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曲好,歌好,舞好,诗好,人更好!
    “李龟年、李彭年、李鹤年见过陛下!”

    李家兄弟对于此次面圣极为重视,在得知李隆基进入梨园的时候,虽然他们不确定李隆基会不会召见他们,但事先已经在做准备了。 沐浴更衣,焚香点炉,还打上了薄薄的水粉,将自己扮的清清爽爽。

    这人与人的接触,次印象极为重要。

    李隆基看着李家兄弟,不住的点头,确实有艺伶的模样:“免礼平身!”

    裴旻也打量着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李家兄弟,于从监狱里出来的狼狈样不同,现在的他们一身青色长裳,经过一日的休整,病美人的气色已经消散。

    依旧是十足的白脸模样,唇红齿白,面貌俊秀,就如后世的鲜肉一般。不过身为名伶,他们这模样才符合他们的职业特点。若跟李翼德那样,三五大粗的,还没开口就吓死一片人了。

    “久闻你们兄弟极擅歌舞,朕对于歌舞也情有独钟。将你们邀来长安,本想见识一下你们兄弟名动东都的歌舞,不想使你们受累了。”李隆基在梨园并没有什么皇帝的架子,显得特别和悦好话。

    让初次面圣的三兄弟心底大安。

    “能一睹圣人之颜,受再多的苦累也值得的!”李龟年恭敬的着,他们在洛阳见过不少的达官贵胄,可跟李隆基这个皇帝相比起来,那些达官贵胄就是跳梁丑。话的时候,难免有些拘谨。

    李隆基也知初次见面,他们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他这个梨园崖公,也未强求。

    见他们神色并没有什么不适,李隆基便让他们随便来一段。

    李隆基的随便,李家兄弟这里却不随便了。

    李彭年手抱琵琶,李鹤年取来筚篥,李龟年则找来了七玄古琴。

    三人分工熟练,默契非常。

    随着李彭年的琵琶声响起,筚篥、琴音接从而至。

    三种悠扬的音乐汇聚一处,融合一起,形成了优美的旋律。

    裴旻心底赞叹,这李龟年盛名之下,的确名副其实。虽不及娇陈给他的震撼,却也让他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李隆基听的很是认真,李家兄弟演奏的曲调是他完全没有听过的,有着清雅大曲的悠扬,又有秦声汉调的厚重,似乎综合了两者之长。

    便在这时,李龟年开口了:“

    劝君莫惜金缕衣,

    劝君须惜少年时。

    有花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一七言乐府的《金缕衣》,由李龟年口中吟唱出来。

    瞬间李隆基震撼了!

    裴旻也有些动容,李龟年不开口他不觉得这个历史上的乐圣有什么特别,至少在琴艺上差他夫人娇陈几个档次。可李龟年一开口,那种感觉登时逆转,裴旻无法形容那声音,圆润自然又带着几分铿锵,他的歌音特别中性,不见他人根本分不清男女,即有男声的厚重又有女声的婉约。

    裴旻在二十一世纪听过不少中外音乐,见识过不少歌唱家的声音,但却从未听过如李龟年这羊磁性的歌喉。

    这就是乐圣的实力?

    一《金缕衣》,短短二十八个字,李龟年唱出了诗中的深刻含义。

    《金缕衣》这诗不知是何人做的,诗含意很单纯,可以用莫负好时光一言以蔽之。但是其诗朗朗上口,其情感单纯强烈,能长久在人心中缭绕,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魅力。

    在李龟年的咏唱下,每句都寓有微妙变化,重复而不单调,回环而有缓急,形成优美的旋律。

    “好!”

    裴旻对于李龟年的第一印象并不好,他个人不太喜欢娘娘腔。但这一《金缕衣》直接让他改观了,乐圣之名,当之无愧。

    不只是裴旻,李隆基以及周边的梨园中的艺伶也忍不住叫好出声。

    一曲惊艳!

    唯有黄幡绰面若死灰。

    “再来一曲!”裴旻提议道。

    李隆基也附和道:“再来一曲!”

    “好!”李龟年瞧了一眼裴旻,道:“那就再来一凉国公的《出塞》吧!”

    李龟年将古琴换成了古筝,古琴的音色特点是音区低沉,音色明净浑厚,风格古朴,而古筝音浑厚深沉,余音悠远。

    《出塞》作为边塞诗中的翘楚,意境雄浑深远,古筝更为适合。

    李彭年这时也将琵琶换成了羯鼓,李鹤年依旧是筚篥。

    见他们准备开始,裴旻打断笑道:“陛下,臣也有些技痒,《出塞》是臣的诗,算上臣一份!”

