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我喜欢,要定了
    李隆基听了一怔,要不是裴旻提醒,他险些都要忘记有这么一个人了。

    当洛阳留守向他举荐的时候,他确实兴趣极大,想知道什么样的人物,能得如此赞誉。

    但随着这时间一天天过去,李隆基的耐心也差不多用完了。他一个皇帝,不可能直接邀请一个毫不知底细的艺伶来长安觐见,通过黄幡绰替他邀约是他能做到的底线。

    李隆基的耐心给消磨光了,他自然不知道李龟年上的故事,先为一群贼人袭击了村子,被迫卷入查,又在长安陷入了官司。黄幡绰只是隐隐约约的透露一些三兄弟傲慢自大的况,只以为是几兄弟不知趣、端架子,磨磨蹭蹭就是不来。

    李隆基为皇帝,也有他自己的脾气,将李家兄弟抛在脑后,近期都不怎么过问了。

    这种况是黄幡绰最爱见到的,昨他推心置腹的跟李龟年他们彻长谈,目的是为了探敌。发现在不来往的这几年里,李龟年的化极大。不是新杯盛旧酒,而是立志于创作,研究全新的曲,意图在俗乐基础上吸收西域的民族音乐而创法曲乐,并融秦声汉于一炉,以形成全新的乐曲。

    这种想法在黄幡绰看来极为可怕,就算李龟年的新曲尚未成功,对方的实力以远胜于他。一但新曲大功告成,这梨园将无他的用武之地。现在他要做了是趁着李隆基对李龟年的淡忘,将李龟年藏起来,等到一定是时间,再将他们兄弟劝回洛阳,万事大吉。

    这是最完美的结局!

    然后裴旻再次破了他的幻想。

    “李龟年,他们来了?”李隆基自然是没有听说的。

    黄幡绰心底再次诅咒着裴旻,他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硬着头皮道:“回崖,他们昨日到的,人有些憔悴,怕惊扰了陛下。”

    “说来李龟年他们还真走了霉运,在老家险殃及池鱼让人杀了,一达长安又给人栽赃陷害,下了大狱,也不知是招谁惹谁了。”裴旻话中有话的说着,甚至若有所指的看着黄幡绰。被动的等吴轩的消息并非他的作风,他还要自己创造机会。他算不动声的将黄幡绰逼入绝境,破他的所有幻想。唯有如此,才能够逼着他去找幕后的黑手,拟定策略,从而一网尽。

    黄幡绰给裴旻瞧得心底发凉,不敢再看裴旻,缩着脑袋。

    李隆基却一脸愕然,询问缘由。

    裴旻将况细说,李隆基勃然大怒,喝道:“岂有此理,堂堂一个京兆少尹,竟行如此搭,源乾曜这个宰相是怎么当的。”唐朝是多相制,政务方面由姚崇一手办,其他的宰相等于杂。源乾曜的任务是司法这一块,孟温礼京兆少尹这个位子,还是源乾曜举荐的。

    “将李家兄弟宣来!”李隆基毫不犹豫的召见了李龟年三人,是他将三人请来长安,结果三人却因此受到了冤屈的牢狱之灾,让他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

    就在裴旻与李隆基等候李家三兄弟的时候,远在胜业坊的戚清在府中接待了一位贵ke。

    一位年轻带着几分阴鸷的少年,少年年岁不大,只在二十三四,一黑,形高瘦,手足颀长,一对眼神深予人狠冷无的印象。

    对于少年的到来,戚清迎备至,照顾极其周到。

    酒是少年最爱喝的中山冬酿,饭菜也是少年最习惯的辛辣口味:这个时代没有辣椒这种产物,却有芥末、胡椒、椒、茱萸这些有辣味的佐料。

    四种佐料掺和一起,让人闻之退三舍,少年吃的却是津津有味。

    在少年面前有一个熏羊,少年拿起桌面上的dao,随手一割,dao进了肉里,上下微微滑动,羊骨竟然让他从肉里给了出来。粘着油脂的骨上瞧不见一点肉沫,即便是骨节细缝里,也干净如新,比狗舔过还要干净。

    “妙妙妙!”戚清拍掌大笑,“少子这手庖丁解牛dao,可深得刘爷真传!”

