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听香水榭拜裴母
    京兆府所在的光德坊离裴旻居住的辅兴坊隔着延寿、颁政坊、布政坊三个街坊,他们途中正好要经过西市。

    公孙幽、公孙曦还是第一次来长安。尽管她们见识过东都洛阳的繁华,但真正细究起来,洛阳跟长安相比还是有着一定差距的。尤其是规划布局上,长安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裴旻作为东道主,一路上给两女介绍长安的情况,尤其是西市,毫不夸张的说:“在西市里,你能买到整个大唐都有的货物商品,不论是江南番禺的珍珠,还是川蜀昆明斑铜,就连国外扶桑的漆器,拜占庭大食的刀盾,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没卖的。”

    女人都有一颗逛街的心,不管是知性的公孙幽还是欢脱的公孙曦,听到裴旻这话,眼睛忍不住为之一亮。

    姐妹两人杀了不少的大盗,得了五百贯的开元通宝,正是囊中富裕的时候,可以好好挥霍。

    裴旻能读懂她们的心思,笑道:“今日便算了,西市太大。没有固定买的物品,单纯的游逛,不用大半日功夫,根本逛不出名堂出来。黄昏即来,即将到了闭市的时候,这还没买到心仪的东西就给逼出街市,反而坏了心情。待明后日,我让夫人陪同,准备一辆马车,好好逛逛,想买什么,往车上丢就是。”

    公孙幽、公孙曦这才打消了心思,一路走到裴府,门房大爷见裴旻领了两个近乎一模一样的“贾公子”走进了府邸,眼睛都直了,心底不住的暗思:“公子不会有那个癖好吧?”他稍微上了年纪,有些老眼昏花了。

    “里面请!”裴旻热情相邀,顿了顿道:“我多日未归家,要先去拜会母亲,幽姑娘、曦姑娘是在客间稍等,还是与我同去?”

    公孙幽毫不迟疑的道:“自然是去拜会老夫人,幽与小妹身为宾客,哪有不拜会老夫人的道理。不过就我们这一身去拜会,也太失礼了,最好能换一身衣服,恢复女儿身。”

    公孙曦也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就随我同去吧!”裴旻见公孙姐妹尊重自己的母亲,心底也是高兴,也不枉自己为她们费心费力。

    领着她们去了客房,待她们换了女装之后,走向裴母所住的宅院。还未来到近处,却听得一阵悠扬的琴音从别院传来的。

    琴声轻快活泼,好似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声,随即伴随着几个高调的音响,又有一种孩子顽皮,大人笑骂训斥,充满了幸福与其乐融融,让人听了忍不住的扬起了嘴角,脑中生出一副阖家快乐的图片。心中即便有再多的烦闷事,也因为这欢快的音乐而消散。

    裴旻知道这是娇陈的杰作,能将死的琴音,活灵活现的弹奏出来,整个长安都没有几人能做到的,裴府正好有一个……

    公孙幽、公孙曦则是一脸震撼,这舞乐不分家,没有乐,哪里来的舞。固然两人在乐这一道,天赋远不及舞,但也涉猎一二。有着一定的功底,分得清楚琴音的好坏。何况就算完全外行,面对娇陈纤纤玉手弹奏出来的天籁之音,也能辨出优劣。

    “走吧,娘亲应该在‘听香水榭’赏花呢!”

    裴旻知道娇陈的爱好,娇陈若是手痒,独自练习琴技,她弹奏的将会是高难度的百鸟朝凤曲、广陵散或者平沙落雁这类高难度的曲子,不会弹这纯粹讨好老人开心的简单曲子。他回长安的时候,就听裴母说过,府中的荷花就要开放了,让他陪着一同赏荷花呢。

    定是自己不在,娇陈贤惠的替他陪同裴母赏荷了。

    “能将这简单的曲子,化腐朽为神奇!裴夫人的琴艺果然冠绝长安!”公孙幽眼中震撼之色不减,显然是给娇陈的琴音俘虏了。

    公孙曦也带着惊叹拍掌道:“这曲子听得,我都想跳舞了。难怪师傅说听了师娘的琴,有起舞的**,真的有耶!”

    裴旻颇为意外的看了公孙曦一眼。

    三人来到院外,看着门口的匾额“听香水榭”,公孙幽也不由赞叹:这名字取得意境十足。

    其实裴旻就是个取名废,“听香水榭”四个字,是他从后世照抄过来的。

    进了院子,果然荷塘上的凉亭里,裴母坐靠在护栏上,看花喂鱼。

    娇陈一曲弹罢,正在一旁陪着说话。

    “娘!”裴旻远远叫了一声。

    裴母听到裴旻的声音,惊喜的往这边看来,但见爱子身后跟着一对如花似玉如同镜子般的俏佳人,不免一阵惊愕,忍不住的心想:“这天下天仙似的姑娘,都让我儿一人碰上了?”不免看了身侧的娇陈,见她也瞧见了二女,眼中有着一些诧异,却没有什么负面情绪,心底更是满意。

    对于自己这个儿媳妇,裴母可谓十万个满意,贤惠淑德,若不是裴旻现在的身份,不可能将娇陈这种青楼出来的女子扶为正妻,她甚至都有直接将娇陈扶正的念头。不过这也是想想,乱妻妾位在这个时代是“亏夫妇之正道,亵渎人伦法则,颠倒上下尊卑,混乱经典礼制”的大罪。

    裴旻一但干了此事,不过两天,弹劾他的奏章便会堆积成山。

    裴旻对娇陈的专宠,裴母也看在眼里,隐隐有些担心娇陈会不会持宠而娇,如今看来,却是多虑了。

    “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池里的鱼都让你吓跑了。”

    裴旻快步上前道:“这不是见了您老人家高兴嘛!今天在街市上遇到了两位昔年在幽州的故交旧友,特带她们来见您!”

    “公孙幽!”

    “公孙曦!”

    “见过老夫人!”

    在裴母面前,即便是跳脱的公孙曦也恭恭敬敬的作揖问好。

    裴母知道若裴旻真有娶纳之心,不可能不跟她知会一声的,真是朋友无疑:“两位姑娘不必多礼,快,快坐下说话。”

    公孙幽在一旁坐下道:“我姐妹两人在外边惹了仇家,裴公子担心我们的安危,邀请我姐妹二人在府中暂住,这几日就劳烦老夫人跟裴夫人了。”

    裴旻知道裴旻这是为他开脱,怕引起他们的家庭纠纷,虽暗笑公孙幽多此一举,却也未公孙幽的玲珑心赞赏。

    她完全看穿了自己的用心!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