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融洽默契
    裴旻并非不知将两个黄花大闺女领入府中会有些非议,但是目前的形势的敌暗我明,对手有多少实力不得而知。但可以想象,他们下可以用匿藏于云梦泽百里荒的贼寇为刀,上可以京兆少尹作枪,背后的实力不可小觑。

    公孙幽、公孙曦先在南寨村击溃了贼寇的袭击,后又在长安坏了幕后之人的好事。

    可以说幕后人的布局,都是毁在公孙幽、公孙曦这两对姐妹身上。因为她们,令得对方折损了一支百人的贼寇团,一个京兆少尹,还有一个车马行,这损失可不小。

    面对这种损耗,幕后人对于公孙幽、公孙曦的恨意不言而喻,她们姐妹很有可能成为报复的头号目标。

    裴旻相信以公孙幽、公孙曦的武艺,若是正面对抗,姐妹双剑合一,这天下没几个是对手。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江湖上的黑手段层出不穷。万一有个意外,以公孙姐妹的姿容而言,死都死最大的奢望。

    李龟年他们几兄弟尚且有梨园可以庇佑,公孙姐妹住在客栈外太危险了,唯有将她们接到府中,裴旻方才安心。

    这一点他并没有跟公孙姐妹言明,他觉得以公孙曦的性格,若是说明了因由,保不定会跳出来将之视为一个好玩的游戏,要以身为饵,诱惑贼人露出马脚。

    虽然裴旻知道这是最佳的办法,但他不觉得让自己的朋友徒弟冒险来换取一定的情报是个好主意,就算没有公孙幽、公孙曦的牺牲,他相信自己一样能够将幕后黑手揪出来。

    裴旻想不到他这点心思,竟然让公孙幽看破了。

    裴母见公孙幽言语诚恳,礼节也大方得体。虽是貌美明艳,却没有半点狐媚姿态,身上有着别样英气,并非别有用心的小人,笑道:“无妨无妨,这府邸忒大,平时怪冷清的,多些人多些热闹。”说着看向裴旻道:“能帮着和解就和解了。为难两个姑娘,算什么事?”裴母不信公孙幽、公孙曦这一对弱质女流能惹什么大仇家,以为就是一些小打小闹。

    裴旻笑着将公孙姐妹两人干翻百名贼寇的事情细说,道:“他们姐妹可不是一般的姑娘,一身剑术,四五十大汉都近不了她们的身。”

    裴母、娇陈惊得说不出话来。

    好半响裴母才道:“原来两位姑娘还是女中豪杰。”

    裴旻笑道:“娘还不知道吧,幽姑娘、曦姑娘小的时候还是洛阳青羽戏班的小艺人,两人跟娘亲一样,都擅于舞蹈,尤其是剑舞。”

    裴母听了眼睛一亮,早年她也算是那个圈子中人,对于洛阳青羽戏班可是如雷贯耳。那个时候,还是武则天当朝,洛阳号称神都,是天下的中心。而青羽戏班是洛阳最大的民间歌舞班子,在业内可是一绝。只是后来戏班树大招风,惹到了武则天的男宠张易之,最终树倒猢狲散,消失于历史。

    回顾往事,裴母唏嘘不止,目光也打量着公孙幽、公孙曦二女,不住的点头道:“确实很不错,只看这气质就适合剑舞!”

    剑舞与一般的舞蹈不一样,剑舞以剑起头属于武舞的一种,原为男性舞蹈叫“黄倡郎舞”,历史上项伯与项庄对舞长剑,子路戎装见孔子时,拔剑起舞等,都以男性为主。因为只有男性的阳刚气息,才能将武舞的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

    后来经长期流传,剑舞渐渐有了女人的影子。但有一个前提,女性剑舞舞者自身需要有足够的英气,来衬托武舞的特点。

    一个风情万种,满身媚态的女子,就算有西施、昭君那般有沉鱼落雁之容,也练不好剑舞。

    而公孙幽、公孙曦的明艳中自带英气,好似女中豪杰,换上一身铠甲就是新一代的花木兰,剑舞几乎是为她们姐妹量身定做的。

    裴母早年也是剑舞出生,造诣不凡,难得遇上志同道合的“小知己”,聊得特别愉快。

    花也不赏了,鱼也不喂了。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

    裴母当初就给卖到裴家当丫头,因长得水灵,给安排到了族中歌舞团培养,自幼学习歌舞;娇陈也是小时候给卖到青楼,受专业的培养,歌舞兼备;公孙幽、公孙曦是自小就在青羽戏班,是班主捡来的一对孤儿,同是自小学习歌舞……