    少年当众露这一手,为得就是这声赞美,笑道:“那是!师傅说了,我便是为dao而生的daoke,是百年里都难得出一个的daoke。这切肉由算什么,扒皮抽筋都不是个事。”

    戚清听了忍不住了一个寒颤,确实有些惧怕,但不是怕这个少年,而是少年口中的师傅。

    昔年武后时期,酷吏盛行。以来俊臣为首的酷吏集团,把持朝政近乎十四年,在这十四年里,残害了无数忠无辜。来俊臣手下有一人叫刘光业,武艺奇高,心狠手辣,令人发指。长寿二年,有人告发岭南的放人员谋反。武则天派刘光业、王德寿、鲍si恭、王大贞、屈贞筠任代理监察史,到各地审查放人员。

    刘光业到了岭南,突发奇想,将王德寿、鲍si恭、王大贞、屈贞筠叫到一起,设下赌注擂台,比一比谁杀的人多,展开了杀人比赛。

    仅那一次,刘光业杀死七百余人,王德寿杀了五百人,最不济的也有百人。

    刘光业毫无疑问的荣获杀人王的称号,真正令人心悸的是,于他人不同。刘光业所杀的百人,几乎是由他一人亲手屠戮的,下手极其残忍,剥皮抽筋,去骨剁肉。

    世人只恨刘光业凶残暴戾之极,却不知他在练习dao法。他不知从何学来了庖丁解牛dao的dao法,以活人试dao,以提升自己的dao法。

    那个时候,刘光业一手庖丁解牛dao横京中无敌,为来俊臣保驾航,杀了不少看不过眼的江湖中人,不论是庙堂还是江湖都留下了赫赫凶名,也因此深受来俊臣的器重,任其为非作歹。

    最终邪不胜正,来俊臣终究败亡在了狄仁杰、太平主的手上,刘光业也受到了牵累,但他武艺奇高,竟然杀得百人,从容而逃。

    戚清依旧记得,当年还是他父亲暗中助刘光业逃跑了,为了免去麻烦,还用了一具尸体,佯装刘光业重伤死。

    最让戚清记忆犹新的是,时隔一月,刘光业胆大妄为,又回来了。那时他的父亲外出风头,是他接待了刘光业。

    刘光业为报仇而来,在来俊臣事发之前,刘光业本能跑走,是狄仁杰察觉了异样,派麾下的吴芳阻挡住了刘光业,导致家人惨死。刘光业只用了一个晚上,将吴家灭门,只留下吴芳一个断手断足的废人,还是刘光业刻意饶他一命,让他后悔疚的。

    现在的吴轩并非是吴芳的亲儿子,是狄仁杰不忍见吴家无后,特地从地方里的孤儿中选择了一位机敏的,拜了吴芳做父亲,给吴家留下了血脉。

    戚清尤其记得那日,刘光业若无其事的背着一个袋子回来:他好奇的看了看袋子里的东西,为此吐了三天,至今都有心理阴影:那是吴家父母亲、妻子、儿的人筋骨头,血淋淋的,就如少年手中的骨头,没有一点儿肉。

    戚清脸有些惨白,甚至有一种想要作呕的感觉。

    好一会儿,戚清才稳定了自己的心神,道:“今日少子远来长安,不知有何吩咐?”

    少年大口的吃着肉,嘟哝着道:“没有什么吩咐,就是找个住的地方。师父说我的dao法已有他五分功力,在年青一辈中,应该无人能比。只是缺乏实zhan,对敌经验不足,想要继续提升,最好会会江湖上的好手,而不是跟着老爹杀几个商旅卫。我一想也觉得有道理,那些商人的卫,哪里受得住我的dao,杀他们一点儿意si也没有。也就溜出来了,找人比试了番。还真如师傅说的,跟江湖人,有趣的多。才半年,我就遍了荆襄,得了一个阎王dao的美称。荆襄人都说呢,宁见阎王爷,不见夏侯颜。见了我夏侯zhan,管你是多出名,一样要名声扫地,惨败我的dao下。”

    夏侯zhan说的是一脸嘚瑟,将人践踏在脚下,那滋味可是一个酸,让他沉其中,不可自拔。

    戚清无法理解夏侯zhan这种“江湖人”的心,与他而言真正酸的事赚大钱。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足够的钱,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这么说少子今日是来长安找人比武的?”他随口问了这么一句!

