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官匪一家 露出马脚
    裴旻并没有急着休息,而是在书房整理着整个事情的关键细节。

    将所有情报筹集起来,他发现真正可用的东西不多。对方似乎很有经验,有着很大的实力,并且擅于掩藏自己。

    现在他有一种感觉,对方布下了重重迷雾,而他手中的消息,只是一些皮毛,半点核心都未达到。

    唯一有用的情报还是他猜出来的,没有确切的证据:这两次事件皆将李龟年三兄弟与公孙姐妹牵扯在内。

    裴旻向来不信什么巧合,尤其是这么不科学的巧合。

    足见对手要对付的人不是公孙姐妹便是李家三兄弟。

    公孙姐妹是小人物,更是江湖中人。若真是对付她们,没有必要将事情搞得那么复杂化。而且最了解自己的人,非是朋友,而是敌人。真是公孙姐妹的敌人,没理由派虾兵蟹将出马,并且准确的判断她们姐妹会来长安,在长安设局。

    李家三兄弟才是唯一的答案,他们现在确实是小人物,但是李龟年已经展现了自己乐圣的天赋,引起李隆基的注意。这跟皇帝沾边的事情,就没有小事。

    黄幡绰还是他的唯一选择!

    到底是谁站在黄幡绰的背后?

    还有孟温礼跟那个方祥德到底什么关系?

    方祥德能从孟温礼身上得到什么?在他最落魄的时候,还如此支持他?

    “随县长史!”

    裴旻突然留意到一个细节,一个微不足道却又极其关键的细节。

    根基孟温礼所说,方祥德能资助他上京赶考,他高中绝伦科及第。绝伦科是武则天时期心血来潮时弄的一个科目,跟真正的状元进士及第要逊色许多。

    依照规矩即便身负进士及第的状元郎入仕,也需要从九品官起步,一步步的向上攀爬。

    伦科及第远不如进士及第,凭什么直接担任一县长史?

    即便随县是下县,却也也不至于一上任就当县衙政务第二把手吧?

    若是孟温礼有身份地位还好说,可他却是一个连上京赶考都需要他人资助的寻常人,怎么可能初次入仕就担任一县长史?

    “神功元年!”

    裴旻想着这个年号:武则天就是在这个时期将张易之、张昌宗收为面首,从而走向年老昏庸的。那个时候,二张深受武则天宠爱,权势滔天,武承嗣、武三思、武懿宗、宗楚客、宗晋卿等亦恭候二张门庭,互相勾结。整个庙堂乌烟瘴气,只有动用权势走个后门买个随县长史,才有这般待遇。

    孟温礼必然是得到贵人相助了!

    除了别有用心的方祥德,谁会关注一个微不足道的“绝伦科及第”?

    “随县,随县!”

    裴旻默念了两句,从书架上取下地理志,翻到了随县的记载。地理志中有三个随县的记录,一个位于川蜀,一个位于江西,还有一个在荆襄……

    荆襄!

    裴旻心中一动,似乎找到一点头绪:荆襄的这个随县,虽然其貌不扬,不为世人重视。但它地处桐柏山南麓、大别山西端、大洪山东北部,可谓扼汉襄咽喉,系鄂北重镇,地理位置绝佳。

    他又找来了一副地图,看着地图上的随县,霍然发现它跟云梦泽是如此的接近。就位于云梦泽西北方向,是最挨近云梦泽的县城之一。

    袭击南寨村的是云梦泽的贼人,孟温礼是靠近云梦泽的随县长史!

    都跟云梦泽有关系,这两个串联起来,信息量可就大了。

    当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裴旻笑了起来。

    正当他想重新捋一捋思绪的时候,宁泽敲响了他的书房门,禀报道:“公子,京兆府的京兆尹特来拜见。”

    裴旻本想明天一早,才将自己今日的推论,告诉范宇,让他再次审问孟温礼,查清方祥德与云梦泽贼寇的关系,却不想对方竟然连夜就找上门来了。

    “让他去客厅稍等片刻!”裴旻没有迟疑,来到了客厅。

    范宇心事重重的坐在一旁静候着,见裴旻到来,迫不及待的道:“国公,那方祥德还真有问题,手段黑着呢!祥德车马行本是长安众多车马行的一家,并不起眼。后来不知怎么的傍上宗楚客、安乐公主,成为了他们的心腹。方祥德最爱吃独食,借助宗楚客、安乐公主的权势打压同行,逼得不少人家破人亡,倾家荡产,情况尤其恶劣。不过这都是很早以前的事情。自从太上皇登基之后,他收敛了一些,如今圣人励精图治,更是不敢动弹了。只是这个陈年旧案,经历数朝,期间还有好几次大赦特赦,倒也没有什么大用。至于他的客户,多是正经商人,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

    “那黄幡绰呢,他跟方祥德又什么关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一无所获吧!”

    裴旻现在已经发现了一些线索,只是到了今时今日,他都没有发现关于黄幡绰涉案的消息,藏的太深了。

    范宇苦笑道:“让国公猜对了。经过我们的详细调查。方祥德跟黄幡绰之间没有任何消息往来。不管是方祥德家中的妾俾还是用人,他们甚至不知道有黄幡绰这个人物!是弄错了?还是别的原因?”

    “没弄错,把握还在!这个方祥德也是一个诱饵,远不是幕后之人,他的幕后之人,实力应该更强。”裴旻说着,将他在书房里的意外发现,告诉给了范宇。

    范宇神色严峻:“依照国公如此说来,方祥德可能跟云梦泽百里荒的贼寇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十之**!”裴旻道:“为了名望,方祥德资助孟温礼赶考,在情理之中。但我绝不相信一个商人会毫无所求的资助某些人发展地方经济,这其中定有很大的猫腻,值得更深一步的调查。这已经不只是小小的栽赃陷害案件了,还事关云梦泽百里荒的贼寇毒瘤。方祥德得到贵人相助,成功在车马行占据牢不可破的地位。利用车马行的便利,向百里荒输送物资、销售脏物,商匪一家,默契十足!”

    范宇愤然道:“好一个贼寇,想的真是周到。立刻连夜突审孟温礼,看看能不能问出结果来。国公心细如发,当真有当年狄公风采。”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