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吐蕃使者的心理阴影
    李隆基见裴旻自信满满,也不免受到他的信心所感染。

    自当日初次见面,裴旻就没有让他失望过。

    这一次,他同样选择了相信。对于自己人,李隆基从来不缺乏信任这东西。

    “在这方面,朕相信满朝文武无人是裴卿的对手,等会你与我同礼部一起接待吐蕃来使。商讨换取俘虏一事,由你来负责,朕绝对相信,你不会在这方面吃亏。不过千万注意,不许再将使者丢进猪圈!”他特意强调着,说道这里,他自己都笑出声来。

    文武大臣也忍不住发出了善意的笑声。

    裴旻无视了满朝文武,想着如何在此事上坑吐蕃一把。

    文武散去,宋璟、裴旻给留了下来。

    李隆基问向宋璟道:“初任宰辅接管事务,宋卿可有什么感想。”

    宋璟是一个面容严肃的老臣,丹凤眼,卧蚕眉,眼睛又细又小,给人一种严肃凶煞的感觉,看上去不太好接触。

    “回陛下,文武臣似乎皆不太欢迎臣下!”宋璟实话实说,有着些许无奈,但更多的却是无所畏惧。

    宋璟与裴旻一样,都是少年英才,博学多才,弱冠之年便高中进士及第,甚至比裴旻还要小一些,十七岁就当上了状元郎,从而授义昌令后又升任监察御史,凤阁舍人,最后升任御史中丞。

    宋璟的方正,在他继任御史中丞的时候,尽显无疑。

    武则天的宠臣张昌宗号称莲花六郎,深得宠爱,独揽朝政大权。

    宋璟却不管不顾,直接因私自向相士询问运程,违反了宫规,将之下了大狱。逼得武则天动用皇帝的特权,赦免张宗昌才保住他。

    武则天命令张昌宗及张易之两兄弟到宋璟的住所谢罪,宋璟却不齿二张所为拒而不见。

    这只是一件小事,真正使之扬名的还是睿宗时期,李唐复兴后,睿宗李旦将宋璟提拔为相,这是他首度为相。他面对李隆基、太平公主的内斗,面对他们胡乱的安排亲信,不给任何人面子,提出了用人“虽资高考深,非才者不取”的准则,不顾当时拥有极大权势的太平公主、李隆基反对及阻饶,罢去昏庸的官员达千余人。短短一年,满朝文武他几乎得罪了遍。

    有此也可想象,宋璟眼中是揉不得半点的沙子。

    李隆基看向裴旻道:“裴卿觉得如何?”

    “越是不欢迎,意味着宋相越有存在的必要。”裴旻对于宋璟的履历,裴旻有过一定的了解的,自是知道为何百官不欢迎宋璟,作揖道:“陛下果然慧眼如炬,有宋相主持吏治,定能大兴勤政廉洁之风。”

    他这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他远在洮州,宋璟负责吏治,怎么样也管不到他头上。

    至于京城的官员,那是死道友不死贫道。

    “朕亦是如此想的!”李隆基肃然的望着宋璟道:“朕希望文武官员都能如裴卿一样,将心思都用在大唐的建设发展之中,而不是将心思都用在相互巴结。要的是名臣良将齐聚一堂,百花齐放,相互讨论,为我大唐争光效命,而不是遇事推让,一人说话,群臣附和的局面。”

    “臣明白!”宋璟知道李隆基话中深意,心底却是意外,早听说裴旻深得李隆基信赖,想不到信赖至此。念及裴旻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大唐难得的栋梁之才,动了与之深入结交的念头。

    裴旻估摸着李隆基是想借助自己在御史台的影响力,辅助实力远不及姚崇的宋璟,自是心领神会。

    宋璟退下去以后,裴旻将自己的用意告诉了李隆基。

    “这几年的发展,我大唐军事实力以有十足的进步。兵卒上下士气高昂,战力不能同日而语。在来长安之前,臣与郭节度使有过吐蕃军务上的商谈。我们一致认为,我军骑兵较为薄弱,还不是攻取河西九曲的时候。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跟吐蕃换取一些战马,以提升我军骑军实力。只要收复河西九曲地,马政定能进展神速,成就太宗伟业,指日可待。”

    “哈哈!”李隆基笑道:“就知静远另有图谋。”他说着,沉吟道:“马政荒废多年,而今仅靠渭源军马场,发展实在缓慢。能早日将河西九曲收复,对于马政,大有利处,朕准你言。走,我们去武德殿,接见吐蕃使者。”

    裴旻陪着李隆基来到武德殿,他安排高力士通传礼部,召见使者。

    在李隆基召见之前,礼部负责在四方馆接待,以展现天朝上国的热情好客。

    最先走进殿内的正是裴旻的老大哥礼部侍郎贺知章,兄弟两人用目光打了个招呼,以表友好。

    裴旻向贺知章的身后望去,想看一看此番的对手是什么德行。

    这一望之下,不免咧嘴一笑,竟有一个熟悉的面孔。

    贺知章身后是一位上了年岁,须发皆白的吐蕃老臣。吐蕃老臣他并不认识,但老臣身后的那人却在熟悉不过了,正是那个给他关进猪圈里的艾雪特。

    艾雪特对出使大唐已经有着一定的恐惧感,只是论及经史才华,吐蕃上下找不到第二个如他这般,能够将儒家的经史书籍朗朗上口,随手即来的。即便他有着心理阴影,也不得不当次重任。

    为了安他的心,吐蕃的掌权者老妇人赤玛伦特地安慰道:“此去长安,由铁刃城往鄯州,绕过洮州,入长安,不与裴旻接触便是。”

    铁刃城也就是裴旻心心念念意图收复的石堡城,只是两个国家,叫法称呼不一样。

    艾雪特勉强答应下来,他真不敢走洮州回顾那段经历,远远的绕开洮州,却不想还是在洮州数百里外的长安见到了那个恶魔。

    “呃……”艾雪特见裴旻那友善的微笑!

    五脏六腑猛地在肚子里翻滚闹腾,殿中的檀香似乎因为裴旻的存在,变成了猪圈里的骚溺之气,中午享用的美食也似乎变成了喂猪的潲水。

    尽管艾雪特知道不能丢了吐蕃的颜面,依然忍不住的抱着肚子呕吐起来。

    对于裴旻,对于洮州猪圈的半月生涯,已经在他心底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就如梦魇一般。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