    她们或是经过宫廷乐舞培养,或是经过民间乐舞熏陶。即有深厚的文艺功底细胞,又有同病相怜的惺惺相惜,彼此说歌谈舞,好不快活,直接将裴旻给丢到一旁了,插不上话。

    裴旻左看一眼,右瞧两眼,嘀咕道:“怎么觉得你们才是一家人,我反而是外人了。”但见裴母开心,他也跟着高兴。

    这近距离欣赏三位佳人的姿容,也是值得愉悦之事。

    直到夜幕降临,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四人才暂停了愉快的相处。

    在用餐的时候,裴母还特地道:“两位姑娘是为国出力,对付贼匪。这本应该是你们官员的工作,由她们做了,本就不该。要是让她们受到什么威胁,那以后谁敢出头?”不得不说,裴母还是有点见识的。

    裴旻不住的点着头道:“娘放心,不过几日,臣必然将那些害群之马给揪出来。”

    公孙曦道:“老夫人别为我们担心,一些蟊贼还不在我们姐妹眼里了。就算打不过,我们还能跑。就跟您老说个事,那是在江南。前些年,我途经南面的一个村县。他们抓住了一只奇特古怪的小雕,结果引来了一头大雕的报复。那大雕特别厉害,比我见过的大雕都厉害的多,有那么高,那么大……”她特地站起来用手比划了一下,差不多有一米四五左右:“大张着翅膀,足足有一丈宽,可吓人了。”

    裴母听的瞠目结舌道:“那么大的雕,比书上的海东青还神吧!”

    “海东青哪有那么大!”裴旻已经知道公孙曦说的是什么东西的,这一方水土养育一方动物,海东青被高丽、新罗吹得那么玄乎,其实就是因为中原不是穷山恶水,缺乏大型雕生长的土壤。

    跟中原的金雕、乌雕、白腹海雕、草原雕这些雕比起来,海东青确实有优势,但是跟世上最大的雕角雕一比,那就远远不如了。

    公孙曦说的应该是菲律宾的国鸟食猿雕,是世界第二大鹰,公孙曦描绘的比他记忆中的食猿雕更要大一些,应该是古代的生物野性尚未退化的缘故。

    不过现在是唐朝,可没有菲律宾的存在,只有一些土著。

    “你说的应该是吕宋那边特有的食猿雕,专门以灵活的动物为食,喜欢吃猴子脑。再灵活的猴子,也跑不过食猿雕的爪子,故而称食猿雕。要比海东青大的多,也厉害的多。”裴旻卖弄着他的博学。

    “可能就是了!”公孙曦对于那雕的名字明显不感兴趣,兴致高昂的说着,“那食猿雕确实厉害,它冲向了一个魁梧的大个子,只是一啄,便将他的手臂啄出了一个碗口大的洞。那食猿雕的目标是脑袋,亏得那大个子反应的快,用手臂护在了脑袋上,不然小命都要玩蛋。”

    裴母、娇陈听的津津有味。

    公孙曦也说的起劲,道:“村里的人用弓箭射它,但它太灵活,速度也快,都射不准。我见情况危急,在那大雕俯冲下来的时候,上去就是一剑,将它劈死了。”

    “好!”裴母鼓掌道:“有一身武艺,就应该如此。然后呢!”

    “然后啊!”公孙曦突然有些害羞道:“然后,然后我就让那群县民追打了十多里,他们就是追不上我。”

    “啊!”

    这一神转折,不只裴母、娇陈惊疑出声,裴旻都给吸引住了,忍不住道:“什么原因?”

    公孙幽无奈笑道:“那大雕县里的人本打算擒来上缴朝廷抵税的,让小妹一剑给劈死了,他们不找小妹陪雕,跟随说理去。”

    “哈哈!”

    瞬间裴旻、娇陈、裴旻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公孙曦愤然道:“这哪里能怪我!那大雕可是要人命的,我要是不出手,指不定那无辜的小女孩就给啄死了。”她顿了顿,又笑道:“都是过去事了,反正我没后悔。老夫人你看,真要遇上情况不对,我跑的可快了。”

    裴母这笑声刚刚停止,听公孙曦如此一说,又笑了起来。

    一餐饭吃的是欢欢乐乐。

    吃饱喝足,裴母先撑不住了说道:“不行了,不行了,笑累了。旻儿,你好好招待两位姑娘,娘回屋去歇歇。”这走之前,还邀请公孙幽、公孙曦让他们觉得无聊,可以去找她聊天玩耍。

    裴旻都忍不住给了公孙曦一个大拇指,裴母笑的如此开心,在他记忆中那是极少有的事情。

    裴旻知道这些天,公孙幽、公孙曦一方面要守着自己,一方面担心官差找上门来,休息的定不好,也没跟她们多聊,让她们早些去消息。

    公孙幽、公孙曦这几天确实睡得不踏实,没有拒绝这份好意,一并休息去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