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一网打尽
    自从祸水东引之后,戚清心底踏实了许多,不在为当前纷杂的局面担忧了。

    戚清跟刘光业打过交道,知道对方的厉害。在他看来,刘光业就是一张王牌,必胜的杀招,只要刘光业出手,几乎等于抵定胜局。

    让屠夫毒蛇盯住的人,焉有活命的可能?

    戚清将自己置身事外,开始了戚家在商途中的规划。

    他的第一个目标是扬州,相较蜀道难行,因为隋唐大运河的缘故,扬州与洛阳的商道更加方便。

    而据他了解,而今的扬州都督是太子少师岐王李隆范提拔的大臣,若能通过李隆范跟扬州都督搭上关系,他在扬州的生意将会于短期内铺展开来,并且顺风顺水。

    李隆范与李隆基一样,雅善音律,在历史上李龟年、王维就是李隆范的府中常客。诗圣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这首诗句的开头“歧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说的便是此事。

    戚清以黄幡绰为“交际花”,第一个上钩的便是李隆范。

    这日戚清重金将黄幡绰以及梨园的歌舞能手请到府中,准备宴请李隆范过府,与他更近一步的展开交流。

    戚清、黄幡绰关系并不如之前那么密切,前者厌恶对方愚蠢无知,将他陷入险地,还不听话;后者则不满对方无能,一点小事也办不好致使李龟年成为心腹之患。

    他们虽然各有心思,却因利益牵扯,依旧是狼狈为犴,在彼此的身上各取所需。

    为了安定黄幡绰的不安,戚清私底下将黄幡绰拉倒无人处说道:“最近几日,你经历跟李龟年拉好关系,能扶持他,便扶持他,让他对你感激涕零。”

    黄幡绰神色微变,怒道:“这是做什么,还嫌李龟年不够碍事?”他心底怀疑戚清两面三刀,意图抛弃他而扶持李龟年了。

    戚清也是小人,自是明白小人心态,颇为无奈的道:“你想哪去了,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岂会害你?”有一个这样的猪队友,他也有些忧伤,道:“实话跟你说了,裴旻蹦跶不了几日。我们的对手,主要就是裴旻,他一但不在了。李龟年就算再有才华,又如何?梨园乐营将始终是你,你终究大他一筹!只有让他对你怀有感激之情,才能不动声色的将他逐出梨园,甚至身败名裂!”

    黄幡绰眼中尽显厉色,李龟年来梨园不过几日,已经是副营将,他这些日子都在研究新曲,翻阅李隆基存在梨园的各种曲谱,凭借自身的才华还拉拢了一些愿意陪他专研的好人物。

    根据他的了解,李龟年新曲叫“渭川曲”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而且曲调格外优美恢宏。

    可以想象,只要李龟年渭川新曲一成,他在李隆基心底的地位更重,加上裴旻从旁搭腔,梨园焉有他的位子?

    对于李龟年,黄幡绰是忌惮。对于裴旻,则是惊惧。

    他将李龟年视为对手,但是面对裴旻,却没有那个资格,将之视为对手。

    这一听戚清竟然能摆平裴旻,黄幡绰瞬间陪上了笑脸道:“戚兄放心,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就让李龟年嚣张一回。”

    戚清道:“今日我请了岐王来府,你要好好表现,别误了大事。”

    黄幡绰自傲的道:“戚兄大可放心,除了李龟年兄弟,长安找不出第二个比我们更好的乐舞队。”

    戚清安抚了黄幡绰,正在大堂等着李隆范的到来,为了以表隆重,他府门大开,红毯直接从府门口铺至后院,保证李隆范入得戚府,足不沾泥。

    已到了约定时日,李隆范并未如约抵达。不过身为皇帝的弟弟,李隆范地位何等隆重,戚清也不催促焦急,而是耐心的等着。

    便在这时,屋外一阵喧闹!

    “来了!”

    戚清大喜的踩着红毯迎了上去。

    这还没走十步,突然顿住了脚步。

    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冲进了府衙,哪里是岐王李隆范,而是一群身着黑衣的御史台判官,他们霸道的分开了左右迎接的护卫,高呼着御史台办案,闲人避让。

    戚清脚下一软,险些栽倒在地,想要跑,却半点力量也用不上来。

    萧嵩大步来到戚清面前道:“你就是戚清?”

    戚清鼓足勇气道:“在下便是京洛戚家商会的大东家,不知御史台的诸位有何见教!”

    “拿下!”比起京兆府、刑部,御史台面对的都是达官贵胄,对于地位非一般的人物,强势是必须的。不管是谁,不管地位再高,也不含糊,萧嵩此刻受命在身,便是一品大员也照拿不误,何况是一个商人。

    这话音一落,刑枷直接套在了戚清的脑袋上。

    戚清惊骇欲绝,惊呼道:“你们凭什么拿人,我犯了怎么罪。御史台就能枉顾法纪,胡乱拿人了?御史台无权负责司法案件,你们这是枉顾法纪。”

    要在以往,戚清这种挣扎,判官直接两个耳刮子过去,打的他话都说不上来,别说叫囔。

    但现在御史台的风评大好,不再是冤狱黑狱的代名词。

    萧嵩也不想给御史台抹黑,看着戚清嘲讽道:“十数年前协助逆贼刘光业出逃长安,此罪还不够?”

    裴旻行事向来喜欢对症下药,戚清所持不过是没有证据。

    他事情干的漂亮,手段也极是高明,两次涉案,皆有待罪羔羊,替他撇清关系。以常规来审问,确实不太好办。

    尤其是戚清家财万贯,这些年上下没少打理,一但严刑逼供,反而会落人口舌。

    所以裴旻索性不管戚清对李龟年干了什么,直接将旧案拿出来。

    刘光业的罪恶,罄竹难书,即便是现在刑部、御史台都有他的案底。

    作为协助刘光业逃跑的戚家,想要脱罪,难若登天。

    只要定了戚清这一项罪名,其他的几罪,便能轻易的审问出来。

    一听刘光业,戚清两眼一黑,直接倒在了地上,吓得晕阙过去了。

    戚府后门悄悄开了一条缝隙,黄幡绰还未看清外边动向。

    后门已让人大力推开,黄幡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群衙役鱼贯而入,京兆府的长安县尉方强,笑盈盈的道:“黄营将,等你多时了,跟我们去一探京兆府吧!”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