    李隆基更是大喜过望,拍腿大笑:“好好好”他连了三个好,道:“曲江之上,静远的剑舞,朕今日依旧难以忘怀。能够再次见静远剑舞,再好没有了。”

    裴旻道:“并非臣不愿意献丑,实在是没有感觉。先前的《金缕衣》,臣感触颇大,相信《出塞》也不会让臣失望。”他着去一旁架子上取下了长剑,长剑无锋,入手轻飘飘如若无物,又放了回去,道:“陛下,臣申请用臣的真剑!”

    黄幡绰、李龟年都带着几分惊恐的看着裴旻,想着他也太大胆了。

    面见皇帝是不能佩戴兵器的,在入大殿的时候,裴旻的秦皇剑已经给陈玄礼收去了。

    李隆基想也不想的道:“哪又何妨!”他看了高力士一眼,没有话。

    高力士以跑出了殿外,将秦皇剑给裴旻要了来。

    黄幡绰见李隆基应答的如此爽快,不免震撼的无以复加。这整个大殿就裴旻手上一把兵器,李隆基怎么敢如此放心?

    见裴旻此时以大步走到殿,屏气凝神,还闭上了眼睛!

    黄幡绰不由冷笑:“装腔作势!”他才不信裴旻能舞个样子出来!

    尤其是裴旻、李龟年之前没有配合过,没有半点默契的歌乐舞,能有什么样子?

    鼓声率先响起!

    接着是筝音、筚篥!

    羯鼓音雄厚,古筝音肃杀,筚篥音高亢!

    这李龟年还未开口,音乐已经塑造了浓郁的战场气氛!

    裴旻脑海中浮现了战场的景象:战鼓轰鸣,气氛肃杀,战意高亢!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在李龟年唱出“秦时”的时候,裴旻的剑出鞘了!

    他的动作很慢,充满了萧条,渲染出孤寂、苍凉的气氛,万千汉家儿郎为了家国,战死疆场,悲壮可歌可泣。

    李龟年的声音也是一样,伤感又壮烈,使人联想起秦汉以来无数献身边疆、至死未归的人们。

    但是随着李龟年口中的“万里长征人未还”中的还自过后!

    筝音异军突起,先一步盖过了鼓声、筚篥音形成了转折……

    秦汉自唐,阵亡于边疆的战士,不计可数,累积下来甚至过百万千万,那是何等的惨烈厚重!

    但他们的付出并非得不到回报,他们的牺牲意义重大,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能使得万千百姓得意安居乐业,令他们的家人安逸的生活。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戍边战士巩固边防的愿望和保卫国家的壮志,洋溢着爱国激情和民族自豪感。写得气势豪迈,铿锵有力。

    在世人看来这是裴旻自己真实的写照,他放弃长安的荣华富贵,去洮州那个狗不拉屎,鸟不生蛋的洮州戍边,那是何等的气魄。

    李龟年选择这诗的时候,无疑是等于歌颂裴旻。

    在他唱这最后两句的时候,歌音高亢豪迈,洋溢着爱国激情。

    裴旻的剑在李龟年变音的时候,也跟着变了!

    快捷如风,迅捷如雷!

    刹那间剑影霍霍,寒光四溢,杀气骤然而起!

    这种气势是假剑根本无法生出的效果!

    当李龟年唱到“不教胡马度阴山”的“山”字结尾的时候。

    裴旻也施展出了最后一招,他选择以“无悔”这一招作为结束!

    无悔是战场剑法的最后一招,也是最普通的一招,以双手舞动长剑斜刺砍下!

    战场剑法是最基本的杀敌剑法,简单直接,并不出奇。

    但是裴旻却选择了以它做结尾,因为这最后一招是将士身受重创,却身在战场,无法撤出而向敌人出的最后一击,将最后所有的力量聚集双手,挥舞劈砍出去,出手无悔。

    他上前一步,一剑猛然挥下!

    秦皇剑在空中划过,空气似乎为之割裂!解决、无悔!一往无前!似乎用生命印证着“不教胡马度阴山”的誓言。

    一剑而下!

    歌声停了,鼓声停了,古筝音、筚篥音都停了。

    整个大殿连呼吸的声音也没有了!

    好半响,李隆基动容的站起身子,高呼道:“好!曲好,歌好,舞好,诗好,人更好!静远,你这最后一剑,朕此生不忘!”

    李龟年也道:“裴国公的剑舞,让草民震撼。只可惜准备不够充分,若多些人,多些气氛,更能衬托出国公剑中的悲壮决绝,豪气干云!”

    黄幡绰还想看裴旻的笑话,可现在却失神在站在一旁,他不敢相信,面对李龟年的歌,他的剑竟然还能占据了主导,使之成为陪衬的绿叶。

    裴旻笑道:“陛下的太夸张了!李家兄弟确实是难得的人才,唱出了臣的心中所想,确实了不得。那个记得当日陛下过,负责歌的乐营将还未定,臣在这里举荐李龟年!”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