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游刃必有余
    刘光业手中的宝钿刀乃是是西域高昌名刀,是大唐覆灭高昌时取得的战利品。

    昔年高昌国身处丝绸之路要道,富甲天下。

    高昌王麴文泰收集西域精铁,聘请了阿拉伯名匠锻造神兵。所谓的西域精铁其实就是古印度的乌兹钢,加上阿拉伯名匠的工艺,宝钿刀就是世界三大名刀之一的大马士革钢刀,称之为削铁如泥,毫不为过!

    但刘光业哪里料到裴旻手中的秦皇剑却是身为大唐皇帝的李隆基,用四方进贡的陨石、玄铁、寒铁、火石,辅以大唐最高的冶炼工艺,千锤百炼打造而成的。

    唐朝冶炼技术天下无双,论及质地,秦皇剑远非宝钿刀可以相比。

    除了在战场上,裴旻极少以秦皇剑欺负人,但刘光业不自量的要跟他拼兵器,他也不介意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神兵利器。

    这刀剑一触,刘光业登时肠子都悔青了。

    没有半点迟疑,刘光业再次改变打法,手中长刀霍霍,犹似狂风骤雨般攻将过来,一起手竟连砍了八刀。

    这八刀迅捷无比,若是常人实难抵挡!

    可裴旻又岂是常人,见青光闪动,在一瞬之间,也跟着连刺八剑。

    八剑来,八刀去,当当当当当当当当,连响八下,清晰繁密,干净利落。

    突然刘光业身前刀光大盛,劲啸之声倏然响起,森森芒气,从四方八面涌来,使裴旻生出陷身涛骇浪里的感觉。

    原来刘光业见胜不得裴旻,使出了庖丁解牛刀的第二杀招良庖岁更刀。

    裴旻炳然不惧,长剑斜挑,以刁钻的角度从刀光中心点直刺进去。以越女剑法的奇诡,破了刘光业这良庖岁更刀。

    不过裴旻的长剑却刺了一空:刘光业竟然跑了!

    他见良庖岁更刀不抵用,直接后撤一步,转身便跑。

    公孙幽、公孙曦早已防备此招,挡在了刘光业的身前。

    刘光业一声大吼,舞刀抢攻,宝钿刀直上直下,挥斩向两女势道威猛之极。

    公孙曦长剑斜挑,手中朝霞剑径刺他右肩,自己上身一侧,已然避开了刀锋。

    公孙幽与公孙曦姐妹心意相通,侧身向右,长剑便向他左肩削去。

    公孙曦步法诡异,剑法刁奇,而公孙幽剑招平淡无波,却又深藏不露,姐妹二人一左一右,配合无间,绝非一加一等于二来计算。

    刘光业突围的攻势立止,额上惊出了一丝冷汗,后撤回刀相格。

    公孙曦的长剑早已收而刺他左腰。刘光业左臂与左腰相去不到一尺,但刘光业意在突围,他回刀相守,实则守中带攻,含有反击之意,直接绞向了公孙曦。却不想公孙幽的长剑起处,刺击在了刘光业的刀面,限制了他这一招。眼见公孙曦长剑即将得手,急切间已不及收刀护腰,只得向右让了半步。

    公孙幽剑尖忽地已指向刘光业的左腿。

    刘光业举刀挡架,公孙曦的剑却出现在了他的面门。

    刘光业无法再挡,只能再次退了一步。

    公孙姐妹一剑连着一剑,逼得刘光业一步又一步地向后退让。

    刘光业心底叫苦不迭,两女配合的实在默契。他并分不清姐姐妹妹,只知其中一人攻势不断,另一人攻守相宜,出手平淡,却暗藏机锋,攻守极难预测。

    若是对上一人,刘光业倒是不惧,可是她们姐妹联手,委实难以抵挡。

    裴旻在一旁也带着些许震撼,当初他便觉得公孙姐妹一同出手,威力了得,却不想居然厉害至此。

    吴轩、曹莽、倪庆见刘光业弃裴旻而逃,还以为轮到他们出力了,不料跟着裴旻来的那对姐妹居然将刘光业压制住了,逼得他步步后退。

    原先他们还对裴旻的围堵计划抱有怀疑,实在不放心公孙姐妹的实力。而今公孙姐妹出手,再次让他们意识到什么叫做坐井观天。

    刘光业横行多年,已然意识到面前的这对姐妹若是独自于战,他胜算极大,可她们双剑合璧,实力上升数倍,自己全无胜算,不得已再次调头迎向了裴旻。

    裴旻见刘光业又向自己冲来,口中笑道:“跑来跑去,也不嫌累!”他嘴里说着,手上却不含糊,蓦地里纵身跃起,借着这一跃之势,疾刺过去。这一刺出手之快,势道之疾,实是威不可当。

    刘光业见他如此凶悍,想着自己纵横一世,今日却落得如此狼狈,激起了心底深处的暴戾,也是纵身跃起,半空挥刀。两人在空中一凑合,当当当当四响,刀剑撞击四下,一齐落下地来。

    谁也没有占得便宜!

    裴旻心底有些小小失望,刘光业的刀法之高,在他意料之中,但庖丁解牛刀却没有给他太大的惊奇。固然精细奥妙,是难得的绝学,但以他的眼力来看比之博大精深奇诡无方的越女剑法,庖丁解牛刀却要逊色一个档次。当即手中长剑,连环而出,剑法凌厉,迅捷无伦,在常人刺出一剑的间隙里,他往往刺出了五六剑。

    刘光业似乎进入了裴旻的节奏,跟着以快打快。只听叮叮当当刀剑碰撞,如万马奔腾,又如暴雨袭瓦,繁音密点,快速难言。

    “要赢了!”公孙幽、吴轩、曹莽、倪庆几乎不约而同的说道。

    裴旻与刘光业各有长短。

    裴旻胜在年轻气盛,而刘光业则是经验老道。

    刘光业与裴旻比快,这一剑一刀的硬碰硬,体力消耗可想而知。

    刘光业年过半百,如何拼得过当打之年的裴旻?

    果然!

    不过百招,刘光业气息已然混乱,不负此前神勇。

    当!

    裴旻瞧准机会,剑锋织成了一张光幕,一剑穿透光幕,打算抵定胜负。

    这一剑刺出,心底却泛起不详的预感。

    一连套的对攻,刘光业气力消耗过巨,以是大汗淋漓,面对裴旻这制胜一击,好似无从抵挡。

    然而便在这胜负即定的瞬间,刘光业嘴角微微翘起……

    宝钿刀横在了胸前!

    游刃有余!

    庖丁解牛刀三大杀招最后一招!

    庖丁解牛刀论及招法的精妙,比不上博大精深奇诡无方的越女剑法,似乎不配与越女剑法齐名。

    其实不然!

    庖丁解牛刀真正的精髓都汇聚在了最后一招!

    游刃必有余!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