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传剑
    裴家演武场!

    剑戟相交!

    两条人影错开!

    公孙曦笑道:“小家伙,可以啊!”

    在她对面的王忠嗣一脸倔强的绷着脸。

    公孙曦在府中闲来无事,又不愿意跟着公孙幽一起与娇陈探讨歌曲艺术,便在府中闲逛。

    裴府原来的薛绍的故居,薛绍的母亲是城阳公主,是太宗李世民、长孙皇后的亲女儿,也是高宗李治的亲妹妹。在高宗李治担任皇帝的时候,长孙皇后的女儿长乐公主、晋阳公主都以去世,唯有城阳公主再世。薛家也备受恩宠,薛绍作为城阳公主的儿子,太平公主的丈夫,在早年也是风光一时。府邸格外繁华,可玩的地方很多。

    公孙曦最向往的自然是裴府剑阁,裴旻作为关中第一剑,虽还未给世人尊为剑圣,但剑阁之名,也随着他过人的名望,传遍天下。

    剑阁便位于裴府演武场侧面,公孙曦刚到演武场,便见王忠嗣在演武场上挥汗如雨,苦练武艺,心血来潮之下,从兵器架上取过一把剑,陪他玩了玩。

    公孙曦见王忠嗣小小年纪,戟法竟如此了得奥妙,意外之余,也决定拿出几分实力,长剑霍霍,攻向了王忠嗣。

    王忠嗣自知武艺比不过面前这位大姐姐,大戟舞得密不透风,守得坚稳之极。他少年历经异变,心性坚忍,始终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招法上竟没半点破绽。

    公孙曦见自己竟然破不了一个小孩子的防线,有些焦急,招势一变,身形电转,剑影飘飘,出手快捷无伦。

    这一来,王忠嗣登处下凤,只感对手的剑四面而来,眼前金星乱冒,实难抵挡。

    公孙曦嘿嘿一笑,向后跃开。

    此时王忠嗣已被逼得头晕眼花,连退了数步,显然只要公孙曦再攻数招王忠嗣非败不可。

    “欺负小孩子,你也好意思!”裴旻问了宁泽得知公孙曦在演武场,便转道而来,正好见她欺负王忠嗣,出言说道。

    公孙曦回过身子,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

    “接着!”裴旻将手中的长剑丢了过去。

    公孙曦眼中一喜,伸手接过,入手重量适中,抽剑出鞘,却是一柄三尺长剑,剑身极薄,刃上宝光流动,变幻不定,显然并非凡品,忙叫了一声道:“谢师傅!这剑叫什么?”

    裴旻想了想道:“就叫朝霞吧,你单名曦字。曦是早晨的阳光,你的剑名为朝霞,正适合你。”

    “朝霞!”公孙曦宝贝似地将剑捧在怀里道:“我喜欢!”

    “旻哥!”王忠嗣上前来打着招呼。

    “防的不错!”裴旻赞许着摸着王忠嗣的脑袋,王忠嗣的表现他极为满意,面对武艺远胜他的公孙曦,王忠嗣打的极为聪明。他小小年纪已经展现了两种不同的特点,攻时凶猛侵略如火,可以想象未来的他必然是一员勇悍无比的大将,但在凶猛之中,王忠嗣又藏有坚忍不拔的性格,越是逆境,他越能百折不饶,坚忍以对,并非是只知猛攻的猛将,初步具备一员将帅主要的性格特点。

    看着日渐出息的小家伙,裴旻也深感荣幸,总归没将这个盛唐第一名将教残了。

    公孙曦有样学样,想要来摸王忠嗣的脑袋。

    王忠嗣一下子跳了开来,瞪着公孙曦道:“别没大没小的,旻哥是我哥,你是我哥的徒弟,我比你大!”

    公孙曦气得张牙舞爪,想要再次教训他。

    王忠嗣一骨碌的跑了。

    “好了!跟一个孩子较什么劲,正好闲来无事,我教你几招剑法!让你师傅师傅叫的,还没有拿点东西出来,怪不好意思的。”裴旻一句话,将公孙曦的心神吸引住了,立马老实起来。

    “跟我来!”裴旻说着,领着公孙曦走向了剑阁。

    踩着木质地板,看着高挂的“天下無雙”四个字,公孙曦欣羡道:“将来我也要买个大屋子,弄个一样的练剑之处。”

    裴旻笑道:“到时候我给你题字!”

    公孙曦道:“那我也要天下无双!”

    “我还没死呢!”裴旻向后看了一眼。

    公孙曦不服气,却也不得不承认以目前而言,裴旻的剑法确实在她之上,只能嘟哝道:“早晚有一天,我要赢你。”

    裴旻抽出了秦皇剑,道:“你使几剑攻我瞧瞧!”

