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霸气宣言
    裴旻的话让隆朗赤燥怒难当!

    在他记忆中,大唐应该很顾忌天朝上国的颜面,极好忽悠。只要向之服软,便能化敌为友。

    带着这样的心态,隆朗赤将自己的态度摆放的极低。一点也不像是舅甥之国,甚至大有子侄之盟的意味。

    但只要能促成两国友好,一切都是值得的。

    却不想大唐竟然提出这种难以接受的理由,隆朗赤瞄了一眼艾雪特,想让他出面用儒家仁义大道来关说。

    论及经史功底,吐蕃没有几人能比得上艾雪特,也是因为如此,即便艾雪特给裴旻整治出了心里阴影,也不得不派遣他来。

    艾雪特正在脑中摘取圣贤仁义金句,这还未开口,却见裴旻“和善”的冲他发笑,瞬间脑海中一片空白,多年来研究的经史全部都还给书本了,剩下的只有猪圈里的味道。

    “呃……”

    瞬间又有了作呕的迹象。

    李隆基、高力士看着可怜兮兮的艾雪特,忍不住互望一眼,想着:“可怜的娃,都给吓成这样了。”

    隆朗赤暗骂“艾雪特”废物,让他引用经典做不到,只能倚仗嘴皮子了,高声道:“国公此言差矣,河西九曲地早年是你们大唐的疆域不假,但是在景龙二年,你们的陛下已经将之赐给我吐蕃,以作金城公主的汤沐邑。早在八年前,河西九曲已经是我吐蕃的领土了。难道中宗陛下的圣命,在此刻做不得数了?”

    “无耻之尤!”裴旻起身怒道:“蛮夷之国,但真半点脸面都不要。中宗陛下圣命记载的一清二楚,将河西九曲地赠给公主做汤沐邑之用。何为汤沐邑?是供给公主的私邑,你们倒好,强占去了不说,还陈兵于上,将之用来入侵我大唐的跳板。现在竟然振振有词的说是你们吐蕃的疆域,你以为你们吐蕃是什么玩意!值得我大唐割让土地给你们。”

    李隆基拍腿暗赞:“说的漂亮!”

    他真没想过这点,只以为河西九曲是他叔叔那个昏庸的李显送出去的。叔叔干的蠢事,让他这个侄儿受罪,还不能不认。却不想咬文嚼字之下,竟然化腐朽为神奇了。

    汤沐邑是源于周代的制度,是指诸侯朝见天子,天子赐以王畿以内的、供住宿和斋戒沐浴的封邑。从道理上讲,汤沐邑并不属于诸侯,只是诸侯拥有使用的权力而已。

    “你……你,侮辱我国!”隆朗赤气得手在颤抖,指着裴旻一副要跟他拼命的模样。

    “不错,不只侮辱!还是蔑视!”裴旻上前一步道:“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蔑视!一个文明之国对于蛮夷之邦的轻辱。真想不明白,作为败军丧师之国,有什么颜面跟我们说条件。一个出尔反尔,不顾两国盟约,妄自发动兵戈兴的无信不义国度,凭何让人高看你们?”

    “你……”隆朗赤正要开口。

    裴旻抢先道:“你什么你,我说的不对?难道还是你们吐蕃打赢了,还是背弃盟约的是我们?”

    “我……”

    “我什么我!”裴旻寸步不让道:“事实俱在,还想狡辩。辛饶弥沃祖师说‘想见自心本来面目的人,必要修大圆满法’。连自己做的丑事都不敢承认,就不怕死后雄鹰不食,堕入地狱,不得超生?”

    隆朗赤给说的大汗淋漓,一句话也答不上来,带着几分震恐的看着裴旻。

    李隆基听得有些莫名。

    艾雪特大张着嘴巴,惊惧的瞧着裴旻。他自诩精通大唐、吐蕃两国文化,为之沾沾自喜,却不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裴旻咄咄逼人的争论并非是泼妇骂街,强词夺理,反而包含着过人的博学。

    汤沐邑的解释,自不用说,裴旻本就是文科状元,通宵经史,理所当然。

    后面说的辛饶弥沃祖师,大圆满法,雄鹰不食,堕入地狱,却都是吐蕃深处的文化。

    佛教大多认为起源于印度,印度事实上也在努力塑造“佛教圣地”形象,但事实上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佛法源于象雄国,称为苯教,又称本波佛教是世界佛教的起源。

    而创建苯教的人就是辛饶弥沃祖师,是古象雄佛法,象雄文字以及五明学科的创始人也是十方三世一切贤圣之首。

    依照古籍记载,这个辛饶弥沃还是释迦摩尼师傅的师傅。

    是真是假,不足而论,但自从吐蕃灭了象雄之后,深受象雄佛法的影响苯教大兴。

    几乎所有吐蕃官员都信奉苯教,大圆满法是苯教最高的佛法、密法的精髓和圆满成佛的诀窍,当中诳语诚信是其中之一。至于“雄鹰不食,堕入地狱”也是吐蕃的风俗,吐蕃信奉天葬,由尸体让鹰吞噬,以达佛教的最高境界舍身布施,求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

    依照他们的说法,若身怀罪恶,肉身生畜不食,将会堕入地狱。

    古人迷信,尤其是吐蕃人,更是虔诚的信徒。

    尽管他们干得是大奸大恶之事,却一直觉得自己如佛同在。

    让裴旻指着鼻子一套痛骂,还带着他们自家的文化精髓。

    隆朗赤整个人,都给说懵了,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有文化,真可怕!”

    好半响,隆朗赤才反应过来,道:“裴国公博学多才,老夫服了,说不过你。”他对着李隆基深深作揖道:“恭喜大唐天子,能有如此英才。”

    李隆基带着几分腹黑的道:“使者言不由衷吧!有裴卿是朕的大幸,却是你们吐蕃的大步幸。”

    “……”隆朗赤现在真的后悔来这一趟了,又受气又受辱,让裴旻欺负还不够,李隆基这皇帝也来插上一脚,还让不让人活了。

    又过了半响,隆朗赤方才道:“对于陛下的要求,外臣这里无法应诺,也没有那个权力,需要回去与赞普商讨之后,在给予答复。不过……”他说道这里,面色一正道:“外臣觉得陛下莫要怀有希望,已经吃进肚子里的肥肉,没有吐出来的道理。”

    说不过,辩不过,隆朗赤也开启了无耻模式,直接将河西九曲地视为自己肚中的肥肉了。

    李隆基听的大怒。

    裴旻却笑道:“早这么说,不就没事了!做人说话,多一点真诚。放心,我们从没指望让你们吐出来,我们会砍掉你们的脑袋,破开你们的肚子,将肉夺回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