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初闻屠夫刘光业
    吴轩心事重重的来到了裴府,刘光业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

    他虽非吴芳亲生,但吴芳待他如亲子一般,培养的尽心竭力。

    吴轩早已将吴芳视为亲生父亲了,知道父亲的事迹,小时候最大的愿望便是给吴芳报仇,要杀刘光业。

    但他每说一次,换来的都是一顿毒打,吴芳以蛮狠不讲理的的态度,制止他报仇。

    吴轩当时还不了解,不明白为什么父亲吴芳恨刘光业入骨,恨不得啃其骨,食其肉,却如此顽固的制止他报仇,即便临终时,也再三叮嘱他,遇到刘光业,有多远跑多远。

    直到吴轩长大以后,接触了诸多江湖事情,才真正明白吴芳的良苦用心。

    刘光业委实可怕,那一身横行长安,所向无敌的身躯下,藏着一条毒蛇的心,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够抗衡的。

    “吴壮士,我家公子请您去剑阁一叙!”宁泽先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礼,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吴轩以侠为名,真正的武艺算不得出众,还未有资格挑战裴旻。

    这能踏入剑阁,吴轩这样的老江湖,心底竟然有着小小的激动。

    也足见裴旻这关中第一这名号,至少在长安是无人不服。

    踏进安静雅致的剑阁,吴轩见剑阁里除了裴旻还有一位青春靓丽的女子,两人正在谈着剑法,直到他来到近处,方才停住不说。

    裴旻笑道:“吴兄,请入座,你是江湖人,在下就不同你说太多规矩了。这位姑娘是我徒弟,正好在剑阁指点她剑术。拜托你的事情,她也是当事人之一,直说无妨。”

    对于吴轩的来意,裴旻焉能不知,他给黄幡绰设了一局,吴轩若是不来,他才觉得奇怪。

    “是长安戚家!”吴轩先不急着说刘光世的事情,道:“黄幡绰深得帝宠,这不查还不知道,巴结他的人特多。根据初步调查的情况来看,达官贵胄,豪门大商就有十数个。而黄幡绰也大有得道升天的感觉,不愿意与往日旧友往来。每日皆与达官贵胄,豪门大商吃喝玩乐,混在一处。今日意外,他掩耳盗铃的佯装成一个穷酸书生偷偷的去了戚家。嘿嘿,泼皮六在市井里打爬长大的,眼睛毒的很,一眼就认出来了。他不这么干,我们还一时察觉不了。他这样偷偷摸摸的,反而有问题。将目标锁定戚家,果真查出了很多东西。”

    他顿了一顿道:“根据初步的调查,就连黄幡绰现在住的府衙都是戚家盘下来的。只是年代久远,鲜有人知了。他不是不国公要找的那对人,在下不清楚。但可以确定,他们关系非同一般。”

    “错不了!”裴旻笑道:“今日是我有意打草惊蛇的,他找谁,谁的嫌疑最大。”

    “原来是国公从旁协助,难怪泼皮六心底奇怪,为何如此顺利。”吴轩听得恍然大悟。

    裴旻问起了戚家的情况。

    吴轩也做足了准备工作道:“戚家是长安老字号大商,他们家族立足长安有一百多年。戚家昔年先祖跟高祖皇帝关系不错,曾资助他军饷,也算为大唐出了一份力量。只是跟错了人,跟随了隐太子建成。隐太子败亡之后,戚家就从了商。凭借在朝中的点点关系,打下了一定的基业。几代下来,戚家稳扎稳打,发展的还算不错。直到上一任家主戚发,他先后搭上了来俊臣、二张、安乐公主的门路,戚家垄断了长安、洛阳大部分的漆器、陶瓷生意,一下子做大起来,成为长安数一数二的大商。”

    裴旻点了点头,对于戚家的财力有了一定的印象。

    什么行业赚钱?

    这个问题相信十万个人中有十万个答案,其实这世上就没有绝对赚钱的行业。

    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二十一世纪,因为大众的眼里只有成功者,所以觉得某个行业特别红火,事实上任何行业绝大部分的人都在中下层苦苦挣扎,只有少数冒尖的。因为他们实力强横,对行业形成了一定的垄断。

    垄断才是真正赚钱的方式。

    只要能实行垄断,哪怕是卖火柴这样蝇头小利,都能大赚特赚。

    戚家能够在长安、洛阳这样的大都市对于漆器、陶瓷实行垄断,可见一般。

    “现在朝廷对于来俊臣、二张、安乐公主他们这群祸国贼子痛恨非常,恨不得拔皮剥骨,他们倒台了,戚家竟然能够存活,可不一般。”裴旻笑着说着。

    吴轩道:“那是因为他又上了太平公主的船,在拉拢官员上,他们是不愧余力。我不说想必国公都不清楚,在太平公主跟当今圣人斗的你死我活的时候,现今的戚家家主戚清跟他的父亲闹翻了,暗地里帮助圣人招兵买马。也是因为如此,太平公主垮了,戚家还是好好的。”

    “厉害!”裴旻竖起了大拇指,骑墙派能骑得这个境界,也是一种本事,他不在此事上与吴轩细谈,既然已经知道了戚家,知道了戚清这一人物,剩下的就是他的事情了。

    “多谢!”很诚恳的,裴旻向吴轩表达了谢意。

    吴轩摇头道:“裴国公是为国为民的大英雄,吴某能帮得上国公的忙,倍感荣幸。其实今日来,还有一事要提醒国公,千万千万要小心刘光业这个人。”

    “刘光业,他是谁?”裴旻听的莫名。

    “十年前的长安第一高手,也是天下屈指可数的刀法大家,一手庖丁解牛刀,在十年前以如化境。如今十年已过,谁也不知他到底精进如何!”

    这一听到用刀的刀法大家,裴旻立刻意识到今日死在公孙幽、公孙曦手上的夏侯战。

    “可是因为今日的夏侯战?”裴旻问了一句。

    公孙曦听到这里,也盯着吴轩。今日意外杀了夏侯战,她本以为裴旻多多少少会说两句,结果他就当没发生一样,问都不问,根本不以为意,让她心底大安,却不想还是引发事情了。

    “是的!”吴轩脸露几分恐惧道:“刘光业此人刀法极其可怕,临敌出手非死即残,以断人手脚筋为乐,江湖人将他称为‘屠夫’。在他横行的十四年里,长安洛阳,乃至于关中河南,所有武林中人说句不好听的,都是夹着尾巴避着刘光业生活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