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初生牛犊 猖狂闯府
    长安龙蛇混杂,既有高高在上的帝王贵胄也有生活在底层的三教九流。

    面对这样的都会,消息传播的特别迅。尤其是李隆基身为大唐皇帝,他的一举一动,备受瞩目。

    黄幡绰也素来高调,对外他可不会自己这乐营将是打感情牌,向李隆基那里厚颜讨要来的。而是表示自己如何如何的受宠,得到了圣人的器重,特别任命于他。同时也在无形中黑了裴旻一把,而且黑的够惨。他吹嘘着在梨园,他的地位如裴旻一般,不相上下,拉着裴旻来提高自己。

    有李隆基打头,又有裴旻作伴,黄幡绰无形中的地位上升了许多。他担任乐营将的事情,也在京中传遍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裴旻却有不知道的理由,他这些日子都在颜府忙着丧事,对于长安的动向,充耳不闻,合情合理。

    李隆基也是如此想的,以为裴旻是无心之举,在此事上并未多。今天李龟年的表现确实让他惊艳到了,想着裴旻的提议,有些心动:他当初就觉得为黄幡绰不太适合乐营将,今日与裴旻一番道,更加坚定了这一点。黄幡绰的古板老套,不适合梨园的展。而李龟年却有大才,可以大用。

    但是任命以下,若就此收回,对于黄幡绰也不太公平,瞄了黄幡绰一眼,想着若他能让贤那该多好。却见黄幡绰底耸着脑袋,看不清表情,但身躯微动,显然有些愤怒,也不好开口了。

    李隆基皱了皱眉,有些后悔当初一时心软,此时只好道:“静远有所不知,另外一个乐营将已由黄幡绰担任了。”

    裴旻也一脸尴尬,道:“这个黄营将勿怪,在下这些天都在颜府忙活,还是第一次听此事。黄营将的参军戏,堪称一绝,乐营将也确实当得。”着又对李隆基道:“但是李龟年如此人才,不用却也可惜。陛下,您看这样成不成?多加一个副营将,以李龟年辅助黄营将,由他们各展所长。”

    “大善!”李隆基当即将李龟年提拔成了副营将,又嘱咐道:“幡绰,今日静远的话你可记下了?艺伶自身的技艺固然重要,但创新亦不可忽视,尽快创出一些别致令人耳目一新的曲调来。”

    “是!”黄幡绰满口苦涩,无论如何他都想不到事情会展到这种地步。

    先前还做着要架空裴旻的美梦,转眼手中的权力就给裴旻分割了一大半,在他的腹心强行的安插一个副将,尤其是这个副将,还是他忌惮万分的李龟年。

    想着当前的局势,黄幡绰心中已无定计,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必需要找戚清想个对策来,不然一切都完了。

    夏侯战带着几分不快的离开了戚府。

    戚清的态度,让他这个云梦泽的少主格外的不舒服。

    只是戚家纵横黑白两道,内倚仗钱财与达官贵胄往来,谋取商业便利,外凭借黑道势力打压同行,并且销赃拿脏,势力不。

    云梦泽的粮食,绝大部分都是戚家提供的。没有戚家的销赃,他们抢掠来的各种金银财宝、绫罗绸缎,换取不来粮食,维持不了如此大规模的队伍。

    即便是夏侯战年少轻狂,受多了贼匪喽啰的吹捧,行事不考虑后果也忍住了飙的冲动,没跟戚清正面起了冲突。而是选择离去,不欢而散。

    夏侯战觉得戚清的顾虑是危言耸听,将他当做孩子糊弄了。

    其实他的感觉不错,戚清劝阻夏侯战,很大一部分是他心虚,不愿意见到夏侯战跟裴旻接触而已。

    裴旻的秉性,谁不知道?

    他既然划下道来,正大光明的欢迎所有江湖人挑战,显然不会不认输,更不会报复打赢他的对手,干出这种下作之事。

    正常的挑战,裴旻是不计较输赢的。

    就算夏侯战真的打赢裴旻,裴旻也不会为难夏侯战,这点戚清可以肯定。但是夏侯战身份特殊,现在又是敏感时期,他实在不愿节外生枝,这才百般劝。

    只是他并不了解夏侯战,作为一个在贼窝里长大的少年,无法无天惯了,哪里会如他一般,诸事谋定而动,三思而行。

    这越是不让他干,他偏要干。少年的逆反心态,在夏侯战身上,更显得突出。

    离开戚府,夏侯战直奔裴府去了。

    裴府在长安也算是赫赫有名,夏侯战尽管第一次来长安,找到裴府也没有耗费多少力气。

    撬开了府门,门房大爷见是一个持刀的少年郎,心底也有几分明白,对方的来意,微微的作揖道:“请问阁下找谁?”

