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事先许诺
    裴旻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厉声厉声,嚣张狂妄。而是轻笑着说着,声音还很柔和,好似再说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但就是这种风轻云淡,更显张狂霸气,以及必取之决心。

    隆朗赤、艾雪特听了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脑中似乎浮现了一个惨烈的景象,尸横片野,血流成河!唐军踩着吐蕃兵士的尸体上,收复了属于他们的领土!

    隆朗赤心中甚至涌现一股莫名的感觉,觉得兴许答应大唐的要求才是最好的选择。

    李隆基原本为隆朗赤的无耻而感到恼火,正想开口训斥,却听裴旻直白的应对,心底莫名的苏畅起来,甚至忍不住想着:为何朕说不出如此威风的话来?

    念及于此,李隆基亦道:“我大唐疆域,寸土不让!就算你们用手段吃到肚子里,我大唐也会破腹夺回,还要取些利息。”

    裴旻的话是豪言,李隆基的话却是事实了。

    身为帝王的他,代表着大唐。

    大唐君王都如此说,隆朗赤也知大唐对于河西九曲地的夺回势在必得,再说下去,也是无意,无奈一叹道:“即是如此,那外臣这便告辞了。回吐蕃后,必将皇帝陛下的要求告知赞普,到底如何抉择,由赞普做最后定论。”

    “恭候佳音!”李隆基大大方方的说着。

    裴旻这时插嘴道:“使者要走,也不必急于一时。参加了庆典再走,也是不迟。”

    隆朗赤诧异道:“中元节?那可等不了那么许久!”

    大唐的文化影响天下,即便诸多国家决口不认,却也改变不了事实。

    唐朝三大节上元节、中元节、下元节,不只是大唐重视,受影响的吐蕃也很重视。

    除了月余后的中元节,隆朗赤想不到还有什么庆典值得裴旻说出来的。

    “不是,就在明日!”裴旻漫不经心道:“是献俘庆典!”

    “……”

    一瞬间,隆朗赤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这太欺负人了。让他吐蕃使者,参加吐蕃的献俘庆典?他真丢不起这脸!

    不过裴旻这话,却让隆朗赤想起了正事。

    原先他们是打算与大唐求和,请求唐朝的宽恕。只要大唐同意求和,归还俘虏一事自当不在话下,如意算盘打的是叮当响。

    古代人力无价,尤其是现在的吐蕃。

    近年来吐蕃发动的几次大战皆以失败告终,非但没有凭借掠夺赚得半点便宜,还亏出去许多。战马牛羊,损失惨重,财政赤字,自不用说。

    吐蕃上下士气也大受影响,人心惶惶,伤及了国体,这也是他们决定求和的原因之一。

    将近三万的俘虏,还是骁勇的兵士,讨要回来,能够最大限度的弥补他们受到的损失。

    只是大唐态度的强硬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不知皇帝陛下如何对待我国勇士?”隆朗赤虔诚的说着。

    李隆基道:“贵使放心,我大唐不像你们吐蕃那般蛮横,将他们视为牲口对待。现今大唐天下,百废待兴,有许多地方用得上劳力,朕会将他们调往江南,维护运河,下水疏通淤泥。为我大唐卖苦力赎罪。二十年后,再还他们自由。”

    做生意的最高的境界是不能让对手知道你意图与之往来。

    这点李隆基身为皇帝,不懂个中关键。

    裴旻却知之甚详,事先跟李隆基通了气,让他别事先表露交易的意思。

    隆朗赤听得再度无言以对,二十年后,在大唐生活二十年,就算没有变心,没有死去,回到吐蕃还能干些什么?

    “坌达延老将军呢!”隆朗赤又度问了一句。

    李隆基毫不犹豫的道:“自然也是一样,作为罪魁祸首之一。他的罪更是严重,没有四十年,他回不了吐蕃。”

    坌达延今年六十一岁,过四十年,也就百岁了。作为一个从军近五十年的百战老将,一身受伤无数,寿命本就大打折扣,焉能活到百岁?

    隆朗赤深深的向李隆基作揖道:“老将军年事已高,还望仁慈的大唐皇帝陛下能够宽恕他。我们愿意献上宝马三匹,军马五百,牛羊三千头,以表感激。”

    李隆基摇头道:“坌达延将军从五十年,这五十年中有三十年是与我大唐为敌。绝不能宽恕,至于其他人,倒是可以商议。”

    隆朗赤以知其意,告辞离去。这深入的交易,他是做不了主的,需要派人回吐蕃与赞普商议,才能做定论。

    “痛快,痛快!”李隆基在隆朗赤走远之后,眉飞色舞的说着,好久没见吐蕃人如此低声下气的说话了。

    裴旻趁机劝诫道:“只要陛下一直励精图治,以治理天下为主。相信十年二十年后,不只是吐蕃这样低声下气,就算是西方的拂菻、大食国都会拜伏在您的脚下。到时候陛下一声令下,万邦来贺,那是何等的威风。”

    李隆基听得更是心情愉悦,目光中露出了向往的神色,似乎也在憧憬那一天的到来。

    半响,李隆基方才回味过来,道:“若真有那一日,朕与静远,同享荣光。”说着,他大笑起来道:“今日静远的话说的当真威风!只是早早的泄露我们图谋河西九曲地的心思,他们定会严加防范,不好下手。”

    裴旻诡异一笑道:“臣这是在给他们下套呢!目的就是让他们认为我们下一步动作是河西九曲地,从而疏于某地的防范!”

    李隆基对于军事一知半解,但是什么地方是他的背心芒刺却是再清楚不过了,咧嘴一笑,手指着裴旻道:“防不胜防,天幸静远生在大唐为朕效命。不然朕将寝食难安!”

    裴旻谦逊道:“陛下过奖了,臣只是表露自己取河西九曲地的意思,从来没有说什么时候取。他们自作聪明的这么以为,可就跟臣无关了。”

    李隆基突然面色肃然的看着裴旻道:“朕先许你一个好处!若你真能替朕替大唐收复河西九曲地,朕加封你为节度使。”

    “谢陛下!”裴旻心中大喜,节度使那可是真正的封疆大吏,统帅数州的兵马调配。

    可以说节度使是一个武将最高的荣誉了。

    裴旻外发为官,一部分就是冲着节度使去的,却不想那个雄职距离自己只有一个“河东九曲地”!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