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有趣的姐妹花
    裴旻无视了范宇的拍马屁的话,慎重道:“你负责盯着孟温礼,我不信他倚仗方祥德的资助,爬到今日这个位子,对于方祥德干的事情会一无所知?我估摸着他可能知道方祥德会跑。所以将一切罪责都推卸到对方的身上。在我们面前表现出痛改前非的样子,为了就是减轻自己身上的罪过。孟温礼身怀司法常识,不容易对付。但他是关键的一个突破口,能否打一场漂亮的战就看你的了。”

    范宇作揖沉声道:“国公放心,孟温礼就算咬得再紧,此番也要将他的嘴巴给撬开了。”

    裴旻颔首道:“现在我有一种感觉,就跟走在迷雾里一样。真正的幕后黑手还在一旁藏着看戏,不将他从洞穴里揪出来,我们岂不成了戏院里的猴子了?黄幡绰那里,我帮你盯着!咱们双管齐下,不信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

    范宇也有相同的感觉,他也察觉这不是一起简单的栽赃陷害案件。方祥德跟李家兄弟从未有过接触,不存在有矛盾利益关系。不得不怀疑,这幕后有真正的得益者。

    紧接着他们针对当前局面做了核计商议,直到半夜,范宇才告辞离去。

    裴旻独自想着今日的收获,幕后黑手是谁,他还未展开调查,已经露出了云梦泽百里荒巨盗这一线索,继续查下去,只怕又是一个震惊朝野的大案。

    突然他有一种感觉,似乎他经手的东西,就没有一次不严重的,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柯南体质,去哪哪里出现问题事件?

    自我笑了笑,见天色不早,这些天实在有些疲累,准备回屋休息。

    穿过通往主人房的回廊,裴旻突然顿住了脚步,在不远处的客院竟然有几道亮光闪过,好似武器在月光下反射出的光芒。

    “难道,竟有贼人摸到裴府来了?”

    裴旻心中一动,快步奔向了客院。

    直接入得院中,却见一人凌空舞剑,她白衣飘飘,手中长剑若隐若现,吞吐之间,清幽奇幻,好似月下仙子,当空起舞一般,月光挥洒而下,裴旻顿觉如临仙境。

    裴旻看得怔了怔,却是姐姐公孙幽在这夜里练剑。

    对于公孙曦的越女剑法,裴旻异常熟悉,可对于公孙幽的越女剑却只见识过一次,而且还未动用全力。

    因此他也不知公孙幽的剑术真正水平如何,但从公孙幽一剑截断他跟公孙曦的攻势来判断,公孙幽的剑术不在公孙曦之下。

    今日还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公孙幽出手。

    “这……”裴旻的表情有些吃重,公孙幽的越女剑有着公孙曦不同的滋味,在平淡中现珍奇,别有味道。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公孙幽出剑的步伐力道以及运剑的方式,这跟他今日所展现的斩虎剑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论力量之运用,斩虎剑法可谓夺天下之妙。

    裴旻自从偷师学会了斩虎剑法之后,掌握了其中心身技一体的用法,对于力量的控制娴熟无比,使得每一招每一式的力量都为之增色不少。

    公孙曦的剑法极尽诡异之能,对于力度却有着一定的瑕疵,没能将自身的力量发挥出来,令她的剑更加具有威力。

    现今公孙幽的剑却弥补了公孙曦的缺点,力量的转换运用,达到了心身技一体的境界。

    所谓心身技一体,心是心灵,不滞于一处,综观全局。倘若心被什么局部的东西吸引,就无法把握全局。只有做到了全局尽在心的掌握之中,才能做到随心所欲地运用武功;身是对自身力量的调和运用,一个人手臂上的力量有限,仅靠臂力,远远无法发挥自身所有的力量。以脚为支点,以腰为动力,与手臂联合一处,将身体中的力量汇集一点爆发出去。技,自然是技巧招式,将力量融汇于招法,两者要做到相辅相成,而不是相互排斥。

    用意念也就是心,完美的超控自己的力量技巧,便是心身技一体。

    这些说着容易,真要做起来,绝非易事。

    公孙幽只是见他今日出剑,又说了几句,竟融会贯通,掌握了这个技巧!

    这天赋能力,裴旻想着跟自己的过目不忘也差不了多少了。

    “裴公子?”公孙幽终于发现了裴旻的存在,想着自己练剑的情形,让他看了去,不免有些羞意。

    裴旻尴尬的上前道:“刚刚与范京兆尹说了事,回来的时候,见这边院子里有光芒闪动,还以为贼人由不死心,跑到裴府来闹事了。”

    公孙幽盈盈一礼,道:“小睡了片刻,让一个不详的梦给惊醒了。无心睡眠,随便练练,缓解一下心绪。”

    裴旻笑道:“你这可不是随便练练,一点就透,还能融会贯通,就算曦姑娘也没这个悟性吧。”

    公孙幽苦笑道:“我倒是希望能跟小妹换一换。”见裴旻有些茫然,笑着问:“裴公子觉得剑舞,我与小妹相比,谁跳得更好?”

    “不会是曦姑娘吧!”裴旻心知公孙幽如此一问,必有缘由,想着欢脱好斗的公孙曦,实在有些难以想象,她的剑舞会比贤淑稳重醉心剑舞的公孙幽更出色。

    公孙幽点了点头:“小妹在音律上别有天赋,她就如三国周公瑾一样,能够轻易的辨出音色的好坏,凭着感觉舞蹈,能够凭着感觉的找到歌乐的节奏,班主一直将她视为青羽戏班未来的台柱呢。”

    裴旻想了想,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姐妹还真是有趣,姐姐酷爱剑舞,天赋却是剑术,妹妹好剑成痴,天赋却是歌舞,若是互换一下,岂不是绝妙。”

    公孙幽抿嘴一笑道:“我也多次这么想过,只是上天就是给我们姐妹开了这个玩笑。”

    看着有些豁达的公孙幽,裴旻突然心生一念:他一直以为公孙幽就是历史上那个创出“西河剑器”的公孙大娘,却不想公孙曦的剑舞竟然比公孙幽更要出色,那么历史上的公孙大娘到底是哪个?

    是睿智娴熟的公孙幽,还是性情直率爽朗的公孙曦?

    突然间,裴旻觉得有些头疼!

    算了!

    不管了!

    总之是她们两个其中一个就对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