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愤怒和绝望
    从城门口杀出来的自然是最为勇悍的李翼德,李翼德一人骑着漆黑的大马领着一群步卒,轻而易举就杀翻了广恩镇下疲惫不堪的吐蕃兵。

    李翼德见吐蕃兵有败逃之状,单人匹马的追杀了出去。

    本在逃跑的吐蕃千夫长见李翼德只有一人,大喜过望,稳住了溃败的兵卒,当即指挥着人马包抄过去。

    “活捉敌将”之声响彻城下。

    李翼德的突然追击,让封常清大惊失色,正想率指挥兵卒救援,却见李翼德虽陷入重重包围,却凌然不惧,挥动长达丈八的蛇矛,刚与敌人一接触,仅仅起手一击便将周边五人挑翻。巨大的蛇矛左右盘旋飞舞,竟然轻盈快捷仿佛雷电,将吐蕃千夫长好不容易稳住的败卒杀的抱头鼠窜,纷纷让开。被他冲出一条血路,笔直地杀到千夫长的面前。

    千夫长只吓得手脚冰冷,还未来得及逃窜,身子已经如腾云驾雾一般飞起!

    李翼德的蛇矛毫不容情的在他的胸口搠了个大洞,随手甩了出去。

    坌达延看着渐渐逼近的“唐”字旌旗!

    那威武的旌旗正巧出现在太阳的同一方向,阳光透过旌旗,仿佛在熊熊燃烧。

    坌达延脸若死灰,看了看前面李翼德身后的一群步卒,在看了看生龙活虎的唐军骁骑,随即惊天动地一声狂叫:“裴旻……”

    这叫声充满了愤怒和绝望!

    此时此刻,这位身经百战的吐蕃宿将,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如同他的前任玛尔巴一样都掉进瓮里了,进了由裴旻一手设下的局!

    神策军是大唐的亲儿子,这点是整个大唐所有军队公认的事实:除了神策军,找不到一支军队能在创建之初,兵器衣甲全新甚至饱和超编,也没有一支军队在只有六千数量的时候拥有五千军马,更没有一支军队能够在扩编到八千的时候,拥有八千军马……

    要知道陇右十七军三个守捉,共计七万五千兵额,他们拥有的军马不过一万……

    神策军这亲儿子,毋庸置疑!

    神策军不缺马,李翼德是神策军公认的马军统帅!

    如今他却领着一干步卒冲杀出来,这其中说明着什么,到了今时今日,坌达延哪能想不明白!

    在他寻机夺回广恩镇的时候,狡猾的裴旻已经将麾下的军马在他眼皮子底下,分批运给了陇右的郭知运,给郭知运凑足了骑兵,让他有足够的实力迂回至他的后方,趁着他兵困马乏的时候,给予他致命一击!

    那个名动长安的少年郎早就算计好了,利用他们对陇右的了如指掌,利用他们对陇右骑兵数量的错算,布下了这瞒天过海之局!

    其实他还估错了一点,这么大的动作,参与的不只是陇右郭知运,还有凉州薛讷。这吃肉的机会,裴旻怎会忘记他的太公?

    裴旻要的是一战彻底打痛吐蕃,让他们不敢在觊觎广恩军镇。

    为此他需要强大的骑兵队!

    仅是陇右骑兵做不到这一点,但加上凉州薛讷手中的骑兵,集结凉陇两地的优秀骑卒骑将,足以筹齐一支战斗力强悍的骑兵队。

    换做他人或许做不到这点,但是裴旻却可以!

    一方李隆基对他无限器重,准许了他的作战计划,另一方面他亲自去过鄯州,与郭知运结为攻守联盟,至于凉州都督薛讷,直接就是他的太公,虽然不是亲的,可他们的感情与亲的差不了多少。这些资源,他可以轻易调动!

    坌达延即便经验再如何丰富,也只能看穿一半。

    坌达延此刻又悔又急,却又无计可施!

    他们在数量上依旧占据优势,但是他们连夜百里奔袭而至,又是截断水源,又是挖土运土,堆砌土垒,外加长达两个时辰的攻城战役。

    现在是夏天,这一切的工作都是在太阳底下完成的……

    到了此时此刻,兵卒还有多少体力?

    此事不需要计算,只需看看眼前便可知道结果。

    城门处广恩镇里的神策军冲杀了出来,他们撵着多倍于己的吐蕃兵冲杀,毫无还手之力。

    至于身后更是凄惨,两万骑兵的洪流,直接一个冲刺,便将前线退下来疲惫不堪的吐蕃军杀的溃不成军,乱势像波浪般扩展,波及全局。

    前后夹击!势不可挡!

    坌达延心知给算计到了这一地步,已无回天之力,不再犹豫,下令全军,开始突围!

    一时间在这河曲草原的南端,尽是喊杀之声。

    面对吐蕃的溃败,不论是凉州骑兵还是陇右骑兵,他们都曾受过吐蕃不同程度的袭扰:此刻撑着吐蕃上下人马疲乏,正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一路追击了八十余里地,直将吐蕃败卒杀的尸横片野,血洒河曲。

    “小的们,快,快追!别跑了坌达延!”李翼德手上的骑兵马匹都给裴旻借给陇右军了,整个神策骑军只有李翼德一人一骑,不过乱战之中,无主之马遍布原野。

    李翼德生性好战,让他跟封常清、江岳安安逸逸的打扫战场,不如追杀吐蕃败卒来的痛快。不带任何犹豫的,直接领着亲信曲部寻了百匹马,追杀吐蕃败卒去了。

    一路上击破了数波败卒,李翼德幸运的发现了吐蕃大将坌达延的踪迹。

    此时吐蕃大军已经让陇凉骑兵杀散,早没了建制,四面八方的都是吐蕃败卒,坌达延身旁的骑兵亲卫兵竟然不足两百人。

    这老天爷恩赐的功绩,李翼德哪会错过,嗷嗷叫的追杀了上去。

    坌达延留下了百人殿后,百人都是坌达延的亲卫,抱着必死的决心,托住了李翼德半刻钟的时间。

    李翼德如今只能远远的瞧见坌达延溃败的身影,急切的呼喊着一路追赶。

    “参将,这样下去,对方肯定跑了。不如将他们的马跟我们的马综合一下,一人三骑,绝对追的上!”一个相貌颇为年轻的兵士,突然窜到了李翼德的身侧,大声提议着。

    李翼德一听在理,果断的将殿后军的马匹收集起来,留下部分受伤的兵士,再次对坌达延展开了追击!

    他们一人三骑,相互轮换,追击速度提升了近乎一倍。

    离吐蕃大将坌达延越来越近!!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