我,有我在,李龟年,到不了长安。”

    作为唯利是图的商人,戚清走的不只是白道,黑道的人脉力量,也绝不输于白道。

    **********

    洛阳南寨村!

    南寨村是位于河南府与汝州交界,一处依山傍水的小村,只有两百余人口,乡里乡邻相敬如宾,亲如一家。

    这一日就在南寨村附近的伏牛山中,百余人裹着黑衣,持拿着兵器,居高临下的眺望着炊烟袅袅的小村,眼中露着凶煞的光芒。

    他们是一伙穷凶极恶的劫匪,专门打家劫舍过活。

    就算是太平盛世,也不乏一些不愿意安逸生活,向往不劳而获的劫匪。

    于荆襄一代的恶匪潘升便是其中之一,他们流窜于云梦泽中的百里荒中,凭借葭苇弥望的芦苇荡,领着百余号人,劫掠商旅,抢掠村落,无恶不作。

    百里荒沼泽遍地,野草芦苇横生,地方官府拿他们也无可奈何,只是被动应对。

    潘升是一个精壮矮小的壮汉,一脸的横肉,凶悍无匹。

    “头儿!”

    一个年青的少年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到了潘升的身旁,在他耳旁轻声道:“李龟年、李彭年、李鹤年三兄弟都已经进村了,也确定了他家的情况。他家就一个老妇人,隔壁是两个极美极美的双生女,根本不值得劳师动众。不需要头儿出马,小子一人足矣收拾。”

    潘升来了兴趣:“极美的双胞胎?有多美?能比大哥的压寨夫人美?”

    少年道:“若说那两个双胞胎是天鹅,柳爷的压寨夫人就是田地里的土拨鼠。”

    “当真?”潘升眼中淫光大动,“哈哈”大笑道:“这买卖做的值当。兄弟们,晚上随我杀进村去,不留一个活口。不过有漂亮的姑娘,可以留下带走。”

    贼众登时轰然大笑,皆露出会意的目光。

    潘升轻声道:“小孙,记着别将雇主的目标泄露出去,我们就是来劫掠南寨村的。没有别的目的,等头儿尝过那对双胞胎的鲜,给你一个玩玩。”

    叫小孙的少年,登时哈喇子都留了下来,不住的点着脑袋。

    入夜!

    潘升带着百余人杀进了南寨村。

    潘升在小孙的带领下,直奔李龟年、李彭年、李鹤年的住处。

    这还未到李家宅院!

    旁边的一栋小屋走出了两人,她们皆一身青衣,长得却是一模一样,精灵俊秀,明艳不可方物。

    潘升看傻了眼,任务都忘记了,叫道:“我的老娘,太美了。”

    面对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姐妹却没有多少惧色,双人犹自谈笑风生。

    其中一人道:“老姐,这回你不拦我了吧!”

    另一人放眼四顾,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速战速决,将贼人都吸引过来,别让他们伤了乡亲们。”

    “好勒!”青衣女笑道:“主意打到姑奶奶身上来了,待会别怪你们娘亲给他们少生了两条腿!”

    三尺青锋飞出了剑鞘!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