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劝谏 答应
    裴旻犹豫自然是有原因的:李隆基的前科“恶迹”太恶劣了。

    明明是一个能够成就秦皇汉武大业的明君,硬生生给他自己玩成了一个前明后昏毁誉参半的帝王,一手打造了综合实力最强大的王朝,另一手却将王朝推向了深渊。

    裴旻还真有点虚李隆基会重蹈覆辙,将好好的大唐盛世玩坏了。

    但见李隆基期望的眼神,拒绝的话却也说不出口。李隆基待他确实极好,各种提议要求,有求必应,还给予最大的支持。如今他的小小要求,若自己一口拒绝那也太不厚道了。

    李隆基此刻心中竟然有些忐忑,他是皇帝,一举一动都是朝中文武关注的方向,哪怕是今日心情不好,没吃早饭都会有大臣劝说他以龙体为重。喜好音律,创建梨园这样的大事,朝中文武又岂能不知。

    俗乐向来为士大夫排斥,李隆基如此劳师动众的玩低俗的俗乐,在他们眼中就是玩物丧志。

    唐朝以言论自由为先,历代有抱负雄心的皇帝,莫不是效仿李世民的纳谏制度,吸取建言。

    李隆基自从弄了梨园那天起,几乎每天都收到各种建言,劝说他莫要玩物丧志,严苛的谏官甚至直接说帝王无君王的威严,与戏子同乐,有败国之兆。

    李隆基为此烦不胜烦,对于那些谏官好好安抚,哪怕说的再难听也不予怪罪,但是在梨园这事情上却依旧我行我素,对于所有的劝谏官员的话是左耳进右耳出。

    对于满朝文武的态度,李隆基心底特不理解,自己自从执掌大权以来,从未耽误国事,事事尽心处理。

    为了当好这个皇帝,他完全放下自己的兴趣爱好,一切以国家大事为主。

    如今在他废寝忘食的治理下,辅以文武百官的支持,大唐现在文事武功上皆有极大的建树。许多事情都上了正轨,他这个皇帝也不用一天到晚对着政务,有了许多的空闲时间。他用这些空闲时间,玩一玩自己的酷爱的音乐,又有什么错?

    为什么会得百官如此不理解,这般排斥?

    李隆基自诩才智过人,却始终想不明白缘由。在此事上,他也不打算跟百官妥协,顽固的玩着自己的。

    裴旻是他最信赖外臣,也是他心中乐营将的最佳人选,志同道合的人物之一。裴旻的支持与他而言,格外重要。

    沉思了好一会儿,裴旻道:“陛下,臣并不觉得有些业余喜好是玩物丧志。人活一世,有些兴趣爱好是人之常情。世间芸芸众生,往往便是因为喜好的催动,才变得多姿多彩。若无嵇康对乐理的痴迷,哪有事无后继、已成绝响者的‘广陵散’,若无鲁班的痴,有焉有曲尺、墨斗、砻、磨、碾子这些利于天下万民的器械。”

    李隆基大喜应道:“朕也觉得,天下圣人也各有喜好。孔子号称文圣,还不是特别跟师襄学鼓琴?难道孔圣人因为学琴而放弃了文化,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他越说越觉得委屈,说道最后,厉声叫喝了起来,一脸的不满,带着些许憋屈。

    裴旻轻声细语的道:“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所谓松弛松弛,有松才有弛,若一味的绷紧,会导致断裂,也不是好事。”

    李隆基不住点头,大是认同道:“正是如此。”

    “但是陛下您不一样!”裴旻说道这里,话锋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慎重的说:“您是皇帝,是天下之主,负责的是天下大事。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关乎万民福祉。一但因为业余的爱好而耽误国政,将会令天下大乱,大好的形式也因此毁于一旦。”

    李隆基脸色阴沉,甚是不悦,更是恼怒。别人不支持他也就算了,裴旻也不支持他,登时让他有种给背叛的感觉。

    高力士讶异的看着裴旻一眼。

    黄幡绰、张野狐等人也惊恐的看着裴旻。

    裴旻不理会众人的表情,自顾自的道:“所以请恕臣下斗胆跟说您个条件,若您能答应臣无论何时何地都能恪守本心,事事以国事为主,臣愿意陪陛下在利用空闲时的放松将梨园做大,将俗乐推广出去。但是如果陛下有一次,哪怕是一次,不论什么原因,因为梨园而当误国家大事,请恕臣立刻退出,从而与所有谏官一起,站在陛下对立……恳请陛下记住臣的一句话,梨园事情在大,对于天下,也是小事。天下事再小,与梨园也是不可触及的大事。”

    李隆基表情瞬间改变,心情舒畅道:“静远才是真正关心在意朕的直臣,朕这里可以答应你,梨园只是朕另外一个心愿。这个心愿与天下比起来,微不足道,绝不会因为梨园而耽搁国事。”

    裴旻笑道:“那臣这里就接下乐营将的位子,与陛下一道发扬俗乐。”

    “哈哈!”李隆基险些手舞足蹈起来,自信满满的道:“朕就知静远是朕的知己,绝不会辜负朕的。”他顿了一顿道:“朕的梨园会有两个乐营将,一个管舞,一个管乐。静远的剑舞天下无对,这舞蹈便有你全权负责了。只是乐,唉!”说着他叹了口气道:“原本昔年在曲江画舫上意外相遇,朕钟意的是娇陈姑娘!”

    “这个不行!”裴旻跟踩了尾巴一样,一本正经的道:“陛下,别的能说,这个绝对不行。”

    李隆基气得笑了,抓起面前的笔筒对着裴旻就砸了过去,佯怒道:“你将朕看成是什么人呢?”

    裴旻跳着躲过,心底却在嘀咕:“连自己的儿媳都不放过,我可不放心。”

    李隆基心底高兴,也不跟裴旻计较道:“娇陈姑娘已经成了裴夫人,自然是不行了。负责歌的乐营将,朕……”他看了黄幡绰一眼,道:“朕再琢磨琢磨。”

    黄幡绰一脸的失望,他原以为乐营将他是势在必得的,这样他就跟大名鼎鼎的裴旻平起平坐,想想都是痛快,却不想他竟然不是最佳人选。

    是谁?

    黄幡绰心中患得患失。

    李隆基对于黄幡绰的才艺是极为满意的,只是参军戏实在是小道,乐营将将是仅次于他的梨园两大核心,没有特别的能力,怎么行?

    对于裴旻的实力,李隆基从未怀疑,但是黄幡绰终究逊色一二。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