    公孙曦心知自己伤不了裴旻,一出手便是全力施为,使了个假动作,往左方一晃,脚踩狐兔十八变一剑横扫过去,又快又是刁钻,加上步法的飘忽不定,一剑刺出,几乎笼罩裴旻身上所有要害。

    裴旻也是大为赞赏道:“这身法真的不错!”他说着,脚下却一动不动,手腕一摇,秦皇剑剑后发先至,斜劈在他她上,接着剑尖斜指,似欲射向公孙曦的脸门。

    公孙曦大吃一惊下退了一步,这只是一招便逼退自己,实在有失颜面,心中不忿,一声大喝,猛虎般扑去,一连七剑,狂风扫落叶般迎头照脸,忽上忽下,击刺挑蹦,往他攻去。

    裴旻却嘴角含笑,凝立不动,无论公孙曦由那一角度劈去,总能恰到好处地把她的剑挡开。

    “力量不足!一个剑客,要想着如何用剑,即便你走的是灵巧刁钻的路线,也不能失去应有的力量。当初我便于你说过,剑不是越快越好,招也不是越大越强,但真正的好招力量、速度、精准、刁钻、诡异该有的东西,一点也不能少。你的运劲方式不对,没能将你剑法的威力真正发挥出来!”

    裴旻一边防着公孙曦的进攻,一边指点着她用劲的技巧,道:“人身上的力量可分为好几种,手臂的臂力,大腿的脚力,还有腰部的腰力,脊背的力量。几种力量各自为政,却又能相通一处。要养成习惯,不以臂力出招,每次出剑,身、心、意、招相互配合,融汇一处。就如这样……”说着,他用公孙曦攻向他的招式一一施展出来。他不会狐兔十八变,做不到公孙曦那种飘忽不定,但越女剑法的剑招,他早已练的如火纯情了。

    公孙曦注视着裴旻的一举一动,看着他出剑的力量步伐,若有所悟。

    原地琢磨了片刻,公孙曦用同样的招式再次攻向了裴旻。

    这一剑依旧有点不尽如人意,但是已经初窥门径。

    裴旻暗赞,公孙曦的悟性果然非同一般,在这剑招的领悟上当真是出类拔萃,一点就透。

    “卜卜”之声不绝于耳。

    裴旻开始还能原地不动的接招,但在二十一剑的时候,他渐渐觉得吃力了,兵器上的力量越来越重,公孙曦越打越是顺,对于剑上的力量越来越重。

    在三十一剑的时候,裴旻给逼得退后了一步。

    公孙曦见状更是斗志昂扬,一剑一剑配合她的狐兔十八变,如疾风骤雨一般的杀向裴旻。

    裴旻连退了十步,眉头一挑,知道小丫头蹬鼻子上脸了。

    猛一挺腰,借力手往前推,秦皇剑电射而去,疾刺对方肩下胁穴,又准又狠,还击的动作矫若游龙,一气呵成。

    公孙曦知道厉害,远远跳了开去,眼珠子一动,道:“师傅,不如这样,我跟你一样不还手,百招之内你收拾不了我,算我赢。”她说着身影一转,绕到了他的右侧。

    裴旻知道她的打算,也不说话,一扬手中长剑,草圣剑如行云流水一般,攻向了公孙曦。

    公孙曦侧身闪避,比起裴旻的岿然不动,她是打算凭借狐兔身法,躲避攻势。当随即发现四面八方都是剑招,剑光戳戳,剑影留痕。

    裴旻并非对她展开攻击,而是四面八方的,刺击她左右上下,封锁她移动的路线,活动的空间!

    一剑又一剑,速度越来越来,犹如浪潮一般,一浪接着一浪。虽是空刺,却一点一点的压榨她的移动空间。

    公孙曦只能被逼的向后退去。

    但她退一步,裴旻便逼进两步,顷刻之间,公孙曦已经退了七八步,无路可退了。

    “当”的一响,双剑相交,公孙曦给逼得不得不出剑,只感手臂一阵酸麻。

    “哈哈!”裴旻笑道:“世上也没有绝对的事情,狐兔十八变固然是一等一的身法,但想要凭借它立于不败之地,却也过于想当然了。”

    公孙曦一脸遗憾。

    裴旻道:“你的剑招重攻轻守,将攻守兼备的越女剑法练出了新花样。这点值得称道,以你的性格要改变风格,我知道不太容易。我在教你三招剑法,关键时候,能派上用场。”

    “什么剑法?”公孙曦虽然不喜防守,却也知道裴旻拿出来的必然是好东西。

    “我也不知什么剑法,是跟别人学来的!”他说的是青城派的绝学大道九玄剑,大道九玄剑共分三个境界前三招是“守中致和”,中三招是“了一化万”,最后三招是“万化归一,一归虚无”。

    裴旻也知学了前三招守势,以防守而言,“守中致和”的理论,毫不亚于太极的四两拨千斤。

    当下他将招法要领细说,公孙曦对剑术的领悟力超群,一点就透,不过盏茶功夫,已经学会,至于是否能熟能生巧,就看她自己的了。

    便在这时,裴旻得到了吴轩求见的消息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