    “我找裴旻!告诉他,就荆襄夏侯阎王要向他挑战。”夏侯战显现了他不通世俗理解的一面,口气毫无敬意,直呼裴旻的名字。在他看来,裴旻就是他成名的垫脚石,至于别的什么国公、刺史的身份,于他这个巨盗之子眼中就是朝廷的鹰犬,不值一提。

    门房大爷皱了皱眉,来找裴旻切磋的江湖人不少,但最起码的礼节要遵守,“裴国公”、“裴刺史”怎么样也要叫着,最不济也是“裴公子”,哪有直呼其名的?

    “我家公子不在,一早出去了,你请回吧!”门房大爷是府中一个丫鬟的父亲,为人忠厚还算知礼,并没有冷下脸来,只是语气有些冷淡。

    裴府的隔壁就是玉真观,这大白天的前来上香的信徒不少。

    听到隔壁的动向,不免议论纷纷。

    “这子是谁?直呼凉国公的姓名,好无礼貌!”

    “也不知是荆襄哪里来的山野村夫,这基本的礼节都没有。”

    “就是就是,裴公子是何等人物,也是他这等村夫想见就见的?”

    ……

    裴旻在长安还是很得人心的,为他话的比比皆是。

    尤其是那些迷妹,裴旻英俊潇洒,年少多金,还兼资文武,地位又崇高,又空着正室以待良人,毫无疑问是千万少女心中的佳偶。尽管她们大多知道是意想,但少女怀春,谁能没有?

    夏侯战在贼窝里长大,哪里知道什么礼数,山野村夫都是对他的抬举。

    他这半年闯荡江湖,接触的也都就是江湖中人,而且都是他上门挑战态度恶劣也在情理之中,还从未让人如此指着鼻子道。

    他年轻气盛,只羞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见裴府大门渐渐关闭,夏侯战更是急怒,爆喝一声,道:“是怕了爷,当缩头乌龟,不敢迎战了吧。”他猛地一推府门,强行闯了进去。

    门房大爷一时不查,连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上了年岁,怎么一摔,一时间爬不起来了。

    这薛府自从挂上裴府的招牌以后,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府中的亲事、帐内闻之,登时火冒三丈。

    亲事、帐内是唐朝高级官员特有的福利,只要到了一定品阶,朝廷会给官员安排免费的卫士,以充当官员的护卫。亲事、帐内便是免费卫士的称呼,这些免费卫士都是高官家的子弟。充当一定级别官员的护卫,是他们步入官场的途径之一。

    不要以为是官二代,就能够坐享其成,不干亲事、帐内给高级官员当护卫,就别想升官,就算你是宰相子也一样,不干不行。

    不过让大少爷们站岗当护卫也不是事,就有了一个通融之法,交钱赎身,安排别的护卫代替,同时上缴一笔钱财,这种官员额外的收入叫做亲事帐内课。

    因为都是油水足,亲事帐内课可是高品级官员的一大收入。

    给裴旻充当免费护卫的都位于裴府前院,他们是不许进入后院的,足足有二十余人。

    一见有人闯府,抽起刀剑就冲了上去。

    他们各有主家,面对这种情况,还不出力,追究起来,裴旻是能直接找他们的主人问罪的。

    夏侯战拼杀经验丰富,一见诸多人蜂拥上来,腰间的长刀跃出了刀鞘,顺手一挥,两人手中的兵器应声落在了地上。

    他们手背上都给割了一刀,道准确无误的割中了他们手背上的血管,鲜血直喷,甚是骇然。

    面对二十余人来击,夏侯战凛然不惧,口中笑道:“让裴旻那缩头乌龟出来,爷要好好会一会他这个第一脓包。”他手中的长刀舞得雪花相似,滚动而前。

    纵多的亲事、帐内齐声惊呼,向后退了几步,冲在最前头的十余人每一个人的手上都是血柱喷洒,场面极为骇人。

    一时间,护卫都不敢上前了。

    “出来,再不出来,我就要打进去了!”事到如今,夏侯战自在贼窝里练就出来的蛮横匪气体现出来,不管不顾了。

    “姑奶奶会会你!”

    夏侯战的动静闹得太大,惊动了里屋的公孙幽、公孙曦。

    两人第一时间冲了出来,见夏侯战跋扈不可一世。

    公孙曦心头莫名火气,裴旻可是她的师傅,虽然从未传授她任何武艺,但是对于剑术胜她一筹且多次无偿相助的裴旻还是较为敬重的,哪里忍受的住。

    她手中无剑,人却窜了出去!

    一脚踢在了地上的一把长剑,长剑射向了夏侯战。

    夏侯战正想格挡。

    公孙曦却后先至,先一步在空中握住了剑柄,攻向了夏侯战。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