    夏侯zhan“嗯”了一声,道:“是来找裴旻的!我要将他这个关中第一高手踩在脚下,成我夏侯阎王之名。”

    “噗!”戚清本在喝着酒,一听这话,直接喷了出来,呛的脸青紫道:“少子,你是贼,他是官,你找谁不成,非要去找裴旻?”

    夏侯zhan“哼”道:“我爹早有先见之明,自小让我跟母亲姓。你不说,谁知道小爷是云梦泽百里荒的少主?这江湖上的事,你不懂!赢个下三滥,算什么本事?在江湖上,要就最厉害的。只有赢最厉害的,才会有人服你。裴旻的事迹,不就是这样?了一群毛孩子,没人说他厉害,但他赢了关中第一剑罗烈,那就不一样了,直接就成了关中第一高手。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将关中第一高手的名号抢来,让世人知道。什么斩虎剑,什么越剑,还有那自创的草圣剑,跟小爷这庖丁解牛dao比起来,都是不堪一击的存在,浪得虚名。”

    戚清神大,道:“刘爷当年在长安凶名赫赫,他的仇人可不少。庖丁解牛dao是他的绝技,少爷在这长安使用,不会让人认出来?我看还是算了,裴旻不同于一般的江湖人,他是圣人的心腹,在大唐威名赫赫。不但怀军功,还得士林的赞颂。少子找他zhan,实在太冒险了。”

    戚清不知为何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最近裴旻出现的几率太高,让他有了一种别样的不安。昨天他还夸下海口,今日他便察觉了一些异样,特别压抑。

    现在的他只想绕着裴旻而行,有多远跑多远,不是送上门去。

    夏侯zhan“哈哈”大笑道:“这点顾虑你有,师傅他老人家,怎么可能想不到?庖丁解牛dao是秋时期的神技,与鬼谷剑法、越剑法并称先秦三大绝学,都是失传好几百年的绝学。”说道这里,他了一句嘴,“但我觉得什么鬼谷剑法、越剑法跟庖丁解牛dao相比,不堪一击。”

    他对于自己怀的“庖丁解牛dao”似乎有百分百的自信,道:“越剑法尚且由昔年江南越人留下一招半shi ,庖丁解牛dao、鬼谷剑法则是半点痕迹都未曾留下。只要我不使用庖丁解牛dao的三大杀招,莫说是裴旻这样的没什么见识的后辈,便是老江湖也认不出来。”

    说着,他“嘿嘿”一笑,道:“你不觉得裴旻的名望越高,将他败,对我越有利?裴旻是何许人物,我在荆襄都听过他的名声,知道他是史上第一个文武双状元,是连破吐蕃的大将,是提出募兵制、束水冲沙的之栋梁,还是剑术宗师,关中第一剑。将他赢,将他踩在脚下,你说那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那时长安、洛阳,关中乃至于天下,都知道我夏侯zhan这号人物。你不觉得这是最快提升名望的方法?”

    他越说越是激动,说道最后甚至手舞足蹈起来,眼中闪着贪婪的光芒道:“我不跟我父亲一样,他老了。只想守着他那小小的云梦泽那点点屁大的基业,我的梦想是成为第二个虬髯ke,成为绿林之王。所有江湖绿林中人皆以他为尊,听我的号令呼啸山林。”

    他自小在贼匪窝里长大,所见所闻都是杀人越货的当。旁的人都是那种不事生产的大盗巨匪,斗大的字都不认识几个,也不知什么忠义廉耻,只知道者为尊,自小听说虬髯ke这绿林之王的威风,以他为榜样。

    戚清看着有几分天真甚至可笑的夏侯zhan,沉声道:“少子,你久在云梦泽,不知天下事。长安水浑,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夏侯zhan起道:“长安水浑不浑,我不知,但是裴旻头上那个第一的称号,我喜,要定了。”(83中文网 )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