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可愿接管裴家
    公孙幽、公孙曦以二人之力,击退了一百二十余盗匪,瞬间成了村里的英雄,受到了全村的敬慕。

    尤其是李母,更是热情的不得了。

    “想不到二位还是江湖侠女,老身这些天真是失敬了。”李母一脸笑意的给公孙幽、公孙曦送上的茶水。以茶待客本是江南、巴蜀一代的习俗,并不流行天下。是后来的茶圣陆羽,隐居江南各地,研究江南茶文化,编写了世界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

    《茶经》所创建的那一套茶学、茶艺、茶道思想,得到了天下士子的推崇,从而以茶待客,成为一种时尚,渐渐演变成习俗。

    在现今这个世界,因为裴旻酷爱饮茶,常以茶水待客。作为长安的风云儿,史上第一个文武双状元,文能辅国,武能安邦。他的一举一动,皆是他人效仿更风的榜样。

    这以茶待客,也渐渐风靡了长安洛阳,再由长安洛阳分散天下。

    南寨村虽是洛阳以南,靠近伏牛山脉的一个小村,却也受到了这风气的影响。

    公孙幽、公孙曦客气的接过。

    公孙幽有些腼腆,公孙曦却脸带笑容,“江湖侠女”四个字,极对她胃口。

    “是这样的,我儿龟年、彭年、鹤年,不日即将上京。也不知为何,老身这心里特别不踏实。两位姑娘武艺非凡,能不能看在老身薄面上,护送他们前去长安?”李母一脸愧疚的说着,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公孙幽闻言暗叫:“不好!”正想开口,公孙曦却抢先一步道:“那有什么问题!”

    这一听去长安,公孙曦那颗不安分的心,悸动了。

    公孙幽有些无可奈何的看了自己这个好妹妹一眼,道:“李姨这是多虑了,现在天下太平,哪有那么多盗寇贼人。南寨村往北走,便是往洛阳的官道。这青天白日,焉有不长眼的贼人在东都官道上逞恶行凶?只要进的洛阳城,走水路不过一二日,可直达京师长安。妾身与小妹待嫁之身,实在有些不合适。”

    李母一脸忧愁道:“话是如此说,只是老身那次子彭年,不擅坐船,有昏船症,走不得水陆。这走陆路又终究没有水陆安全,可如何是好。”

    公孙曦道:“就交给我们姐妹了,至于姐姐的担忧,那不是问题,女扮男装就是了!姐,李姨这些天对我们极为照顾,能帮就帮吧!”

    什么是猪队友,这就是!

    公孙幽无可奈何的道:“那就如此吧。”

    姐妹二人离开屋子,公孙曦道:“我去准备行装。”

    “站住!”公孙幽凤目含煞道:“你知不知道,李姨这般安排别有用心?”

    公孙曦还真不知道,细细一想,却也明白,道:“管她有什么用心,她待我们不错,这投桃报李,还他们恩情,也是理所应当的。至于李姨心底的那些思量,不去在意就好了。我未来的夫君,别的不说,至少要打的过我。就李家的那几兄弟,加起来还打不过我一个手。想娶本姑娘,还是等下辈子吧。”

    公孙幽哪里猜不透公孙曦的心意,事已至此,多说也是无意,只能道:“此去长安,你一切都得……”

    “听你的嘛!你是老姐,不听你的听谁的。”公孙曦耳朵早已听出了老茧。

    公孙幽道:“长安不比江南,卧虎藏龙。你若如江南一般胡来,定要吃亏。”

    公孙曦一耳进,一耳出,道:“知道了!”她口里这般说着,心底却道:“师傅他老人家都能够打遍长安无敌手,我也可以!只是他不在长安,不然非要跟他比试比试。徒弟教训师傅,有些过瘾!”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眉飞色舞起来。

    公孙幽见状,除了扶额,顿觉有些心力憔悴。

    **********

    长安城!

    裴旻、王忠嗣并骑而行,一并进入了长安。

    这见惯了洮州的广阔,重新经历长安这拥挤,竟有一点小小的不适应。

    王忠嗣也惊叹道:“好多的人!”

    裴旻笑道:“你喜欢长安,还是洮州?”

    王忠嗣想也不想道:“当然是洮州!”

    “为什么?”

    “因为洮州是边陲,大好男儿理应在边陲展现一身所长,长安这花花世界可不是我的追求!”王忠嗣人小鬼大,带着几分豪气干云的道。

    “有志气!”裴旻夸赞了一句,顿了顿道:“你今年十一还是十二?”

    “十二了!”

    “好!”裴旻颔首道:“过了年十三,我带你去军营当几个月的小卒,让你体验一下军营生涯。”

    王忠嗣激动大叫:“太好了!”他兴奋的手舞足蹈。

    裴旻道:“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在军营里,你可没有任何特权,就是一寻常小卒。”

    “明白!”

    裴旻等人一路行至裴府。

    裴旻顾不得身后的娇陈,直接大步走向裴母所住的院落,王忠嗣脚步轻快,也跟着身后。

    迈步走进正厅,却见裴母正与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夫人在开心的聊着天。

    “孩儿,见过母亲大人!”裴旻顾不得犹疑,直接在裴母身前跪伏在地。

    “忠嗣,见过义母!”王忠嗣懂事听话,裴母也怜惜他的遭遇,早已将他收为了义子。

    “起来起来!”裴母这与爱子分别了一年余,再次见他出现眼前,心中触动,但屋中有他人在,却也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道:“来,旻儿、忠嗣,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华阳夫人,你们不在的这年时间,多亏了华阳夫人常来府中陪娘聊天,才不至于烦闷。”

    华阳夫人!

    裴旻略微动容,忙对着面前的老夫人深深作揖,道:“见过老夫人!”

    华阳夫人在历史上也是颇有名望的人物,当然更牛的还是她的丈夫,大唐最出名的儒将裴行俭!

    华阳夫人库狄氏是裴行俭的继室,正室河南陆氏去世之后,裴行俭将库狄氏提升为正妻,库狄氏以贤惠闻名,深得武则天的器重,拜为御正,封为华阳夫人,在命妇中有极大的威望。

    王忠嗣学着裴旻作揖叩拜。

    库狄氏也不掖着藏着道:“今日老妪来府上的主要目的是来找国公您的!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裴旻点了点头,跟裴母告罪一声,领着库狄氏到了一旁的书房。

    库狄氏开门见山的道:“国公可愿意接管裴家??”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